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当前位置: 主页 > 名家 > S > 沈从文 > 入伍后 >
  • 传事兵

    传事兵 营门外,起床的喇叭一吹,他就醒了。想起昨夜在床上计算下来自己的新事业,一个鹞子翻身,就从硬木板床上爬起。房中还黑。用竹片夹成黄色竹连纸糊就的窗棂上,只透了点...

    日期:2017-04-23 点击:203 作者:admin
  • 记陆弢

    记陆弢 一 河岸上掠水送过来的微风,已有了点凉意。白日的炎威,看看又同太阳一齐跑到天末去了。 几个老弟,爬过来罗!胆子放大点,不要怕,不要怕,有兄弟在,这水是不会淹死...

    日期:2017-04-23 点击:90 作者:admin
  • 岚生同岚生太太

    岚生同岚生太太 岚生先生在财政部是一个二等书记,比他小一点的还有三等书记,大一点的则有人太多了。许是因为职位的缘故,常常对上司行礼吧,又并不生病,腰也常是弯的。但这...

    日期:2017-04-23 点击:96 作者:admin
  • 炉边

    炉边 四个人,围着火盆烤手。 妈,同我,同九妹,同六弟,就是那么四个人。八点了罢,街上那个卖春卷的嘶了个嗓子,大声大气嚷着,已过了两次了。关于睡,我们总以九妹为中心,...

    日期:2017-04-23 点击:195 作者:admin
  • 入伍后

    入伍后 学吹箫的二哥 象是他第二,其他的犯人都喊他做二哥,我也常常二哥二哥的随了众人叫起他来了。 二哥是白脸长身全无乡村气的一个人。并没有进过城入过学堂,但当时,我比...

    日期:2017-04-23 点击:171 作者:admin
  • 松子君

    松子君 是这样不客气的六月炎天,正同把人闭在甑子里干蒸一样难过。大院子里,蝉之类,被晒得唧唧的叫喊,狗之类,舌子都挂到嘴角边逃到槐树底下去喘气,杨柳树,榆树,槐树,...

    日期:2017-04-23 点击:63 作者:admin
  • 屠桌边

    屠桌边 志成屋里人今天打扮的似乎更其俏皮了。身上那件刚下过头水的鱼肚白竹布衫子,罩上一条省青布围腰,圆肫肫的脸庞上稀稀的搽了一点宫粉,耳朵下垂着一对金晃晃的圈圈环子...

    日期:2017-04-23 点击:171 作者:admin
  • 我的小学教育

    我的小学教育 木傀儡戏二月八,土地菩萨生日,街头街尾,有得是戏!土地堂前头,只要剩下来约两丈宽窄的空地,闹台就可以打起来了。 这类木傀儡戏,与其说是为娱乐土地一对老夫...

    日期:2017-04-23 点击:157 作者:admin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