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当前位置: 主页 > 美文 > 美景如画 >
  • 树木的年华

    树木的年华 春天,是树木的生日。 每一棵树,都在为自己庆贺生日。于是,它们一棵棵都变得那么快乐。我也不由自主地被它们散发出的快乐所感染,甚至想象着自己变成一棵树,然后...

    日期:2017-07-12 点击:172 作者:admin
  • 我家有只小灵龟

    我家有只小灵龟 那是1987年夏天,我的邻居也是我的同学,从外地采访回来时,带了两只乌龟,我至今也没弄清这两只乌龟从何而来,他专门到我家要我挑上一只。我实在是盛情难却,就...

    日期:2017-07-12 点击:191 作者:admin
  • 冬日暖阳

    冬日暖阳 冬天风大,摇着树的影子。我看见了三十年前的我,和同学们挤在学校前的一面土墙,用后背在砖块上蹭痒。昏黄的阳光笼罩大地。 操场一角有一位老人,戴绒线帽,穿黑色棉...

    日期:2017-07-12 点击:192 作者:admin
  • 初冬

    初冬 初冬,我走在清凉的街道上,遇见了我的弟弟。 莹姐,你走到哪里去? 随便走走吧! 我们去吃一杯咖啡,好不好,莹姐。 咖啡店的窗子在帘幕下挂着苍白的霜层。我把领口脱着毛的...

    日期:2017-07-12 点击:150 作者:admin
  • 一个女婿的村庄

    一个女婿的村庄 在白天,这里是喧嚣难宁的。有各式车辆突突地从贯村而过的柏油路上奔驰而过,更多时候,村中是鸡鸭咕咕寻食、虫蛙求偶的嘶鸣和几声幼童无来由的啼哭。这个村庄...

    日期:2017-07-12 点击:164 作者:admin
  • 陕北八月天

    陕北八月天 长风朔雨,切割陕北高天厚土;日精月华,铸造出高原层层褶皱中一个五谷丰登的八月。熬过冬,走过春,苦过夏,八月,陕北金灿灿的收获季节到了 当节气渐渐进入八月的...

    日期:2017-07-12 点击:150 作者:admin
  • 列车穿过夏天的时光

    列车穿过夏天的时光 火车拐过这个弯后驶入了野花四溢的景象里。 我所看见的野花赋予了这片山梁一种特异的迷人的色彩和气息。苜蓿紫色的花瓣轻轻摇曳在风里,油菜花起伏着它的一...

    日期:2017-07-12 点击:109 作者:admin
  • 我知道春天为什么空着

    我知道春天为什么空着 我知道雨曾经下得很久,像一个过错,要被掩盖。这一天叫做春天。我正在沉睡,像一种疾病,睡在你怀里。 天气已经转暖了。就会下雨,就会有空荡荡的风脆裂...

    日期:2017-07-12 点击:83 作者:admin
  • 牛羚卡拉的悲哀

    牛羚卡拉的悲哀 一个为了青草,不惜踩着自己的同伴往上爬的种族,又怎么可能奢望它们团结起来抵御外族侵略?生为牛羚,是卡拉的悲哀;生为人,就没有这种悲哀吗? 从诞生那一刻起...

    日期:2017-07-12 点击:93 作者:admin
  • 植物的情感

    植物的情感 常常想,最与我们呼吸与共的,其实是从不打鼾扰人的植物。 从小就懂得光合作用,后来又知道了负离子。武夷山有个溪边林地,取名天然氧吧,人在那里如鱼得水,脑袋再...

    日期:2017-07-12 点击:165 作者:admin
  • 走向虫子

    走向虫子 虫能走到哪里? 我除了知道小虫一辈子都走不了几百米,走不出这片草滩以外,我确实不知道虫走到了哪里。 一只八条腿的小虫,在我的手指上往前爬,爬得极慢,走走停停,...

    日期:2017-07-12 点击:134 作者:admin
  • 菩提与蝴蝶

    菩提与蝴蝶 从我是一颗种子,我就知道,有一天,我将成为一株茁壮的菩提。从遥远的南国被人携来这里,因为某种因缘而植下泥土,经过风雨晨昏,只等待衰老的一刻来临,再度飞升...

    日期:2017-06-02 点击:183 作者:admin
  • 土里钓“猴”

    土里钓猴 我对露猴子的兴趣,在于一个钓字。 乡间能钓的东西着实不少,比如鱼,比如黄鳝,比如老鳖,比如青蛙,等等等等。我甚至见过有人钓鸡。 钓黪子鱼、黑鱼、鲤鱼、鲫鱼等...

    日期:2017-06-02 点击:124 作者:admin
  • 稻草的用途

    稻草的用途 稻草是稻谷收获以后的副产品,最不值钱的最贱的东西,贱的原因之一是因为多。物以稀为贵,人们往往把稻草与黄金对比,其实黄金除了适宜制成金灿灿的首饰,很少有其...

    日期:2017-06-02 点击:119 作者:admin
  • 草木寄意

    草木寄意 常春藤 在我家巷口有一间小的木板房屋,居住着一个卖牛肉面的老人。那间木板屋可能是一座违章建筑,由于年久失修,整座木屋往南方倾斜成一个夹角,木屋处在两座大楼之...

    日期:2017-06-02 点击:195 作者:admin
  • 企鹅

    企鹅 硕壮的大皇帝企鹅立在大块浮冰上,面对着向南极天际下沉的通红的午夜太阳。1月的太阳沉落了,黄色阳光抹过冰原。半小时后太阳重新升起,射出耀眼白光。皇帝企鹅立定强有力...

    日期:2017-06-02 点击:154 作者:admin
  • 一种名为高贵的非生物

    一种名为高贵的非生物 一个人终其一生,不知会做多少荒唐事。那些立即就懂了的,自然是用同步进行的一笑了之。有些荒唐当时并不晓得,过去了,经年累月了,非要被某种后来才发...

    日期:2017-06-02 点击:138 作者:admin
  • 秋天是一个大词

    秋天是一个大词 花开到秋桂,那些夏天的繁华已去得远了。 搬一只矮凳,坐在阳台。一枚嫣红石榴,被一把明晃晃的水果刀划开,汁液金黄如绣,汩汩而溢,石榴子重重叠叠,音律一样...

    日期:2017-06-02 点击:62 作者:admin
  • 北大荒冬趣

    北大荒冬趣 第二故乡北大荒,是我魂萦梦绕的地方,特别是那里的冬天,漫长而寒冷,却也奇妙又温馨 打冰场 北大荒的冬天来得格外早,老包米刚掰下来,雪花就纷纷扬扬了。 雪尽管...

    日期:2017-06-02 点击:175 作者:admin
  • 夏日二章

    夏日二章 葡萄架 推开院门,沿卵石花径曲折数步,一脚就踏进葡萄架下。火烧的七月里,浓荫清风是最让人希冀的,而此时的葡萄树展开了一身的绿叶,随着藤蔓把花石小道遮掩严密,...

    日期:2017-06-02 点击:156 作者:admin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