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当前位置: 主页 > 古典 > 小说 > 唐宋传奇 >

唐先生

时间:2017-01-20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阅读:
 唐先生
佚名
  唐先生,名甘弼,海陵人。为郡小吏,廉恪无他伎。一日晨出,若有所遇者,忽裂巾毁屦,解衣濡水涤桥,裸程亵语,见者遭嫚骂。家人以为狂,圄于别室。悉毁卧具为坎阱,寝处其间。岁余,其母哀而纵之,冬夏一布襦,仅蔽膝,负敝衣于左肩,蓬首胡髯,垢面跣足,常以指按其颊,访佯井闾中,人呼唐九郎。或发语干休咎,人始异之,稍就占讯,喜怒语默无不验。
  凡饮食或捐半于地,或委沟渠,而食其余。得炊饼,渍渠泥啖之。得酒或覆于几,又祭之地,复收饮,无少损也。所临列肆,是日必大获,竟欲延致,有以礼招之而弗屑者。
  旗亭间以饮食为博徒者,数负不自活,乞怜于先生。或与之钱,以为博资,则终日胜。
  酤酿欲成而败,先生至瓮下索饮。酿者曰:“是不佳,当别酌以献。”
  不从,漉而饮之,香味俱变,未竟日而售。常寓宿王氏米肆高廪上,肆骂狂秽无所辟。其家妇子羞恶,俟其他之,窈相与诮詈,先生不复往,数日无所贸易。颓悔谢,乃复。比舍火,延其屋,焮寝矣,独坚卧不动。俄反风而火灭。
  人家非常所游者,亦惮其来,其来也必有异。晨至蒋氏舍,排闼入妇寝,取溺器翻衽席,衣衾淋漓。顾笑曰:“解了矣!”室中人颇怒。既而闻一婢自经,系绝得不死。
  建炎二年,忽持甓自击其颊,俄裴渊溃卒至,摽掠无遗,乃悟打颊者,隐语“打劫”耳。
  绍兴元年,语人曰:“上元夜观灯时,虏人陷城。”至上元日,火仙源宫屋五百楹,煨烬无余矣。
  张荣来据城,闻其神异,执于酤肆。大雪中露坐,方数尺独无雪,肤略不沾润。乃积雪丈余,穿洞穴,埋其中,弥日出之,怡然也。
  人问:“寇乱何时已邪?”曰:“直待见阎罗。”闻者忧之,谓不可逃死。无几何,有裨将李贵过城下,号李阎罗,自是岁小休矣。
  四年,刘豫犯淮南,郡守赵康直问之,书曰:“十三日硬齐。”又问,书曰:“十三日软齐。”盖伪齐始肆猖獗,终大败而去。
  七年冬十一月,大呼于市曰:“二十一日雪下,二十二日唐倒。”皆不测其意。至期大雪,明日往河西张氏舍,求附火,潜抱薪自焚于隙屋。张觉之,体已灼烂,索寝衣披之,行至常所居米肆端坐,手撷燔肉以食,且以饲犬,须臾而逝。有田夫自斗门至,中途遇其西行,问:“先生安往?”曰:“吾归也。”入城,既自焚矣。住世六十余岁,葬响林原。岁余后,有磋商见先生于江西,而蜀人亦见之于青城云。
0

猜你喜欢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