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当前位置: 主页 > 美文 > 青春怀想 >
  • 白钢琴

    白钢琴 一 在墨西哥的阿卡普尔科,人的心情如走着一条别扭的石阶山路。先是愉悦地欣赏,再就有了怀疑和不满,最后居然会达到愤怒一这对自己真是始料不及。 其实就港口本身而言...

    日期:2017-07-12 点击:194 作者:admin
  • 大河依然

    大河依然 一 平生只坐在火车上看过黄河,找出地图查阅,那里是豫鲁两省交界处。 黄河在我的印象中应该是咆哮的、奔腾的,滚滚而来,呼啸而去。 但是,我见到的黄河那一段并不雄...

    日期:2017-07-12 点击:82 作者:admin
  • 追怀女书

    追怀女书 1 我现在才知道,一个人的想象也可以从无知开始。 我这里说的是我对一种文字的理解。这种文字就像潇水上的一只只水鸟,她最早只是在潇水上空零零散散地飞翔,将一片片...

    日期:2017-07-12 点击:60 作者:admin
  • 不到长城

    不到长城 一 不是我的脚步在向前移动,而是你正在向我走来。长城!我想象着儿时梦中的你,骑着逶迤起伏的山峦,从嘉峪关到山海关,把厚达一万余里的历史,写在东半球那片浸满黄...

    日期:2017-07-12 点击:74 作者:admin
  • 遇 1 生命是一场大的遇合。 一个民歌手,在洲渚的丰草间遇见关关和鸣的睢鸠,于是有了诗。 黄帝遇见磁石,蒙恬初识羊毛,立刻有了对物的惊叹和对物的深情。 牛郎遇见织女,留下...

    日期:2017-07-12 点击:112 作者:admin
  • 起风

    起风 起风以前树林一片寂静 起风以前阳光和云彩 容易被忽略仿佛它们没有 存在的必要 起风以前穿过树林的人 是没有记忆的人 一个遁世者 起风以前说不准 是冬天的风刮得更凶 还是夏...

    日期:2017-07-12 点击:57 作者:admin
  • 浮生若茶

    浮生若茶 轻轻呷呷嘴,浓雾驱散开。轻轻一嗅,一股沁人的芬芳弥漫开,顿觉一种恍如隔世的空灵孤傲。 不敢急于去解渴,而是凝神注视了很久,才敢去细品这股醇美甘甜。 苦丁茶:...

    日期:2017-07-12 点击:60 作者:admin
  • 木偶戏

    木偶戏 乡间的木偶戏比较简陋,便是城里百姓,所需的也差不很多。几个艺人,三两挑子,有时甚或一个人也就够了。重要的是挑子里挑的并非寻常的菽谷粪肥,也并非日用百货,却是...

    日期:2017-07-12 点击:158 作者:admin
  • 走进库尔勒

    走进库尔勒 假如不产香梨,假如不喷石油,库尔勒这天山脚下、孔雀河畔、古丝绸之道上的西部边城还会这么响吗?当梨城和油城的双重桂冠翩然落下,走进库尔勒就不能不走进她三个诱...

    日期:2017-07-12 点击:188 作者:admin
  • 时间就只是解放我的那人

    时间就只是解放我的那人 时间就是解放我们的那人! 他向着我们奔来 分给我们一些金表 一些,腕上的禁锢 一些,怀中秘密的秩序 我们是否接受了时间? 我回答了:是的 但我不接受那只...

    日期:2017-07-12 点击:154 作者:admin
  • 风经过的八月

    风经过的八月 风经过的八月 天被吹得更高了 更远了 那个牧羊人不知躲在哪个角落里 云朵像赶路的羊群一样悄悄地移动着 天空下的村庄上 大片大片的稻穗低头窃窃私语 仿佛讨论着一场...

    日期:2017-07-12 点击:146 作者:admin
  • 小丑的宿命

    小丑的宿命 你真的看清楚,记得我的长相吗? 我的眼睛不是星星状的;我的鼻子不是一颗圆圆的小红球;我的嘴巴,无法一直夸张地笑;我的面色是蜡黄的;我的头是秃的;我的身体,...

    日期:2017-07-12 点击:122 作者:admin
  • 花的歌

    花的歌 坐在凉凉的湖边, 甜蜜的香气拂过我的额前。 上方,树的枝丫交叉成弯弯曲曲的巷道。 轻薄的风铃花苍白地印在小径, 像那斑斑点点的月光。 风儿不停摇晃, 酷爱戏水的花瓣...

    日期:2017-07-12 点击:170 作者:admin
  • 遇见草原

    遇见草原 不知道哪个时代,那块原野的风那么大,一夜间能把草籽吹洒到原野的各个角落;不知道哪个夜晚,哪一场雨,居然浇透了这块土地,让所有的草籽发芽生根,绿了华夏大地这...

    日期:2017-07-12 点击:112 作者:admin
  • 蛛网

    蛛网 暮色是一只诡异的蜘蛛 蹑水来袭 复足暗暗地起落 平静的海面却不见踪迹 也不知要向何处登陆 只知道一回顾 你我都已被擒 落进它吐不完的灰网里去了...

    日期:2017-07-12 点击:117 作者:admin
  • 敏感地带

    敏感地带 一 善良的人们,追求人与人之间的和谐相处,相亲相爱。 恶人。为了满足自己的权势欲,煽动与制造普通人之间的摩擦、怀疑、憎恨、敌意。 二 我走过了德国的不少大城市、...

    日期:2017-05-20 点击:114 作者:admin
  • 出门种葵花

    出门种葵花 春天就这样像逃兵溜过去了 路人都还穿着去年的囚衣。 太阳千辛万苦 照不绿全城。 一条水养着黄脸的平原 养着他种了田又作战 作了战再种田。 前后千里 不见松不见柳不...

    日期:2017-05-20 点击:160 作者:admin
  • 忧郁的经石

    忧郁的经石 我独来独往地在青藏高原徘徊了几圈之后,已是整整八年的时光了。天地苍茫,命运苍茫,与生俱来的孤独之感,随那忧郁的经石而忧郁,但我至今也难以参悟经石何以在我...

    日期:2017-05-20 点击:71 作者:admin
  • 君问归期,距离是最美的尺度

    君问归期,距离是最美的尺度 君问归期,总有一种距离是最美的尺度,两个人,默默地走,不需承诺,对面而行,直到相遇。 1 我们生活在这个世界上,总有分别的时刻。 距离,仿佛一...

    日期:2017-05-20 点击:155 作者:admin
  • 声音中的穿越或倾听

    声音中的穿越或倾听 每一种声音的呈现,都是一曲如歌的行板。 如水花飞溅的暗语,穿越千年,侧耳聆听之际,渐渐渗透至心的深处 高山流水 青山叠嶂,翠鸟幽鸣,一脉清溪,沿山涧...

    日期:2017-05-20 点击:124 作者:admin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