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当前位置: 主页 > 现代 > X > >

星 第四章(二)

时间:2017-10-06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阅读:
     二
    那个最欢喜搽脸红的,平常总是同情而又嫉妒梅春姐的放『荡』的『妇』人柳大娘,也开始变得和梅春姐一样了。她也学着说起开通的,时髦的话来了,学着讲起新奇的,好听的故事来了。那是因为梅春姐所邀集的女人们自己的会,在三月八日那天正式成立时,柳大娘也当选了会中干事的原故。
    她奉了会长梅春姐的命令和指示,也开始日夜不停地在村子里奔波起来了。她的话虽然说不到梅春姐那么漂亮,有力,可是,如果按照梅春姐和一些其他的会中人的吩咐,一句一句地说出去,也是很能打动一些闺女和『妇』人们的心的。因此那班守旧的老头子和老太婆们见了她,就比见了梅春姐还痛恨得利害。
    “呸!……那是怎样的东西呢?……完全,……下流货呀!……鬼婆子,你还要学她吗?……”
    “现在,无论谁啦!——如果再叫那个脸上涂得象猴子屁股的『骚』货进门,我一定要打断她的腿!……”
    可是,柳大娘不比梅春姐,她却丝毫没有畏惧,仍然是高兴地,大胆地搽着脸红,在村子里的许多人家穿进穿出。她要是遇见了那些特别顽固和守旧的老头子、老太婆们,她就格外地觉得起劲了,因为她很能够抓到和指出他们的丑恶和错处来,给他们一个无情的回骂或威吓的原故。
    “你们还装什么假正经呢?公公,伯,叔,婶婶!……你们的闺女和寡『妇』,不也是一样地在家里偷人吗?……你们为什么不把她们明白地嫁掉呢?……你们还偷着留着头发在头上有什么用处呢?……你们都应该晓得——现时不象从前了呀!……一切——女人和男人家都应当‘平等’,‘自由’。……你们都以为大家通统是聋子和瞎子吗?……你门一天到晚守在家里『逼』寡『妇』!折磨‘细媳『妇』’!……强着给小女儿‘包细脚’!……这都是罪过的和犯法的事情呀!……你们通统都不懂得吗?
    ……你们都想戴高帽子‘游乡’,吃官司和坐班房了吗?……哼!……我并不是梅春姐会长啦!你们还有心暗中来笑我,骂我哩!
    这真是太气人的、呕人的事情啊!……但是谁还能大胆地当面回骂一句不赞成或反对的话呢?因为这世界完全变了样子了呀!你假如要骂——那你就要算作反动或不动的人了,并且立刻就有坐班房和“游乡”的危险的。因此,每当梅春姐,柳大娘,或者一些其他的女会中人来村子里宣传的时候,顽固的人家,就只好一面将闺女和“细媳『妇』”们收藏起来,一面仍然狠狠地在肚子里用小舌头骂着,怀疑着:
    “妈的!怎样呢?世界到底要变成一个怎样的东西呢?”
    “『妇』人真的能和男人家‘平等’吗?……能当权吗?……不依规矩能和男人一起睡觉吗?……”
    “寡『妇』能再嫁吗?……女儿能分家产吗?……”
    “剪掉头发了,不‘包细脚’,还象一个女人吗?……”
    “嗯!他妈的!……盘古开天以来,就没有听见过这样的规矩!……这都是她们那些下贱的东西自己造出来的啦!……”
    “『操』她们的妈妈!一个老法宝——不让她们进屋!”
    “她们会自己塌下来的!放心吧!……”
    可是,无论他们这些顽固的人是怎样在怀疑、暗骂和反对,女人们的会在村子里底势力,是一天一天地扩大起来了。她们不但没有“自己塌下来”,而且反将那些被收藏的闺女和“细媳『妇』”们,通统弄出来加入了她们的会。
    这真是太气人的、呕人的事情啊!老头子和老太婆们的心血都差不多要气出来、呕出来了!——他们或她们还能对这样的事情生什么办法呢?假如真的是鬼人到女人们的心里了,谁还敢去阴拦她们呢?……当柳大娘和其他的女会中人,一次比一次得意地在村子里摇来摆去的时候,他们简直连胆都要气破了啊!
    “妈的!……通统揍死她们吧!——只要她们自己塌下来!……”
    可是,什么时候才能“塌下来”呢?——他们却不知道。
0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