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当前位置: 主页 > 美文 > 真情美文 >

青草

时间:2017-02-11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阅读:
 青草
  我的母亲去世时,93岁。她经历了所有生活中的不幸,却没有得到任何补偿。在1929年的大萧条时期,她结婚仅有几年,就失去了我们的父亲,并给自己留下了两个幼儿。为了家务开支,她放弃了做受过训练的保姆以及给大富翁的儿子当家庭女教师的工作。尽管由于洗衣服和擦地板,她的手看上去像是建筑工人的,可是上帝是仁慈的,使她的一生很少生病。
  我与哥哥毕业以后,她唯一的幸福是我带给她的一台电视机,偶尔去探望一下住在加利福尼亚北部的哥哥,以及在周日早晨,我会带她去吃早餐。
  那天就是这样的一个工作周后的早晨。工作中,我的生活枯燥而乏味。在我的世界中,唯一能感知的美只有这20多个小时,接着我又不得不开始新一周的工作。
  那是在加利福尼亚的一个凉爽宜人的夏日清晨,我驱车到母亲住的老房子时,她已经坐在高低不平的前廊上了。母亲喜欢她的小小的旧房子,这可能是她曾喜爱的第一处固定的住所。我下了汽车,走向长廊,我能看出她疲惫而苍老的脸上的容光焕发,以及短途驱车去附近的咖啡店并吃早餐的期盼。
  她黑色的鞋子,像以前一样光亮,与黑色的裙子、简朴的白上衣一样整洁而干净。在短上衣的领部,紧紧地别着一只蓝色的燕子饰针,并且在表面上有金线引出的“母亲”的拼写字母。我记得这是在40年前的母亲节那天,我送给她的那件廉价的小小的首饰。母亲从未要求更多的东西,显然,也从未得到更多的东西。
  她从未花更多的时间教导我有关人生或事物的价值,可是如果你花时间观察她怎样待人,怎样与人交谈,就会收获一个关于价值观与人生观的知识世界。
  我试图让母亲觉得接下来的几个小时,对她很重要,对我也是重要的,我确信在她的眼里与在我的眼里一样。我完全相信这个世界的丑恶以及我的工作与物质收益的重要性。
  我帮着母亲进了汽车,当我们驶出去时,像每个周日一样,她说:“噢,我的巴迪,多么美丽的汽车啊。”两年前我选中了这辆旧型号的汽车,在得到新车以前,至今我已经预付了一年多的钱。
  她每次说话时,语气中都带着高兴与希望,我每次回答时,都听到自己不耐烦的声音,并没有觉得真正有趣或者受到鼓舞。早餐最终结束了,我不体面地期待着母亲离去,以便回到肮脏的、现实的、真实的世界。
  在过去的几分钟里,母亲一直很安静,也许她意识到又一个周日探望快要结束了,再过一会儿,她又要孤独地待在家里。
  我看着需要修整的街道,急需刷上油漆的所有的房屋。这时母亲突然说:“噢,巴迪,看,看!它不美吗?”那儿,在这条又黑又脏的古老街区的大街上,是什么如此美丽呢?我不耐烦地回答:“是什么,妈妈?有什么这么美?”
  “青草,巴迪,青草。看青草多美啊!”美丽的青草?我转身去看青草时,看到了母亲布满皱纹的苍老的面容,日渐稀疏的白发,她历经多年的奉献与爱,她的长长的手上的纹理,关节都已变粗了,她老化的变暗的眼睛明亮而炯炯有神,她用手指着一块又一块普通的绿色草坪时,脸上溢着光芒。
  这些年来,我见过许多美丽的脸庞,可是这位亲爱的妇人在普通的青草中感知到美时,没有人能像她一样漂亮。她能看见并感到平凡事物中的美而愉快,是多么富有啊。我浅薄的价值观是多么贫乏,多么不幸啊。我的目光羞愧地离开她的面庞时,我也看了看青草,它是美丽的!
  我的目光又回到母亲的脸上。她端详着我,似乎是说,“是吧?巴迪,你也能看到。青草是美丽的。”
  我不想再说一个字。我担心这种美好的感觉会消失,会失去这份令人惊奇的温暖的安宁。
  突然,我发觉自己正在打开母亲房子的前门。“好了,”她说,“谢谢,巴迪,为了这个美好的早晨。我知道你很忙。今天,你还要做些什么事呢?”
  我希望自己的内疚没有表现出来,可是她能感觉到我对刚刚得到的收获的感激之情。我的双臂搂住她,并紧紧地拥住她,在她的耳边低低地说:“妈妈,我要马上冲回家去,看看青草。”
0

猜你喜欢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