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当前位置: 主页 > 美文 > 风云人物 >
  • 春天里的轻舞飞扬

    春天里的轻舞飞扬 在孤山,在时间的更深处,徜徉着一个人。 春天,当我一个人沿着北山路,走到西湖边,在西泠桥畔,就会遇见她一个才情兼备、风华绝代的江南女子。 她旁若无人...

    日期:2017-07-12 点击:120 作者:admin
  • 飘逸的诗魂

    飘逸的诗魂 沿着垂向江边的小径,踏着石阶,扶着铁栏,我小心翼翼地一步步走下去。这是采石矶,崖石笔陡,蓬蓬的树枝遮蔽着崖畔,看不见脚下的江水。一种说不清的探知心理,促...

    日期:2017-07-12 点击:88 作者:admin
  • 走过仓颉家的院子

    走过仓颉家的院子 白水和黄陵之间隔着一座山,山那边葬着黄帝,山这边埋着仓颉。仓颉是黄帝的史官,是传说里造字的那个人。在当年跟黄帝干事、后来都流芳百世的人当中,仓颉的...

    日期:2017-06-02 点击:153 作者:admin
  • 两千年的闪击

    两千年的闪击 去西安的路上,突然想起了他。 两千年前那位著名的死士。 漉漉雪雨,秦世恍兮。 眺望函谷关外那漫漶恣肆的黄川土壑,我竭力去模拟他当时该有的心情,结果除了彻骨...

    日期:2017-06-02 点击:199 作者:admin
  • 永远的单纯

    永远的单纯 匆匆地、匆匆地穿过香榭丽舍大街。不止一次,从这条著名的大街经过时将头往后甩,睁大眼睛,看车窗外飞闪而过的街景,试图在那一缕缕闪亮的空气里感觉夏奈尔,为内...

    日期:2017-05-20 点击:86 作者:admin
  • 弘一:生命呈万有

    弘一:生命呈万有 歌德说过,所有成熟的东西都想死。视死如归如寄、老成谋身谋国。似乎也是我们中国人向往的人生状态,但真正在达到这一境界的人却少得可怜。 少年李叔同天生聪...

    日期:2017-05-20 点击:161 作者:admin
  • 不朽的失眠

    不朽的失眠 他落榜了!一千二百年前。榜纸那么大那么长,然而,就是没有他的名字。啊!竟单单容不下他的名字张继那两个字。 考中的人,姓名一笔一画写在榜单上。天下皆知。奇怪的...

    日期:2017-05-12 点击:66 作者:admin
  • 与周瑜相遇

    与周瑜相遇 一个司空见惯、平淡无奇的夜晚,我枕着一片芦苇见到了周瑜。那个纵马驰骋、英气逼人的三国时的周瑜。 因为月亮很好,又是在旷野上,空气的透明度很高,所以即使是夜...

    日期:2017-05-12 点击:175 作者:admin
  • 江泽民的大学岁月

    江泽民的大学岁月 1943年,江泽民成为南京中央大学机械电子系当年录取的8名学生之一。 江泽民上大学第一年的12月中旬,鸦片泛滥成为学生们沮丧情绪的焦点。 一天下课后,江泽民一...

    日期:2017-05-12 点击:160 作者:admin
  • 活着,其实有很多方式

    活着,其实有很多方式 看见她自己带来的医疗转介单时,这位医师并没有太大的兴奋或注意,只是例行地安排应有的住院检查和固定会谈罢了。 会谈是固定时间的,每星期二的下午3点...

    日期:2017-04-22 点击:193 作者:admin
  • 蹲下来,和一头驴合影

    蹲下来,和一头驴合影 蹲下来,表面是低下去,实际是高起来。 偶尔在一篇纪念张中行先生的文章里读到一幅照片,题为《回家乡》,不知这标题是张中行自定,还是作者或编者所加,...

    日期:2017-04-22 点击:175 作者:admin
  • 悼念乔治·桑

    悼念乔治桑 我为一位死者哭泣,我向这位不朽者致敬。 昔日我曾爱慕过她,钦佩过她,崇敬过她,而今,在死神带来的庄严肃穆之中,我出神地凝视着她。 我祝贺她,因为她所做的是...

    日期:2017-04-22 点击:148 作者:admin
  • 萧红,我的姐妹

    萧红,我的姐妹 三月的高原,有一天竟突然地热了起来。我靠在床头上,享受着窗外热闹的阳光,无端地想起东北一个叫做呼兰的地方,有一片原野,该是泛出绿色的时候了,多年前,...

    日期:2017-04-09 点击:192 作者:admin
  • 北向之痛

    北向之痛 钟书先生活了八十八岁。 他生于一九一。年,大我十四岁。 我荣幸地和他一起在一九四七年的上海挨一本只办了一期、名叫《同路人》杂志的骂。骂得很凶,很要命,说我们...

    日期:2017-04-09 点击:61 作者:admin
  • 在我的乡村里居住的莫扎特

    在我的乡村里居住的莫扎特 一 当一片雪花,羽毛一样地飘落在我的书桌上时,我听到一位萨尔茨堡人,还站在维也纳的一条大街上,反复地向世界,演示着一段无法终止的安魂曲。 这...

    日期:2017-04-09 点击:99 作者:admin
  • 徐志摩

    徐志摩 志摩,你远去了。那是隔代时间的无法逾越的距离,但见重重山,重重水。 也许是梦里。我分明看到你梳理熨帖的小分头,金丝边镜片后面藏着深情的眼睛,在注视着什么?一片...

    日期:2017-04-09 点击:179 作者:admin
  • 失落在梅花里的温情

    失落在梅花里的温情 夜深了,喧闹的人声早就随着钱塘的潮头退去,只剩晚风习习,吹凉了西子湖温柔的波光。 一弯新月孤零零地挂在空中。世界那么静,静得仿佛听得到流云划过的声...

    日期:2017-04-09 点击:119 作者:admin
  • 见否,那叶穿越历史云涛的蓬舟?

    见否,那叶穿越历史云涛的蓬舟? 九百年来,你的容颜没有变,依旧那般端庄,那般清瘦,还有点儿苍白。 九百年来,你的嗓音没有变,完好地保持着自己的女性音色,充分表达自己内...

    日期:2017-02-26 点击:175 作者:admin
  • 一条船能走多远

    一条船能走多远 路要走熟,走熟了就不觉得远了。等到路走熟了,人就老了。 又要上路了。你迈着一种令人难受的缓慢步伐走上南山,一阵狂风把你的衣袍连同无声蠕动的影子猛地吹向...

    日期:2017-02-26 点击:189 作者:admin
  • 西施是谁

    西施是谁 女人,无法逃脱的宿命。归与不归,一样的痛苦。历史之中那么渺小,几近于无,只因被运用,像一枚棋子,才无限放大、放大。 历史,让我羞于翻动。 西施是谁?除了她很...

    日期:2017-02-21 点击:60 作者:admin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