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当前位置: 主页 > 国学 > 经部 > 十三经 > 谷梁传 >

榖梁传·成公(元年~十八年)

时间:2017-05-15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阅读:
 ◇成公元年
    元年春,王正月,公即位。
    二月辛酉,葬我君宣公。无冰。终时无冰则志,此未终时而言无冰何也?终无冰矣,加之寒之辞也。
    三月,作丘甲。作,为也。丘为甲也。丘甲,国之事也。丘作甲,非正也。丘作甲之为非正何也?古者立国家,百官具,农工皆有职以事上。古者有四民,有士民,有商民,有农民,有工民。夫甲,非人人之所能为也。丘作甲,非正也。
    夏,臧孙许及晋侯盟于赤棘。
    秋,王师败绩于贸戎。不言战,莫之敢敌也。为尊者讳敌不讳败,为亲者讳败不讳敌,尊尊亲亲之义也。然则孰败之?晋也。
    冬,十月。季孙行父秃,晋郤克眇,卫孙良夫跛,曹公子手偻,同时而聘于齐。齐使秃者御秃者,使眇者御眇者,使跛者御跛者,使偻者御偻者。萧同侄子处台上而笑之。闻于客。客不说而去,相与立胥闾而语,移日不解。齐人有知之者,曰:「齐之患,必自此始矣!」
    ◇成公二年
    二年春,齐侯伐我北鄙。
    夏,四月丙戌,卫孙良夫帅师及齐师占于新筑,卫师败绩。
    六月癸酉,季孙行父、臧孙许、叔孙侨如、公孙婴齐帅师,会晋郤克、卫孙良夫、曹公子手,及齐侯战于鞍。齐师败绩。其日,或曰日其战也,或曰日其悉也。曹无大夫,其曰公子何也?以吾之四大夫在焉,举其贵者也。
    秋,七月,齐侯使国佐如师。己酉,及国佐盟于爰娄。鞍去国五百里,爰娄去国五十里。壹战绵地五百里,焚雍门之茨,侵车东至海。君子闻之,曰:「夫甚,甚之辞焉,齐有以取之也。」齐之有以取之何也?败卫师于新筑,侵我北鄙,敖郤献子,齐有以取之也。爰娄在师之外。郤克曰:「反鲁、卫之侵地,以纪侯之甗来,以萧同侄子之母为质,使耕者皆东其亩,然后与子盟。」国佐曰:「反鲁、卫之侵地,以纪侯之甗来,则诺。以萧同侄子之母为质,则是齐侯之母也,齐侯之母犹晋君之母也,晋君之母犹齐侯之母也,使耕者尽东其亩,则是终土齐也:不可!请壹战,壹战不克,请再,再不克,请三,三不克,请四,四不克,请五,五不克,举国而授!」于是而与之盟。
    八月壬午,宋公鲍卒。庚寅,卫侯速卒。取汶阳田。
    冬,楚师、郑师侵卫。
    十有一月,公会楚公子婴齐于蜀。楚无大夫,其曰公子何也?婴齐亢也。丙申,公及楚人、秦人、宋人、陈人、卫人、郑人、齐人、曹人、邾人、薛人、缯人盟于蜀。楚其称人何也?于是而后公得其所也。会与盟同月,则地会不地盟;不同月,则地会地盟。此其地会地盟何也?以公得其所,申其事也。今之屈,向之骄也。
    ◇成公三年
    三年春,王正月,公会晋侯、宋公、卫侯、曹伯伐郑。辛亥,葬卫穆公。
    二月,公至自伐郑。甲子,新宫灾,三日哭。新宫者,祢宫也。三日哭。哀也。其哀,礼也。迫近不敢称谥,恭也。其辞恭且哀,以成公为无讥矣。乙亥,葬宋文公。
    夏,公如晋。郑公子去疾帅师伐许。公至自晋。
    秋,叔孙侨如帅师围棘。大雩。晋郤克、卫孙良夫伐墙咎如。
    冬,十有一月,晋侯使荀庚来聘。卫侯使孙良夫来聘。丙午,及荀庚盟。丁未,及孙良夫盟。其日,公也。来聘而求盟,不言及者,以国与之也。不言其人,亦以国与之也。不言求,两欲之也。郑伐许。
    ◇成公四年
    四年春,宋公使华元来聘。
    三月壬申,郑伯坚卒。杞伯来朝。
    夏,四月甲寅,臧孙许卒。公如晋。葬郑襄公。
    秋,公至自晋。
    冬,城郓。郑伯伐许。
    ◇成公五年
    五年春,王正月,杞叔姬来归。妇人之义:嫁曰归,反曰来归。仲孙蔑如宋。
    夏,叔孙侨如会晋荀首于谷。梁山崩。不日,何也?高者有崩道也。有崩道,则何以书也?曰梁山崩,壅遏河三日不流。晋君召伯尊而问焉。伯尊来,遇辇者,辇者不辟。使车右下而鞭之。辇者曰:「所以鞭我者,其取道远矣。」伯尊下车而问焉,曰:「子有闻乎?」对曰:「梁山崩,壅遏河三日不流。」伯尊曰:「吾为此召我也。为之奈何?」辇者曰:「天有山,天崩之。天有河,天壅之。虽召伯尊如之何?」伯尊由忠问焉,辇者曰:「君亲素缟,帅群臣而哭之,既而祠焉,斯流矣。」伯尊至。君问之,曰:「梁山崩,壅遏河三日不流。为之奈何?」伯尊曰:「君亲素缟,帅群臣而哭之,既而祠焉,斯流矣。」孔子闻之,曰:「伯尊其无绩乎,攘善也!」
    秋,大水。
    冬,十一月己酉,天王崩。十有二月己丑,公会晋侯、齐侯、宋公、卫侯、郑伯、曹伯、邾子、杞伯,同盟于虫牢。
    ◇成公六年
    六年春,王正月,公至自会。
    二月辛巳,立武宫。立者,不宜立也。取鄟。鄟,国也。卫孙良夫帅师侵宋。
    夏,六月,邾子来朝。公孙婴齐如晋。壬申,郑伯费卒。
    秋,仲孙蔑、叔孙侨如帅师侵宋。楚公子婴齐帅师伐郑。
    冬,季孙行父如晋。晋栾书帅师救郑。
    ◇成公七年
    七年春,王正月,鼷鼠食郊牛角。不言日,急辞也,过有司也。郊牛日展斛角而知伤,展道尽矣,其所以备灾之道不尽也。改卜牛,鼷鼠又食其角。又,有继之辞也。其,缓辞也。曰:亡乎人矣,非人之所能也,所以免有司之过也。乃免牛。乃者,亡乎人之辞也。免牲者,为之缁衣纁裳,有司玄端,奉送至于南郊。免牛亦然。免牲不曰不郊,免牛亦然。吴伐郯。
    夏,五月,曹伯来朝。不郊,犹三望。
    秋,楚公子婴齐帅师伐郑。公会晋侯、齐侯、宋公、卫侯、曹伯、莒子、邾子、杞伯救郑。
    八月戊辰,同盟于马陵。公至自会。吴入州来。
    冬,大雩。雩,不月而时,非之也。冬无为雩也。卫孙林父出奔晋。
    ◇成公八年
    八年春,晋侯使韩穿来言汶阳之田,归之于齐。于齐,缓辞也,不使尽我也。晋栾书帅师侵蔡。公孙婴齐如莒。宋公使华元来聘。
    夏,宋公使公孙寿来纳币。晋杀其大夫赵同、赵括。
    秋,七月,天子使召伯来锡公命。礼有受命,无来锡命,锡命非正也。曰天子何也?曰见一称也。
    冬,十月癸卯,杞叔姬卒。晋侯使士燮来聘。叔孙侨如会晋士燮、齐人、邾人伐郯。卫人来媵。媵浅事也,不志。此其志何也?以伯姬之不得其所,故尽其事也。
    ◇成公九年
    九年春,王正月,杞伯来逆叔姬之丧以归。传曰:夫无逆出妻之丧,而为之也。公会晋侯、齐侯、宋公、卫侯、郑伯、曹伯、莒子、杞伯,同盟于蒲。公至自会。
    二月,伯姬归于宋。
    夏,季孙行父如宋致女。致者,不致者也。妇人在家制于父,既嫁制于夫。如宋致女,是以我尽之也。不正,故不与内称也。逆者微,故致女。详其事,贤伯姬也。晋人来媵。媵,浅事也,不志,此其志何也?以伯姬之不得其所,故尽其事也。
    秋,七月丙子,齐侯无野卒。晋人执郑伯。晋栾书帅师伐郑。不言战,以郑伯也。为尊者讳耻,为贤者讳过,为亲者讳疾。
    冬,十有一月,葬齐顷公。楚公子婴齐帅师伐莒。庚申,莒溃。其日,莒虽夷狄,犹中国也。大夫溃莒而之楚,是以知其上为事也。恶之,故谨而日之也。楚人入郓。秦人、白狄伐晋。郑人围许。城中城。城中城者,非外民也。
    ◇成公十年
    十年春,卫侯之弟黑背帅师侵郑。
    夏,四月,五卜郊,不从,乃不郊。夏,四月,不时也。五卜强也。乃者,亡乎人之辞也。
    五月,公会晋侯、齐侯、宋公、卫侯、曹伯,伐郑。齐人来媵。丙午,晋侯獳卒。
    秋,七月,公如晋。
    冬,十月。
    ◇成公十一年
    十有一年春,王三月,公至自晋。晋侯使郤犨来聘。己丑,及郤犨盟。
    夏,季孙行父如晋。
    秋,叔孙侨如如齐。
    冬,十月。
    ◇成公十二年
    十有二年春,周公出奔晋。周有入无出。其曰出,上下一见之也。言其上下之道无以存也。上虽失之,下孰敢有之?今上下皆失之矣。
    夏,公会晋侯、卫侯于琐泽。
    秋,晋人败狄于交刚。中国与夷狄不言战,皆曰败之。夷狄不日。
    冬,十月。
    ◇成公十三年
    十有三年春,晋侯使郤錡来乞师。乞,重辞也。古之人重师,故以乞言之也。
    三月,公如京师。公如京师不月,月非如也。非如而曰如,不叛京师也。
    夏,五月,公自京师,遂会晋侯、宋公、卫侯、郑伯、曹伯、邾人、滕人伐秦。言受命,不敢叛周也。曹伯庐卒于师。《传》曰:闵之也。公、大夫,在师曰师,在会曰会。
    秋,七月,公至自伐秦。
    冬,葬曹宣公。葬时,正也。
    ◇成公十四年
    十有四年春,王正月,莒子硃卒。
    夏,卫孙林父自晋归于卫。
    秋,叔孙侨如如齐逆女。郑公子喜帅师伐许。
    九月,侨如以夫人妇姜氏至自齐。大夫不以夫人,以夫人非正也。刺不亲迎也。侨如之挈,由上致之也。
    冬,十月庚寅,卫侯臧卒。秦伯卒。
    ◇成公十五年
    十有五年春,王二月,葬卫定公。
    三月乙巳,仲婴齐卒。此公孙也,其曰仲何也?子由父疏之也。癸丑,公会晋侯、卫侯、郑伯、曹伯、宋世子成、齐国佐、邾人,同盟于戚。晋侯执曹伯归于京师。以晋侯而斥执曹伯,恶晋侯也。不言之,急辞也。断在晋侯也。公至自会。
    夏,六月,宋公固卒。楚子伐郑。
    秋,八月庚辰,葬宋共公。月卒日葬,非葬者也。此其言葬,何也?以其葬共姬,不可不葬共公也。葬共姬,则其不可不葬共公何也?夫人之义不逾君也,为贤者崇也。宋华元出奔晋。宋华元自晋归于宋。宋杀其大夫山。宋鱼石出奔楚。
    冬,十有一月,叔孙侨如会晋士燮、齐高无咎、宋华元、卫孙林父、郑公子鳅、邾人,会吴于钟离。会又会,外之也。许迁于叶。迁者,犹得其国家以往者也。其地,许复见也。
    ◇成公十六年
    十有六年春,王正月,雨,木冰。雨而木冰也。志异也。《传》曰:根枝折。
    夏,四月辛未,滕子卒。郑公孙喜帅师侵宋。
    六月丙寅朔,日有食之。晋侯使栾□来乞师。甲午晦,晋侯及楚子、郑伯战于鄢陵。楚子、郑师败绩。日事遇晦曰晦。四体偏断曰败,此其败则目也。楚不言师,君重于师也。楚杀其大夫公子侧。
    秋,公会晋侯、齐侯、卫侯、宋华元、邾人于沙随。不见公。不见公者,可以见公也。可以见公而不见公,讥在诸侯也。公至自会。公会尹子、晋侯、齐国佐、邾人伐郑。曹伯归自京师。不言所归,归之善者也。出入不名,以为不失其国也。归为善,自某归次之。
    九月,晋人执季孙行父,舍之于苕丘。执者不舍,而舍,公所也;执者致,而不致,公在也。何其执而辞也?犹存公也。存意,公亦存也?公存也。
    冬,十月乙亥,叔孙侨如出奔齐。
    十有二月乙丑,季孙行父及晋郤犨盟于扈。公至自会。乙酉,刺公子偃。大夫曰卒,正也。先刺后名,杀无罪也。
    ◇成公十七年
    十有七年春,卫北宫括帅师侵郑。
    夏,公会尹子、单子、晋侯、齐侯、宋公、卫侯、曹伯、邾人,伐郑。六月乙酉,同盟于柯陵。柯陵之盟,谋复伐郑也。
    秋,公至自会。不曰至自伐郑也,公不周乎伐郑也。何以知公之不周乎伐郑?以其以会致也。何以知其盟复伐郑也?以其后会之人尽盟者也。不周乎伐郑,则何为日也?言公之不背柯陵之盟也。齐高无咎出奔莒。
    九月辛丑,用郊。夏之始,可以承春。以秋之末承春之始,盖不可矣。九月用郊,用者不宜用也。宫室不设,不可以祭;衣服不修,不可以祭;车马器械不备,不可以祭;有司一人不备其职,不可以祭。祭者荐其时也,荐其敬也,荐其美也,非享味也。晋侯使荀□来乞师。
    冬,公会单子、晋侯、宋公、卫侯、曹伯、齐人、邾人伐郑。言公不背柯陵之盟也。
    十有一月,公至自伐郑。壬申,公孙婴齐卒于貍蜃。十一月无壬申;壬申,乃十月也。致公而后录,臣子之义也。其地,未逾竟也。
    十有二月丁巳朔,日有食之。邾子貜且卒。晋杀其大夫郤錡、郤犨、郤至。自祸于是起矣。楚人灭舒庸。
    ◇成公十八年
    十有八年春,王正月,晋杀其大夫胥童。庚申,晋弑其君州蒲。称国以弑其君,君恶甚矣。齐杀其大夫国佐。公如晋。
    夏,楚子、郑伯伐宋。宋鱼石复入于彭城。公至自晋。晋侯使士□来聘。
    秋,杞伯来朝。
    八月,邾子来朝。筑鹿囿。筑不志,此其志何也?山林薮泽之利,所以与民共也;虞之,非正也。己丑,公薨于路寝。路寝,正也。男子不绝妇人之手,以齐终也。
    冬,楚人、郑人侵宋。晋侯使士鲂来乞师。
    十有二月,仲孙蔑会晋侯、宋公、卫侯、邾子、齐崔杼,同盟于虚朾。丁未,葬我君成公。
0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