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当前位置: 主页 > 美文 > 青春怀想 >

不到长城

时间:2017-07-12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阅读:
 不到长城
   一
  
  不是我的脚步在向前移动,而是你正在向我走来。长城!我想象着儿时梦中的你,骑着逶迤起伏的山峦,从嘉峪关到山海关,把厚达一万余里的历史,写在东半球那片浸满黄种人鲜血的广袤土地上。
  我想象着在月球上看你,那样小,我们生息繁衍的这个星球,原来是一个美丽的头颅。
  而你不过是附丽于人头上的一串璀璨的项链,伴随着那些蔚蓝色的光环微微抖动,显得沧桑而超然。
  而现在,你就伫立在我的面前,斑驳的城墙缝里,探出凄凄荒草,威严的古雉堞,刻满了古拙的创痕,你静穆地雄峙于那一座座被烽火染赤的岩壁上,比我儿时稚梦多了一份残缺,比梦中的虚幻添了几分真实。一种在现实中残缺的真实!
  
  二
  
  在通往城墙的石阶前,我站住了。
  穿过历史的陈烟,我看见八达岭犹如一把锈蚀的青铜剑,在天与地中劈开了一道裂缝。
  黄绫伞下,身穿龙袍的始皇帝昂然登上烽火台,用那只覆盖了中原六国的巨大手掌,触摸着冷竣的青石方砖,那张极少笑的脸上,舒展出欣慰的笑容。在他的另一边,胡人正望着不可逾越的屏障,敲着凄凉而无奈的牛皮鼓……
  当牛皮鼓的响声穿越了一千多年之后,伟大的成吉思汗,率领他的铁蹄,像洪水冲决堤坝似的突破长城,将那个大得几乎无边无际的中央帝国。变成了一个放牧他们马匹的巨大牧场。
  很快,和尚出身的朱元璋便一鼓作气,把成吉思汗的子孙连同他们那些高大的蒙古马,像赶鸭子一样地逐到了长城以北。然后,他抚摩着硕大奇异的下巴,望着画师精心描绘的地图,像设计寺庙的院墙一样,用手指划了一道弧线,长城随着他的手指又不断地延伸、增高……
  往东,是渤海、黄海;
  往南,是无边无际的南中国海;
  挖出了一条世界上最大最长运河的中国人,却从未想到要从这一片大运河无法比拟的水面上走出去。他们并非没有能力走出去,而是不相信在水的那一边还有人。面对着那三面环绕的滔天海浪,他们很有安全感。他们既轻视又惧怕的是那些来自北方茫茫漠野上、浑身充满膻腥味,把套马杆抡得又圆又响的胡骑。
  
  三
  
  一位最杰出的中国人曾经说过:“不到长城非好汉。”
  那时,他正处在人生的谷底,带着数万名穿着破烂灰色服装、头上绣着红五角星的追随者在死亡线上奔走。他果然奇迹般地实现了诺言,登上了八达岭,并在长城脚下那座世界上最宏伟的宫殿里。宣布了新纪元的开始!
  长城以北那一片茹毛饮血的土地,在他开创的时代里已是另一番景象,激昂的马蹄踏碎了千年隔膜,草原上传来的已是乌兰木骑的乐章。
  长城,不再是屏障,而是一个象征,一段历史。这位集诗人与政治家于一身的伟人,旷达地吟出了“万方乐奏有于阗,诗人兴会更无前”的词篇。然而,一曲未终,阴冷而凄厉的北国风从西伯利亚扑来,一种不可名状的悸动,使他的中枢神经像弓弦一样绷紧,他把欣欣然的词章暂时放在一边,唱起了“安得猛士兮守四方”的大风歌,伴着那豪迈而悲怆的湖南口音,又筑起了一道新的长城。
  这是一道无形的长城:它把近千万平方公里大陆安放于四围的金锁铜关之内,既挡住了外面人走进城内,又挡住了城内的人走向外面……
  
  四
  
  我凝望着饱经沧桑的古炮台和炮台上那覆盖着一层的云霭,在这苍云之下古城之上的狭小空间里,多少胜利者手抚用敌人的血骨磨蚀的刀口,昂然登上城头,多少失败者拽着他们受伤的战马,发出悠长而苍凉的嘶鸣。时近黄昏,沉郁的夕阳洇染在城头上,仿佛一个民族流血的胸膛……
  我的心在阵阵战栗,长城啊,你究竟是支撑着东方巨龙腾飞的脊梁,还是一条拴住龙身的锁链?为什么你总是不能从那面杏黄旗下走出来?
  一种威压,使我久久地伫立在那里,双腿仿佛凝固为沉重的青砖。我不是好汉,因为我再也抬不起攀登长城的脚步。
0

猜你喜欢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