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当前位置: 主页 > 古典 > 小说 > 唐宋传奇 >

周处士

时间:2017-01-20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阅读:
 周处士
佚名
  周处士,名恪,字执礼,海陵人,赠工部侍郎敬述五世孙,和州法曹定移晷。日影移动,此言过了很长时间。
  国之子也。元祐初,冉举进士下第,颇郁郁不得志。既壮不娶。尝从郡学释奠,方坐以待事,忽大呼仆地,不知人。阅四日而苏,问之,云:“吾诵《老子》书,至‘谷神不死’,若有人舁坐榻行数步,吾骇而呼,不觉其仆且久矣。”因取儒衣书焚之,曰:“误我此生者,非汝也邪!”自此动静颠异,人直以为狂耳。先是,徐神公语人云:“周家门前石生青毛,当得仙矣。”
  已而果然,人始敬之。家武烈帝祠侧,未尝远游。忽有老农负瓦木为葺精庐,曰:“向病亟,赖先生至,以良药起死。”乃知其出神也。
  族叔注为推宫,常呼曰“朝议”。后阶逼卿监,不求改官者十五年,寿逾八十。
  蔡卞守扬州,遣使遗酒,旬日不授报书。宾至,命酒寒酌,曰:“吃个冷扬州。”使来请书,问:“太尉面目端正乎?”使反命,则一夕病风,口目斜矣。
  州士椽吴令璋告别,迎乎“相公”,令璋心独喜自负。既从调,乃相州工曹耳。
  宣和中,屡召不起,谢使者曰:“吾太平衰末之人也。”蔡京尝奉书,且俾大漕与郡守劝驾,先生卧不启户,而危言噍京,不肯就驾。朝廷知不可致,乃止。复诏曰:“朕躬妙道以宰制万有,旌达士以表迪群伦。庶几清净之风,丕变浇们之俗。尔精微自得,淳自不逾。守虚淡以为常,损纷华而无累,宜加美号,以示恩休。可特赐号守静处士,视朝奉大夫,仍赐五品服。”
  先生服命服,常自号赤局右仆射。燕眼必衫帽破敝,亦不修饰。自赞曰:“周四十五,衣破不补。土木形骸,神气所聚。”四十五,其行第也。
  独处一室,卧起方丈之间,食酒肉如平时,而无更衣之所。畜一白鼠,或去或来,饮食同之。宾至以水酌茗,或撷屋苫煮水以啜,其甘如饴。亲族相率携酒肴以谒。先生曰:“何故无某物?”对曰:“无是。”曰:“物在某处。”皆相视而笑,不能隐。
  先生音声如钟,不以词色假人,皆望而畏之。行有负,虽高爵重位,一见叱骂不少恤。故鲜有见者。
  建炎二年三月戊戌,裴渊陷城,杀掠焚荡,民死什七八。先生于是且七十矣,攘袂诟贼。一卒击其首,流血污衣。先生曰:“恪血恪血不得洗!”
  须臾,击者至前呕血死。是岁不饮食历数旬,无疾侧卧而化。目不瞑,神光射人,烨如也。初发殡,重莫能胜,渐轻若虚器然,约略两夫荷之。
  初,元祐中,有陈豆豆者,不知何许人,披方毯无他服,冬夏不易,行丐于市。郡人朱医,见其死,瘗之矣。历四十年复至。朱识之,始以为异人也。居福田院,携小篮贮书卷,见可人即付与。得钱物,复施丐者。人呼陈毯被。尝与唐道人谒先生,笑语竟日,所言他人莫能解也。宣和末示化,葬神公之西。
0

猜你喜欢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