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当前位置: 主页 > 现代 > X > >

星 第二章

时间:2017-10-06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阅读:
 星 第二章
    一
    第三年——是梅春姐和丈夫结婚的第三年——的九月,不知道为了什么事情,从南国,从那遥远的天际里,忽然飞来了一把长长的,锐利的剪刀,把全城市和全乡村的『妇』女们的头发,统统剪下来了。
    这真是一件希奇的,突如其来的事情!……当这把长长的,锐利的剪刀,来到这村庄里,第一个落到黄瓜妈的头上的时候,她就浑身发起抖来。她要求道:“好心眼的姑娘们啊!……可怜我吧!我要没有了头发,阎王不会收我的,我要到地狱中去受罪的!……”但,谁听她的呢,一下子就象剪『乱』麻似地把它剪下来了。当这把剪刀第二个落到麻子婶的头上的时候,她就叫着,嚷着:“剪不得啦!看相的先生说过了的:我的晚景全靠这头发,我要没有头发,我的一家人都要饿死啦!……”但,谁听她的呢,那巴巴头就象一只乌龟壳似的,随着剪刀落下来了。当这把剪刀第三个快要落到那欢喜擦脸红的柳大娘的头上的时候,她早就藏躲起来了,等到寻了她从黑角落里拖出去,她便一面流泪,一面哀求地:“少,少剪一点儿吧!……没有了头发,我,我要丑死啦!……”
    但,谁听她的呢,姑娘们的剪刀是无情的,差不多连根儿都剪下来了。当这无情的,长长的,锐利的剪刀,第四个落到梅春姐的头上来的时候,她就很泰然地,毫不犹疑地挺身迎了上来,她对着拿剪刀的姑娘们说:
    “剪掉它吧,剪吧!反正我有这东西和没有这东西是一样的。我是永远也看不见太阳的人!我要它有什么用呢?……”
    一切『妇』女们的头发都剪下来了,一切『妇』女们都伤心地痛哭着:黄瓜妈哭着,——她怕阎王不肯收她!麻子婶哭着,——她怕年老时要饿饭!柳大娘哭着,她怕她的情人不爱她!抛弃她!……一切老头子们都夹七夹八地跟在中间摇头,叹气:
    “不得了的!不得了的!……盘古开天以来女人就应该有头发的。没有了头发女人要变的,世界要变的!……”
    只有梅春姐,她似乎与别的人不同。她没有把头发看到那般重要。因为,她的心已经快要给丈夫折磨死了,她已经永远望不到丈夫的回心转意的那一天了。她想:
    “变啊!你这鬼世界啊,你就快些变吧!反正我是一个没有用了的人,我的日子一半已经埋到土中去了!……”
    二
    真鬼气,真是希奇的事情!……世界就是这么真正地,糊里糊涂地变起来了。
    从那一天——那剪掉头发的一天起,村子里就开始变得不太平不安静起来。不知道从什么地方跑来一些人(本村子里的也有),穿长衣的,穿短衣的,不分睛雨,不分日夜地在村子里穿来穿去。手里拿着各种各『色』的花样的东西,口里说着一些使人听不懂的新鲜的话。……真鬼气,真是希奇的事情!……丈夫陈德隆也开始变起来了。他变得比从前更加粗暴,更加凶狠了。他从楼板上『摸』出了一把发锈的丈把长的梭镖来,他把它磨得光光的。他说:他要去入一个什么会去,而那个会是可以使他发财的;将来可以不做事情有饭吃,有钱用,并且还可以打牌,赌钱。……梅春姐始终不明白这是怎样一回事情。当她看见丈夫把那把发锈的梭镖磨得放光了的时候,她的心里就不知不觉地害怕起来;她怕她要用那梭镖将她刺死!并且他的那两条带着红光的视线,还不时地,象一支火箭似地直『射』着她,好象要将她吸到那螃蟹形的眼睛里去,『射』死她,烧死她似的。梅春姐不禁的发起抖来了。
    “不要到外边去的! 知道吗? ”丈夫把那梭镖靠在怀抱里,用手卷着袖子。
    “我要到会中去了!……不,也许还要到旁的地方去。夜晚,你早些关门,这两天外边的风气不很好!……”
    梅春姐用了一种顺从的,恐惧的,而又包含着憎恨的眼光回答了他。
    她当真除了饮牛、饲鸡和上菜园以外,整整地三天没有出头门一步。
    可是,到了第四天早晨,不知道还是因了丈夫的久不回来呢?还是因了自己的哀愁抑制不住呢?还是因了秋晴的困倦呢?还是因了另一种环境的或者是好奇的原因的驱使呢?……使她下了决心地要跑到外边走一回。她从板壁上取下一把草叉来,用『毛』巾将剪发的头包了一下,顺便到自己的草场中去叉两捆稻草来做引火柴。
    荒原,仍旧是去年的,前年的荒原;村子,仍旧是去年的,前年的村子;不过是多了一些往来的,不认识的人,不过是多了一些飘扬的,花花绿绿的旗帜。……在那原先的,住关帝爷爷的大庙里,还多了一座新开办的,读洋书的学堂。
    梅春姐缓步地穿过一条狭小的田塍。在她的眼睛里,放『射』着一种新奇的,怀疑的视线。她象一头出洞来找寻食物的耗子似的,东张西望地把这变后的村庄看了好久好久,才又蹒跚地走向自己的草场去。
    稻草象两座小屋子似地堆在那里。在那比较小的一座的旁边,有一个穿长衣的和一个穿短衣的人在谈话。梅春姐没有注意他们。她只举起草叉来叉了两捆,准备拖回家中去。
    “德隆嫂!”
    “谁呀?”
    她回头去:一个年轻的,面孔象用木头刻出来的人望着她,他是麻子婶的大儿子木头壳。
    “德隆哥昨晚回家吗?”
    “没有回来!”梅春姐轻声地应着,一面看了一看那别的一个,用背面向着她的年轻人。
    “唔! 前晚还在会里和人家吵了架的, 这家伙!……”木头壳沉『吟』了一声:
    “一定是到哪里去打牌了,一定的!……”
    梅春姐把稻草都堆在一起,弯腰扎了一扎。……那一个穿长衣的年轻客便向木头壳问了起来:
    “哪一个德隆哥啦?……”
    “就是啦!……就是前晚那一个和你们吵架的,那一个癞子啦”!木头壳向梅春姐微微地盯了一盯:“罗,这一位便是他的癞嫂子,叫梅春姐的!……”
    梅春姐的脸羞得通红的。她的心里深深地恼恨着木头壳;她抬起头来,想拖着草叉就走!
    不自觉地,那个穿长衣的年轻角『色』,正在打量她的周身。她和他之间的视线,无心地,骤然地接触了一下!
    那一个的白白的,微红的,丰润的面庞上,闪动着一双长着长长睫『毛』的,星一般的眼睛!……梅春姐老大地吃了一惊,使劲地拖着稻草和稻叉,向家中飞跑!
    三
    陈德隆因为和会中的主脑人吵了架,一连三天都躺在情『妇』的家里不出来。第四天的中饭时,他足足喝了三斤半酒,听说会中又到了一个新从县里下来的人,又有一桩事情瞒他了,他才跑出去。
    米酒把他的心火燃烧得炽腾起来。他走一步歪一下地向会中奔驰着。他的脑子里装满了那红鼻子会长的敌意的笑容,和那副会长的骇人的,星一般的眼睛。他有心要和他们抬杠。他觉得他们这些人都很瞧不起他,事事都瞒他,而不将他当成自家亲人一般地看待。尤其是副会长的那特别为他们面装成的一副冰凉的面孔,深深地激怒了他那倔强、凶猛的,牛『性』的内心!
    在经过自己的家门时,他停了一下,吩咐了老婆晚饭时多做一些米。他是打算去和会中人吵一阵就回来的。不是要寻他们的差处,而是发泄自家的心中的愤火!
    有十来个人挤在会场中。当长工出身的红鼻子的老会长,正用一根小竹鞭向人们挥扬着,说着一些听不分明的,时髦的口语。副会长和另一个陌生的,蓄短胡须的人,在写着一张什么东西的字单。
    陈德隆冲到他们的面前了。他故意摆摇他的身子,象一头淘气的、发了疯的蛮牛似地撞到人丛中去!环睁的螃蟹形的眼睛,先向旁人打望了,就开始大声、无礼的喧闹起来:
    “会长!什么事情啦,丢开我?”
    老会长微微地皱下眉头不理他,手中的竹鞭子更加有力地挥扬着。他好象并不曾听见陈德隆的声音似的。又接连地说下去了:
    “……总之,总会花钱,费力,……都是为的我们种田人自己;我们去当两个月兵,就应该尽些心思,尽些力!……”
    陈德隆气起来。他蹒跚地冲过去,夺着老会长的竹鞭,他几乎要打着他的鼻梁了。
    “是装聋吗?聋子吗?……你不会听见我的声音?……”
    老会长的鼻子火一般地燃烧起来!他战声地,咬着牙关地啤他一口——“你这瘟神!你,你……又来瞎缠么?……”
    “怎么是瞎缠呢?我来寻着你们,就因为你们的心不公平,你们什么事情都瞒着我了!……”
    “瞒你?”老会长浑身战着,他使力地抽出来他的小竹鞭子,挡着陈德隆的胸襟。“你能做什么东西吗?今天这里招兵,你能当兵吗?你能离开野婆娘吗?……”
    “能!”陈德隆顽强地叫着,“只要你们都不瞒着,我是什么都能做的!……”
    “打人,喝酒,『摸』骨牌,……什么都能做的!”副会长冷声地笑着。他的那一双大的唬人的眼睛,就象魔渊似地吸住了陈德隆的全身。
    陈德隆跳起来了!他奔到副会长的跟前,拳头高高地抬着,他就象一下子要击坏他的对方的头颅似的。他的声音带着沙了:
    “我要挖出你那双漂亮的眼睛来的,你瞧不起老子!不打人,不喝酒,不『摸』牌!
    都能行吗?行吗?——”
    人们使力地解开他们。那另一个陌生的,蓄短胡须的人匆匆地跑来拉着陈德隆的手,向他温和地说:
    “朋友,你不要生气啦!行的!……你要愿意,明天就同我们到总会中当兵去!
    只要你能不喝酒,不『摸』牌,那都行的啦!……”
    陈德隆的怒火愈加上升起来!他瞅瞅这陌生的人一眼。他并没有问明白去当什么兵,就茫然地答应着。顽强,好胜,拥着他那一颗虚荣的,粗暴的内心!他很有一股蛮牛的『性』子,他很可以给你犁地,耕田,而你不能将他鞭挞,尤其是不能违拗他的个『性』而欺侮他!……当他的名字被写上那张白白的纸单的时候,他还狠狠地骄矜了一下。他盯着那些有意瞧不起他的人们,他的眼睛更加圆睁着,那就象已经报复了一桩不可解脱的深仇似的。他的心里想:“你们,妈妈的!嘿嘿!瞧瞧老子吧!……你们能算什么东西呢?……”
    四
    太阳走了,黑夜象巨魔似的,张口吞蚀着那莽苍苍的黄昏。在小窗的外边,有无数种失意的秋虫的悲哀的呜咽。
    梅春姐坐在一张小桌子旁边,失神地凝注着那些冰凉了的菜和饭。一盏小洋油灯在她的面前轻盈地摇晃着。她并不一定是等丈夫回来,也不觉得自家的饥饿。在她的脑际里,却盘桓着一种从来不曾有过的,摇摇不定的想头。这想头,就象目前的那盏小洋油灯般地摇摇不定。不是哀愁,也不是欢喜。……她懒洋洋地站起来,估量丈夫不会再回来了,便把小桌上不曾吃过的菜和饭收拾着,用一块破布头揩了一揩。
    一切都和平常一样的:是夜,一个漫漫的,深长的夜!一个孤零零的,好象永远也得不到光明的,少『妇』的凄凉的夜!……窗外的虫声更加呜咽得悲哀了,它们是有意唤起人们去给它们一把同情的眼泪的。
    梅春姐又慢慢地靠近着小窗,荒原迎给她一阵冰凉般的寒气!那摇摇不定的,错『乱』的想头,使她无聊地向四周打望了一下:一切都和平常一样的。只不过是那班浮『荡』儿没有闲功夫再来唱情歌了,只不过是在大庙那边多了些花『色』的灯光的闪烁!
    她微微地把头仰向上方:一块碧蓝『色』的夜天把清静的、渺茫的世界包罗了。一个弯腰形的,破铜钱般的月亮在云围中爬动着;在它的四面,环绕着一些不可数出的,翡翠也似的星光。
    北斗星拖着一条长长的尾巴,那两颗最大的上面长着一些睫『毛』。一个微红的,丰润的,带笑的面容,在那上方浮动!……梅春姐深深地吃了一惊——象白天在草场般地吃了一惊!她觉得一阵迅速的,频频的,可以听得出来的心脏底跳动!她把头儿慢慢地低下来!……在后方,突然地,一个沉重的,有力的破门声音,又将她惊震了!……丈夫陈德隆的一双螃蟹形的眼睛现了出来。他的面孔微微地带点怒容,刚强而抑郁!他似乎并不曾喝酒,态度也比较平常缓和了些。
    “你还不曾睡啦!”他轻轻地拍了一下梅春姐的肩头,琐着眉『毛』地说,“明天我要上街了!”
    梅春姐痴呆了好一会功夫。好象有一件什么秘密的私情给丈夫窥破了似的,她的全身轻轻地战着!……一直等她发现了丈夫并没有注意她,而且反比平常和善了些时,才又迟迟地回复道:
    “我——是等你啦!……上街?做什么东西呢?……”
    “不做什么东西!……去当兵,赌气!……要两个多月才回来!……”
    丈夫是真正地没有注意她。他伸手从床上摊开来一张薄薄的被子,他连连地说:
    他是今天又和会里的人吵了的,所以才赌气地同总会中人当兵去。吃苦,他也得去拚拚来的!……他叫梅春姐早些陪他睡了,明天好同他收拾一些随便的行囊,就同他们当兵去。
    梅春姐是等他睡过之后,又站了好久好久,才吹灯上床的。她好象并不曾听见丈夫的话,她是深深地憎恨了这无情的,冷酷的,粗野的丈夫。当夜深时,她本分地给他蹂躏了她的身子之后,她的心里会忽然生出了一种从来不曾有过的,希奇的反响来:“为什么呢?我要这样永远受着他的折磨呢?我,我,……”这种反响愈来愈严厉,愈来愈把她的心弄得不安起来!
    她频频地向黑暗中凝眸着;那一双星一般,长着长长睫『毛』的眼睛,便又轻轻地,悄悄地,在她的面前浮动起来了。她想:“真是希奇!虽然只一回平常的见面,但那个人实在象在哪里见过来的!……”不过,随时她又:“唉!我为什么要想这些事情呢?我为什么要想这些事情呢?唉!唉!……实在地,那双鬼眼睛真在哪里见过来的!”
    她向黑暗里小心地,战动地望望那睡得同猪一般的丈夫。忽然,她又被另一种可怕的想头牵连着。丈夫的那把磨得放亮了的梭镖,好象一道冷冰冰的电光似的,只在她的面前不住地摇晃,一双环睁的螃蟹形的眼睛,火一般地向她燃烧着!……在耳边,四公公和李六伯伯们的频频的赞叹声又起来了:“好一个贤德的『妇』人啊!……好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啊!……”
    梅春姐是怎样地觉得她的心在慢慢地裂开!裂成了两边,四块!裂成了许多许多的碎片!……她悲哀地,沉痛地又合上她的眼睛。她深沉地想了:她还是要保持那过往的光荣的。她不能让这些无聊的,漆一般的想头把她的洁白的身名涂坏。在无论怎样的情形之下,不管那双眼睛是如何撩人,她还是决心不再和他碰头的为妙。
    五
    事情是往往要出人意料之外的。
    譬如说:一头耗子想要躲避一只猎,它是一定要想尽它的方法的。或者是终天守在洞里。或者打听到猫不在家时才出去,或者是老远地听到猫来了就逃!……在耗子本身看来,这也许是一种比较安全的方法吧。但,不对;我们却常常可以看到一个耗子被抓到猫的口中。不仅是不能躲避,就是连怎样才会被抓到猫口中的,它都不知道。
    梅春姐就正是一头这样的耗子,湖里湖涂地被抓到猫的口中。
    她想是想得很好的。当丈夫叮咛了她一番匆匆离家之后,她就终天关在家里不出门。牛在家中饮,鸡在家中喂,……连菜园,连上村下村的邻舍都不轻跨一步,这总该不会遇见那双撩人的眼睛吧!——她自己想——但,不对!事情是往往要出人意料之外的。水缸中没有水了,她得上湖滨去挑水来;引火柴烧完了,她得上草场拖草去;夜晚鸡没有回笼,她得去寻鸡;牛粪堆满了牛栏,她得将它倾到外面的肥料沟中去!……这一些琐细的事物,总象苍蝇叮食物似地叮着梅春姐,要摆也摆脱不开。做完一件又来一件,而且,每一件事都是要跑到外面去才做得成功的。一跑出去,她就常常要遇见那个鬼人,那一双只有鬼才有的撩人的眼睛!……梅春姐会因此而感到沉重的不安。越不安事情就越多,事情越多就越要跑出去,越要跑出去就越要遇见那一个鬼人和那一双鬼眼。
    谁知道呢?那一个鬼人是不是也在故意地到处阻拦她呢?
    有几次,她是只跑到一半路就打了转身的;有几次她是绕着另一条小道而回的。
    ……她一见到他,一见那双鬼眼,她的心就要频频地,不安地击动着。
    她开始觉得她的世界慢慢地狭小起来了。她简直不能出门。好象她的周围已经没有了其他的人物,好象全村子,全世界都早经沉没了似的。她的眼睛里只能看到一个人,只能看到一双长着长长睫『毛』的,撩人的,星一般的眼睛!
    她的四围站满了那一个人,她的四围闪动着那一双眼睛!
    又有一次,——也许是她回避和他碰头的最后一次吧,——梅春姐去挑水时,突然地,给他在湖滨拦住了。他穿的是一件灰布的夹长衫,他的手里拿着一条细长的鞭子。他满面笑容地望着梅春姐装了一个拦鸡鹅般的手势,将梅春姐拦在湖边。
    微风舞着他的长长的黑发,他的一排雪白的牙齿同眼睛一样撩人地咬着那红润的下唇。他说:
    “德隆嫂!为什么啦,你一见到我就逃?你……?”
    梅春姐轻轻地把小水桶卸下了肩头,背转身来,低低地望着那水中的自己的阴影。她的面孔突然地红到耳根。她的心跳得快要冲出喉咙了。她不知所措地,忸怩地,颤声地回道:
    “我——不认得……先生呀!……”
    “不认得?我姓黄啦!……我是会中的副会长,我就在那大庙里教书的啦。你不是在草场中见过我的吗?……”
    一阵风从梅春姐的侧面吹过来,把她那轻得使人听不出的来回声拂走了。
    “也许你忘记了!……不过,你为什么事情要怕我呢?”
    “我没有怕先生。”
    “没有怕?好的!那么,我就改一天到你家中来玩吧!我和德隆哥很好,他回来了,我一定要来看他的。……”
    梅春姐一直等他舞着那条细长的鞭子,跑了好远好远了,才深深叹了一声,挑水回家去。
    这之后,黄先生就常常要跑到梅春姐的家中来,梅春姐也就不能再象耗子怕猫般地那样怕他了。虽然是丈夫不在家,虽然她还时常提防着村邻们的非议,而他呢?
    有时是一个人来,有时候就带着麻子婶家的木头壳,和一些会中的小家伙。……他还时时向梅春姐说着一些关于女人们的开通不过的话语,他还时时向梅春姐讲着一些关于女人们的新奇不过的故事。
    梅春姐的脑子渐渐地糊里糊涂起来,梅春姐的决心渐渐地烟消云散了起来!……于是,一头美丽、温柔的耗子,就这样轻轻、悄悄地,被抓到了猫儿的口中。
    六
    这事情,就发生在一个黑暗的,苍茫的午夜。
    梅春姐正为着一些村邻们的无谓的谣言而忧烦着,她已经整整地三宵不曾安静了。她的心里,就象一团『迷』雾般地朦胧起来。她想不清人们为什么要将她的声名说得那样难堪而污秽,她是实在不曾和人们有过什么卑微、下贱的行为的。她很能够矜持她自己。她可以排除邪恶的人们的诱『惑』,她可以抑制自家的奔放的感情。而人们毕竟不能原谅她,毕竟要造谣污秽她,并且在夜深人静时,还常来壁前壁后偷盗般地梭巡她。这真是太使梅春姐感到抑郁而伤心的了。
    十月的荒原,就象有严冬那样的冰寒了。很少有几声垂毙的虫们的哀叫,透过了小窗来,钻进到梅春姐的繁『乱』的心情里。她懒洋洋地靠着窗门,看那壁隙的微风将油灯轻轻吹灭。疲劳困倦,……慢慢地,将她推到了那洞黑的床前。
    一个窸窸窣窣的,低微的,剥啄的声音,把她惊悸了!
    小窗门微微地启开着。一个黑『色』的,庞大的东西,慢慢地由窗口向里边爬!爬!
    ……梅春姐的全身都骇得冰凉了。她的牙门磕着!她几乎哑声地呼喊了起来!
    黑『色』的东西『摸』到她的跟前了——是一个人。一个穿长袍子的,非常熟识的身材的人。梅春姐的心中慌忙着,击着,跳着……象耗子被抓到了猫儿口中般地颤栗起来!
    “吓吗?……”那个人伸手『摸』着了她的肩头,——一股麻麻的火一般的热力,透过她的冰凉的身子。她嘶声地,抖战地推开他:
    “黄,黄……你……你……唉!你……”
    “我是……梅春姐,你,平静些吧!……我平常……”
    “轻声些!……你……唉!……你不要害我的!……”
    “不要紧的!……现时已经不比从前了!……你安静些吧!……”
    梅春姐挣扎地摆下他的手来,她为那过度的惊惶而痴呆着。她的被眼泪淋湿着的身子紧紧地缩成了一团,她的心里更加慌忙地冲击着!
    黄,象一只狼般地再度地奔向她来,梅春姐已经无法能推开他了。为了那些壁前壁后的梭巡人的耳目,她幽幽地,悲抑地,向他哀求道:
    “你去,……去!……那边……菜园,林子里,我来。……”
    “真的吗?”
    “真的!……”
    黄,就象一只矫捷的壁虎般的,向窗门翻走了。
    外边黑得伸手看不见自家的拳头,梅春姐的心就象快要被人家分裂般地彷徨,创痛着!她推开了里房门,向着左方,那菜园的看不清的林子里踌躇着:“天啦!
    这样的怕人啦,我去不去呢?我,我将?……”
    她站在那里惊疑了好久好久,她还不能决断她的适当的行踪。黄遗留下来的热力,就象火一般地传到她的繁『乱』的心里,渐渐地翻腾了起来!
    她犹疑,焦虑着!她的脚,会茫然地,慢慢地,象着魔般地不由她的主持了!
    它踏着那茅丛丛的园中的小路,它把她发疯般地高高低低地载向那林子边前!……“假如我要遇见了邻人?……”她突然地惊惧着!她停住了,就好象已经在她的面前发现了一个万丈深长的山涧似的。她把头向周围的黑暗中张望一下,扪了一扪心,然后又昏昏沉沉地,奔到林子里去了。
    一个黑黑的,突如其来的东西拖着她的手,她的全身痉挛着!
    “这里!——”
    “我,黄,……”
    “不做声!——”
    他轻轻将她搂抱起来,他紧紧地贴着她的脸!当他吻到了她的那乾热的嘴唇的时候,便一切都消失在那无涯的黑暗和冷静的寒风中了!……
0

猜你喜欢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