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当前位置: 主页 > 小说 > 武侠 > 陈青云 > 女血神 >

第十一章

时间:2017-03-24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阅读:
 第十一章
  女血神洪倩娥这出手之势,奇快无比,但听叱喝声起,海女身影一划,一掌反击女血神。也在海女出手之际,玉飞燕大喝,猝然挡住海女去路,呼呼反击两掌。三个人发动攻势,同在一个时间之内,海女被玉飞燕发出的掌力,迫得进身不得。这当儿一一女血神在极快的一瞬之间,已经攻出三招杀手。天灵剑客的天灵剑法,委实有异想不到的妙力,女血神在攻出三招之下,只不过把他迫成了下风。
  夏江从场中收回个视线,目光骤然落在何青雪的粉腮上,但见她怔怔地望着自己!夏江涌起了一股被打下断崖之下的怒火,当下一个弹身,立在何青雪的面前,冷冷说道:“何青雪,我们也该结一笔总帐。”
  何青雪从吃惊中,惊醒过来,她真不相信夏江巳恢复性欲机能。当下被夏江这一喝,望了夏江一眼,问道:“夏江,我想问你一件事!”
  “什么事请说。”
  “你真的恢复了性欲机能?”
  “不错!”
  何青雪脱口道:“真的?”
  “难道我还骗你么?”
  何青雪幽幽一叹,道:“夏江,我不否认,我曾经疯狂地爱你,可是当时,你不能献给一个女人所需要的性生活,于是我改嫁了。”她怆然一笑,又道:“或许,在人生旅程上,我做了一件错事,我抛你而改嫁,如今,一切都过去了。”
  她的眼眶里,有些红润,伸手一摸怀中,掏出了一面小旗,以及一本小册子,说道:“夏江,我爱你直到现在还是一样,可是,我明白凡事天意,这东西是你要找的奇书与旗令,交给你。”
  夏江听她这么一说,反而一怔,说道:“这……这……”
  “拿去吧,何青雪残梦巳醒,你我情仇就一笔勾消吧。”
  夏江摇了摇头,道:“你能原谅我,我就原谅你,这东西还是你收下吧,此后,如你不记前怨,我们还是好朋友。”
  何青雪暗然一笑,道:“这东西拿去吧,否则,我会不安。”
  夏江无奈,只好收下那本奇书及各大门派旗令。
  何青雪说道:“夏江,当我生命活到最后一刻时,我依旧会怀念你,现在我要走了。”
  夏江一怔,问道:“你要上那儿?”
  “茫茫天涯,何患无栖身之所?”
  夏江忽然黯然神伤地说道:“青雪,你能跟我们在一起么?”
  “跟你们在一起?”何青雪疯狂笑了起来,道:“夏江,何青雪是一个下贱女人,但也没有下贱到这种程度。”
  夏江道:“不,我没有这样想你,如果你愿跟我们在一起,我还是会象以前那样好好待你。”
  她深深一叹,道:“迟了!”
  “不,还可以的!”
  “不,迟了,我的怀中,巳经有了甘应忠的亲骨肉。”
  夏江暗吃一惊,道:“真的?”
  “我不骗你,已经有三个月了。”她深深一叹,道:“夏江,甘应忠虽然死在你的手里,可是我不会告许我孩子这一件不幸的事。”
  夏江点了点头,问道:“现在就走么?”
  “是的,现在就走。”
  “那么,我送你一程。”
  “不必了,你请回吧。”话落,一转身,向“仙履谷”外,姗姗走去。
  望着何青雪姗姗而去的背影,使夏江不期然涌起了一股黯然神伤情绪,他怔立当场,久久不动,暴喝之声忽然破空传来,转身望去,但见“天灵剑客”被“女血神”迫得毫无还手之力,再不出十招,必然丧命。
  这一边,玉飞燕却被海女杀得无法招架………
  这当儿一一那个站在一侧久久不动的浑小子,幌着大脑袋,突然向夏江走了过来,张目叫声:“喂!”
  夏江被这浑小子一叫,不由转身望去,当夏江目光落在那浑小子脸上时,不由一怔。——因为这张脸孔好熟呀,他好象在什么地方见过,但是一时之间,却又想不起来,那浑小子晃了脑袋,问道:“喂,我好象在那里见过你……”
  夏江一愣应道:“我也是。”
  对方晃了晃脑袋,沉思半晌,叫道:“呀,我想起来了,你叫夏江?”
  “是呀!”
  那浑小子闻言,脸上忽然泛起一层怨容,骂道:“忘恩负义的无情家伙!”
  夏江一楞,道:“你怎么骂人?”
  “骂你怎么样,我还要揍你。”话落,一掌向夏江打了过来,可不要小看他长得傻里傻气,这出手一掌,不但快逾闪电,而且力道奇猛呢。
  幸亏夏江见机得早,否则,势必被对方一击掌中。当下飘开五尺,喝问道:“喂,你到底为什么打人?”
  “打你又怎么样?再接我一掌”。话落,又是—掌,当面劈到。
  夏江这一来也不由被迫出一股怒火,喝道:“到底为什么,你说呀!”
  那浑小子好象一无所闻,而且出掌更急,顾盼之间,巳劈出十掌,把个夏江迫得节节后退。
  夏江再也忍耐不住,大喝道:“难道我怕你不成。”出手一掌,反击过去。
  夏江这一出手那浑小子哇哇大叫道:“好呀,看你是不是能把我打死,也象害死许素珍姊姊一样!”
  这“素珍姊姊”四字,把夏江拉回了记意,他心里一惊,虚攻一掌,飘退数尺,喝道:“你………是小牛?”
  “不错,我就是小牛!”话落又是一掌攻到。
  夏江这时候,才记起来,这个人就是水田村,李大妈唯一失踪数年的儿子,李小牛,夏江见李小牛又是一掌攻到,忙喝道:“小牛,你先住手听我说呀!”
  李小牛果然收身后退,问道:“你要说什么?”
  夏江笑道:“小牛,你为什么生气,一碰面就打我?”
  “打就打,因为你是一个薄情寡义的人!”
  “谁说我……”
  “谁说的?你知道素珍姊姊几乎为你而死?”
  夏江闻言,心里—阵默然,他也想起了许素珍告诉他的话,如非小牛这个人,她许素珍早死了。他黯然一含首道:“我知道………”
  “你知道你为什么不去看她,你知道她多么可怜?每天哭到三更半夜,后来……”
  夏江悲痛地接道:“小牛,我知道一切了,我回去过水田村,见过你母亲,许素珍也走了……”
  “如果不是你,她会走么?”
  夏江叹道:“小牛,别怪我,这是天意,我后来见过她。”
  “真的,她好吧?”
  夏江点了点头,应道:“还好……”他把碰见许素珍的一切经过,原原本本地告诉了李小牛一遍,李小牛幌幌脑袋,道:“唉,她好可怜。”
  夏江暗然了一阵,问道:“听你妈说你失踪了。”
  “是呀,有一天,我被一个老尼姑带走了,我不认识那尼姑是谁,可是他的功夫好得不得了,她会飞!”
  “哦!”
  “那尼姑把我带到一个出里,每天叫我什么劈呀点呀跳呀地……后来,她告诉我,这叫武功,要我好好学,三天前,他交了一样东西,那是一份地图。”
  夏江惊道:“三绝图?”
  李小牛道:“是呀,我师父说叫三绝图,还有其余两份,在这里比武,要我把两份得到。”
  夏江黯吃一惊,道:“想不到你是奇尼的徒弟,不过,你知道那两份“三绝图”在谁的身子?”
  “不知道。”
  “一份在我身上,一份在一个女人的身上。”
  李小伞道:“那么,我要跟你动手了。”
  “不错”。李小牛道:“好,等一下我先打几记耳光,先替许素珍姊姊出一口气。”
  夏江笑了笑,正待答话,叱喝声中传来,转身望去,但见女血神在叱喝声中,呼呼击出三招。
  三招出手,但听得天灵剑客一声惨叫,被女血神铁琴击中,口吐鲜血,飞泻而出。也在女血神一招击伤天灵剑客之际,但闻玉飞燕一声闷哼,被海女一掌打得跄踉而退。女血神挟着一声娇叱,扑向天灵剑客一记铁琴再度挥出,击向天灵剑客脑袋。海女大喝道:“你敢—一”玉腕挥起,一掌劈向了女血神。两个人出手,同在一个时间之内,女血神波海女这一掌迫得退了三四个大步。海女喝道:“谁敢动天灵剑客一下,我就要他的命”。话毕,脸泛杀机。
  夏江一幌身,到了海女面前,说道:“海女,天灵剑客是我杀父仇人………”
  “可是,他是我的恩人!”
  夏江冷冷问道:“那么,你要救他?”
  “不错。”
  “可是,我要杀他。”
  海女粉腮一变,道:“那你出手试试。”
  夏江心知海女对他爱情深重,他不惜把万年黄鱼之皮,献给自己,武功也是海女献给他的,巳经够多了……可是他怎么能不报仇呢?爱与仇,在他的脑海中,交织着一股痛苦的情绪……
  郑个玲突然一幌身,喝道:“我要杀他。”
  海女望了郑个玲一眼,道:“你出手试试。”
  郑小玲娇声一笑,道:“我当然要出手。”
  话落,向天灵剑客躺身之处,走了过去,也在郑个玲一欺身之际,贾东民一弹身,跟在郑小玲背后,蓄势待发。场面情势,依然紧张。
  海女虽然深爱夏江,可是这情与恩两者之间,使她宁愿抛去自己幸福。如果不是天灵剑客救她一命,她可能早死了,天灵剑客待她恩重如山,她不能忘恩负义。爱与恩之间,她选择后者,或许,海女将失去夏江,可是,她宁愿如此,她可以失去夏江,但不愿臭名遗留万世。这当儿—一郑小玲叱喝声中,向天灵剑客躺身之处,扑了过去,一掌巴经挥出。
  海女喝道:“你找死么?”玉腕扬出,一道奇猛掌力、已经涌向了郑小玲,这掌力之猛,把个郑小玲弹出一丈之外。贾东民见状,也击出一掌,可是,这当儿,海女巳迅快地抓起了受伤的天灵剑客,明眸一扬,喝道:“不怕死的再过来试试。”
  海女身手之快,令在场之人,为之震惊,她这厉声一喝,使夏江等人,不敢再冒然出手。这当儿一—女血神掏出一颗丹药,纳入玉飞燕的口中。玉飞燕经过一阵疗伤之后,人已恢复过来。当下玉飞燕走到了夏江面前,问道:
  “大哥,你要怎么解决?”
  夏江摇了摇头,道:“我也不知该怎么办”?
  夏江语声甫落,背后忽然传来一个声音,道:“我知道怎么办。”
  声音忽然传来,使在场之人,为之一骇,转身望去,但见五湖烟客手握烟杯停立当前。
  夏江叫了一声:“老前辈………”
  五湖烟客目光环扫在场之人一眼,说道:“夏江,区区之事,你便办不了,还想领袖武林天下?”
  夏江尴尬一笑,道:“老前辈指示。”
  五湖烟客望了海女一眼,问道:“这位姑良还认得老夫么?”
  海女妙目一扫五湖烟客,微微颔首,五湖烟客望了一眼夏江,说道:“夏江,现在你们可以比武,看什么人应得三绝图。”
  夏江问道:“先比武?”
  “是的,先比武,后报仇!”
  夏江一颔首,这时,玉飞燕、女血神与郑小玲、贾东民等四个人,巳缓缓退开一侧。夏江望了海女一眼,说道:
  “海女,我们就先试武学,看“三绝图”应属何人所有。”
  海女冷冷道:“可以,可是还有一个人还没有到。”
  夏江望了一眼李小牛,叫道:“小牛,我们开始比武吧。”
  李小牛被夏江这一叫,两双大眼朝海女注视了一遍,晃了晃脑袋,走到了场中!五湖烟客一皱眉头,问道:“夏江,你认识这位小朋友?”
  夏江点头道:“他算来还是我的恩人呢!”
  五湖烟客哦了一声,在场之人,也不知道夏江何时认这个浑小子,怀疑的眼光,不由朝夏江投射过来。
  夏江知道:“以后我告诉你们好了。”
  李小牛走到夏江身侧,浓眉一皱,说道:“夏大哥,你说另外一个女人,就是这个?”
  “不错。”
  李小牛晃晃脑袋,说道:“看她纤小样,我简直—手可以捏断她的腰!”
  海女冷冷接道:“我同样可以一手抓碎你的大脑袋!”
  李小牛傻傻一笑,道:“我的头硬如金石,包管你抓不破,嘿嘿,不错,你先试试好了。”话落,果然把头伸了过去,李小牛这份傻劲,逗得在场之人,忍不住笑了出来,夏江伸手拍了一下李小牛光秃脑袋,叫道:“还没有开始呢!”
  李小牛被夏江这一拍,还以为是海女已经出手,当下嘻嘻—笑,道:“怎么样?硬不硬?”
  这一问,使在场之人,忍不住捧腹大笑,也把个李小牛弄得莫明其妙,道:“怎么啦?你们笑什么?”
  夏江道:“刚才不是她们打你而是我打你呀!”
  “哦哦……”他望着海女,向道:“喂,你为什么不出手呀。”
  海女也不由被李小牛的傻像,弄得噗叱笑了起来,但她马上一敛笑容,说道:“等会我会打你。”
  李小牛转身向夏江道:“开始了吧?”
  夏江目光一扫海女说道:“我们开始吧。”
  海女把手里的天灵剑客,交给了三个“无敌剑队”队员,说道:“夏江,不过,我还有一个向题。”
  “什么问题?”
  “在我们比武之前,你能担保天灵剑客安全?”
  夏江道:“在我们比武之前,我担保没有人会动他一根毛就是了。”
  这当儿——海女莲步轻移,走到了场中。
  夏江、海女,李小牛三个人的距离只有五尺之距,成了一个品字形。夏江脑海一动,说道:“这样如何比法,我们三个人不如先交出各持有的三绝图,由得胜者取去。”
  海女答道:“也好。”她从怀中,摸出了—份三绝图,又道:“可是,这三份三绝图,应该交给谁保管?”
  夏江一望五湖烟客,说道:“老前辈,我们就麻烦你如何!”
  五湖烟客颔首,道:“好吧。”
  当下三个人把三份三绝图,交给了五湖烟客,夏江又道:“那么,我们三个人,由那两个先开始?”
  李水牛道:“由我跟这位女的先开始,因为我要让她试试我的头。”话落,大踏步向前走了过去。
  夏江微微一笑,退了回来。李小牛走到场中之后,问道:“喂。女人,我们怎么比法?”
  海女道:“看你要怎么比法。”
  李小牛说道:“你打我三下头, 我打你三下头,怎么样?”
  海女暗道:“难道他的头是金铁做的不成?否则他为什么先比头?……如果他的头坚不可破……那如何是好?”
  海女的武功本来不弱,可是,她不由被李小牛的傻劲所震,不敢贸然答应下来。
  李小牛又问道:“怎么了?”
  海女道:“比头硬有些不妥?我看还是先比武功!”
  “可以,你说出来。”
  “我们还是先对拆千招,看谁受伤,便算谁败。”
  “好好。”
  夏江心里明白,凭李小牛的武功,决非海女之敌,可是,李小牛却好象一无所惧,他不由暗暗为李小牛捏了一把汗,李小牛说道:“喂,假如我们两个人不受伤呢?”
  “算平手!”
  “下面再比什么?”
  “内功!”
  “好好,谁先出手?”
  “你先出手吧。”
  李小牛喝了—声好字,右手一翻,一掌就向海女打去。
  李小牛这出手之势,看去平淡无奇,实则力道奇猛绝伦!海女暗忖:“我倒要看看你这浑小子有什么惊人绝学……”心念中,玉腕一推,攻出一掌,硬封来势。李小牛见对方硬接硬挡,改劈为扫,这掌势变幻之快,不但海女为之震惊,即是夏江等人,也吓了一跳。因为李小牛这一招变化之奥妙,堪称武林绝学,即连夏江本人也没有看清变化的招式。
  就在李小牛出手攻向海女之际,忽然,一声阴恻恻的冷笑之声,忽告破空传至,紧接着冷笑声中,一条人影,疾如流星,飘落场中。
  这条人影来势奇决,在场之人,心里同时一惊,举目望去,但见一个身穿锦衣,留着八字鬓的老者,停立场中。此人一现,使五湖烟客为之震惊,那锦衣老者目光一扫五湖烟,客。脸色不由为之一变。当下哑然一笑,道:“想不到名震天下的五湖烟客也会在“仙履谷”出现,陈某倒是幸会了。”
  五湖烟客抖了抖烟杆,转脸向夏江道:“夏江,你的仇人又来了。”
  夏江闻言,目中骤射精光,迫视在五湖烟客的脸上,问道:“他是谁?”
  “江湖鼎鼎大名的“赛孟尝。”
  夏江闻言,脸色徒变,一种杀机的阴影,忽泛脸部,乍闻他厉声一阵狂笑,其声悲切难闻。
  赛孟尝目光骤然落在夏江的脸上,冷冷问道:“阁下有什么赏心乐事?”
  夏江目中迫出两道杀机,冷冷笑道:“赛孟尝,我问你,当年岳阳一剑是不是被你所杀?”
  赛孟尝冷冷道:“怎么样?”
  夏江咬牙喝道:“你说呀!”
  “说什么?”
  “说你是不是杀了夏沧才?”
  “是又怎么样?不是又待怎地?”
  “假如你说个是字,我即刻要你血溅五步!”
  “好大的口气,你有多大能耐?”
  “你答复呀!”
  赛孟尝阴然一笑,道:“不错……”
  错字未出,夏江大喝一声,猛然弹身,一掌向赛孟尝当胸扫去。
  夏江出手之快,威力之强,使这个名震大江南北的一代人物一一赛孟尝,也不由暗暗吃了一惊。他不愧是一个极为厉害人物,在夏江一掌攻出之际,他一旋身,避过了夏江一掌之击,左手猝然递出。双方动手,疾如星火,夏江在赛孟尝掌势如涛之中,不避反进,出手一招“千里送客”,猛然截去。这招越武学常轨的打法,使赛孟尝吃了一惊,猛地收身后退一一可是夏江那容得赛孟尝有退身机会,当下一声暴喝,左手一招“闪电惊鸿”挟着“满天鬼影”,呼呼攻到。
  这两招刹手,用得不但快,而且变化无穷:赛孟尝见闪身巳来不及,一咬纲牙,出手硬攻一掌。赛孟尝这一掌击出之势,挟以毕生所发的功力,击向夏江的当胸。赛孟尝认为夏江会收身后退,因为夏江不收掌,赛孟尝非被击中不可,而夏江也难逃赛孟尝一掌。那知夏江仗着身穿万年黄鱼之皮,不但不闪身,而且在掌上加足了十成功力一一砰砰两声!
  一一但见两条人影,猝然被这内家掌力弹开,女血神一声惊叫,飞身接住了夏江身子。可是夏江身体却一无所伤,身子被女血神接住之后,又翻了上来。一一反见赛孟尝被夏江这一掌打得口吐鲜血,飞出一丈,叭嗒一声,飞砂溅处,僵躺地上。
  夏江厉喝道:“赛孟尝,还我一命。”
  挟着喝声,他的身子如电射出,扑向了赛孟尝,一掌劈下。
  一一一道掌力,在夏江掌力甫出之际,挟着阴恻恻的冷笑,击向了夏江。夏江把击向赛孟尝的掌力,收了回来,横开数尺,举目一望,但见一个形似僵死的老者,出现面前,夏江喝道:“你干什么?”
  那僵死老者阴恻侧一笑,道:“我当然是救人!”
  “救人,你与赛孟尝有什么关系?”
  “朋友!”
  “你是谁?”
  “老夫巳忘了自己的名字,不过,别人都叫我“混世魔君”……”
  “什么………你是,‘混世魔君’?”此人自作外号。
  “五湖烟客”,吓了一跳,暗道:“想不到这位魔头,也与夏江碰上了……”
  五湖烟客心念未落,但见混世魔君得意一笑,道:“怎么,你吓坏了?”
  夏江脸色一变咬牙切齿道:“混世魔君,我正要找你……”
  “找我干什么?”
  “算帐!”
  混世魔君嘿嘿一笑,道:“我们有什么帐好算的?”
  “当年岳阳—剑夏沧才之死,是不是有你一份?”
  混世魔君脸色微微一变,随即恢复平静道:“那么,你就是夏沧才的儿子?”
  “不错!”
  “嘿嘿,你要报仇,恐怕还要多学几年。”
  夏江喝道:“那不妨试试。”。
  混世魔君冷冷一笑,道:“不错,有我一份。”
  夏江狂笑道:“既然有你一份,我就毁了你。”
  话毕,单掌斜斜劈去。
  夏江这一上是诱敌之招,右手攻出,左手挥处,攻出第二招“五骨分尸”挟带“蛟龙出海”。
  夏江的仇人,今日全部在仙履谷中出观,这些人之中,要算混世魔君武功最好。混世魔君见夏江出手一掌攻来,阴笑声中,身子不避反进,打出一招“魔鬼叩门”。两个人动手之快,有若电光石火,夏江这时已攻出第二招的绝招。但见掌影分处,呼呼掌风,二招杀手,猝然卷向了混世魔君。
  混世魔君的武功本来不弱,可是在轻敌之下,不由被夏江这两掌迫得退了十来步,方才拿桩站稳。
  夏江冷笑喝道:“原来是不堪一击,还敢口出大言。”
  被夏江这一讽刺,这个当代一大魔头的混世魔君,气得哇哇大叫,直向夏江扑来,喝道:“好小子,接我五阴绝掌!”喝话声中,两道阴寒的掌力,直卷夏江当胸。混世魔君出手之快,疾如星火,夏江仗着黄鱼皮之助,对于混世魔君阴寒掌力,毫无所怕,可是他想到一时之间,整死混世魔君也不是一件容易之事。眨眼之间,掌影翻飞,掌风呼呼,打得好不剧烈。
  这边李小牛与海女,也打得紧张无比,眨眼间,两个人巳攻出了五招。
  凭海女的绝世武功,竟无法占到上风,直把个海女弄得芳心大骇。如以武功而论,李小牛的武功,确实不是海女之敌,可是对方好象练就一种不怕掌力的内力。海女有几掌结结实实打在李小牛的身上,可是只把他震退了数步,而毫元所伤。这一来,海女不由芳心暗暗惊骇,暗道:“难道他身上也穿一件黄鱼皮做成的内衣不成……”
  顾朌间,八招巳过。
  海女银牙—咬,叱喝声中,玉腕—翻,攻出两招杀手。李小牛在海女攻出第二掌之际,砰的一声,被震退了十来步,栽倒于地,但又站了起来。
  他站起来之后,傻傻一笑,道:“你好厉害。”
  海女竟是吓得脸无血色,下意识退了一步,呐呐道:“你练了什么功夫……?”
  李小牛嘻嘻一笑,道:“你的功夫比我好呀……”
  海女吃惊之下,说道:“十炤不分胜负,那么,我们改比内功吧。”
  李小牛喘了几口大气,说道:“等会儿,我太累,这阵由夏大哥跟你先动手,我要休息一会。”
  海女这十招打下来,也是累得不得了,因为李小牛武功之高,大出她意料之外。她点了一点头,道:“也好!”
  这时——夏江与混世魔君,已分胜负,混世魔君被夏江迫得毫无还手之力。
  混世魔君心知自已再这样打下去,必然讨不了一个好去,当下心念一转,在夏江掌影如飞之中,迫出三掌。
  这三掌为混世魔君拚命打击,掌势过后,果然把夏江迫退了三四个大步,就在夏江身影一退之下混世魔君一声大喝,飞身向外溜去一一混世魔君会突然一走,大出夏江的意料之外,当下一经发觉,混世魔君已出了十数丈之远夏江大喝一声:“你往那里走一一”身子如电射出,向混世魔君背后追去。这当儿一一就在混世魔君身子甫自弹出之际,一条人影,挟着叱喝声中,疾如星火,向混世魔君前路截去,喝道:“混世魔君,你要走可没有那么容易”。
  混世魔君此时巳成惊弓之鸟,那有斗志,当下也不看是谁挡住了去路,大喝道:“挡我者亡一一”
  呼的一掌,猛然击去,身子再度弹出,飞溜而去。混世魔君身子还没有弹出,对方一声叱喝,兵刀猝然递到。
  一一这个出手挡住混世魔君去路的人,正是女血神。女血神铁琴挥出,打向了混世魔君的当胸。女血神这一招甫自攻出,夏江也到了混世魔君的身后,呼的一掌劈去。混世魔君正待避过女血神这猝然一击,那里能避过夏江这猝然一击?砰的一声一一夏江这一掌,正好击在混世魔君的背上,但见混世魔君张口飞出一道鲜血,栽倒于地。
  夏江冷冷一笑,道:“混世魔君,你杀我父,血债血还一一”
  话落,一掌向混世魔君劈下,一声惨叫,这个作恶多端的一代魔头,在夏江一掌击出,惨叫声中,死于非命。
  夏江也不望他一眼,一弹身,向赛孟尝躺身之处扑来!夏江咬牙喝到:“赛孟尝,纳命来一一”一掌再度劈去。
  夏江掌力甫自攻出,背后忽然传来郑小玲的声音道:“弟弟,住手”。
  夏江被郑小玲这一喝,把击出的掌力,收了回来,转身望去,但见郑小玲粉腮涌起痛苦神情,缓缓走来。
  夏江愕然问道:“姊姊,你要做什么?”
  “这个人你可以让我杀么?”
  “你要杀?”
  “是的,我虽然没有动手,但我要替父亲报仇,这个人给我杀。”
  夏江点了点头,道:“好吧。”
  郑小玲玉腕一扬,一掌向赛孟尝劈去。惨叫声中,赛孟尝巳死于非命。
  ——五个仇人,巳去了三个,目前剩下了“天灵剑客”和“地灵堡”堡主谷清年了,夏江望了地下三个人的尸体,冷冷一笑,道:“你们也有今日………”
  夏江话声甫落,李小牛突然叫道:“夏大哥!”
  夏江转身望了李小牛一眼,心里不由微微一楞,心怔:“难道李小牛真的避过了海女十招之攻?”心念转处,开口问道:“怎么了?”
  李小牛说道:“这一阵换你了。”
  夏江暗地一骇,问道:“怎么?你们比完了?”
  “是呀,这女人好厉害,我被她打了四,五掌。”
  夏江骇然接道:“没有受伤?”
  “没有呀!”
  夏江不由打了一个冷战,暗道:“天啊,李小牛练了什么功夫,能挨海女四、五掌而不受伤?”
  李小牛望着夏江吃惊神情,问道:“你怎么了?”
  夏江霍然惊醒过来,应道:“没有呀,只是我不大相信你能挨这位姑娘四、五掌而不受伤……”
  海女接道:“这是真的,他委实毫无受伤。”
  “夏大哥,这一阵交给你吧!”
  夏江点了点头,道:“好吧。”
  话落,缓缓向海女走去。
  玉飞燕皱了皱眉头,转脸一望女血神,说道:“这如何是好……”
  女血神吃了一惊,问道:“怎么了?”
  玉飞燕急道:“你不会知道吧?这个女人本来骗人不会说话……”
  “这一点我知道,她武功也很高!”
  “是的,在我们数位女人之中,恐怕她爱夏江最深……”
  女血神吃了一惊,脱口道:“她爱夏江?”
  “是的,她爱他最深,同时,她也给夏江最多………”
  “她给他什么?”
  “除了武功之外,还有一件万年黄鱼皮做成的紧身内衣,此衣穿在身上,不怕刀剑掌力。”
  “有这回事?”
  “是的,她也把最真诚的爱,献给了夏江……”
  “那么,她为什么要与夏江交手?”
  “因为天灵剑客待地恩重如山,恩与爱之间,她选泽了前者,而宁愿失去幸福。”
  女血神闻言,心里也不由泛起黯然的情绪,她黛眉一颦,问道:“如果,他们两个人动起手来,胜负属谁?”
  玉飞燕道:“如以武功而论,当然要算海女为高,可是海女把万年至宝,交给了夏江,夏江自然占了优势。”
  女血神黯然一叹,道:“这怎么办?”
  这两个深爱夏江的人,不由为了夏江与海女即将动手,而为他们担心。
  五湖烟客淡淡一笑,道:“女娃儿,你们多*心做什么?他们不一定会打起来的。”
  玉飞燕转身问道:“为什么?”
  五湖烟客哈哈一笑,道:“你们等着看好了。”
  五湖烟客话犹未落,夏江已到了海女的面前,低声叫道:“海女……”
  海女蓝色的眸子里,射出了奇异的光彩,似幽、似爱、似恨……
  她喟然一笑道:“夏江,我们该动手了。”
  夏江心痛如刀割,他启齿又止……无数的心事之语,就是无法在话里表露出来。久久,他才叹了一口气,道:“海女,这一阵算我输了!”
  “为什么?”
  夏江黯然道:“我不想跟你动手,海女,你明白我爱你,同时,你给我夏江已经太多了,没有你,我无法报仇。”
  海女的眼眶满是泪水,说道:“夏哥哥,我爱你之深,天地其鉴,可是,恩与爱之间,使我难于选择呀!”
  夏江道:“我了解你,可是……”他惋然一笑,道:“你献给我可贵的爱,我应该还你一次,这决算我输好了。”
  “不,夏哥哥,爱并不是用任何东西能抵换的。”
  夏江道:“可是,我不能跟你动手呀!”
  “为什么不能,我们都是受人之命而来,动手吧夏哥哥。”
  夏江心爱海女。因为海女给予他的,是任何一个少女所无法付出的。现在,他真的能跟海女交手么?当然,这是夏江所不愿做的事。轻轻—叹,道:“海女,我如何出手呢?”
  “你可以的,我们都互相了解对方,何况我们都是受人之命,只要你动手时,想这不是你的本意就是了。”
  夏江黯然点了一点头,道:“好吧!”话落,他悲切一叹,走到海女面前。
  海女说道:“动手吧。”
  “还是由你先出手。”
  海女低喝好字,旋身错步,玉腕一扬之下,出手一掌攻向了夏江。
  夏江是海女这出手一招,用了十成功力,当下心里一酸,心想:“海女这出手掌力,分明要置我于死地呀!”
  夏江心念之中,并没有出手,一晃身,避了开去。
  海女一怔,道:“夏江你为什么不还手?”
  夏江苦笑了一声,问道:“我会还手的。”
  海女一咬银牙,一连又攻出了十来招,可是,夏江除了闪身之外,并没有还手。
  李小牛站在一侧,看得莫明其妙,说道:“喂,你们是干什么的?”
  李小牛这一喝,正在动手的夏江与海女,不由同时收身后退,李小牛晃了晃脑袋,道:“你们这样打法不公平,怎么一个出掌一个不还手?”
  海女粉腮一变,道:“你出掌吧!”
  夏江痴痴点了点头,李小牛又道:“你们不是要比内力么?”
  海女星目—转,道:“好吧。夏江,我们这一阵先比内功。”话落,退了三尺之处,双手缓缓举到胸前!忽然——一声冷笑之声,破空响起,夏江与海女闻声,同时旋身望去,发声人赫然就是五湖烟客。五湖烟客冷笑之后,说道:“你们两个人就是再比十天,也比不出一个所以然来。”
  海女接道:“以老前辈之见,又该如何?”
  五湖烟客道:“我倒有一个办法!”
  “什么办法?”
  五湖烟客道:“这个办法说来简单异常,你们三个人虽然得了三份‘三绝图’,不过此图,到底是不是藏珍之处,谁也不敢预料!”
  夏江接道:“以老前辈之意,我们先找到了奇珍之后,再行比试。”
  “正是这样。”
  夏江道:“这也有理,那么,我们就这样办。”
  他望了海女一眼,问道:“你意思怎么样?”
  海女螓首微点道:“也好。”话落,退到与三个无敌队员并立。
  这当儿——一个无敌剑队队员走到了海女面前,说道:“姑娘不好了?”
  海女粉腮一变,问道:“什么事?”
  那队员望了另一个队员手里所提的天灵剑客道:“队长快死了。”
  海女的眼光,猝然落在了天灵剑客,天灵剑客的脸色巳呈金黄,气如游丝,看来已是命丧一时之人。
  海女目睹此情,想起了天灵剑客当年救命之恩,以及十几年的教育之情,忍不住滚下了两行泪水。莲步移处走到了天灵剑客身傀,低叫道:“义父!”
  天灵剑客中了女血神一记铁琴之击,伤及内肺,如能及时疗伤,或许可保一命不死。可是天灵剑客受伤之时,并未及时疗伤,加之时间一久,已是病入奄奄一息了。当下海女一叫,她兔强强睁开了眼睛声望了海女一眼,可是他这一用力一口鲜血,又溢了出来。
  海女惊叫道:“义父!”
  天灵剑客断断续续道:“替我……报……仇。”仇字出口,头一歪,就此与世长辞了。
  海女叫了一声“义父!”伏在天灵剑客的身上,放声痛哭,其声悲切感人,闻之令人泪下。
  夏江虽然恨天灵剑客是自己仇人,可是也不由被海女这感人的哭声所感动,黯然垂下了头去。
  五湖烟客叹道:“想不到海女还是个有恩必报的奇女子!”言下深深一叹!
  玉飞燕道:“天灵剑客有这个义女儿,也该心满意足了。”
  这时——海女的哭声也渐渐停了,但是泪痕狼籍,神情凄绝异常……她失神的眸子,落在了五湖烟客的脸上,道:“老前辈,你看看藏珍处在那里?”
  海女话落,目光一扫三个无敌剑队队员道:“三位请回去把天灵剑客的尸体埋葬了,然后解散无敌剑队,不得有误,否则,格杀无论。”
  海女这一番话,说得三个无敌剑队队员脸色微微一变,当下齐声应道:“是。”转身急奔而去。
  海女目光一扫五湖烟客,但见五湖烟客把三份三绝图观看了一阵,夏江开口问道:“老前辈,你看地图所指是什么地方?”
  五湖烟客皱了皱眉尖,说道:“就在仙履谷附近。”
  夏江问道:“烦请老前辈领路如何?”
  五湖烟客点了一点头,看了地图一眼,然后,打量了一下仙履谷的地势,向夏江道:“你们跟我来吧。”
  夏江望着海女及李小牛说:“我们走吧。”
  当下五湖烟客一马当先,向仙履谷飞身纵去,夏江,海女及李小牛,紧跟着他们背后进去。其余之人一一女血神,玉飞燕及郑小玲、贾东民也跟着奔去。仙履谷内,一场目睹抢夺“三绝图”而来的数百名高手,也渐渐散去……除了仙履谷停立的六大门派之人外。
  再说五湖烟客一马当先,疾如星火,向仙履谷之内,飞射而去,顾盼之间巳进入谷底。五湖烟客微一打量了地势,然后,侧身向北面高山,弹身而上。奔过高处五湖烟客目光环视了当前山势一眼,向一片树林奔去。穿过树林,前面现出一片断崖,高约数十丈,五湖烟客一停步说道:“地图所指地点,说在这断崖之下,在这断崖有一小谭,那被誉为武林奇珍,就在那潭中。”
  夏江道:“那么,我们就下去吧!”
  当下八条人影,象流星似的,堕下断崖,在断崖的上端树林之内,果然有一座宽约十丈的潭。八个人来到了潭边,但见潭边立起了一块木块写着两个大字“冷潭”,五湖烟客再把地图看了一遍,果然当中红色箭头所指,就是这潭中,五湖烟客收起了三绝图,说道:“不错,那本武林奇珍,就在这潭中。”
  夏江望了那牌子上两字“冷潭”不由打了一个冷战,道:“此处有人竖牌言为“冷潭”想来这潭水必定奇冷。”
  五湖烟客道:“这是必然的,只是为潭水不知冷到什么程度!”
  海女淡淡一笑道:“现在问题又来了,什么人先下去看看潭中藏着什么东西?”
  “不错,这的确是一个问题,什么人应该先下去看看‘三绝图’所指,是什么武林奇珍!”
  海女此语—出,半晌没有人答腔!
  五湖烟客把手中的烟杆,插在背上,道:“让我先看看这潭水冷到什么程度,再作打算不迟!”
  话落,他的右手向水中伸去。
  就在五湖烟客的手甫自插入水中,但听得他呀的叫了一声,把插进水中的手慌忙收缩了回去。这一声惊叫,使在场之人,吓了一跳,举目望去,但见五湖烟客脸色泛自,额角骤滚冷汗,栗声道:“好冷的潭水!”
  五湖烟客这一说,使在场之人,不寒而栗,夏江骇然道:“这潭水当真如此之冷?”
  “不错,不信你试试看。”
  夏江微一含首,把右手也插入水中,这一摸,也不觉令夏江打了三个冷战,急忙把手缩了回来。他的脸色一白,右手立刻麻木,玉飞燕脱口道:“这潭水这么冷?”
  “不错,冷得惊人。”
  在场所有人,为了好奇,无不把手伸入水中,这一摸,使在场之人,均相信这潭水冷得惊人。五湖烟客望了在场之人惊恐神色,说道:“这潭水之冷,天下难找,这奇珍藏在水中,不要说想深入水中取物,就是在水中浸上半盏茶的时间,非武功内力巳达到登峰造极之人,根本办不到。
  夏江应道:“是呀!刚才我一浸。现在手还在麻木。”
  五湖烟客道:“何况,潭水越深越冷,想下潭取物,无疑难于登天。”
  五湖烟客这一说:使在场众人,也不由眉锋深锁,当下夏江说道:“可是,我们非看看那是什么东西不可。”
  五湖烟客沉思半晌,说道:“这样吧,下潭之人,随时有生命危险,凡能取出那是什么东西之人,那东西便属于谁。”
  夏江道:“这办法甚好,我们就这么办。”
  五湖烟客道:“谁先下潭?”
  夏江道:“还是由这位姑娘先。”
  海女心知夏江叫自己先下,决非恶意,而且把自己列为优先,她轻轻一笑,向李小牛道:“还是由这位小朋友先下。”
  李小牛叫道:“怎么?要我先下去?”
  夏江道:“怎么?难道你不想得那奇珍?”
  李小牛忙道:“不干不干,我师父只叫我取三绝图,并没有要我下潭送命,我不干,一万个不干。”
  夏江见他怕得慌张样子,问道:“那么你弃权了?”
  “不错,我弃权,我不下冷潭。”
  “那好”夏江转脸向海女道:“那么,只剩下我们两个人了,你先下吧。”
  海女摇了摇头。突然走到夏江的面前,低声问道:“夏哥哥。”
  夏江心头一震,问道:“你怎么了?”
  “下潭之人,恐永无还生之时。”
  “这个我知道。”
  海女说道:“你下去么?”
  “我当然要下去。”
  海女幽幽叫道:“夏哥哥。”
  “嗯!”
  “你让我替天灵剑客报仇?”
  夏江闻言,心头一震,他望了海女粉腮幽怨神情,问道:“天灵剑客叫你报仇?”
  “是的,他叫我报仇,如果你不要我报仇,我愿听你的。”
  “那么,你不要报仇吧!”
  海女闻言两颗纯洁珠泪,骤然滚下了眼眶,这情景看得夏江砰然心惊,海女为何突然流泪?她想到什么?
  夏江茫然不解!一一然而,他怎么会想到海女心中所想?海女知道夏江不希望报仇,而海女又不能违背天灵剑客遗言,她想到了死。她只有一死以酬天灵剑客救命及养育之恩,也以死,向夏江表明了她的爱,只有这样,她才能表明她自己的心意。死,是一个多么可怕的念头?可是海女除了死之外,没有更好的办法,亦恩与爱之间,选择其一。
  夏江望着海女粉腮,骤然滚泪,道:“你想到了什么了?”
  海女摇了一摇头,道:“没有什么,请问你朝朝暮暮,会想念我么?”
  “会的,我爱你永不变心,当我事毕之后,我要与你永远在一起,再不分离。”
  “肺腑之言?”
  “是的,我不希望欺骗你,因为你给我的已经太多了。”
  海女纤手轻挥,拭去了脸上泪痕,说道:“你先下去吧!”
  夏江点了点头,道:“好吧,我先下去。”
  夏江话落,内力运遍全身,缓缓向潭中走去。
  玉飞燕及女血神见状,同时惊叫道:“夏哥哥!”
  夏江一转身,但见玉飞燕及女血神满脸痛苦神情,当下黯然问道:“有什么事?”
  两个少女黯然无语,夏江心知不希望自己下冷潭?可是,无论如何,他也要下去试试,当下又道:“你们放心,我会再回来。”
  这时一一夏江已经走进潭中,那水越来越深,从膝盖到脐下,潭水之冷,使夏江不觉打了几个冷战,全身麻木,他一咬牙,一个弹身,向潭中跃了进去!水花溅起,复又平静!在场之人一—五湖烟客、玉飞燕、女血神、李小牛、郑小玲及贾东民的十二双眼睛,全部放在潭中。一一除了海女的目光,望着遥远的天际……似在沉思,似在回忆。
  忽地——一声惊叫之声,出自女血神之口,放目瞧去,但见潭中浮出了夏江。女血神一个幌身,疾如流星,抓起了夏江,飘落在潭边。但见夏江脸色苍白牙关紧咬,全身在发抖!五湖烟客掏出一颗丹药,纳入夏江的口中,伸手拿他周身三十六大穴!
  海女暗道:“夏江如无万年黄鱼皮帮助抵寒,此时恐已埋骨潭中………”
  片刻之后,夏江已幽幽醒来,在场之人,方才放下了心头大石,五湖烟客问道:“夏少侠,你看到了什么?”
  夏江余季犹存地打了一个冷战,道:“我只深入二丈,便被冷气冻得全身失去知觉,如非万年黄鱼之皮,我巳横尸潭中了………”
  海女接道:“那么,让我下去试试吧。”
  夏江接道:“不,你不要下去,那阴冷之气,不是任何一个武功内力所能抵抗得了的,只要你入潭二丈,那阴冷之气,便冲入体内。”
  海女一咬银牙,道:“不,我跟你不同,我从小生长在海中,精通水性,只要有黄鱼皮紧身衣之助,大约不会有问题。”
  夏江心知无法挽回海女心意,奔向苍林之中,把紧身的黄鱼皮衣,脱下来,走回来交给海女。海女也在树林中,穿好了黄鱼之皮衣,走到潭边,回首望着夏江……。
  这一望的眼光,包括了她全部情意,因为他明白,这可能是最后一面了。她为了恩与爱,宁愿走上死亡之路,除了这样,她无法酬谢天灵剑客救命之恩,也无法把爱献给夏江。红颜一死酬知已,只留残梦魂归天!她一转脸,跃身向潭中跳了下去,水花溅处,她的姣体巳没入水中!
  夏江猛觉心头一跳!
  再说海女跃入水中之后,向水中潜去,潭水的阴冷,阵阵攻心,她心知夏江所言不虚,这潭水委实奇冷无比。
  二十丈之后,她的四肢全部失去知觉,然而,她为了一股爱一一她要把那东西取到,交给夏江,她还是咬着银牙,向潭中游去。三丈不到,她脑海一阵晕眩,一口鲜血,…潜了出来,染红了潭水………她的理智,陷于昏迷,身子在水中滚了两滚,渐渐被水的浮力,涌了上来………
  忽地——一道灵光,闪过了她的脑海,她告诉自己:“我巳存心一死,应该把东西取!到交给他………”凭着这般意念,她用力又向潭中潜去………三丈过后,她又溢出了一口鲜血………那红色的血花,把潭水染红了一大片……站在潭边的人见状,无不骇然而栗,夏江见状,大叫道:“她简直在自杀呀………”
  五湖烟客接道:“是的,她在自杀,否则,她如何从恩与爱两者之中,选择其一?”
  夏江的脸色骤呈死灰,双目骤然滚泪,道:“她不能死呀………我不能让她死……我爱她………”
  他一个幌身,疯狂地向潭中跃了进去!
0

猜你喜欢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