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当前位置: 主页 > 现代 > K >
  • 旷野的呼唤(1)

    (一) 在旷野,在远方,在看也看不见的地方,在听也听不清的地方,人声,狗叫声,嘈嘈杂杂地喧哗了起来,屋顶的草被拔脱,墙囤头上的泥土在翻花,狗毛在起着一个一个的圆穴,鸡...

    日期:2017-07-29 点击:54 作者:admin
  • 旷野的呼唤(2)

    陈公公跑到瓜田上才抓住了他的帽子,帽耳朵上滚着不少的草末。他站在垄陌上,顺着风用手拍着那四个耳朵的帽子,而拍也拍不掉的是桑子的小刺球,他必须把它们打掉,这是多么讨...

    日期:2017-07-29 点击:149 作者:admin
  • 旷野的呼唤(3)

    (二) 她用饭勺子搅了一下那剩在瓦盆里的早晨的高粱米粥。高粱米粥,凝了一个明光光的大泡。饭勺子在上面触破了它,它还发出有弹性的触在猪皮冻上似的响声:稀饭就是这样,剩...

    日期:2017-07-29 点击:186 作者:admin
  • 旷野的呼唤(4)

    陈公公一边说着,一边拿起树枝来也折几棵。 我看晚上就吃点面片汤吧连汤带饭的,省事。 这话在陈姑妈,就好像小孩子刚一学说话时,先把每个字在心里想了好几遍,而说时又把每个...

    日期:2017-07-29 点击:90 作者:admin
  • 旷野的呼唤(5)

    (三) 外边的风一停下来,空气宁静得连针尖都不敢触上去。充满着人们的感觉的都是极脆弱而又极完整的东西。村庄又恢复了它原来的生命。脱落了草的房脊静静地在那里躺着。几乎被...

    日期:2017-07-29 点击:81 作者:admin
  • 旷野的呼唤(6)

    父亲站到红躺箱的旁边,离开儿子五六步远,脊背靠在红躺箱上。那红躺箱还是随着陈姑妈陪嫁来的,现在不能分清是红的还是黑的了。正像现在不能分清陈姑妈的头发是白的还是黑的...

    日期:2017-07-29 点击:194 作者:admin
  • 旷野的呼唤(7)

    (四) 陈公公一进房门,帽子撞在上门梁上,上门梁把帽子擦歪了。这是从来也没有过的事情。一辈子就这么高,一辈子也总戴着帽子。因此立刻又想起来儿子那么高的身子,而现在完...

    日期:2017-07-29 点击:97 作者:admin
  • 旷野的呼唤(8)

    到四月十八,陈姑妈在庙会上所烧的香比哪一年烧的都多。娘娘庙烧了三大子线香,老爷庙也是三大子线香。同时买了些毫无用处的只是看着玩的一些东西。她竟买起假脸来,这是多少...

    日期:2017-07-29 点击:139 作者:admin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