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当前位置: 主页 > 美文 > 青春怀想 >

大河依然

时间:2017-07-12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阅读:
 大河依然
   一
  
  平生只坐在火车上看过黄河,找出地图查阅,那里是豫鲁两省交界处。
  黄河在我的印象中应该是咆哮的、奔腾的,滚滚而来,呼啸而去。
  但是,我见到的黄河那一段并不雄浑、壮阔,平平常常的,不客气地说,还抵不上我曾经居住过江南小县鄱阳古城前流经的一条河流——饶河。
  那是1999年5月,丁香花盛开的季节,我坐在前往北京的车上,脚下是京九铁路。快到黄河大桥时,我睁大了眼睛,凝神屏气,盼望着心中的黄河、仰慕已久的黄河出现。是的,她出现了,在河南台前境内。车上一位经常路过黄河的乘客淡淡地说,那就是黄河。他的轻描淡写于我不啻是一种打击,我心里的黄河怎么变得有些瘦弱,有些温文尔雅。
  我哑然,但是,很快就释然开来。
  我总算见到了,见到了无数次用手指在纸上翻动过的黄河、千百遍用嘴唇在歌里碰撞过的黄河——
  “长江、长城,黄山、黄河,在我心中重千斤……”、“白日依山尽,黄河入海流,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风在吼,马在叫,黄河在咆哮”……都给人以激情,给人以力量,给人以无限想象的空间。
  车窗玻璃上斑驳的阳光在摇曳,相对黄河而言,分明黯淡了许多。没等我从纷乱复杂的思绪中清醒过来,还没等我隔窗临河长啸一声,匆匆地,黄河已被“哐啷哐啷”的车轮声甩在了身后。就那几分钟,火车载着我的思绪飞越黄河,足够让我回忆一生。
  我想火车南下返回时,再看一眼黄河,但恰逢晚上,根本看不清了,只得带着一丝遗憾离去,像一个被母亲抛弃的儿子,伫立车窗前,我黯然无语。
  倘若有人问我到过黄河吗?我不知道这样表达是否准确:车过黄河。
  黄河,依然在我阅读过的书籍上,在我吟颂过的诗词里,在我驰骋过的梦境中。
  黄河,让我在我惊鸿一瞥与思绪万千间完成了一次内心的交替,我以一种独特的方式抵达了我的黄河。
  
  二
  
  “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文明黄河,见证了多少古朴沧桑、粗犷奔放。
  黄河,她来自青海高原,来自巴颜喀拉山,来自约古宗列盆地。她蜿蜒东流,穿越黄土高原及淮海大平原,注入渤海,她传承了几千年的历史文明,她上演了一幕幕辉煌壮丽的剧目。
  仰韶遗址、河套文化、殷墟、西夏王陵、大汶口文化……黄河挟风裹雨一路洋洋洒洒,成就了一个又一个中华文明的缩影,串起了一个又一个文化强盛的符号。
  河流,是缔造文明的血脉。黄河,构建了泱泱华夏的灿烂历史。黄河,中华民族的母亲河,她哺育了世世代代的炎黄子孙、华夏儿女。
  虽然我没有到过仰韶、大汶口等地看古文化遗址,但我为自己生在有着黄河的国度而自豪。我想,在有生之年,我还会再来的。我一定能亲眼目睹文明黄河,我要徒步沿着黄河岸边走一走、看一看,聆听她生生不息跳动的脉搏,感受中华民族的大气磅礴。
  在电视里,我看过一个栏目“黄河人家”,印象极深,有一种冲动,为那执著的奔涌,为那亘古的绵延,不正是身上流淌的血脉吗?
  那是一个黄河岸边普普通通的人家,以种地为生,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收成的答案写在黄土地上,写在古铜色脸庞上,写在布满皱纹的巴掌上。
  浊浪滔天带来的黄钟大吕般的巨响,是由无比的宁静烘衬而产生夺人心魄的大美,因此我们在渴求精神感召的同时,仍需一种来自时间长河的平静。黄土高坡的沟沟壑壑问,清晨、黄昏时分,有多少炊烟升起,而哪一缕是属于我的呢?
  我想,等我有了更多的可以自由支配的时间,我将选择黄河岸边一个寂寞的山村,每日枕着黄河的涛声,读书种地,过上一段魂牵梦萦的日子。
  
  三
  
  “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还。”然而,黄河源头,曾一度出现断流。为什么会这样?翻开厚重历史,在纤夫迷茫的眼神里,我们读到了黄河的浑浊;在诗人分行的牢骚里,我们闻到了黄河的呻吟。从东汉时起,这条源头清澈的大河,从此冠以“黄”的河流滔滔万里,携泥带沙,那滚滚东去的一江浊水,诉说着满河的哀伤……
  母亲河的乳汁,正慢慢失去养份。
  少数丧心病狂者为了一己私利在黄河上游掠夺资源、捕杀珍禽异兽。当然,也不排除我们在向产业化、现代化进程的路上,以透支为代价,以致黄河被无情地蹂躏、践踏和玷污,黄河两岸,森林在减少,并有一些工业污水侵入黄河的肌体。“流失、沙化”成了触目惊心的字眼。黄河断流,我以为是她在做短暂的沉思,她在等待人类的良知。
  早有教训:掠夺也好、侵害也罢,是要付出代价的。有人预言:面对自然的惩罚,人类的最后的一滴水也许正是自己的眼泪。有多少仁人志士、专家学者因此愤笔疾书,大声呼吁:保护我们的母亲河!
  黄河养育了祖祖辈辈,我们没有理由袖手旁观。那么,就让我们从现在做起、从我做起,用行动来诠释保护黄河的理念!来演绎一泻千里的豪情万丈!
  到那时,黄河将是蓝色的长河,从雪山飘来,从白云间飘来,流经中原大地,在闪烁的蓝色波光里,跳跃着太平盛世的舞姿。
  到那时,我将站在“黄河人海流”的口岸,不为英雄豪迈而来,只想以自己一介卑微的身影扯起一面“河清海晏”风旗,作一次激情洋溢的抒情,让那飞溅到脸上的浪花,化作对黄色的回忆,汇成对蓝色的赞美。
0

猜你喜欢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