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当前位置: 主页 > 现代 > X > >

星 第四章(三)

时间:2017-10-06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阅读:
     三
    因为会中有很多的事情不能够解决,梅春姐往往在太阳还没有压山以前,就站在那大店旁边的新屋子门口,等候着她的黄回家来吃晚饭。
    她近来是现得更加清瘦了,女会中的繁琐的事务,就象一副不能卸脱的沉重的担子似的,压着她那细弱的腰肢,使她丝毫都不能偷空一下。她的那扁桃形的,含情的眼眶上,已经印上着一层黑黑的圈子了。她的姿态好象完全变成另一个人了。
    她的肚皮微微地高出着,并且有一种不知名的,难当的气息,时时刻刻在袭击和翻动着她那不能安静的内心。
    黄也和她一样,为了繁重事务,几乎将身子都弄坏了。他的脸瘦了,皮肤晒黄了,眼睛便更加现得象一对大的,荒凉的星一般地,发着稀微而且困倦的光亮。他也完全没有两三个月前那样漂亮了。因为他不但白天要和红鼻子老会长解决一切会中的事务,而且夜间还要为梅春姐做义务教师和指导者。
    今天,梅春姐也和往常一样,老早就站在那里等着她的黄回来。
    太阳刚刚一落下去,她就在那晚霞的辉映里,遥远地看到了黄的那拖长着的瘦弱的影子,并且急忙地迎上去。
    “怎样呢?黄啦!……今天?……”她温和地问道。
    “今天好! ” 黄笑着说。“不但又有很多人来加入了会,而且还有人争执到‘土地’的问题上来了!……但是,姐啦!今天你们的呢?……”
    “我们也好!……黄!”她说。“不过,关于解放‘细媳『妇』’和再嫁寡『妇』们的事,今天又闹过一些『乱』子!……因为一班老年人都……”
    黄却没有等着细听她的报告,就一同挽着手走进屋子里了。他们在一盏细细的灯光前吃过晚饭,因为事情上急,便又匆忙地讨论起问题来。
    梅春姐小心地,就象小学生背课文那样的,将日中怎么发生『乱』子的经过,通统背诵出来了:——是谁不愿将“细媳『妇』”交出来,是谁曾阻挡寡『妇』们入会,是谁来会中哭诉着,纠缠着,又是谁要来会中讲交情,求面子……这些问题她通统不能解决。她用了一种孩子们般的无办法和渴望着救助似的神气,凝注着黄的面貌,希望他能迅速地给答复下来。
    黄笑着,并且勉慰地问她了:
    “姐啦!你的意思呢?”
    “我以为,……现在,……黄啦!”她说,“我们也应给老年人一些情面,这些老人家过去对我都蛮好的。……因为,我们不要来得太急!……譬如人家带了七八年的‘细媳『妇』’,一下子就将她们的夺去,也实在太伤心了!……我说,……寡『妇』也是一样啦!说不定是她们自己真心不愿嫁呢?……”
    黄不让她再说下去,便扪着他的眼睛,禁不住哈哈大笑起来了。
    “怎样呢?黄啦!你为什么笑呢?”她自觉地羞惭地说。
    “你为什么还是这样一副软弱的心肠呢?我的心爱的姐!……你以为一切的事情通统这样的简单吗?”
    “那么,你以为怎样呢?黄啦!”她追问道。
    “我以为你还来得太慢了呀!姐!……你们女人会的事情样样都落在人家的后面呢!……你以为做这样的事情还能讲情面吗?还嫌做得太急吗?……这是替大家谋幸福的事情呀!我的心爱的姐!……譬如我们过去如果不强着替她们剪头发,她们会自己剪吗?……不强着替她们放脚,她们会不‘包细脚’吗?……不强着压制一班男人家,他们会不打老婆,不骂老婆和不折磨‘细媳『妇』’吗?……我的姐!一切的事情通统都是这样的呀!……又譬如你——姐!你如果不急急地反抗和脱离陈灯笼,我们又怎能有今日呢?……”
    “假如她们那些人要再来求情和争闹呢?”梅春姐仍然虚心地犹豫着!
    “那还有什么为难的呢?我的心爱的姐!——不睬她们或赶出他们,就得啦!
    ……”
    黄停顿了一下,用了一种温和的,试探的视线,在追求和催『逼』着她的回话,并且捉着她的每一个细密的表情和举动。
    外面的田野中的春蛙,已经普遍地,咯咯地嚣叫起来了。这不是那凄凉的秋虫的悲咽声,这是一种快乐的,欢狂的歌唱。一阵夜的静穆和春天的野花底香气,渐渐地侵袭到这住屋的周围来了。
    梅春姐偏着头,微微地凝着她那扁桃形的眼睛,想了半天。突然地,她象得了什么人的暗示而觉悟过来了似的,一下子倒到黄的怀抱里,娇羞地,认错似地说道:
    “对,黄啦!你的对!——我太不行了!是吗?……从明天起,我要下决心地依照你的说法去做——将那些事情通统解决下来,并且报到区会中去!……不要再给她们留情面了,是吗?……我得将‘细媳『妇』’和寡『妇』通统叫到我们的会中来,听她们自家的情愿!……是吗,黄啦?……”
    黄将头低下来,轻轻地吻着了她的湿润的嘴唇,开心地叫道:
    “是啦!我的心爱的姐,你怎么这些时才想清的呢?……”
    外面的春蛙,似乎也都听到了他们这和谐的,亲爱的说话一样,便更加鼓叫得有劲起来了!……
0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