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当前位置: 主页 > 小说 > 微型 >

诱惑

时间:2017-02-04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阅读:
 诱惑
  下午5点半,口袋里的手机骤响,掏出来一看,有人给我发了条短信:“晚上6点半,城西公园见,暗恋多情女,死灰要复燃,小丽。”看完信息,我将初中、高中、大学、机关、社会上的年轻女性一个个地在脑海里过滤了一遍,印象中没有一个叫“小丽”的。我怀疑是同事们的恶作剧,便将短信删除了。不一会儿,手机再次骤响,还是短信息:“小丽是代号,乘车选双号,到嘴肉不吃,天下人耻笑”。看罢,我心底涌起一阵冲动。这个“小丽”太有味道了,反复发来短信挑逗我,如果我不敢“应战”,那咱不算“松下”也是“微软”了。想到这里,我浑身燥热,忙给妻子打了个电话,谎称晚上有饭局,得晚些回家。
  我急忙赶到去城西公园的出租车站,时间已近6点,场内只停放着一辆车号是双号的红色出租车。跑过去刚要上车,一位肥胖的中年男人气喘吁吁地抢先上了车,面对我的责问他双手打拱:“好兄弟我有急事,6点半要赶到,谢谢啦”!话音未落,车已经开走了,我只好焦急地等着。好在工夫不大,那辆出租车又返了回来。车站到城西公园不过5里的路程,少了50块钱车主不开车,为避免破坏好心情,更为赶时间,我只有忍痛挨宰。
  车到城西公园刚好6点半。我焦急地在公园大门口等着“小丽”到来。一个小时过去了,空旷的公园里只闻虫草唱,不见有人影来。已经晚上8点半了,我试探着向公园深处寻去。突然,树林中窜出一个人,把我吓了一跳。凑到跟前才看清,是那会儿与我争车的中年胖子。不一会儿,树林中又晃出两个男人。几个男人尴尬地干咳几声,狐疑地走散了……我回到家里时已是夜里9点了,妻子还守着电视等我回来。
  第二天上班途中,我越想昨晚的事越觉得不对劲儿。索性绕弯来到出租车站。远远地看见昨晚与我争车的胖子正和昨晚那个出租车车主争吵。凑上前一听,原来那胖子要车主退回他昨晚的车钱。车主并不示弱,拍着胸脯喊道:“有种的就把你媳妇叫来……”一听这话,胖子立刻垂下了头。
  噢——昨晚给我发短信的“小丽”,原来就是这车主啊!
0

猜你喜欢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