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当前位置: 主页 > 美文 > 美景如画 >

我家有只小灵龟

时间:2017-07-12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阅读:
 我家有只小灵龟
   那是1987年夏天,我的邻居也是我的同学,从外地采访回来时,带了两只乌龟,我至今也没弄清这两只乌龟从何而来,他专门到我家要我挑上一只。我实在是盛情难却,就留下龟背上有个缺损的那一只。
  这是一种最最普通的乌龟,既非金钱龟更非绿毛龟。它实在是其貌不扬,褐色的龟壳灰突突的,没有一点灵秀之气,我把它放在下水道的水池中,算是也让它有个栖居之地。
  我实在不知道该给它吃点什么,才顺它的口味,它也因长途颠簸不适应这个新地址,而怯生生地呆在水池的一角,一听人声立刻缩头缩脚,只剩下那有个破口的龟壳,冲着人。过了两个月,我们在厨房做饭时,顺便给它几粒米饭和一些切碎的冬瓜片,咦,它居然慢吞吞地伸长脖子吃了起来。行,能养活了,后来我发现它最爱吃的是虾,每当我们炒虾的时候,一定先剥几只小虾喂它。
  只要虾肉一放到水池底部,这只小乌龟就急忙爬过来伸着脖子、歪着脑袋,一口接一口吞着。不时还用两只前爪,轮流地帮忙往嘴里塞,一直吃上四五只小虾才心满意足,你再给它,它也不碰一下了。
  这只龟是旱龟,所以只有很少的时候,我放点水让它冲冲身子。每当到水中,它四脚划拉水游一会儿。有时喂它的东西难以下咽,不忍心看它干噎着,就少许放点水,让它在水下进食,连汤带水,顺得很快。一过中秋,天气放凉,它就不再活动,也不再吃东西,终日缩在角落,仿佛入定一般,大约是北方的苗子,有冬眠的习惯。
  水池子是涮拖布的地方。夏天,就让它一直呆在池子里,连涮拖布稍带也算给它洗个澡,到了冬天,它长时间入睡,加上水又凉不忍心冲它,怎么办呢?只得把它请出来,放在厨房中间地上,关上房门,以防万一醒来乱爬。
  没过多久,一开房门,发现它不见了,我们就沿着各处犄角旮旯去找,发现它缩在碗橱下,一动不动。第二天再一看,又不在那儿了,挪了地儿,缩在了一口锅后面。也许是暖气,让屋子气温高又干燥,差不多隔20多天这只小乌龟就爬出来,刚开始还以为它醒了,想转悠转悠,因为怕它到处爬,就又把它放回水池子。
  在湿地上,小乌龟伸着脖子吸吮运气。我们这才明白,它渴了,就把它放到洗碗水池中,少许放点水。只见这只小乌龟五体投地,伸长四脚,伸长脖子,紧贴在水池底,头就浸在水里,来个定格,一动不动,那神态仿佛是舒服极了。
  泡上一两个小时,它就又四处爬了起来,估计它已喝够了水,也消了燥热之气,又把它请出,放到地上。它居然一摇一晃,爬回墙角锅后原来的地方,头和四脚一缩,一动不动做它的梦去了。就这样天一热它爬出来,就请君入池,吃上几个月东西;天一凉,我们又把它放到地上,任它选择一个角落去冬眠。而奇怪的是它认准了那块地方,总是在那口闲置的锅的后面睡它长长的觉。
  这样养了三年,发现它背上的壳有了光泽,每当入冬拿起它来,就会看到胸与背的连接处有了一圈嫩黄,我们非常高兴,它又长了一圈,背上的缺损也在弥合。
  有一天,妻子问我,为什么在冬天它醒来的时候,要是有人在厨房它总往人脚边爬呢?是呀,有一次我下厨炒菜,一挪脚步咯了我一下,一惊之下,笑了,原来踩着了小乌龟,于是赶紧把它放进水池,放上水,它就伸长了脖子,伸长四肢俯在池底,眯上眼又进入了极度舒适之中。
  小乌龟在我们家住了五六年后,好像跟我们认识了。夏天,只要我们一进厨房,第一眼就会看到它,伸长脖子向我们爬过来,紧接着就后脚支撑前脚向上爬,再就是咚地一声摔个四脚朝天,一骨碌又翻过身,再往上爬,再摔个跟头,再起来,再爬,除非你喂它,要不它就跟你这么练。
  到了冬天,每当20多天过去,妻就会说,小乌龟怎么还不出来呀。有时我在客厅陪客人说话,忽然听到厨房中,妻子大声说:“小乌龟来来来,给你放水喝。”没错儿,准是小乌龟出来了。有时候我们全家外出,如果计算时间会超过小乌龟出来喝水的周期,妻子就会把锅搬开把小乌龟拿在手上,摇晃醒它提前喂足了水,再放回原处,我们也就锁上门外出了。回到家中,第一件事就是搬开锅看它还在做梦,就放了心,任它睡去吧。
  近两年来,更有意思。夏天,它吃得胖乎乎的肉都撑出了龟壳;到了冬天,仍隔一段时间,出来一回。别的时候出来不算奇怪,怪的是,每逢大年三十和正月十五,它都出来一回,莫非是给我们拜年,或是这两个日子四下格外热闹,暖气也尤其足,惊醒了它的美梦。总而言之,我们越来越觉得无意收养的这只小乌龟,已不是刚到我家的那个小丑家伙,它越来越有灵性,越来越跟我们亲如家人。千年王八万年龟。
  我听说一问百年老房,在翻盖时,柱脚的石穴里,压着一只百年前盖房时的垫脚龟,居然埋在地下,压在柱下,经百年仍健在。
  我估计我家这只巴掌大的乌龟,怎么也有个二三十岁了,我们喂了它8年不过才长了一小圈儿。依此算来,从小拇指盖长到一个巴掌大小,恐怕还不止二十多年。
  我有时遐想,如果它真的很长寿,那么,我的儿子,我的儿子的儿子,我的儿子的儿子的儿子,一定会善待它。如果它越来越有灵气,有朝一天,它会对我的后代说,我见过你们的曾祖父的曾祖父。
  啊,我不知道,几百年后世界会是什么样子,但我相信只要没个三长两短,我家这只灵龟会活到那个时候,只不过它对屋外发生的任何变化,不感兴趣罢了。
0

猜你喜欢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