更多精彩
当前位置: 主页 > 古典 > 小说 > 才子佳人 > 情梦柝 >

第十三回 贞且烈掷簪断义 负淑女二载幽期

时间:2017-07-24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阅读:
 第十三回 贞且烈掷簪断义 负淑女二载幽期
词曰:辟把佳期订,撇下闲愁闷。谁知变起恶姻缘。怨怨怨,怨着当初,乞婆朱妈,劝奴亲近。惭愧金簪赠,羞杀新鸳枕。枉人一片至诚心。恨恨恨,错到伊家,一时轻易,惹他身份。
    吴子刚被众人捉祝楚卿远远听得,没命的跑。只见清书到园中,高声乱唤:“相公快来!你高中了!是报录的。”方才把一天惊恐变做极乐世界。原来,里边的是头报,管家周仁,正在厅上款待他们,满家欢喜,都接见过。楚卿令管家唤两乘轿,抬吴安人并衾儿上来,送到后房安置,自与子刚到花园里祝明日起来,打发报录的去,就叫人将船中子刚的家伙,并童仆妇女,一尽搬来。那胡世赏儿子,闻知楚卿中了,特来贺喜。楚卿道:“哥哥来得甚好,弟上年之屋,原系暂典,不拘年限。弟于来岁春闱后即欲毕婚,恐到其时,匆匆不及,正要面恳此事。”世赏之子答道:“彼时,家父原系暂住,今同家母在京,总是空锁着。若贤弟要赎,即当寻典契送还。”作别起身。楚卿问周仁、蔡恩:“我如今要银子入京,你两个把银帐算缴要紧。”周仁道:“前相公吩咐典屋银三百二十两,与蔡恩各分一半生息。后俞老爷处,银五百两,是合伙的。三次塌货,转得利息,共算本利有一千二百余两。”楚卿道:“你两个先取三百五十两,兑还典价,余俟进京缴用。”两人去了。楚卿请吴安人并衾儿出,与子刚各见礼过,家人都叩过头,吩咐叫衾儿为姑娘。只见衾儿打扮得娇娇滴滴,子刚私与楚卿道:“此女端庄福相,吾兄好造化。”楚卿道:“未知谁人造化。”衾儿走进屏门,唤丫头请楚卿说话。取二十两银子,递与楚卿道:“替我买绸,做些衣服。”楚卿道:“那个要你买?你那里有银子?”衾儿道:“是小姐赠我的三十两,我首饰都有。”把厍家船里事也说了。楚卿道:“妙!你把银子收着。”楚卿出来,写帐付蔡德去买。就对子刚道:“这边屋小,两家住不下。若小弟独住旧宅又冷静,况弟要进京,不如与兄同住那边,俟来春大造何如?”子刚道:“甚妙。”两人遂取银子,到胡世赏家交了银子,取出典契,就回庄来。
    且说衾儿,前日到吴安人船上,问起来,方晓得喜新就是胡楚卿。心上惊疑。及至到家,见没有妻子,又报了举人,心上暗喜:他果然哄我,幸我有些志气,若舟中与他苟合,岂不被他看轻?日后就是娶了我家小姐来,也未必把我做婢子。当日,楚卿回来,对衾儿道:“姐姐,我今日事忙,要旧宅去料理,明早要搬家去。单帐在此,你替我把右厢房两间开了,照单点了家伙与家人搬运。”遂把钥匙递过。家人进来,楚卿自去。衾儿开厢房,看见十二只大皮箱,又许多官箱拜匣,都是沉重封锁。心内得意道:我那里晓得,原来是富贵之家。
    正在交点,忽见蔡德走来道:“姑娘,相公买绸缎在此。”只见两包,先打开一包看时,纸包上号写天字,包内大红云缎一匹,石青绸一匹,素绸二匹。衾儿看了,自忖道:这是做举人公服用的。再打开包纸地字号看时,大红云缎、大红绉纱、燕青花绸各一匹,桃红、松花、桂黄、白花绸各二匹。衾儿欢喜道:“光景就要做亲了,年少书生,偏是在行。”
    到了下午,搬完,楚卿回来对衾儿道:“我要取帐去点。有一句要紧话对你说,你明晚要做亲,虽不上轿,那新人的鞋子,忌用旧的。你可在买来的绸缎内剪些下来,连夜做一双绣鞋要紧。”衾儿听了,涨红脸,半晌不做声。低了头,反问道:“你的鞋子呢?”楚卿道:“我不用。”取单帐去了。”衾儿只得自去做鞋。到鸡鸣时分,楚卿与子刚起来,唤两乘轿子,与吴安人、衾儿坐着,移居至旧宅。进了正厅,歇下轿。子刚在外,楚卿自领着衾儿等到里边。走进内厅,转过楼房,又到五六间一带大高楼下。楚卿先领到左边两间房内,对吴安人道:“这是令郎的房。”许多箱笼摆满。又领到右边两间道:“这是老伯母的房,今日暂与姐姐住着。我的家伙都在楼上。”衾儿暗喜:好个旧家,与我老爷宅子一样。只是我的房在那里?有些疑惑。少顷天明,想自己要做新人,出去不得。只见许多家人妇女来服侍,装枕头,剥茶果。衾儿声也不敢啧,忽听得外边鼓乐喧天,八九个裁逢做衣服闹嚷嚷。
    到下午,楚卿对子刚道:“兄的喜事到了。”子刚道:“贤弟大登科后小登科,这才是喜。兄何喜之有?”楚卿道:“弟今日正要与兄毕婚,好事只在今晚。”子刚道:“贤弟讲的甚话?”楚卿道:“岂敢谬言?当初沈夫人虽以此女口许小弟,其实小弟并无此心。不意此女认真,立志守节,逃出虎口,千里相寻,诚可嘉也。奈弟誓不二色。若娶此女,则置沈小姐于何地?即前日路旁喁喁,无非问其别后始末,并未敢言及于乱。弟彼时已具赠兄之心。后舟中与谈者,是恐赠兄之后不便相语,所以再问他小姐前后事情。承兄送下锦盖,弟微以言挑之,此女守正不阿,诚兄之佳妇也。万勿推辞。”子刚正色道:“贤弟差矣。沈小姐还是镜花水月,就是娶得来,原是一家人,决无河东驱犊之辙。赠之一字,断勿启齿。况我誓不续娶,贤弟所知。若再言及,兄亦不敢居此矣。”楚卿道:“呀,弟今日费一番心,唤吹手,做衣服,都为着兄来。若弟要纳一妾,何须用大红衣服?若兄执意不从,把此女胡乱嫁人,一来误此女终身,二来兄要娶时,后日那里寻出这样一个?兄不必辞。”子刚道:“三军可夺帅,匹夫不可夺志。就兄从了,此女也断然不从。不如不开口。”楚卿道:“这个郦生待小弟做来。”遂到前楼正中一间,唤丫头请姑娘出来。丫头去了,来回道:“不来。”楚卿晓得他害羞,要亲到里边去,又恐人多不雅。只得对丫头道:“你去说,相公并无亲人,有要紧的话,对第二个说不得,必定要他来。”
    少顷,衾儿出来。楚卿望见,却缩到第二间来。想道:必定是新房了?及走到第三间,抬头一看,只见两个竹书架,堆满书籍,窗前一张小桌,中间一张天然几,两把椅子,后边一张藤榻,帐子铺盖都没有,不像个新房。一发惊疑。楚卿丢个眼色,丫头去了。衾儿却不与楚卿相近,转走到天然几里边立着。楚卿朝上作揖道:“小弟得罪,赔礼了。”衾儿没头脑,只得还个福。楚卿道:“今日,这话不得不说了。当初,小弟偶游白莲花寺,见了你家小姐,访问得才貌双全,尚未配人,一时痴念,要图百年姻眷。故改扮书童到你家。不意夫人将姐姐许我。彼时,我也有意。若图得到手,小姐做个正,姐姐做个偏,是却不得的。谁料,姐姐清白自守,不肯替我做个慈航宝筏。后来惊走,央俞县尹来说亲,夫人不从,只将姐姐许我。小弟抱恨,就丢此念。及到冀州考诗,小弟在宾馆中问及姐姐。老苍头对我说,已晓得姐姐对老爷说明,为我守节。不胜感念。如今,小姐未娶,若与你先做了亲,你家老爷得知,自然不肯把小姐嫁我。一也。二来,娶了小姐就要把你为妾,岂不辜负你?如今,吴相公青年美貌,学富五车,我做主,将你嫁与他做个正室娘子,岂不胜十倍?特此说知。”衾儿道:“小姐若娶得来,我自然让他为正,何必虑我不肯做妾?”说罢要走。楚卿把两手空里一拦,道:“我不与你取笑来。吴相公,我已与他说明了。”
    衾儿听了,柳眉竖起,脸晕桃花。又问道:“果是真么?”楚卿道:“讲了半日,怎么不真?”衾儿把金莲在地上乱跳,哭道:“你这负心的汉,我为你担惊受辱,一块热肠。还指望天涯海角来寻你,谁料你这般短行。今日才中举人,就把我如此看待。我两年来,睡梦里都把你牵肠挂肚。你何辜负我至此!”号啕大哭。楚卿不得已,老着脸道:“姐姐,不是我无情。若当初在你家里你肯周全,前日在船里或容俯就,今日就说不得了。只为每每不能遂愿,我晓得不是姻缘,故有此念头。”衾儿道:“呸!原来没志气的,那无耻淫贱的方是你妻子。”说罢又哭。楚卿道:“姐姐你想,我不过是一个穷举人,就做了官,未必封赠到你。那子刚,万贯家私,他是遂平县籍,或者中了,报在那里亦不可知,后日做了官,凤冠霞帔是你戴的,花朝月夕,夫唱妇随岂不好?何情愿一暴十寒,看人眉眼?”衾儿道:“那个稀罕凤冠霞帔?那个稀罕万贯家私?你若叫化,我随你去叫化。只恨你待我情保”楚卿道:“我待你也不薄,如今做了许多衣服,又将花园一座、庄房一所、要造屋的隙地数亩,值六百余金,经帐俱已写就,替你折代装奁,也足以报你厚情了,何恨我情薄?”衾儿道:“你主意真定了?”楚卿道:“男子汉说话,那有不真定?”衾儿道:“既如此,萧郎陌路了,男女授受不亲,站在这里做甚么?”楚卿喜道:“有理,请息怒。就在这里坐,我催完衣服送来。”遂踱到外边。
    至日将晚,要开珠灯来挂。昨日的钥匙,却在衾儿身畔。欲唤丫头来取,又没有人在外,只得自己进来。见书房门关着,叫一声:“姐姐,我要钥匙。”门推不开,也不应。转到窗外,子里一望时,吃了一惊。
    未知后事如何,再看下回分解。
0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