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当前位置: 主页 > 小说 > 武侠 > 陈青云 > 女血神 >

第五章

时间:2017-03-24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阅读:
 第五章
  那“断肠曲”的歌声,随着他的理智模糊而消失……
  “五湖烟客”望了躺在地上的夏江一眼,喃喃道:“你爱太深,可是阴差阳错,你骂了她……”
  是的,这是天意,天意使这对倾心相爱的男女恋人,在四年漫长的日子中相逢,又无法倾诉离愁。
  当下,“五湖烟客”微微一叹,伸手拍向夏江的返魂大穴,然后,又塞了一颗丹药在他口中!
  夏江醒来,他好象变成了另外一个人,他痴痴地站了起来,眼泪籁籁而落……
  他的眼睛,射出了失神而痛苦的光彩,喃喃道:“天啊!我对她作了一件什么事?……”
  话落,他一跃身,突然擦身跃去——
  就在夏江身影甫自弹出之际,一条人影,猝然截住去路,这条弹身截住去路的人,不是“五湖烟客”,而是另外一个人!
  但见来人是一个体态龙钟的单眼老婆子,此人一现,使站在一侧的“五湖烟客”,不由吃了一骇!
  当下,夏江怒视了老婆子一眼,冷冷喝道:“你给我站开——”
  他在情急之下,呼的一掌,直劈过去。
  夏江这一出手,不但用了全部功力,而且用的是“鬼斧神功”的绝招“厉鬼撷食”。
  那单眼老婆子估计不到夏江会瘁然出手,当她一经发现,夏江的掌力,巳经卷到——
  那老婆子微一幌身,纵了开去,夏江见那单眼老婆子身子一退,他一点足,飞射而去。
  现在,他象一头疯狂的野兽,当他知道那个“白玲”就是许素珍时,这心情之激动,可想而知!
  “五湖烟客”大喝道;“夏江,你给我站住!”
  这一喝,声似焦雷,震得耳朵嗡嗡作响,当下,不期然地把脚步停了下来,这时,那个单眼老婆子一个弹身,又截住了夏江的去路!
  “五湖烟客”见状,说道:“雪姑,你先站开!”
  那个单眼老婆子被“五湖烟客”这一说,不由把单眼扫向了“五湖烟客”,冷冷一笑,道:“原来是‘五湖烟客’老婆子今日得会高人,真是三生有幸。”
  “五湖烟客”淡淡一笑,道:“雪姑,你是找这位阁下而来的么?”
  “不错!”
  “五湖烟客”皱了皱眉头,心里暗忖:“想不到这个成名数十年的女中奇人,竟然在此出现……”心念中,说道:
  “你找他问‘鬼中鬼’的去处?”
  “五湖烟客”笑了笑,道:“这倒好办,我先跟夏江说完了,你再问他不迟!”
  雪姑,冷冷一笑,果然退了开去,就从这一退身,便可以看得出来,“五湖烟客”,在江湖上的地位,是如何之高!
  “五湖烟客”走到夏江的面前,冷冷说道,“你要上那儿去?”
  “我要去找她,我不应该这样对待她!”
  “五湖烟客”冷冷一笑,道.“干什么?”
  夏江眼眶骤然一红,道:“我要求她谅解,我要告诉她我爱她。”
  “可是,你给她什么?”
  这句话说得更江脸色为之一变,骇然退了一步,他的眼睛睁得象铜铃一般,注视着“五湖烟客”。
  “五湖烟客”冷冷一笑,道:“你不是骂她是一个人尽可夫的妓女么?”
  “老前辈,我原先不知道她就是许素珍呀!”
  “可是,知道与不知道,有什么分别,在你心目中,许素珍是一个纯洁的少女,你不会想到,她已经当上了青楼妓艳!”
  “是的!……我想不到到。”
  “五湖烟客”叹道:“你对她的爱,是不容否认的,你当不难明白,许素珍在与你碰面时,为什么不告诉你她的真面目?她爱你,不忍刺伤你的心,你能否认她对你的爱么?
  “是的,我不能否认!”
  “那么,我问你,你是爱她呢?还是恨她?”
  “我为什么恨她?”
  “你不恨她变了?当初一个纯洁的乡村姑娘,今已变成妓女!”
  夏江脸色突然一变,道:“我应该恨她,她为什么要当妓女?那一样工作不能糊口过日,偏偏要当妓女,是的,她是一个贱女人。”
  “五湖烟客”冷冷道:“现在你开始恨她?”
  “不错,现在我开始恨她,我把她估计错了,她在我的心目中,是一个纯洁的女人,想不到,她变成了妓女!”
  “那么,你不爱她了?”
  夏江悚然一望“五湖烟客”,道:“爱恨参半。”
  “夏江,你错了,虽然许素珍是一个人尽可夫的妓人,可是,你不应该原谅她么?”
  “不。”
  “那么,你刚才为什么要去看她?”
  “我没想到她背叛了我。”
  “难道你没有背叛她?”
  “我?”
  “诚如许素珍所说,她在水田村等了你两年,你却跟别的女人结了婚……”
  “我是被迫。”
  夏江怔了一怔,是的,许素珍当了妓女,说不定也是被人所迫,否则,他相信她不会这样!
  “五湖烟客”又道:“夏江,你是一个情种,难道,许素珍在你心目中,已经污秽了?你难道不能原谅她?”
  “我会原谅她的。”
  “那么,你用什么献给她?难道你要她和何青雪一样,又离你而去?”
  夏江骇然问道:“老前辈,你知道……”
  “我知道,当你能出‘血谷’时,我便知道。”
  夏江缓缓垂下头去,道:“我不知道我是否能……”
  可以的,只要你爱她,爱的力量,能克服你心目中的难题,现在,你必须去安慰谷家玉,如非她,你巳死在谷清年之手,男子汉大丈夫,应该恩怨分明,去吧。”
  “安慰她呀!”
  夏江喃喃道:“是的,我应该安慰她,她为我付出太多,她背叛了父亲……离了家……”
  夏江,是一个平凡的人,他的感情,虽然比别人丰富,可是,他的个性,却有软弱一面。
  他不是一个狂傲之人,而是一个理智不坚之人,如非为了一个许素珍及那首“断肠曲”,他可能死去多时了。
  他爱许素珍,当他知道这经过之后,他恨她,也在冥冥中,恨尽天下任何一个女人。
  他的个性,突然从软弱中,转变为冷酷与高傲,他认为她何必对女人忠实,象对许素珍一样?
  当下,他走到谷家玉的身侧,但见她伏在草地上,轻声而泣……其声悲切感人!
  夏江在这刹时之间,那份突然转变为高傲的心,又软弱下来,他伏在谷家玉的身侧,低声道:“玉妹……”
  这亲切的呼声,使谷家玉抬起了头,粉腮泪痕斑斑,神情一片惨淡!
  夏江忍不住心中为之一痛,这副带雨梨花之容,纵然铁石心肠之人,也不能不怦然心动!
  他默然地注视着她……
  谷家玉珠泪籁籁而落,缓缓倚靠在夏江的怀里,心中千言万语,就不知如何启齿。
  夏江望了望她闪动的唇瓣,埋藏在他心扉里的感情,又突然爆发了……
  他一俯身,一吻,又落在谷家玉的唇上了……
  这感情的爆发,使他自己无法克制,他自己知道不能再爱任何一个女人,可是,他却吻了她。
  他并不是愿意在自己的生命中,再造下一个错误,可是冥冥中,他为自己又埋下了痛苦的种子。
  突然——
  就在夏江吻着谷家玉之际,一声冷笑之声,突然破空传至,其声刺耳难闻。
  夏江从爱的感情里,霍然惊醒过来,他一推谷家玉,站了起来!
  她愕然地望着他!
  他内疚地注视着她那充满泪痕的粉腮,不知所语。
  一一一条黑影,象闪电一样地飘落在夏江的面前。这条人影,来势奇快绝仑。
  夏江吃惊地退了两步——
  眼光过处,使他忍不住惊叫出口,站在面前的,赫然是“女血神”,只见她的娇艳的粉腮,罩起了一片恐怖的杀机!
  她明眸转处,扫了夏江一眼,冷冷说道:“夏江,我可以杀她了吧?”
  夏江打了一个冷颤,不期然地又退了一步。
  这情形看得站在一侧的“五湖烟客”也不由吃了一惊,但见“女血神”一语甫落之后,缓缓向谷家玉欺去!
  谷家玉缓缓闭上了眼睛!
  夏江突然幌身,截着“女血神”去路,喝道:“你为什要杀她?”
  “我已经说过,你爱的女人,我非杀不可。”
  夏江脸色一变,道:“你敢动她一根毛,我便要你的命。”
  “女血神”冷冷一笑,道:“不要说你挡不住我,就是三奇人“鬼中鬼”、“人上人”、“奇尼”,我也不放在眼内!”
  这句话说得夏江又是一楞,他自己知道:如想凭自己的功力,当非“女血神”之敌!
  心念中,老说重提,假如我爱上你呢?
  “女血神”娇声一笑,道:“为了这一句话,我饶她一次不死,这样吧!假如你会爱我,现在你就吻我!”
  这大胆一说,使夏江在当场!
  “女血神”冷冷一笑,道:“你不敢吻我,我就杀了谷家玉!”
  夏江怔立不动,他的心目中,恨透了这个女人,就是要他的命,他也不会吻她。
  “女血神”阴恻恻道:“我再说一遍,如果你不敢吻我,我在出手了。”
  说罢;缓缓举掌。
  夏江脸上突现杀机,喝道:“你出手试试!”
  “女血神”狂声大笑,道:“夏江,我知道你不会爱我这是我的诺言,我要杀她,如果你自认能挡得了,那不防试试。”
  挟着喝话声中,她的左手,已经劈出。
  “女血神”这一出手之势,快逾电奔,夏江怒喝一声道:“你敢——”他一扬手,一掌向“女血神”直劈过去。
  可是,夏江掌力甫出,但见“女血神”猛一挫身,身影旋处左手再度攻出第三掌。
  身手之快,令夏江挡不胜挡。
  一一一声惨叫,震骇了人心,这惨叫之声,也象一声巨雷,正中夏江的脑海,他乍觉眼前黑,身子幌了两幌。
  “女血神”的尖笑,在惨叫过后,突然响起!
  夏江一咬牙,举目一望,但见谷家玉的娇躯,被“女血神”一掌震退了一丈来远,口吐鲜血!
  怒火,象火山爆发似的,在夏江的心扉里歹涌了起来,大声道:“我要杀你一一”
  一弹身,疾扑“女血神”,呼呼攻出两掌!
  夏江这一来,心中存下了杀机,这出手两掌,不但快如电奔,而且挟以他百年功力!
  掌力过处,狂飙如涛,匝地涌起,这两掌的威力,的确非同小可!
  “女血神”也被他这两掌迫得连连后退三个大步,此时夏江双目如火,接连又劈出八掌。
  在夏江劈出八掌之际,乍闻“女血神”叱喝一声,黑影飘然而起,避过了夏江出手一掌,铁琴霍然击出。
  “女血神”这出手之奥妙,使站在一侧的“五湖烟客”也不由暗自一骇。
  “女血神”的内功,虽然赶不上夏江雄浑,可是她出手的招式,却是他不能比拟的。
  闷哼之声,破空传起,但见夏江身影踉跄而退,哇的一声,张口飞去一道血箭。
  倏地一一
  “女血神”狂声大笑,一举手,向夏江劈了过去。
  “五湖烟客”大喝道:“女娃儿,住手。”
  被“五湖烟客”这一喝,“女血神”果然把手缩了回去,冷冷喝道:“你要怎么样?”
  “五湖烟客”脸色一变,道:“难道你真要他的命么?” “不错。”
  “他跟你有何仇恨?”
  这一句话,问得“女血神”怔了一怔,当下冷然一笑,道:“纵然没有仇,我要杀他,你能管得着?”
  “是的,我管不着,不过,我却想救他。”
  “女血神”娇艳如花的粉腮,即刻泛起了怒容,道:
  “那你不防出手,看是否救得了?”
  “五湖烟客”望了“女血神”脸上所呈露的杀机一眼,不由打了一个寒噤,当下念头一转,道:“假如我不救他,你是否能不杀他?”
  “女血神”晒然一笑,道:“好吧,我不杀他,可是,任何一个人也不准救他。”
  话落,缓缓地走了开去!……
  夏江与谷家玉,静静地躺在地上……
  “五湖烟客”望了“女血神”一眼,说道:“女娃儿,你可知道,夏江与你之间的关系?”
  “女血神”脸色为之一变,道:“我跟他有什么关系?”
  “关系大了,你为什么在‘血’……谷字犹未出口,他觉影不妥,又把话咽了回去,改口道:“你为什么杀人?”
  “我?”
  “不能,你已经杀了三十多个人,其余数百个人,不是全部死在你母亲之手么?”
  这一番话,说得“女血神”脸色为之一变,惊骇之色,益于言表,当下问道:“你怎么知道?”
  “五湖烟客”冷冷笑道:“不要说你的一切,我全知道就是你的来历,我也知道,你的‘蚀魂曲’……”
  “住口!”“女血神”粉腮为之惨变,道:“你是谁?……”
  “女血神”这一来,真是吃惊不小,她出现江湖,只是近几天的事,这个老者怎么能知道她所学的“蚀魂曲”?
  “五湖烟客”微微一笑,道:“你是不是要我把你与夏江的经过说出来?”
  “是的,我要你说……”
  “女血神”话犹未落,夏江的雄浑内力,发生了作用,咬牙缓缓站了起来……
  夏江钢牙紧咬,怒视了“女血神”一眼,道:“你要记住,你打了我一掌,夏江以后,必报今日之仇!”
  “女血神”哂然道:“我等你!”
  夏江笑道:“好极,我也要打你一掌,口吐鲜血!”他望了谷家玉一眼,突然……
  冷笑声起,人影闪处,数条人影,飞身飘落,夏江举目望去,脸色为之一变!
  一一来人,赫然是甘应忠,何青雪,以及三个青衣老者当中一个胖大老者,手提判官笔。
  此人一现,使站在一侧的“五湖烟客”暗地一骇,心忖“想不到‘生死关’关主‘生死判’也在这里出现……”
  “五湖烟客”心念未毕,甘应忠欺步上前,冷冷说道:
  “夏台兄,你记得你数日前打了我一掌!”
  夏江脸色一变,他想到了自己有限的生命,他要再活下去,为许素珍而活!
  他必须要杀甘应忠,取回一份“三绝图”
  想到这里,不由面现杀机,道:“甘应忠,我正要找你,想不到你自己倒来找我,不错,我当初打了你一掌,你要怎么样?”
  “报仇!”
  但见甘应忠一语甫落,欺身上前,站在夏江的面前,脸露杀机,蓄势待发!
  场面一时之间,骤呈紧张!
  夏江此时身负重伤,自然不是甘应忠之敌,乍闻“女血神”喝道:“夏江,吃了这颗药!”
  她突然弹指,投给夏江一颗丹药,夏江知道自己身负重伤,如不服药,必定死在对方之手!
  他正欲把药纳入口中,突然,一股怒火,涌上了心头,他冷冷一笑,又把丹药掷给“女血神”,哂然道:“好意心领,夏江还承受得起。”
  这傲然与豪爽之气,看得站在一侧的“五湖烟客”,不住点头!
  他举步上前,向“生死判”说道:“万关主,还认得老夫么!”
  “生死关”关主冷眼一扫,悚然动容,当下微微一笑,道:“想不到闻名江湖的‘五湖烟客’也到了这里,这倒是幸会了!”
  “五湖烟客”淡淡一笑,探手抓起了身受重伤的谷家玉,然后,掏出一颗丹药,递给夏江。
  夏江感激得不知所语,“五湖烟客”说道:“怔什么?把药吃下呀!”
  夏江点了点头,把药纳入口中,坐地运息。
  甘应忠见状,杀机倏起,喝道:“夏江,接我一掌。”
  甘应忠这突然出手,不但出乎夏江的意料之外,也出乎所有在场人的意料之外!
  江湖上有个规矩,不得对受伤之人出掌偷袭,甘应忠竟在众目在场之下,出手击向夏江。
  而且,甘应忠这出手之势,第一掌便用了“厉鬼撷食”的绝招一一突然——
  一声叱喝,“女血神”在叱喝声中,身影获出如电,一掌劈去。
  “女血神”的身法,在快逾电奔的刹那,把甘应忠击向夏江的一掌,迫了回去。
  甘应忠大为震惊,发现是“女血神”时,又不由使他脸色为之惨变!
  甘应忠知道这个女人的武功,巳出神入化,凭自己的功力,当非其敌!
  他骇然退了一步一一
  “女血神”娇艳的粉腮,骤观杀机,阴侧恻道:“阁下好辣的手段,凭你这出手偷袭,也称得起是江湖上有名人物!
  她说话声中,缓缓向甘应忠*去!
  这情形,使站在一侧的“五湖烟客”叹道:“真是最难捉摸女人心,她又想杀他,又想救他,唉……”
  “五湖烟客”的丹药使夏江已复元过来,当下望了一眼伫立面前的“女血神”,怒火倏起。
  再说“女血神”缓缓欺上,喝道:“你是怕死还是想活?”
  甘应忠冷冷笑道:“恐怕你不能置我于死地。”
  “女血神”纵声一笑,黑影一旋,喝道:“我就毙了你一一”
  玉腕挥处,猛攻一掌。
  “女血神”一道掌力未出,突然响起夏江的怒喝声道:
  “我的事谁要你管?”
  一道排山掌力,卷向了“女血神”的背部一一“五湖烟客”见状,大喝道:“夏江,你一一”身影弹处,一掌劈向夏江击到“女血神”的掌力。
  纵然,“五湖烟客”武功再高,出手再快,也迟了一步,只听砰的一声,夏江的一掌,结结实实打在“女血神”的背上。
  只听她闷哼一声,樱桃小口张处,一道血箭,喷了出来,娇躯随着夏江的掌力,飞泻弹出!
  砰的一声,尘土飞扬,她栽倒下去。
  夏江怔了一怔!
  “五湖烟客”见状,幌身立在夏江的面前,但见他双目骤射杀机冷光,喝道:“我就毙了你这个忘恩负义的东西!”
  夏江会在“女血神”毫无准备之下,出手偷袭,确实激起了“五湖烟客”的杀机!
  试想,如非“女血神”,夏江一命,不是早巳死在甘应忠之手?
  可是,夏江会掌劈“女血神”,是出于一时冲动与愤怒观在愤怒过后,他怔住了,傻了!
  再说“五湖烟客”,一语甫落之后,一掌劈向夏江!
  夏江缓缓闭上了眼睛,他知道自己错了。
  就在“五湖烟客”的掌力击到夏江身上的刹那,他突然一咬牙,把掌力收了回来!
  这突然的举措,又令人一怔!
  但见“五湖烟客”叹了一口气,缓缓垂下手去,然后,举步向“女血神”走了过去。
  夏江脱口叫道:“老前辈,你为什么不杀我!”
  “五湖烟客”转脸望去,只见夏江双目流着泪水,他知道夏江的心情是痛苦的。
  他叹了一口气,道:“我不能够,当你现在忏悔时,我巳经原谅了你。”
  夏江咬了咬牙,他的目光,转移到了甘应忠的脸上,冷冷说道:“甘应忠,上次我不杀你,是看在何青雪的面上,现在,我已经还清了她一笔欠债,我要杀你了。”
  一语甫落,他欺前三步,蓄势待发!
  甘应忠冷冷道:“好极好极,一掌之仇,我也要报了”。
  这当儿,所有在场之人,已经退了开去,但这场面,充满了恐怖的杀机!
  甘应忠今日挟愤而来,自然是想报夏江一掌之仇,所以“来者不善,善者不来!”
  而夏江为了自己的生命一一也为了许素珍,当自己开始有了求生的欲望,他要杀甘应忠!
  甘应忠眼睛一瞬不眨地盯在对方的脸上深恐自己在一眨眼的刹那,对方便会出手。
  脚步声,沙沙响声,两个人的距离,也越来越近……
  杀机更浓……
  这紧张的空气,使在场之人,大有喘不过气来之势。
  无数的眼睛,全都盯在两人的身上一一
  突然一一
  一声暴喝声响起,青衣人影旋处,甘应忠巳首先发动攻势,出手一掌劈去一一。
  夏江低喝一声:“来得好一一”出手反击一掌,硬封来势一一可是,甘应忠这一掌纯是虚招,就在夏江一掌劈出之势他一腾身,一掌凌空击下。
  出手之快,令人咋舌!
  夏江这一来:先机被克,一连被迫退了十个大步,面对对方掌力,却越来越急!
  这情形看得场外群豪,暗暗吃惊!
  蓦然一一
  夏江大喝一声,在甘应忠掌力翻飞中,拚命打出三掌,踢出两腿!
  夏江这三掌,纯是拚命打法,掌力过后,甘应忠果然被踢退了三大步!
  可是夏江攻出三掌之后,心里暗道一声:“不好……”
  因为他发觉自己攻出三掌之后,不但武功不及,而且内里隐隐作痛。
  殊不知他原先中了“女血神”一掌,伤势不轻,虽服了“五湖烟客”的丹药,但伤势仍无法即刻复元。
  如今这一动手,小部份未复元的伤势,开始渐渐扩大,夏江明白,这一战必定凶多吉少。
  顾盼间,五十招巳过。
  夏江此时已是汗流夹背,内腑五脏,剧痛愈烈,他知道自己已经不行了。
  但是甘应忠的掌势却越攻越急。
  夏江勉强支掌到了八十招,乍闻甘应忠大喝一声,一掌一招“五鬼分尸”,猛然劈出。
  夏江此时毫无还手之力,在甘应忠这出其不意的一掌之下,他竟然无法闪过一一砰的一声,他的身子巳被甘应忠的掌力扫中,弹出五丈栽倒于地。
  甘应忠挟着星火之势,飞扑而上,一掌再度劈下。
  突然间一一
  一道灵光,闪过了夏江的脑际,同时,那首“断肠曲”的歌声,也在极快的刹那,飘进了他的耳中。
  就在甘应忠猝然弹身,掌力尚未发出之际,他一拧腰,翻身跃起,钢牙一咬,全力劈出一掌。
  这一掌,不但出乎甘应忠的意料之外,而且力道奇猛绝伦,甘应忠发觉闪身,已经迟了。
  夏江这道掌力结结实实打在甘应忠的胸膛上,砰的一声甘应忠的身子,随着夏江的掌,弹震而出。
  乍闻何青雪一声惊叫一一
  夏江咬着锕牙,强忍伤势,扑向了甘应忠,这时‘何青雪的娇躯飞射而上,一掌向夏江劈下。
  夏江见状,拚受一伤,他一探手,抓起了甘应忠的身子旋了开去一一饶是他手再快,也无法全力闪过,当下被何青雪的掌力扫中,眼前为之一黑,身子摇摇欲坠。
  何青雪一击未中,叱喝到:“夏江,把人放下一一”
  一掌再度劈去一一
  夏江咬牙喝道:“你再出手,我即刻要他的命一一”
  话犹未落,哇的一声,但见一口鲜血,从他的口中,喷了出来,溅得甘应忠满脸血红!
  何青雪被夏江这一喝,果然把掌力收了回去。
  夏江喷出了一口鲜血之后,眼前一黑,身子幌了两幌,几乎站立不稳,口中喝道:“你们如敢再出手,我即刻要他的命!”
  他的脸色在苍白之中,带着一份恐怖的杀机,钢牙紧咬眼睛暴射凶光……
  他的右手紧紧抓在甘应忠“命门穴”上,如非一股求生的欲望支持他,他可能已经倒下去了。
  可是他明白,在此紧要关头,他不能不咬牙支撑,否则他若一放甘应忠,自己的生命,便有问题。
  他只觉得自己的血气在心头翻涌,如果不及时疗伤,再支持下来,说不定他要落得半身残废。
  站在一侧的“生死关”关主及门下之人、何青雪,怔怔望着他们两个人,不敢冒然出手。
  的确,夏江反败为胜,这一手出得太快,“生死关”关主及门下之人,枉有一身武功,也无从救起。
  “生死关”关主冷冷喝道,“夏江,你当真不把人放下?”
  夏江咬牙道:“不错,我不会把他放下。”
  “生死关”关主一舞判官笔,举步向夏江立身处走去。
  夏江两眼暴射精光,喝道:“你给我止步,如果你们四个人之中,有一个敢挪动一下脚步,我立刻要甘应忠的命”。
  被夏江这一喝,使“生死关”关主不得不把脚步停下来无奈甘应忠在人家手里,他不停下,夏江说不定真的先毁了甘应忠!
  夏江冷冷说道:“识相点,假如你们敢冒然一动,先死的是甘应忠,不信,咱们不妨瞧瞧!”
  “生死关”关主及门下之人,再也不敢冒然一动。
  夏江突然一探手,抓向甘应忠的怀中,第二份三分之一的“三绝图”,此时果然在他怀中。
  他冷冷一笑,把“三绝图”纳入怀中。
  这情形,看得“生死关”关主及门上之人,何青雪等,脸色无不同时为之一变!
  夏江取过另一份三分之一的“三绝图”之后,突然叫道:“老前辈!”
  “五湖烟客”冷冷应道:“怎么样?”
  “您能不能再给我一颗丹药?”
  “五湖烟客”又送给了夏江一颗丹药,夏江纳入口中,一面疗伤,一面注视着“生死关”及门上之人的动静。
  “五湖烟客”的丹药,虽非起死回生之奇药,但对疗伤倒也别具功效!
  半个时辰后,夏江的精神,果然舒畅不少,他望了挟胁下的甘应忠一眼,又记起了“鬼中鬼”的话。
  他冷冷笑了一笑,道:“甘应忠,我要杀你。”
  夏江一语甫落,他右手抬起,乍闻何青雪惊叫道:“江哥哥,你不能杀他……”
  挟着何青雪的喝话声中,一股意念,掠过了夏江的脑际暗道:“如果我现在杀了甘应忠,可脱逃不过别人之手。”
  一念甫落,一念又起:“……假如我不杀他,我不能逃过三个月的生命限期……”
  一时之间,他犹豫不决,望了何青雪一眼,冷冷问道:
  “我为什么不能杀他?”
  何青雪道:“你答应过我不杀他。”
  夏江冷冷笑道:“可是,他却要我的命……”
  “江哥哥,你应该给我幸福……”
  夏江纵声笑道:“是的,我应该给你幸福,也答应不剥夺你的幸福,可是,我已经给了你一次,这一次、我不再给你。”
  “难道你要自失诺言么?”
  夏江冷冷道:“不错,现在,我爱惜我的生命,我不愿意在三个月之内死去,我要活下去,我要杀他。”
  何青雪泣声道:“江哥哥,你不能,你不能杀他,我爱他呀!”
  夏江冷冷道:“我意巳决,我不能不杀他,何青雪,我已经给了你一次我生命中的一切,现在,我不愿意再付出。”
  “尔真的非杀他不可?”
  “是的,我非杀他不可。”
  “假如我求你呢?”
  “你不需求我,我不会放过他,我已经说过,我非杀他不可。”
  何青雪脸色一变道:“假如你杀他,我就跟你拚了!”
  “对这一点,夏江并不放在心上,甘应忠是一个欺师灭祖之人,人人皆该诛之。”
  何青雪泣声道:“江哥哥,你就再原谅他一次吧,你不应该再剥夺我的幸福……我爱他,不能失去他……”
  幽幽断肠语,切切语中情,夏江纵然是一个铁心肠之人也不能不为之动容!
  他望着何青雪带雨梨花之容,加之悲切痛苦情诸,使夏江忍不住泛起一股暗然神伤之感。
  理智与感情,在他的心扉里,交织成一股圾为痛苦的神情,他应该杀甘应忠?还是给何青雪幸福?
  他暗然长叹,脑海中,一股念头,油然而生,不由向“生死关”关主问道:“请问甘应忠在‘生死关’身掌何职”
  “生死关”关主怔了一怔道:“外关关主。”
  夏江冷冷一笑,道:“几年了?”
  “三年。”
  夏江念头一转,望了“五湖烟客”一眼,说道:“老前辈,再给我一颗丹药好么?”
  “五湖烟客”点了点头,当下夏江接过丹药,纳入了甘应忠的口中。
  这一着,大大出人意料之外,夏江要丹药,竟是为救甘应忠,这难免使在场之人,为之一怔。
  夏江把丹药纳入甘应忠的口中之后,左手仍紧扣在他的命门穴上,右手却拍了他几处大穴。
  片刻后,甘应忠巳醒抟过来,正待挣扎,忽听夏江冷冷喝道:“甘应忠,你动一动,我就要你的命。”
  甘应忠发觉自己竟在夏江的胁下,脸色不由为之一变,道:“你……你……”
  夏江冷冷喝道:“甘应忠,你想死?还是想活?”
  甘应忠冷冷一笑,道:“阁下想用死威我?甘应忠对死并不放在心上。”
  “你是好汉……”
  “纵然不是好汉,你要我的命,我不会皱一皱眉头就是了。”
  夏江冷冷笑道:“你爱不爱何青雪?”
  “这管你夏江什么事?”
  “我要知道!”
  “你不配!”
  夏江钢牙一咬,道:“甘应忠,你不要忘记,你的生命是*在我的手里,如果我要你的命,还不是易如反掌?”
  “我知道,你尽管下手。”
  夏江脸色一变,道:“你以为我不敢么?”
  “我并没有说你不敢。”
  “那么,我问你,你到底是想活还是想死?”
  “死活岂是阁下所能主宰?”
  “不错,现在我就能主宰你的生命,只是你想死,我立刻就成全你。”
  “假如我不想死呢?”
  “假如,你不想死,很简单,从今以后,脱离‘生死关’跟我回去见‘鬼中鬼’,我求他饶你不死!”
  甘应忠冷冷道:“你办得到么?”
  “我可以办到。”
  甘应忠哂然道:“可是我办不到。”
  夏江脸色一变,道:“想不到尔劣根性如此重,如非看在何青雪的份上,我早就毙了你。现在我再问你一句,你愿不愿意跟我回去见‘鬼中鬼’?”
  “我已经说过我办不到。”
  夏江咬了一咬钢牙,脸上杀机倏起,他望粉腮滚泪的何青雪一眼,说道:“青雪,我无法原谅他!”
  何青雪泣道:“甘哥哥,你就跟他回去见你师父吧!”
  幽幽哀语,道尽了何青雪的爱意,夏江明白,何青雪的确是爱甘应忠的。
  甘应忠闻言,哂然笑道:“雪妹,人生死由天……”
  一语未毕,夏江再也忍耐不住,他大喝一声:“我毙了你一一”右手一挥,劈向甘应忠的脑袋。
  何青雪惊叫道:“江哥哥一一”
  她的惊叫声,只是恐怖气氛中的一个点缀而已,并不能使夏江减少死机!
  紧接着何青雪的惊叫之声,“叭”的一声,但见甘应忠脑袋开花,鲜血飞出,人已栽倒于地。
  突然一一
  何青雪一声惨厉的痛哭,她一个纵身,扑向了倒在地上的甘应忠尸首!
  夏江缓缓闭上了眼睛,两颗眼泪,突然滚了下来。
  暴喝声起,“生死关”关主突然弹起了胖大的身体,疾扑夏江,“判官笔”猝然击出。
  “生死关”关主这出手一击,其势真是快逾电奔,这是站在一侧的“五湖烟客”扑入场中,只听“卡”的一声,烟杆挥处,把“生死关”关主击向夏江的“判官笔”,弹了开去。
  这只是在极快的一瞬之间,“生死关”关主望了“五湖烟客”一眼,冷冷喝道:“你难道也想架这场梁子?”
  “五湖烟客”哈哈一笑,道:“不错,我正有意赶这趟混水。”
  这时,夏江走到何青雪的身侧,但是她伏在甘应忠的尸体上,放声痛哭……直哭得柔肠寸断,悲惨至极!
  夏江默默自问:“我是否剥夺了她的幸福?是的……我剥夺了她一生幸福!”
  他感到自己造成何青雪以后一生痛苦,他曾经答应她不杀他,可是现在,他违背了自己的诺言!
  他轻轻叫了一声:“青雪……!”
  何青雪一抬头,一脸苍白及痛苦悲惨之色,使夏江心痛如绞!
  他抑制了一下悲伤的情绪,道:“青雪,原谅我,我本来不想杀他,可是,他非叫我杀他不可,我知道,我剥夺了你一生幸福,杀了你的丈夫,可是,我不能不杀他,因为我要活下去!……”
  她木然痴呆地望着他,喃喃道:“江……哥哥……你真的杀了他?……”
  “是的,我杀了他。”
  泪如泉涌,那珍珠般的泪水,滑过了她的粉腮,一滴一滴地滴在她的衣襟上……她伤极而语道:“你不是答应我不杀他么?”
  “曾经是的,可是,我不能够,当我知道许素珍还活在人世时,我也要活下去,我必须杀他。”
  “那么,你给我的是什么?”
  “我一无所给!”
  “是的”她狂然大笑,道:“你不但没给我什么,而且还剥夺了我的一切,你是魔鬼!”
  她霍然站了起来,粉脸突然掠过一片可怕的阴影,目射凶光,痛声喝道:“夏江,你给我还他的命来。”
  她的脸色,苍白可怕,一步一步向夏江欺身过来……
  夏江怔怔地望着她,动也不动!
  何青雪喝道:“夏江,你说呀!”
  夏江暗然泪下,道:“我不知道如何向你解说一一。"说字未落,何青雪玉腕挥处,叭的一声,在愤怒中,她个巴掌,打在了夏江的左颊!
  夏江退了一步,脱口惊叫:“你打我?”
  “……我还要杀你呢一一”
  挟着惨厉的喝声,何青雪玉腕扬处,一掌攻向夏江!
  夏江的脸色,陡然一变,喝道:“你住手一一”。
  夏江这一来,真是还手也不是,不还手也不是,他体会出来,何青雪此时的心情,是多么悲恸!
  他已经杀了甘应忠,就不应该再杀她,他心念中,已经让过了何青雪八掌。
  突然一一
  何青雪停下了手,在痛哭声中,提起了甘应忠的尸体,喝道:“夏江,总有一天,我也要杀你。”
  带着悲切的哭声,她弹身向苍林中飞泻而去,望着她消失的背影,他暗然而下。
  那断肠痛哭,阵阵传来……也渐渐远去。
  夏江在突然间,感到自己的精神,整个崩溃下来,他恨不得好好醉上一次,或睡上一觉。
  他缓缓走着……没有目的……
  这时,站在一侧的“雪姑”,突然幌身截住夏江的前路,单眼射出精光,道:“夏江,我想问你,“鬼中鬼”现在在那里?”
  夏江骇然望了她一眼,道:“老前辈找他干什么?”
  “算帐!”
  “这个恕难奉告!”
  “雪姑”脸色一变,道:“你带我去见他。”
  夏江从对方的脸上,发觉到“鬼中鬼”与这个“雪姑”之间,必定有一段很不寻常的关系。
  夏江道:“我现在没有空,三月五日在开封“悦宝”客栈,你等我,我带你去见他。”
  “雪姑”点了点头,道声:“好吧,我就权且相信你一次,三月五日假如你不到,我也不会饶你。”
  话落,挺胸一跃,消失不见。
  夏江一抬头,他的眼光,突然触到了三尺开外的“女血神”,心头不由一震。
  “女血神”冷冷一笑,道:“夏江,你果然是一个心黑手辣之人,想不到我救你一命,你却打了我一掌!”
  夏江歉然道:“我那一掌是无意的!”
  这时,谷家玉莲步轻移,走到夏江面前,粉腮泪痕来抹明眸带着失神的光彩,扫了夏江一眼,道:“夏哥哥,我要走了!”
  夏江心头一震,道:“你要上那儿?”
  她闪动了一下唇瓣,露出了暗然之容,摇了摇头,道:
  “我不知道。”
  “不知道你要上那儿?”
  “天涯茫茫,何患无栖身之所?”
  “不,你不能走……”
  “我应该走了,为你,我已经付出了一切,你给了我生命中的爱,也毁去了我自己的家庭幸福,此生,我不会忘记你,也忘不了我为你贡献了我的一切!”
  真是哀语动君心,夏江一时之间,不觉感到暗然欲泣,启齿无语。
  她惨然一笑,道:“我知道你不会爱我,你的生命中,只有一个许素珍,可是,有一点我想知道的,你为什么不敢爱任何一个女人?”
  夏江叹道:“总有一天,我会告诉你的!”
  “难道你有什么缺陷!”
  “是的,我有,否则,何青雪不会离我而去。”
  她惨然而笑,道:“我想知道,也希望你有一天,会告诉我,夏哥哥,你请珍重,我走了。”
  话落,转身疾走而去。
  夏江突然觉得,他不能让她走,否则,他对这件事,将耿耿于怀,不能心安!
  诚如谷家玉所说,她已经给了夏江一切,包括了天伦之乐一一她背叛了她父亲,从此流浪江湖,这一切之过,还不是夏江一手造成?
  想到这里,他急声叫道:“玉妹,你不要走呀!”
  “我应该走的,我不愿给你平添一份痛苦。”
  “难道你走了,我不会难过么?”
  “不会的,我了解你,当你见了许素珍之后,你就会把我这个不幸的女人,忘得一干二净。”
  夏江怔了一怔,谷家玉的身子,终于没入了树林之内……
  “女血神”冷冷说道:“想不到你夏江还关心她,这倒出人意料之外!”
  夏江望了“女血神”一眼,冷冷道:“最低限度,我关心她比关心你多了!”
  夏江一语甫落,一声暴喝之声,破空传来,转身望去,但见“五湖烟客”和“生死关”关主双双分开。
  但见两人脸上,微微见汗,“生死关”关主冷冷喝道:“五湖烟客的武功,果然名不虚传”,他语锋略为一停,扫了夏江一眼,说道:“阁下,三月三日‘仙履谷’再会。”
  话落,眼光一扫门下之人,飞身奔去。
  “五湖烟客”走到夏江与“女血神”的面前,说道:“这场武林浩劫,看来要改在‘仙履谷’了,他淡淡一笑,又道:“三绝图果然疯靡了武林,看来这场武林浩劫,永无休止。”
  夏江问道:“老前辈,‘三绝图’是什么东西?”
  “三绝图是一张藏着一本奇书的地图,这三份图,本来只有一张,后来撕成三份,由江湖上三奇人‘鬼中鬼’‘人上人’‘奇尼’各得一份,他们三个在几十年前,也为这张地图,打了十天十夜,不分胜负。”
  夏江的脑海里突然想起自己的身世,不由问道:“老前辈,你不是说要告诉我的身世么?”
  “是的,但是我知道的并不全。”
  “老前辈把知道的告诉我好了。”
  “五湖烟客”装了一筒烟,燃上火,吸了一口之后,说道:“这件事说来很长,我先问你,你知道你父亲死了?”
  “是的,他死了。”
  “你母亲呢?”
  “听说也死了!”
  “你要知道仇人是谁?”
  “是的。”
  “五湖烟客”皱了皱眉头,沉思半晌,才道:“此事说来,应该从二十年前说起,当时,江湖上有‘一二三’之代号,这三个‘一二三’的代号,代表了几个人。”
  “一,代表了一个武功极高的‘无上尊者’,此人名望之大,就是三奇人见了,也得伏跪见礼!”
  “无上尊者”不但武功巳入化境,而且为人正派,一提起“无上尊者”,黑道上的人,无不胆战心惊!
  “二,代表了两个绝色美女,这两个女人之美,真可以说是倾国倾域,恐怕当年西施与之相比,也要暗然无光,这两个女人一个叫‘洪百合’,一个叫‘洪丁香’……”
  “五湖烟客”话犹未落,“女血神”突然栗声道:“老前辈,您说‘洪丁香’……”
  “五湖烟客”道:“不错,是洪丁香……”
  “她就是……”
  “五湖烟客”接道:“你不必插嘴,我知道洪丁香就是你母亲,”他停了一停,又道:“这两个女人之美,见她之人,无不为之怦然心动。只要她们启齿一笑,便令人魂消魄散!
  “尤其‘洪百合’这个女人一——也就是‘洪丁香”的姊姊……”
  夏江听到这里,不觉插嘴道:“那么我与她是一对表兄妹?”
  “五湖烟客”道:“所以,我说你跟‘女血神’之间,还有一点关系,你们两个人正是一对表兄妹。”
  夏江骇然望了“女血神”一眼,“五湖烟客”又道:“洪百合之美,还驾洪丁香之上,听说,只要她一笑,任何人无法抗担她摄人笑容,而且有人说,甚至她与人交手,只要她回眸一笑,对方便宁愿死在她手里!”
  夏江接道:“此人当真如此之美?”
  “不错,洪百合之美,确实天下无双,这两个人使江湖人物,为之疯狂”。
  “三,代表了三个奇人,这三人就是“鬼中鬼”“人上人”“奇尼”,如以这三个人的武功而论,不是我夸海口,我当不在他们之下,可是他们三个人本来出自一师,“鬼中鬼”排行第一,“人上人”为次,“奇尼”为末,这三个人能名扬江湖,完全是他们有一套掌法,就叫做“遮天三魂掌” 。
  “后来,他倒为了一个“爱”字,而变成了仇人,真正情形如何,这就不是局外之人所能了解了。
  “于是,当代的江湖上,“一二三”轰动于整个武林,几乎没有一个人不知道“一二三”的代号。
  “一”一一“无上尊者”在几年后,失踪了!
  “二”一一在“一”失踪江湖之后,为江湖造成了一片狂涛,千千万万的武林年青高手,都拜倒在她们的石榴裙下。
  “一一可是,她们对这些年青的高手,却不屑一顾。
  “这时,江湖上出观了一个年轻高手,此人不但长得人材出众,而且剑上功夫,为年轻辈中第一把交椅。”
  “此人生长于岳阳,江湖人物,便叫他为“岳阳一剑”……”
  夏江接道:“那就是我的父亲呀!”
  “五湖烟客”点了点头,道:“他就是你父亲夏沧才,当年“岳阳一剑”之名,简直无人不知!”
  “不知如何,这时的江湖二美一一洪氏妹妹,竟然同时爱上了“岳阳一剑”。
  “为了这段绝色新闻,武林人物,闹得愿风雨雨,夏沧才在两女之间,便难选择了。
  “论外表之美,要推洪百合,论内在,要推洪丁香,这两个女人各在所长,洪百合以泼辣之称,而洪丁香却以纯洁天真,这两个女人的个性,截然不同!”
  “夏沧才爱的是洪丁香!”
  “而洪百合却夺了夏沧才。”
  “这件事,在当时闹了五六年,后来,洪丁香终于把爱献给了他妹妹洪百合,让她跟夏沧才结婚,她自己去伤心而走了。”
  “洪百合与夏沧才结婚之后,第三年,生了一个女儿,取名为洪小玲,三岁时,洪小玲突然失踪!”
  “洪小玲的突然失踪,使夏沧才与洪百合找了几年,没有找到,其实,洪小玲是被“麻面魔女”劫走了。”
  “当年,“麻面魔女”也疯狂地爱着夏沧才,当夏沧才跟洪百合结婚之后,她便把爱变为恨,她劫走了洪小玲作为报复!”
  “麻面魔女”劫走洪小玲之后,将她改名为郑小玲。几年后,洪百合又有身孕,产下一子,取名为夏江……。
  “五湖烟客”说到这里,又吸了一口烟,眼光扫了夏江一眼又道:“洪百合连产两子,并没有减去她的芳容,反而更加丰满,一股少妇成熟的风韵,凡见到她之人,仍无不为之疯狂!”
  “这其中,难免有不屑之徒,想占有洪百合,这其中据我所知,包括了‘谷清年’、‘赛孟尝’,‘乱世真君’以及‘天灵剑客’。”
  “这些人,表面是一个正人君子,与夏沧才是生死之交但暗地里却垂涎于洪百合的美色。”
  “那一年,一本武林秘笈及几大门派旗令,重现江湖,这本奇书传说是早年奇人‘天外剑仙’所持有,听说‘天外剑仙’曾救六大门派一切,各大门派为了感恩,把旗令交给了他。”
  “夏沧才有意抢那本武林秘节,在数百个高手的抢夺中死亡。”
  “洪百合为夏沧才之死,痛不欲生,开始大开杀戒,她以美色作饵,不到一年,已有各派之人,丧命在她的手里。”
  于是,江湖震惊。
  “洪百合认为夏沧才之死,完全是各派所造成,她就在一年之中,杀死各派七八十人之多。
  “江湖为此事大感震惊,曾有自命侠客之人,想除去她,可是,见了她美丽的容颜之后,却宁愿死在她的手里。
  “两年后一一”
  “洪百合突然失踪,江湖人物都说她死了,因为有人在她住的门前小湖上,发现了她的血迹及一支鞋。”
  “有人说,她与人交手,被人杀伤,把她丢进湖里。”
  “从此,江湖上,消失了洪百合这个女人!”
  “夏江也由仆人尤森,带到了水田村!……”
  “五湖烟客”说到这里,夏江巳泣不成声了,当下问道:“老前辈,到底谁杀了我父亲?”
  “五湖烟客”摇了摇头,道:“这个,我不大清楚,或者,你父亲真正是为那本奇书而死也说不定。”
  “那么,是谁杀了我母亲?”
  “我也不知道。”
  “她是否真的死了!”
  夏江道:“难道天下间,没有一个知道我父亲的仇人是谁?”
  “五湖烟客”道:“有是有,只怕此人不容易找到。”
  “是谁?”
  “无名氏。”
  “无名氏?他是谁?”
  “五湖烟客”道:“他是谁?不要说你我不知道,就是连天下三奇人,也搞不清他的来历,此人名望之高,也还要驾乎三奇人之上。”
  “只要找到此人,事情便能迎刃而解?”
  “不错,此人好管闲事,天下事,他可以说了如指掌,此人大概可以知道。”
  “可是,无名氏在那里?”
  “谁知道?”
  夏江叹了一口气,突然似有所悟道:“老前辈,您不是说我还有一个姊姊叫做郑小玲?”
  “不错,你在开封跟她打过架,也就是‘翻云燕’的未婚妻。”
  “她知道经过么?”
  “不知道。”
  夏江心里明白,如果要知道自己的身世,必须找到“无名氏”这个人……
  当下,他望了“女血神”一眼,说道:“我们是一对表兄妹,以后,我们再也不必打个你死我活了。”
  女血神微微一笑,道:“我们应该携手合作,不过,我不会甘心。”
  夏江笑了笑,问道:“会不会爱我?”
  这一句话问得‘女血神’怔了一怔,道:“这个,我自己也没有把握。”
  “五湖烟客”突然问道:“女娃儿,你母亲在三年前死了?”
  “是的,她在三年前死了,她死时,告诉我,天下没有一个痴心的男人,她告诉我,她嫁了三个丈夫,每一个男人都在玩弄她之后走了。”
  “她为了报仇,住在那谷中,得了一部‘蚀魂曲’,后来,她找到了那三个玩弄她的人把他们杀了。”
  “从此她恨天下男人,发誓非把天下男人杀光,下柬各派,每一个月的二十九日送一个人进入‘血谷。’“各派百名精英,便死在她的蚀魂曲上,而不是死在我手里,我只杀了三十多个人。
  “我母亲要我继续杀人,我不能不这样做,可是,我几乎杀了夏江!”
  “五湖烟客”点了点头,道:“现在你还恨他?”
  “女血神”粉腮一红,微微笑道:“或许是的。”
  “女血神”一语甫落,从苍林的远处,突然响起了一阵琵琶声,以及那首“断肠曲”……
  “……
  低语轻问君何愁?
  情似海,
  恨悠悠,
  情爱难偿恨长流……
  泪中情……
  笑里恨,
  此情只留梦中痕……”
  …………
  歌声传来,使夏江的情绪为之一激动,那歌声,正是出自许素珍之口!
  他激动得全身在发抖,猝然弹身,向那发声处,扑了过去。
  这“断肠曲”的歌声,的确来得太过奇怪,“五湖烟客”也不由怔了一怔,眼光一扫“女血神”,道:“你把她带出来?”
  “女血神”点了点头,道:“是的,夏江从‘珍珠楼’出来的时候,我就把她带出来了。”
  再说夏江在激动中,弹身到了发声处,举目望去,但见大树下,坐着一个女人一一就是那个他在“珍珠楼”所见的白玲!
  夏江对于她突然在此出现,不由怔了一怔,他怎么会知道,“女血神”欲挟制夏江,而把许素珍从“珍珠楼”劫了出,才能使他们相会!
  她手抱琵琶,轻轻弹着那首断肠曲……但见她眼泪一滴一滴地滴在琵琶上……
  夏江怔怔望着她,动也不动!
  他听着那首“断肠曲”,觉得自己的眼眶,在模糊了。
  一曲弹完,又接着弹第二曲!
  夏江的全身,激动得发抖……他脱口道:“珍妹!”
  随着夏江的叫声,琵琶声突然中止,她霍然抬头,望了望眼眶里盈着泪水的夏江,粉腮为之一变!
  但,随即恢复平静,又低下头,弹着“断肠曲”!
  夏江颤声叫道:“珍妹,你不认识我了?”
  她没有回答,依旧弹那首“断肠曲”!
  一一她弹着琵琶的手指在颤抖,“断肠曲”的音符,随着她手指的颤动,而不成音韵!
  她心情的激动,并不亚于夏江,可是,她忍不住,她知道,自己不配夏江的爱!
  她不但沾污了她自己,也沾污了夏江,她会从一个乡村姑娘,变成了一个艳妓,这的确是使夏江伤心的。
  然而,她多么爱他呀!
  现在,他们变成了两个人……两个不同的人……
  埋藏在她心扉里的感情,在夏江的叫声过后,暴发了……可是,她咬着银牙,把奔腾的感情压了回去。
  夏江缓缓走了过去,叫道:“珍妹……”
  琵琶声再度中断,她抬头扫了夏扛一眼,珠泪籁籁而落天啊!她现在的心情,是多么痛苦呀!
  她的唇瓣,在微微抖动!……
  夏江为她流下了忏悔的眼泪,道,“珍妹……”
  她一咬银牙,忍住了悲痛,接道:“我是‘珍珠楼’的白玲!”
  夏江喃喃道:“珍妹,你知道想念你是多苦么?……当我失望时,我想你,当我颓丧时,我唱那首“断肠曲”……”
  许素珍忍不住掩面而泣,喝道:“你给我走开,我不要见你……走开,……走开……”
  夏江怔了一怔,道:“你为什么不要见我?你记得我们分别时,你送我‘断肠曲’的事么?……”
  她泣声咆哮道:“我说你给我走开,你不必侮辱我……”
  “不,我并没有侮辱你,我爱你!”
  她止住哭声,道:“爱我?……”
  夏江激动接道:“是的,我爱你,你应该了解我……”
  她冷冷笑了起来,道:“夏江,你不要忘记,我是一个人尽可夫的妓女呀!”
  夏江闻言,打了一个寒噤,退了一步!
0

猜你喜欢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