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当前位置: 主页 > 古典 > 小说 > 才子佳人 > 情梦柝 >

第一回 观胜会游憩梵宫 看娇娃奔驰城市

时间:2017-07-24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阅读:
 第一回 观胜会游憩梵宫 看娇娃奔驰城市
词曰:韶光易老,莫辜负眼前花鸟。从来人算何时了?批古评今,感慨知多少。
    贪财好色常颠倒,试看天报如誊稿。却教守拙偏凑巧。拈出新编,满砌生春草。
    ——右调寄《醉落魄》
    这首词,是说万事不由人计较,一生都是命安排。谁不愿玉食锦衣,娇妻美妾?那晓得,苦乐穷通已经注定,不容人矫揉造作。惟君子能造命,惟积德可回天。比如一棵树,培植得好,自然根枝茂盛,开花结果,生种不绝。若做宋人揠苗,非徒无义,反加害矣。昔王敦图贵而伏辜,季伦拥赀而致死。天子不能救幸臣之饿,谋臣不能保霸王之刎。莫非命也。就是有福气的,也要知止知足,不可享荆若依得人算,文王不囚于里,孔明不悲于五丈原,邵康节老头儿用不着土馒头了。天地以似一间屋,日月像笸篮大两面镜,一天星斗又如许多小镜,远近上下,处处挂着。人在中间,像个蜘蛛。这里牵丝结网,镜里也牵丝结网。这里捉缚蚊虫,镜里也捉缚蚊虫。闪过西边,东边照着;藏在底下,上面照着,才一举动,处处镜子里面都替你记帐,真是毫发不爽,报应分明。故作善降祥,作恶降殃,如誊稿一般。
    在下今日却不说因果,也不说积德,只说个心术。若说到心术,看官们又嫌头巾气,恐怕道隐衷,对着暗病,就要掩卷打盹。不如原说个情字,心如种谷,生出芽是性,爱和风甘雨,怕烈日严霜。今人争名夺利,恋酒贪花,那一件不是情?但情之出于心,正者自享悠然之福,不正者就有揠苗之结局。若迷而不悟,任情做去,一如长夜漫漫,沉酣睡境,那个肯与你做冤家?当头一喝,击柝数声,唤醒尘梦耶?此刻,乐而不淫,怨而不怒,贞而不谅,哀而不伤。多情才子,具一副刚肠侠骨,持正无私;几个佳人,做一处守经行权,冰霜节操。其间又美恶相形,妍媸各别,以见心术之不可不端。所以名为《情梦柝》。
    绝古板的主意,绝风骚的文章,令观者会心自远,听我说来。
    崇祯年间,河南归德府鹿邑县地方,有一秀士,姓胡名玮字楚卿。生得琼姿玉骨,饱学多才,十三岁入庠。父亲胡文彬,曾做嘉兴通判,官至礼部郎中,母黄氏,封诰命夫人,时已告老在家。
    一日,吴江县有一个同年,姓荆名锡仁,来归德府做同知。晓得胡楚卿童年隽艾,托鹿邑知县作伐,愿纳为婿,就请到内衙读书。县尹将荆锡仁之意,达于文彬,文彬大喜。茶过,送出县尹。正要进来与夫人、儿子商议。谁知胡楚卿在书房,先已听见父亲送出知县,走至厅后,见一个管家对书童道:“当初我随老爷在嘉兴做官,晓得下路女子极有水色,但脚大的多,每到暑天,除了裹条,露出两脚,拖着一双胡椒眼凉鞋,与男人一般。如今荆小姐,自然是美的,只怕那双脚与我的也差不多。”正在那里说笑,不料被楚卿听了,想:金莲窄小,三寸盈盈,许多佳趣俱在这脚上,若大了,有甚么趣?况且风俗如此,总是裹也未必小,不如对父亲说,回了他倒好。恰好文彬至里边,把上项事说着。夫人未及答,楚卿接口道:“虽承荆年伯美意,但结亲太早,进衙读书,又晨昏远离膝下;况乡绅与现任公祖联姻,嫌疑未便。不如待孩儿明年赴过乡试,倘侥幸得中,那时怕没有邻近名门?如今着甚么紧?”老夫妻二人,见他说得有志气,便也快活,就复拜县官,回绝荆知府。因此蹉跎,不曾与楚卿聘下媳妇。不意十五岁上,父母相继而亡。■踊痛哭,丧葬尽礼。过了周年,挨到十七岁上,思量:上无父母,又未娶妻,家人妇女,无事进来,冷冷落落,不像个人家。因与老管家商议,将服侍老夫人两个大丫环,都出配与人,把房屋典与同族胡世赏,他做户部员外。得价三百五十两,自己却移在庄上,在旧宅住,只同一个家人,一个养娘,一个小厮年纪十五岁,五六口过活。
    当时三月,天气暖和。想:平日埋头读书,并未曾结识半个朋友,上年又有服,不曾去得乡试,如今在家,坐吃山空也不济事。心上就要往外行动。便叫苍头,唤两个老管家来。一个名周仁,是掌租产的。一个名蔡德,是向来随任的。俱有妻室另居。一齐唤到,因对他两个道:“老爷在日,有一门生俞彦伯,系陕西绥德府米脂县人,曾借我老爷银一百八十两,今现任汝宁府遂平知县。我如今,一来历览风景,二来去讨这项银子。或者有赠,也不可知。前房屋典价银三百五十两,尚未曾动。周仁,你与蔡德儿子蔡恩,各分银一百六十两,买卖生息。尚存银三十两,我要作盘费。蔡德,你同我去,一路照管。叫你老婆、儿子暂住这庄上来,与我看守家内。”随即将银交与两人。蔡德领命,自去收拾行李起程,楚卿也自整治行囊,择于本月念六日出门。至期,蔡德及儿子蔡恩,并老婆媳妇,清早都来了。楚卿交了什物锁钥,分付养娘并在先服侍的一个家人看守门户,自与蔡德、清书,觅牲口,装上行李,遂往商水。
    进项城,来到上蔡界口,隔着遂平止差九十里。此时,已是四月初七。那地方有一禅林,叫着白莲寺,真是有名的古刹。一路上听人传说,明日去看盛会。天已将暮,三人下了饭店,问主人道:“此去白莲寺有多少路?”店主人道:“这里到白莲寺,只有二十里,再去五里就是上蔡城。相公若是便路,明日盛会,也该早些起身走去看看。”楚卿道:“我便要去。”遂用了晚饭,自去安寝。到了四更时分,路上就有人行动。楚卿起来,梳洗毕,吃了饭,唤牲口,装上行李,算还饭钱,遂辞主人出门,东方却才发白。一路上,男女络绎不绝。及至寺前,刚上午时候。只见山门口先歇下五乘幔轿。楚卿也要下驴,掌鞭道:“相公,我们牲口是要趁客的,不如送你到饭店安歇,打发我先去罢。”楚卿道:“也说得是。”就在附近饭店住下,打发掌鞭去了。三人吃了点心,吩咐店主照顾行李,三人同步至寺前。此时,烧香游玩的,已是挨挤不开,男女老幼,何止一万。三人挨到山门,看那匾上写着四个大字是:白莲古刹。一路去,只见:先列两个菩萨,后塑四位金刚。布袋佛张开笑口,韦尊者按定神杵。炉烟飞翠,烛影摇红。正殿上三尊大佛,两旁边十八罗汉。准提菩萨供高楼,千手观音藏宝阁。到讲经堂,钟声法鼓响,佛号梵音鸣。老和尚喊破喉咙,小沙弥击翻金磬。斋堂里,饿僧吃面;香积厨,老道烧茶。孩儿们,玩的玩,跳的跳;老人家,立的立,拜的拜。还有轻薄少年,扯汗巾,挖屁股,乘机调趣;又有风流子弟,染须毫,拭粉壁,见景留题。那些妇女,老成的,说老公,认媳妇,告陈亲眷;骚发的,穿僧房,入静室,引惹黎。还有口干的,借茶钟,拿盏子,呼汤呷水;尿急的,争茅坑,夺粪桶,露出东西。
    楚卿三人,挤入挤出,到处观看。到了下午时候,人也渐疏。转出山门,早来这几乘轿子尚在那里。想道:定是大户人家女眷,怕人多不雅,所以早来进香,如今必在静室。只见一群妇女丫环,三四个尼姑,前面几个男子,先走出来唤轿夫,遂将轿子乱摆开。胡楚卿定睛看时,中间几个,珠翠满头,香风拂拂。一个老的,约有五旬,先上轿。次后一个十二三岁,与一个垂髫的合坐一轿。第三个是一个三十上下的,艳丽非常,却也看得亲切。这里看未完,那边又有一个上轿。楚卿忙转目观望,只见那女子左脚已进轿内,右脚刚刚缩进,一只红绣鞋,小得□□,面庞竟未曾看得,并不知有多少年纪。慌忙再看后面,只剩一顶空轿,等着个半老佳人在那里与尼姑说话。胡楚卿懊悔不及,那前面先上轿的三乘,已起身上。只见第四乘尚在等着后面,忽轿内一只纤纤玉手,推起半边帘子,露出脸来,似要说话光景。见了楚卿,却又缩进。
    看官,你道甚么缘故?原来小姐见前面轿子已去,意欲唤养娘,催后面母亲起身,见有人看,忙缩进去,原是无心。楚卿打个照面看着,惊喜道:“天下有这样佳人,真是绝色,又且有情,推帘看我。”正在思想,那两乘轿都起身了。忽清书在旁道:“相公,不知谁家小姐,如此标致。又不知后来嫁与何人享福。”楚卿道:“你如何知他未嫁?”清书道:“我明明见他是盘头女儿。”蔡德也接口道:“其实还是一位小姐。”楚卿听了,不胜心痒。因说道:“我等了半日,未曾看得亲切。料他必住城内,明日省走几里路也好,你两个可速速搬行李,进城安歇。我先去,偏要看他一看。好歹在县前等我说话罢。”说罢,急急赶去。及赶上轿子,尾后半箭之地,路上也无心观看。及进了城,又行三四条街,五乘轿子立住脚。不知轿内说些甚么话,只见丫环妇女,分走开来。前面三乘轿子,望南去了。后面两乘,望西直走。原来是两处的。楚卿随着后边轿,也望西来。走过县前,又过一条街,到了一个大墙门首,将轿子歇下。楚卿急挨上前。这些妇女,掀开两处帘子,先走出一个老的,后走出一位小姐。果然,体态轻盈,天姿国色。是个未及笄女子。上阶时露出金莲半折,与丫环们说说笑笑,竟进去了。并不曾把楚卿相得一相。那楚卿站了良久,不觉扫兴而归。行了三五丈,又转身来,把门墙内仔细一看,痴心望再出来的景象。忽见门边有一条字,上写着:◇本宅收觅随任书童◇楚卿那时,见了此字,不觉欢喜。暗想道:我这样才子,不配得个佳人,也枉生一世。这小姐形容体态,虽是绝色,但不知内才如何。我今趁此机会,就扮作书童,做个进身之策,那时得与小姐亲近,闻一闻香气。他若有才,我就与他吟诗,答应起来。倘能窃玉偷香,与他说明,成就了百年姻眷,岂不是一生受用?你看,楚卿一路胡思乱想,心中定了主意。忽又跌足道:“不妥,我如今已长大了,怎么扮做书童?”看官,你道为何?原来,人家公子,到八九岁就有些气质,到十二三竟装出大人身份来。楚卿这几年,涉历丧葬,迎接宾客,岂不自认是一个顶天立地的丈夫?今要改做小厮,恐怕长大不像样,所以跌足。却不曾想到,自己虽交十七岁,而身材尚小,还是十四五的光景。且身子又生得伶俐,要做尽可做得。
    楚卿正在那里算策,却事有凑巧,见一个垂髫童子,远远而来。楚卿有意走到那童子身边,与他比了一比,自己尚矮他寸许。忙回头一相,见自己身躯,比他小些。暗暗欢喜道:“我明日就叫清书,去访问他姓名事情,再作商议。”急急行来,却也作怪,寻不见县前。忽到了官塘桥。自忖:方才不曾有,必是行错了。急问人时,说是官塘桥。又问到县前多少路,那人道:“里半,进南门,再直走一里,左手转弯就是。”原来,楚卿想扮书童时节,不觉出了神,错认向南而去。那楚卿原也不知,自己好笑起来,只得转身走到南门,再问县前来。蔡德远远窥望,接着道:“相公这时候才来,我们下处已讨多时。日色晚了,可快些去罢。”楚卿笑了,就随蔡德而去。
    欲知后事,且听下回分解。  
0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