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当前位置: 主页 > 小说 > 武侠 > 陈青云 > 女血神 >

第三章

时间:2017-03-24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阅读:
 第三章
  夏江望了那青衣少女一眼,淡淡一笑,道:“我认得你,两年前之别,你一向好吧?”
  青衣女点了点头,道:“还好,”她看了青衣少年一眼,说道:“这就是我的丈夫!”
  夏江喟然一笑,道:“当你们出现时,我便知道他是你的丈夫”。
  青衣少女转身向青衣少年说道:“甘哥哥,他就是我常说的夏相公夏江。”
  青衣少年缓和了一下脸上的神情,强颜一笑,道:“夕闻阁下大名,今日得睹尊颜,真乃三生有幸。”
  夏江淡淡一笑,道:“阁下不必客气,在下掌毙贵关三个门人……”
  青衣少年脑中念头一转,接道:“这个兄台不必放在心上,如非三个门人有对兄台不是之处,兄台当然不会下这种杀手!”
  青衣少年的眼光,扫了那八个围着夏江的青衣人一眼,说道:“那么,我们走吧!”
  话落,与八个青衣人挺身跃去。
  那青衣少女似笑非笑地裂了一下嘴瓣,道:“江哥哥,我不知道我应该说什么好……”
  夏江苦笑地接道:“青雪,你也不必心存内疚,当初,欲改嫁时,我们不是互相谅解么?”
  “是的,……”这青衣少女,正是与夏江结过婚而又嫁的何青雪!
  她喃喃地说道:“可是,我变了!”
  夏江道:“人在某些时候,都会变的,只是,你变得如何?我就不知道了!”
  “我变得心地狭窄,心黑手辣。”
  “可是,我还没有见过事实。”
  何青雪冷冷一笑,道:“以后,你会得到证明的,”她望了夏江一眼,轻轻地叹了一口气,又道:“江哥哥,你也许体会得到,一个人,不能光靠希望与幻想而活,人,须要面对事实——,为了某种实事,我离开了你……”
  “我谅解你!”
  她惋然地笑了笑,道:“我知道,两年来,我知道我还深爱你。”
  夏江笑道:“爱字离我太远了,我不愿再提起爱字!”
  “找到素珍没有?”
  夏江摇了摇头道:“没有,我曾回去过水田村,可是,她走了!”
  她象似可惜地叹了一口气,说道:“那么,我也要走了,如果你愿意来,雪自当扫塌以待!
  话落,转身走去!
  望着她轻摆的臀部,姗姗而去的娇俏背影,夏江想到现在别人占有了她……”
  他凄惋一笑,他并不恨她,他曾安慰她,原谅她,这是他对她的爱。
  他明白,何青雪在他身上,得不到爱,他设法使别人爱她,对于她的离去而不悔恨,也不难过。
  就在夏江怔怔出神之际,突然——
  一声叱喝之声响起,一个黑衣人影,象闪电般地截住何青雪的去路!
  何青雪不期然地退了一步,明眸一转,淡淡问道:“姑娘截住去路,有何指教?”
  夏江吃了一惊,循声望去,截住何青雪去路的,赫然就是“女血神”。
  “女血神”粉腮罩起了一片恐怖的阴影,冷冷笑道:“你就是夏江的妻子?”
  “以前是的!”
  “现在已经改嫁别人?”
  “是的!”
  “这中间为了什么?”
  何青雪格格一笑,粉脸倏变,道:“姑娘是夏相公的什么人?”
  这一反问,把个“女血神”问得怔了半晌,当下冷冷笑道:“他是我的主人!”
  “主人两字包含太广,说得具体些,你是不是他的爱人?”
  “不!”
  “既然不是,姑娘凭什么问我们私事?”
  “女血神”阴恻恻地笑了笑,道:“假如我想问你呢?”
  “不说!”
  “女血神”的脸色为之一变,阴恻恻一笑,道:“假如你不说嘛,你就退不出这片树林!”
  何青雪望了充满杀机的“女血神”一眼,骇然地退了一步,道:“你想知道什么?”
  “你为什么别我主人而又另嫁?”
  “那么,请问姑娘,你问这件事的用意河在?”
  “我想知道……”
  “知道我为什么别他而又改嫁?”
  “不错!”
  何青雪冷冷一笑,道:“这个恕难奉告!”
  “你不说?”
  “不错!”
  何青雪“错”字犹未出口,“女血神”挟着一声叱喝,出手快逾电奔,双指点向了何青雪的“将台”太穴!
  也在“女血神”甫自出手之际,突然一声大喝道:“滚回去——”
  一道排山掌力,在“女血神”身影甫出之际,向她背后击到!
  这道掌力不但来得快,而且来得猛,如果“女血神”不收手,就是她点中了何青雪,她自己不毙命也非受重伤,不可。
  “女血神”一挫腰,飘了开去!
  ——但见何青雪的身侧,已经多了一个青衣少年,他脸罩杀机,望着“女血神”冷冷一笑,道:“姑娘如再不分好歹,当心在下要得罪了!”
  “女血神”真做梦也想不到,这个青衣少年武功如此之高,当下格格一阵娇笑,直笑得在场群豪心神荡漾,只见她笑容一敛,道:“你们两个人是夫妇,既然愿意同死,我就成全你们的心愿吧!”
  一语甫落,柳腰轻摆,缓缓向何青雪立身处走了过去……
  夏江见状,大吃一惊,正待说话,突然,他的背后,传来了一个声音:
  “阁下放心好了,这个女人想杀他们,除非在五十招以后,或者弹那首“蚀魂曲”!”
  声音传来,使夏江吃了一惊,转脸望去,只见一个头戴斗笠,手握烟斗的老者,倚靠树干,闭着眼睛。
  夏江吃了一惊,他的吃惊,并不是这个老者来得太过奇怪,而是,他何以知道,“女血神”会弹蚀魂曲?
  那个神密的老头子,吸了一口烟,轻轻地把烟杆在地上敲了几下,把烟渣打掉,漫不轻意地说道:“怔什么?不救人么?”
  夏江霍然惊醒,这当儿,一声叱喝之声,破空传来,举目一望,“女血神”已经出手攻向青衣少年。
  夏江见状,大喝道:“住手!”
  夏江这一喝,使出手攻向青衣少年的“女血神”,本能地收身后退,冷冷问道:“有什么事么?”
  夏江脸色一变,道:“你给我站开,如果你敢无理取闹,我就毙了你。”
  “女血神”荡声一笑,道:“你要我让他们走?”
  “不错!”
  “这是你第一次向我下的命令!”
  夏江怔了一怔,随即冷冷道:“是的,这是命令,”
  “女血神”冷冷一笑,望了青衣少年及何青雪一眼道:“假如我主人说不是命令,我就不会让你们走,他既然说是命令,也就是他实行了对我的诺言,好吧,我让你们走。”
  话落,让过去路,青衣少年哂然一笑,与何青雪弹身奔去。
  夏江吃了一惊,脱口向“女血神”问道:“什么诺言?”
  “女血神”冷冷一笑,道:“我曾向你说什么?你不妨想一想?”
  话落向场中走去!
  场中,在这刹那间,雅雀无声,在场数十个武林群豪,无不被这美赛仙姬的“女血神”的美色及武功所震慑!
  “乱石真君”也不敢贸然一走!
  场中,在一时之间,保持了原有的状态,这时,“女血神”又走到了“乱石真君”不远之处的地方,站了下来!
  夏江扶起了谷家玉,他的心情,突然沉重起来,如非谷家玉救他一命,他可能已丧命在“乱石真君”之手。
  她不惜牺牲自己的性命,救他一命,这里面存在的是什么?夏江不难明白,那是一个“爱”字!
  是的,谷家玉爱他!
  想到这里,夏江暗然长叹,他扶着谷家玉的身子,向树林中走去!
  他的心情,沉痛异常,这种情绪,是他以往没有的,现在,产生了,这种情绪的产生,象某种事情突然变化一样……
  夕阳,照在谷家玉苍白的粉脸上,她的眼眶,还挂着两颗没有掉下的泪水……
  ——这两颗泪水,包括了她的生命,她的爱,以及一颗赤裸裸的少女之心!
  他轻轻地把她放在草地上,咬牙控制了悲伤的情绪,把真元运至掌间,拍了她三十六大穴,然后,以本身真元替她疗伤。
  夏江并不是爱她,他知道他自己不能爱任何一个女人,他肯化费本身真元,替谷家玉疗伤,完全是为了报恩!
  谷家玉为他而受伤,他不能不还这个恩!
  一阵疗伤,化费了夏江无数的真元,几个时辰之后,谷家玉终于醒了过来!
  她睁开了眼睛,凝视了四周一眼……一个模糊的人影,在她的眼帘里叠现出来……
  她喃喃问道:“是谁?”
  夏江望着她茫然的神情,心痛如绞,茫然不知所答:
  她闪动了一下唇瓣,喃喃道:“我没有死?”
  夏江怆然接道:“是的,玉妹,你没有死!”
  夏江的声音,象一支催泪曲,含在谷家玉眼眶里的泪水,终于滚落下来……
  然而,她笑了……
  这带着眼泪的微笑,陡然铁铸心肠的人见之,恐怕亦难不心酸欲泣?何况夏江是一个人?一个有感情的人?
  而她,心有何思?心有何意?……
  夏江终于热泪盈眶了!
  她喃喃问道:“夏哥哥,你把我救活过来?”
  “是的……”
  她一个挺身,站了起来,突然喝道:“谁叫你救我?——”
  她在激动中,突然挥腕,叭的一声,打了一记耳光!
  夏江被这一记耳光打得脸上一阵火辣,他下意识地伸手摸了一下脸颊,喃喃道:“你……你打我!……!”
  谷家玉激动的情绪过后,她吃惊了,她吃惊得把手蒙住了张门的嘴巴……半响答不上话……
  夏江缓缓站了起来,暗然道:“玉妹,谢谢你救我一命而受伤,”他掉头走去,男儿为某件难言的痛苦之事的泪水,在他掉头之后,掉了下来!
  他不愿让谷家玉看到他流泪,也不原意让她知道他是一个感情脆弱的男人,他仰制着悲痛的心情,又道:“我知道你恨我,恨我视你对我所付的感情一无所睹,可是玉妹,你不会了解我……,是的,我不会爱你……也不可能爱你……你恨我吧……”
  他怆然一笑,又道:“我是一个人,有血有肉有感情的人,然而,我不能施爱于人,我何常不是感到难过?……我不求你的谅解,但求你恨我,恨我是个没有感情的薄幸人!”
  悠悠断肠心语,道尽了心扉里的痛苦!
  他缓缓地走了开去……
  突然——
  谷家玉哇的一声,放声痛哭!
  其声悲切,直似深闺断肠哀泣,闻之令人酸鼻,那哭声象剑一般刺着夏江的心……
  他停下了脚步,转身瞧去,但见谷家玉双手掩面,伏在早地上,放声痛哭!
  夏江不期然地又走了回来,默视着谷家玉哭泣而抽动的双肩,他轻轻地俯在她耳边叫道:“玉妹……”
  她霍然抬头,厉声道:“你给我滚……滚……”
  夏江没有走,他苦笑了一下,道:“玉妹,你为什么要恨我?假如我们不谈到“爱”上面,我们不是一对很好的兄妹么?”
  她眼眶里的眼泪,象断了线的珍珠,籁籁而落,然而,她没有哭,这无声的痛哭,不是比有声的痛哭更要难过么?
  她缓缓垂下了头……喃喃道:“是的……可是,我不能够……我爱你……走吧,别管我,就让我们象没有相逢一样……离开我!”
  夏江木然痴呆地没有挪动脚步!
  她抬起了挂满泪水的粉腮,道:“去吧,我或许会忘记这件事……”
  一副人见人怜的带雨梨花之容,令夏江怦然心动,于是他心扉象似被一股激流在击撞着……
  被埋藏在心扉里的感情,开始泛滥了……
  谷家玉歇斯底里地说道:“夏哥哥……抱我……就这一次……求你……抱……”
  突然——
  夏江一张那双粗而有力的双臂,将谷家玉搂抱在怀中,人,终于克服了感情!
  她也张着玉臂,把夏江反抱着……两片闪动着火焰的樱唇,凑到了夏江的嘴上,终于,四片唇瓣,结合在一起了。
  象火焰一般的感情,终于爆发!
  吻,温暖了她的心!
  吻,也使他忘了一切……
  突然,在飘飘然的领域里,传来了一阵歌声,那歌声唱着:
  “………
  低语轻问君何愁?
  情似海,
  恨悠悠,
  情爱难偿恨长流。
  泪中情,
  笑里恨,
  此情只留梦中痕……
  ………”
  夏江霍然推开了谷家玉,他的脸色变了!
  ——歌声,象一盆冷水,也象他的生命之神。
  谷家玉被夏江突然推开,睁着一双大眼睛,骇然地望着夏江!
  夏江吃惊得混身颤抖,他不知为了什么,他好象一个犯人,接受了审判一样,这审判他的法官是——良心。
  他的良心,深深受到了指责,他既无法爱任何一个女人为什么还吻她,夺了他的心?
  他站了起来,骇然地往后退……一步一步地……缓缓地突然——
  夏江后退的身子,碰到了后面的东西,一个站立不稳,几乎令他仆倒于地!
  夏江吃了一惊,转身望去,忍不住使他“啊”的惊叫出口,但见,“女血神”粉脸透着可怕的杀机,伫立当前!
  他吃惊的是,他突然想起了“女血神”在“血谷”告诉他的那句话:“如果你爱上任何一个女人,我就杀了对方!”
  夏江此刻见到“女血神”突然出现,怎不令之为震惊!
  “女血神”冷冷一笑,望也不望夏江,嘴角泛起着那冷冷的阴笑,连步姗姗,向谷家玉的坐声之处,走了过去……
  夏江脸色突变,脱口叫道:“你干什么?”
  他一个幌身,截住了“女血神”的去路!
  “女血神”粉腮杀机更浓了,她阴森森一笑,反问道:“你干什么?”
  夏江骇然不知所语,他看得出来,“女血神"的芳心,已埋下了杀念!
  他望着她娇艳粉腮所呈露的阴影,骇然而退,道:“你想杀她?……”
  “不错。”她冷冷地答了一句!
  夏江惊道:“你……你不能杀她……”
  “我为什么不能杀她,你已经遵守了我们两个人的诺言……”
  “什么诺言?”
  “你命令过我是不?”
  “不……不错!”
  “这就对了,你既然命令我,那么,我就有权杀你所爱的女人……”
  夏江道:“我……我不爱她。”
  “女血神”冷笑一声,道:“那么,你为什么吻她?”
  “这……”夏江呐呐不知所答!
  “女血神”阴森森地笑了一下,喝道:“夏江,你给我站开,否则,我也连你一起杀了!”
  这一句话,说得夏江脸色为之一变,他心胆皆栗,假如“女血神”想杀他与谷家玉,还不是一件易如反掌之事!
  杀机倏现!
  “女血神”是一个心黑手辣的人物,她的心目中既然埋下了杀机,自然有可能杀了谷家玉!
  夏江吻谷家玉,是因为他自己一时冲动,如果谷家玉死在“女血神”之手,自己于心何安?
  想到这里,傲然之色,油然而生,他冷冷笑了一笑,道“我不许你杀她。”
  “女血神”晒然一笑,道:“夏江,你放明白些,并不是你的命令范围之内,你无权干涉!”
  夏江冷冷说道:“假如我爱上任何一个女人,你非杀对方不可?”
  “不错!”
  “假如我爱上你呢?”
  这句话问得“女血神”怔了一怔,不错,假如夏江爱上她,她是否也杀了自己?
  这一句话也把这个恐怖的人物“女血神”给问傻了,她不知所答,也不知她心中所想?
  她只是怔怔地!
  夏江冷冷迫问道:“你说呀?”
  她冷冷一笑,也不答腔,转身向前走去!
  这个转变,又使夏江愕了一阵子,然后,他吁了一口气,望着她姗姗而去的背影,夏江咬牙笑了一声!
  他开始恨这个女人——“女血神”
  夏江看了静坐一侧的谷家玉,喃喃说道:“玉妹,原谅我……我不是故意的,我不愿让你痛苦,可是,我做了一件我自己所不愿做的事……”
  她怆然而笑,接道:“我不怪你,走吧,别向我多说话,我要好好的想想……”
  夏江一转身,向前走去!
  人与人之间在冥冥中拉开了距离,有些时候,这距离永远难以结合或缩短!
  别了!
  没有语言的相别,这离去的一刻,为他们今后的心里,埋下了痛苦的种子!
  夏江回到了场中!
  ——但见那个头戴斗笠的老者,依旧倚靠树杆上,闭目而坐。
  可是,场中这一刹那间,已经起了急剧变化,但见场中除了原先几个人物之外,“乱石真君”与门下之人,全部躺在地上!
  夏江怔了一怔,突然——
  “女血神”扑入场中,黑影一旋,解开了“乱石真君”及门下人的“穴道”。
  夏江突然明白过来,原来“女血神”是点了“乱石真君”及门下人的穴道,使他们不致于走掉!
  当下,“乱石真君”穴道被解之后,挺身跃起,夏江一个箭步,欺到“乱石真君”面前,冷冷喝道:“你身为一寨之主,却如此心黑手辣,请问在下与你何仇?至今你在暗里下手?”
  “乱石真君”几番遭折,知道这年轻人是不好惹,当下定了一定神,道:“那么,你为什么打伤本寨‘翻云燕’?”
  “我打伤了他,你就要我的命?”
  “不错”!
  “好极”夏江纵身一笑,道:“既然如此,我也不饶你。”
  夏江这时恨透了“乱石真君”,他不应该在自己毫无防备之下,出招偷袭,如非谷家玉做了挡箭牌,他还会有命?
  于是,他一语甫落之后,功运双掌,一步一步向“乱石真君”立身之处,走了过去!
  “女血神”站在一侧,动也不动!
  突然——
  一声暴喝之声破空传来,但见夏江身子猛然飞起,一掌攻去——
  出手攻招,其势如电,“乱石真君”一挥竹杖,向夏江横扫过来,同时身子霍然暴退——
  可是夏江这一掌只是虚张声势,在“乱石真君”身影一退之际,他一弹身,反身扑向“翻云燕”,探手抓向了他的怀中。
  ——嘶的一声,夏江的身子,已经退了回来,但见他的手中,已经握了一份三分之一的“三绝图”。
  出手之快,匪夷所思!
  “乱石真君”真估计不到夏江会有这一招,一经发觉,夏江已经取走了“翻云燕”怀中的“三绝图”
  “乱石真君”这一气,真是非同小可,怪吼一声,猛扑夏江,竹杖挥出,左手一把乱石,也告击倒!
  这一杖石一快逾电奔,夏江知道厉害,也不敢贸然一接,飘身而退!
  “乱石真君”一击未中,再扑身——
  于是,他身影未出,夏江乘隙,在这间不容缓的一瞬,欺身而上,一招“厉鬼撷食”,挟着闪电惊鸿之势攻到。
  出手之快,令人咋舌!
  “乱石真君”估计不到夏江有这一着,一经发觉,夏江的掌力已经攻到——
  闪身避招巳来不及,砰的一声,“乱石真君”的身子,飞泻而出,轰然一声,栽倒于地!
  一个声音在“乱石真君”栽倒于地之后,说道:“打得好……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
  夏江为之一骇,循身望去,发话之人,吓然就是那个头戴斗笠的老者。
  夏江愕了一愕!
  这时——
  但见一条丽影,飘身进了场中,这个人影来得象幽灵似的,不但落地毫无声音,而且来势奇怪。
  夏江抬眼望去,但见眼前为之一亮,一个身着红衣,极其妖冶,艳光照人的少女,飘落场中。
  这个红衣女的脸上,带着一份漾然的神彩, 眼光落在“乱石真君”及“翮云燕”的身上时,粉腮突然一变!
  只听她冷冷一笑,言语道:“想不到这林中,来了武林高手……”
  但见她一语甫落,明眸骤现杀机,扫了在场之人一眼,冷冷喝道:“是什么人掌伤了‘乱石真君’”?
  这红衣女子来势汹汹,好象不把在场之人,放在眼内似的,夏江望着她那妖冶的神态,不觉怒火又起,道!我伤的!”
  红衣女子的眼光,迅速地落在夏江的脸上,格格一阵淫笑,直笑得夏江心头发毛,喝问道:“你笑什么?”
  红衣女一敛笑容,道:“笑你太不知死活,”她话峰略为一顿,问道:“翻云燕身上的一份‘三绝图’,是不是被阁下取走了?”
  “不错,在我身上!”
  红衣女在夏江一语甫落之后,一个纵身,立在夏江的面前,冷冷喝道:“交出来。”
  夏江哂然一笑,道:“你说得好容易,你办不到。”
  红衣女娇笑,道:“你不交出来么?”
  “你有本事只管出手抢!”
  红衣女冷冷一笑,道:“好,如果我不毙了你,也不狂称‘三笑摄魂’了。”
  这红衣女自报外号,震惊了在场之人,突然,一个声音喝道:“女娃儿,打不得——”
  “三笑摄魂”吃了一惊,收身后退,举目望去,发话之人,竟是那个头戴斗笠的老者!
  “三笑摄魂”喝道:“我为什么不能杀他?”
  那老者缓缓站了起来,漫不经心地望了“三笑摄魂”一眼,问道:“你叫郑小玲?”
  “三笑摄魂”粉腮一变,道:“你怎么知道?”
  那老者哈哈一笑,道:“这有什么稀奇,我只是随便问问了吧,你何必吃惊?我再问你,‘翻云燕’是不是你的未婚夫?”
  “不错!”
  那充满着神密的老者沉思半晌,又问道:“麻面魔女是你师父?”
  “三笑摄魂”吓了一大跳,自她出江湖以来,就没有一个人知道她的身世,这老头竟然知道,这怎不令她吃惊?”
  当下应道:“不错。”
  那老者喟然地叹了口气,象有无限的感慨,说道:“那么,你抢那份‘三绝图’吧!”
  话落,又倚靠树杆闭目而坐!
  “三笑摄魂”郑小玲粉腮为之一变,突然一弹身,立在那头戴斗笠的老者面前,喝问道:“你是什么人?”
  那头戴斗笠的老者一睁眼,哈哈笑道:“你想跟我老头子打架?”
  “如果你不说你是谁,我有办法叫你说!”
  “你办不到。”
  “三笑摄魂”郑小玲叱喝一声,一掌向那老者劈去!
  郑小玲猝然出手,快于闪电,这使站在一侧的夏江,也不觉吃了一惊,暗道:“好快的身法——”
  轰然一声巨响——
  但见树杆应声而折,这掌力又使夏江一骇,在折枝纷纷中,那老者的声音传来道:“小女娃我说你办不到,你偏不信。”
  郑小玲大吃一惊,这声音竟传自背后,她骇然一转身,那老者竞站在她的背后!
  这副身手之快,不要说郑小玲吓得脸无血色,即是站在一侧的“女血神”与夏江,也吓得目瞪口呆!
  那老者哈哈一笑,道:“女娃儿,我不愿跟人打架,我要去了!”
  话犹未了,身影飘然而逝!
  “三笑摄魂”被这老者戏弄得满腔怒火,在那老者走后她又幌身立在夏江面前,喝道:“你交不交出那三分之一的“三绝图?”
  “不交——”
  郑小玲大喝一声,玉腕扬处,一掌攻向了夏江。
  就在郑小玲出手之际,乍闻“女血神”冷冷喝道“住手——”
  她娇驱弹处,站立在两人中间,秋波荡漾着摄人神彩,望了夏江一眼,问道:“主人,要不要我杀了这个女人?”
  夏江冷冷喝道:“我的事谁要你来管!”
  夏江这一喝,把个“女血神”喝退了半步,当下粉腮为之一红,难堪异常!
  郑小玲望了一眼“女血神”,冷冷一笑,道:“姑娘是这位阁下的什么人?唉哟,人家可不买你的帐呢,你又何必自作多情呢?”
  这一句话,把个“女血神妙说得无地自容,当下厉声一声,突然幌身在夏江的面前,冷冷喝道:“既然你不遵守我们的诺言,我也可以杀你,夏江,把三分之一的‘三绝图’交出来。”
  这突然的转变,使夏江吃了一惊。
  “女血神”是一个心黑手辣的人物,如非夏江破了她誓言——逃过了她的“蚀魂曲”,她哪会听他指使?
  连番受夏江的冷落,不要说她是一个女人,脸皮薄,就的是一个男人,也忍不住!
  但见她一语甫落之后,脸上倏现杀机,迫视在夏江的脸上!
  夏江冷冷一笑,道:“你办不到!”
  “女血神”狂声一笑,道:“那不防走着瞧——”
  瞧字甫自出口,郑小玲已经弹身扑进,一掌攻向了夏江。
  夏江见郑小玲出手奇快绝仑,当下不敢怠慢,—幌身,避过来势——
  可是夏江一掌还未避过,郑小玲红影旋处,第二掌又攻到,出手之快,简直快得令人乍舌!
  夏江暗自一骇,当下一强身,向后退去——
  倏地——
  就在夏江纵身而退之际,站在一侧的“女血神”,突然发动攻势,一挥手,一掌向夏江背后劈去。
  “女血神”出手之势,何等之快,夏江几乎没有站稳身子,背后“女血神”的一掌,已经结结实实地打在他的背上——。
  砰的一声——
  他的身子,被“女血神”这一掌,劈得飞泻而出,郑小玲一幌身影,向夏江扑去,出手抓下!
  撕的一声——
  那份三分之一的“三绝图”,又落在郑小玲之手了。
  “女血神”怔一怔——!
  她没有挪动脚步,只是默然望着夏江被自己击伤身子,珠泪倏滚粉腮旁。
  愤怒的情绪过去了!
  接踵而来的是心痛!
  她缓缓向夏江的立身处走了过去……这脚步是下意识的,并没有接受大脑的考虑!
  如非“女血神”,郑小玲想掌伤夏江,当非—件容易之事,可是,她在愤怒中,做出了—件夏江所不能谅解的事!
  错,只是一杀那!
  就在“女血神”走到夏江身侧不远之际,夏江强忍伤势,缓缓坐了起来!
  “女血神”忍不住脱口道:“夏相公……”
  夏江咬着钢牙,缓缓站了起来,望也不望眼前的“女血神”冷冷道:“姑娘放心,这一点伤势,在下还撑得起!”
  话落,带着受伤的身子,向前走去……漫无目的………
  如非夏江的功力,在百年之上,被“女血神”击中这一掌,就是不毙命,也非重伤不可。
  现在,他失望了,他告诉自己:“……这就是女人……女人的心……”在这一杀那间,他对一切的事,感到失望了。
  他不想再抢得那张“三绝图”,他想,“就让我永远对不起‘鬼中鬼’吧,反正,我只能再活三个月!”
  他惨然地笑着……像似他的生命,已经快要结束了!
  突然——
  一条人影,像幽灵似的飘落在他面前,夏江怔了一怔,来人,正是“女血神”!
  但见她双瞳含泪,一片凄然之色,喃喃道:“夏相公,我是无意的,你不能任意侮辱我!我受不了你的冷落,所以……”
  “所以,你打了我一掌?”
  “是的……”她珠泪汪汪而落!
  夏江脸色一变,冷冷道:“你给我站开,请不要挡住我的去路。”
  “女血神”泣道:“你不服下我一颗丹药么?”
  “好意心领,在下还承受得起!”
  话落,径自向前走去……
  “女血神”没有去阻挡他,望着夏江远去的背影,他冷冷地笑了……
  再说夏江漫无目的地走着……他的脑中,只有一个字:“恨”!他恨一切,尤其女人——除了一个许素珍之外!
  走着走着……
  他不知走了多远,突然间,脑海一晕,砰的一声,栽倒下去!
  他本是一个内极为雄浑之人,如刚才能及时疗伤,当不会现在体力不支,而倒于地上!
  朦胧中,他的脑海里,传出了那首“断肠曲”的歌声……
  他精神一振,他告诉自己,我要活下去,为这首“断肠曲”而活!
  “断肠曲”,是他的生命!
  当他对自己的生命感到没有希望时,这首“断肠曲”使他精神抖擞。
  在歌声飘然而逝后,冥冥中似有人在告诉他,他应该给“鬼中鬼”完成他所交待的事,他不能做一个罪人!
  是的,他应该报答这个给他功力的人!
  他咬牙想坐起来,可是力不从心,从地里,他心中吃了一惊,他的手,像摸到了一件东西……那是一支手!
  夏江这一惊,真是非同小可,难道他所摸到的是一支死人的手?
  想到这里,夏江运足目力望去,模糊中,现出了一个影子,女人的影子!
  但见对方俯身而卧,似是受了重伤,突然——
  一阵轻风拂过,一阵腥味,吹进了夏江的鼻孔,夏江骇了一跳,因为这种腥味出自那女人的身上。
  那腥味不是腐尸之臭,而是一股像鱼腥的味道!
  突然间——
  那个女人翻动了一下身子,一张芍药粉腮,骤映在夏江的眼帘!
  但见她秀发散乱,樱桃小口溢着鲜血……
  她的美,美得比“女血神”有过之而无不及,可是,她的美是属于端庄的,闲静的,可是在细看之下,她的美,又似并非出自人间,而使人见之,象天上的女神——
  每一阵风吹过,便有一股鱼腥味从她的身上发出!
  夏江的心里,大感奇怪,这女人既不是鱼,那里来鱼的腥味。
  想到这里,他好奇之心大动,他想:“我何不看看她是谁?……”
  心念广转,他吃力地爬到了那女人的身侧,但见这女人比普通女人娇小,大约比“女血神”矮一个头!
  她身材均匀,皮肤嫩白似雪,跟着呼吸而起伏的双峰……这一切,充满了无限的诱感!
  夏江眼光一扫之下,发现她的玉掌之中,握着一颗丹药,夏江突然似有所悟,这少女必是在受伤时,想服丹药,而力不从心。
  夏江把她手中的丹药,塞入她的口中,然后,他强运本身最后一口真气,伸手拍向了她几处大穴。
  夏江拍过她大穴之后,自己也坐了起来,运气疗伤。
  不知经过多久……大约几个时辰之后,夏江突觉背后被拍了一下,他转身望去,但见那个女人已经坐在他的背后,口露感笑!
  她的笑,与其他女人不同,也像出自另一方……或者另一个世界,使人看来,不知道美或不美……
  那美,是神秘的,天下难找!
  她的笑容,是奇特的,没有一个女人,有她那脸上所呈露的笑容……那似笑非笑,似真非真……
  夏江见了这少女之后,突然感觉到,他自己好像活在另外一个世界……
  这种感觉,是别的女人身上所找不到的,可是现在,在潜意中,他感觉到了,他感觉到自己活在不是自己的世界。
  这感觉是奇怪的。
  他怔了半响之后,问道:“姑娘刚才被何人所伤?”
  那少女摇了摇头,脸上层露着奇特的表情,那表情似怀疑,似听不懂夏江所说的话,而感到愕然!
  夏江怔了怔,他的眼光,直钉在对方的脸上,他想在她的脸上表情中,找到些什么,可是,他失望了。
  她只是瞪着一双大眼睛,在望着他,那眼睛像蓝色的海洋一样,晶莹而美丽。
  夏江奇怪地问道:“你不会说话么?”
  她又摇了摇头,跟刚才的表情,一模一样!
  这一来,把个夏江搞得莫明其妙,他楞了半响,就不知所语!
  那少女望着夏江怔怔神情,突然折了一根小树枝,在地上写道:“你在跟我说话么?”
  夏江吃了一惊,她知道这个少女是一个哑巴,当下点了点头,表示是。
  她又在地上写道:“刚才是你救我?”
  夏江又点了点头!
  那少女用感激的眼光,凝视了夏江片刻,又写道:“谢谢你!”
  夏江觉得她非常天真与忠厚,当下也折了一根树枝,写道:“举手之劳,何必谢我”
  那少女突然写道:“你是好人还是坏人?”
  这句话看得夏江愕了半响,不知如何回答?片刻,才写道:“是好是坏,我自己也不明白,不过,一个人总是有好也有坏。”
  “我知道你是一个好人!”
  “为什么?”
  “因为你肯救我!”
  夏江微微一笑,觉得对方很有意思,当下写道:“姑娘不会说话么?”
  “不会。”
  “为什么?”
  “因为我不是活在这个世界的人!”
  夏江吓了一跳,他突然闻到了一股鱼的腥味,使他不寒而栗地打了一个冷战!
  她不是在这个世界上的人,那么,是从那里来的?
  他心念中,写道:“那么,姑娘从那里来的?”
  “海里”
  夏江又是大大吃了一惊,这个女人从海里来的?海里也会长人?
  夏江这一惊,不由张目结舌,那少女又写道:“你不必吃惊,我真的是从海里来的,我不会骗尔,因为你救过我的命。”
  夏江咽了一口痰水,写道:“那么,姑娘叫什么姓名?”
  “我没有名字,你就叫我‘海女’好了。”
  夏江默念了一句海女,心中疑念丛生,这女人说她是海里来的,海里会长人?她名字叫“海女”?
  心念中,写道:“你从海里来这里干什么?”
  “赴一个约会。”
  “那么,你刚才怎么受伤的?”
  “一个人骗了我一张图之后,暗中下手把我打伤。”
  “什么图?”
  “三绝图。”
  夏江又是一惊,原来那张“三绝图”,就是这个女人的,当下写道:“那个人是身着灰衣?”
  “是的,他穿灰衣服,像你一样,长得很漂亮。”
  “他是一个坏人,怪不得你上他的当!”
  “你认识他么?”
  “认识,他叫‘翻云燕’。”
  那少女注视了夏江一眼,在这一眼里,包含了她心中的疑惑,然后写道:“他现在在那里,我要去找他,取回“三绝图”。
  夏江心里暗忖:“这个女人必是‘奇尼’或‘人上人’其中一人的徒弟,三月三日的‘仙履谷’,我们还要动手呢!”
  心念中,他不由多望了那“海女”一眼,从她蓝色的眼睛里,他发觉了她善良的本性,像当初的许素珍一样。
  他默然自问:“我是否应该帮助她呢?帮助这个善良的少女?”他的答覆是应该的,他应该帮助她。
  人的善恶,全在一念之间,当夏江的善念泛起之后,他觉得自己应该帮助这个来自海中的女人!
  那么,她真的来自海里?……
  当下写道:“姑娘要取回那张‘三绝图’?”
  “是的,我要取回来,否则,我父亲不会原谅我,你愿意帮我的忙么?”
  “愿意的,我们走吧!”
  写完之后,夏江已经站了起来,“海女”微然一笑,也站了起来,一股鱼腥味,又飘进了夏江的鼻孔,使他不期然地又打了一个冷战!
  这股鱼腥味的确奇怪,饶是夏江智慧过人,也猜不出这个女人为什么原因会发出鱼腥味。
  可是,他要帮助她,帮助这个对世敌一无所知的女人,他自己感觉到,帮助“海女”,就象帮助许素珍一样。
  从她善良的脸庞上,他看到许素珍的天真憨笑,当他帮助这个陌生的女人时,就象帮助许素珍一样。
  这感觉是奇怪的,可是它在夏江的心扉里产生了!
  就在夏江举步前走之际,突然——
  一声暴喝之声,破空传至,夏江一弹身,势如电奔,疾向发声处飞奔过去。
  举目望去,使夏江吃了一惊,伹见场中,多了四十多个青衣人。
  那个青衣少年,又伫立场中,夏江突然似有所悟,“生死关”的人,必然又卷土重来了!
  何青雪口泛冷笑,站在青衣少年的身侧。
  但见“女血神”握着那柄铁琴,目光注视着场中,场中——一个青衣老者正与郑小玲打得难分难解。
  夏江转身望了“海女”一眼,她的嘴角上,依旧露着浅笑,那笑容令人陶醉。
  夏江突觉怦然心动,他迅然地收回了眼光,在地上写道:“三绝图就在那红衣女子的身上。”
  “海女”点了点头,写道:“我先出手么?”
  “我先出手。”
  “你打得过她们么?”
  夏江微微一笑,写道:“如果我打不过,你就出手好了。”
  “海女”点了点头!
  当夏江一弹身,飞入场中,大喝一声:“住手——”夏江这一喝,使正在动手的青衣老者及郑小玲,双双飘开。
  夏江脸上骤现杀机,迫视在郑小玲的脸上,喝问道:“三绝图是不是在你的身上?”
  “三笑摄魂”郑小玲冷冷一笑,道:“不错。”
  夏江咬牙喝道:“交出来!”
  “假如我不交出来呢?”
  “我就毙了你。”
  “那不妨出手试试。”
  夏江狂笑一声,道:“那么,你也不怪我心狠了!”
  一语甫落,身影疾出如电,猛扑郑小玲,一掌攻出。
  夏江这次出手,其势非同小可,这一掌不但挟着他全部功力,也用了“鬼斧神功”的绝学。
  一掌击出,郑小玲身影划处,猛然闪身而退,只见夏江奋起神威,第二招巳告攻出。
  他已经存心非要取到“三绝图”不可,所以在出手之下,难免就有点拚命了。
  突然——
  “三笑摄魂”在夏江的掌力如飙中,竟然欺身而上,玉腕挥处,一招“独劈华岳”,已经攻至。
  掌势之快,身法之奥妙,大出夏江意料之外。夏江滑退两步,左掌第三招“五鬼分尸”,挟以雷霆万钧之势,反身攻至:
  郑小玲暗吃一惊,右手撤回,左掌反击夏江。
  轰的一声——
  两股掌力,撞在一起,激起了满天尘砂飞泻,夏江猛感心神一荡,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而郑小玲也吐出一口鲜血,娇躯踉跄后退!
  一道灵光,掠过了夏江的脑际,他把要倒下的身子,又伸了起来,运足最后一口真元,探手抓向郑小玲的怀中:
  ——那份“三绝图”,终于又落在夏江之手!
  可是,他在身子重伤之际,再度运出一口真气:探手抓起“三绝图”,内力消耗过巨,在抢到“三绝图”之后,一个身子,砰的一声,栽倒下去。
  站在一侧的青衣少年,突然弹身,欺到了夏江的身侧,出手抓向夏江手里的“三绝图”。
  青衣少年这一出手,其势快逾闪电,可是,他右手抓出,竟抓了个空!
  青衣少年这一惊,真是非同小可,举目望去,但见“海女”的手中,已经提着了夏江。
  “海女”的身法,简直快得令人咋舌,凭青衣少年的出手之势,她竟能带开了夏江!
  “海女”迅速取过夏江手里的“三绝图”,纳入怀中,这情景看在“女血神”的眼里,脸色不由为之一变。
  青衣少年不觉怔了一怔!
  “海女”掏出了一颗丹药,纳入了夏江的口中,这丹药有意想不到的功力,夏江服下之后,伤势霍然而逾。
  如以效力看来,这颗丹药的力量,当不在“千年何首乌”之下。
  “海女”向他指了指自己的怀中,表示“三绝图”已经在她怀中。
  夏江缓缓吁了一口气,向她使了一个眼色,向前走去!
  “海女”紧跟着他的背后走去!
  一股鱼腥之味,吹进了在场之人的鼻孔,在场群豪,不由感到一阵骇然!
  突然——
  那个青衣少年一个箭步,截住了夏江的去路,笑道:“夏兄还认得我么?”
  夏江骇然退了一步,道:“当然认得。”
  青衣少年狞笑道:“我看夏江还是把‘三绝图’交给兄弟保管,以免落入别人之手!”
  这句话,说得夏江脸色大变,这个青衣少年原先会突然一走,原来是要多率领几个门下前来!夺取‘三绝图’。
  他冷冷一阵长笑道:“这个请兄放心,‘三绝图’不会落人别人之手的。”
  何青雪一声娇笑,只见她脚步轻移,一副勾魄摄鬼的漂荡神威,使夏江骤觉心头一震!
  那荡然的笑容,使夏江几乎不敢相信,这个女人会是当初的何青雪——他的妻子!
  她冷冷一笑,道:“我看你还是交出来的好!”
  夏江缓缓地垂下了头,喃喃道:“你确实变了!”
  何青雪格格一笑,道:“你不是说过,人到某一个时候,都会变的!”
  夏江暗然道:“是的……变了,一切都变了……世界也变了……”
  “我或许能想到的……”他咬了一咬牙,又道:“只是,你变成出乎人的意料之外!”
  何青雪荡声一笑,道:“夏江,我看你还是把‘三绝图’交出来吧!”
  夏江纵声笑道:“我不交出来。”
  青衣少年哂然道:“既然如此,我只好出手了!”
  夏江冷冷一笑,就在他笑歇之际,青衣少年已经发动攻势,迎面一掌,猛然劈至。
  夏江低喝一声:“来得好——”身影一幌,避过了青衣少年一招抢攻,出手反击一掌!
  就在青衣少年出手攻向夏江之际,站在一侧的何青雪,突然幌身立在“海女”身侧,喝道:“姑娘请把‘三绝图’交下!”
  “海女”愕了一愕,纷腮上泛起一股茫然神情!
  何青雪脸泛杀机,冷冷喝道:“你不把‘三绝图,交下?如果你不说话,我就永远不叫你说话了!”
  “海女”淡淡地笑了一笑,摇了摇头!
  这一下把个何青雪弄得怒火千丈,她以为对方故意不理,当下此喝一声,长剑一抖,蓝光闪处,一剑劈向了“海女”。
  “海女”估不到对方会猝然出手,当下一经发觉,何青雪的长剑,已经到了腰际!
  “海女”这一惊,真是非同小可,只见她一挫腰,像一团棉花似的,轻轻地弹了开去。
  这轻轻一弹,用了至高绝学,这个不会说话的“海女”的确是一个身负绝世武功之人。
  这一来,不但何青雪大吃一惊。即使站在一侧不动的“女血神”,也大大一骇。
  何青雪击了一剑之后,冷然一笑,“原来是一个身负绝世武功之人,怪不得你敢目中无人,再接我这一剑试试!”
  话落,一剑如电光,势如游龙,再度向“海女”劈了过去——
  突然——
  一道黑影,扑向何青雪,喝道:“何青雪,你给我住手。”
  这闷声一喝,使何青雪吃了一惊,当下收身而退,目举一瞧,但见“女血神”脸泛寒霜,缓缓向她立身处走来。
  何青雪不期然地退了一步!
  “女血神”冷冷问道:“何青雪,我再问你,你当初为什么会离开夏江,而又另嫁?”
  何青雪纷腮一变,道:“我绝不会说!”
  “女血神”冷冷一笑,道:“你当真不说么?”
  在“女血神”与何青雪说话声中,四十多个青衣人,缓缓向“女血神”围了过来!
  情势一片紧张!
  如果何青雪敢答个不字,“女血神”就会即刻出手……
  何青雪冷冷道:“我不说——”
  “说”字犹未出口,“女血神”陡然一声叱下道:“你找死——”
  她一幌身,向何青雪扑了过去,在曼妙的娇躯幌处,手巳经攻出!
  “女血神”这出手之势,快逾电奔,何青雪的长剑犹未挥出,“女血神”的第二掌又告攻到。
  掌势之快,不要说叫何青雪闪避,就是她连看也没有辨法看清——
  砰的一声,何青雪的娇躯,被“女血神”一掌,打得一泻而出,“女血神”一弹身,接住了何青雪的身子!
  站在一侧的四十多个青衣人,突然发动攻势,各击一掌,打向“女血神”。
  这四十多个“生死关”的门人,联合攻出一掌,其势委实非同小可!
  但见四十多道狂飙,势如排山倒海,呼呼击向了“女血神”!
  “女血神”纵然身负绝世武功,也无法挨得下这四十多个青衣人联合出手的一击,如被击中,就是不毙命,也非重伤不可。
  “女血神”见状,芳心为之—骇,当即一点莲足,身子突然飘起,娇声大喝:
  “难道你们不要何青雪的命了?”
  这一喝,果然收了效力,那四十多个青衣人,收掌而退!
  “女血神”的脸上,展露一片恐怖的杀机,目光迫视何青雪的脸上,喝道:“你说不说?”
  何青雪击中“女血神”一掌,伤势固然不轻,可是理智还是清醒,当下闻言,冷冷答道:“我不会说的!”
  “你当真不说?”
  “就是你要了我的命,我也不会说!”
  “女血神”咬牙道:“好极,我倒要看你说不说!”
  她挖在何青雪痛穴上的手,加了三成功力,只见何青雪险色骤转仓白,珠泪而落!
  “女血神”冷冷喝道:“你说不说?”
  她咬着银牙,摇了摇头!
  “女血神”的脸上,骤现恐怖的杀机,咬牙道:“你不说,我就非叫你说不可!”
  话落,只见她按在穴道上的手,又加了四成功力,只听何青雪一声闷哼,口中吐出一口鲜血,晕死过去!
  这道情景,看得站在一侧的“海女”,大为不忍,只见她剑眉一颦!
  “女血神”见何青雪昏死过去,冷笑一声,道:“好吧,我就饶你这一次敢再不说,我就要你的命。”
  她一松手,把何青雪掷落在地上——
  “海女”突然幌身,在“女血神”掷落何青雪的一刹那,把她又抓了起来!
  “女血神”见状,怔了一怔!
  当下明眸射出两道杀机,迫视在“海女”的脸上,喝道:“把她放下!”
  “海女”似懂非懂地摇了摇头,她又掏出了一颗丹药,纳入了何青雪的口中!
  “女血神”脸色大变,她正待扑身攻向“海女”之际,她的眼光,触到了“海女”那纯洁的眸子,使这个双手沾满血腥恐怖人物——“女血神”,功力骤然松懈下来。
  她轻轻一叹,转身走去!
  再说何青雪服下“海女”一颗丹药,片刻之后,霍然而逾!
  她望了“海女”一眼,但见她口泛浅笑,迷人至极!
  道纯真的笑容,唤起了何青雪的善良本性,她知道,假如不是这个蓝眼睛的女人,她可能死在“女血神”之手。
  她感激得纷腮滚泪,不知所语!
  一股鱼腥味,冲进了何青雪的鼻中,使她不觉打了一个冷战,下意识退了两步!
  她的身子,为什么会出鱼的腥味?……
  何青雪望了她片刻,然后感激地说道:“我想杀死姑娘,而姑娘以怨报德,救我一命,何青雪有生之日,当不忘姑娘救我之恩!”
  话落,向夏江与青衣少年的立身处走去!
  这时——
  夏江与青衣少年,已经过了五十招以上,只见两个打得尘土飞扬,日月无光!
  夏江大喝一声,呼呼击出三掌!
  他想这三掌出手,必可对方迫得连连后退,然后,他便可以攻出“鬼斧神功”的绝招:“满天鬼影”。
  可是大大出乎他的意料之外,就在他三掌过后,对方*了三步,却出反击三掌。
  突然间——
  夏江发觉到,这个青衣少年的出手招式,与自己一模一样,不觉大吃一惊。
  两个人不由同时一惊——
  夏江在青衣少年三掌攻出,之后,收身而退,喝道:“你是谁?”
  青衣少年的脸上,也泛出惊恐之色,道:“你是谁的徒弟?”
  两人这一突然的举止,令在场群豪大为震惊,夏江的脑海里,蓦然掠过一个……他脸色一变,喝道:“你是不是叫甘应忠?”
  青衣少年骇然退了一步,应道:“不错!”
  夏江闻言,脸上突露一片恐怖的杀机,狂声一笑,喝道:“甘应忠,你欺师减祖,该当何罪?”
  甘应忠哂然一笑,问道:“这么说来,你是‘鬼中鬼’之徒?”
  “不错,甘应忠,你不但偷了‘鬼中鬼’的一份‘三绝图’,而且还恕害死‘鬼中鬼’,你这个衣冠禽兽,我要杀你!”
  夏江的确想不到,这个年轻人,就是想害死‘鬼中鬼’的人!
  这时,在场无数的眼睛,全都聚在夏江与甘应忠的脸上,一场恐怖的杀机,隐隐叠出……
  夏江受了“鬼中鬼”之托,非要杀死甘应忠,以替“鬼中鬼”报仇不可,同时,他也要取回他身上“鬼中鬼”被他偷去的那一份“三绝图”。
  甘应忠冷冷一笑,道:“你想杀我,可能辨不到?”
  “那不妨试试!”
  夏江一语甫落,欺前三步,蓄势待发!
  场面在一时之间,骤呈紧张,夏江现在巳存下非除去甘应忠不可之心。
  如果两个人一交上手,必定有一方受伤或死亡。
  望着夏江脸上所呈露的杀机,使甘应忠骇然退了一步,夏江脸上杀机,越来越浓了!
  突然——
  一声暴喝之声,破空响起,夏江一弹身,挟着“闪电惊鸿”之势,出手攻向了甘应忠!
  夏江这一出手,已经存心拚命,出手之下,便用上了“鬼斧神功”的第一招:“满天鬼影”!
  因为夏江已经发觉到,甘应忠的功力,还差自己甚多,而自己的掌势,却没有对方熟练。
  是以,他必须在内力方面,取胜甘应忠。
  愿盼间,三十招巳过。
  夏江当下一咬钢牙,身子猝然抽身而退——
  甘应忠大喝一声,一欺身,一掌攻到可是夏江这一招是拚命打法,在甘应忠一欺身之际,他单掌平胸推出——
  砰的一声,夏江乍觉心头大震,踉跄后退三步,方才拿椿站稳——
  甘应忠却整个身子飞泻而出,叭的一声,摔倒于地!
  夏江一咬牙,运起最后功力,弹身扑上,一探手,探了甘应忠的怀中,可是,甘应忠的怀中,并没有另一份“三绝图”。
  夏江冷冷一笑,道:“我就毙了你——”
  他一挥手,一掌向甘应忠劈下!
  忽地——
  一声惊叫声传来道:“江哥哥,手下留情——”
  青衣人影闪处,何青雪弹身扑向了甘应忠的怀中!
  夏江霍然收掌,他望着甘应忠怀中的何青雪,乍觉心头一震,当下冷冷喝道:“何青雪,你给我站开!”
  何青雪抬起头,但见她泪滚纷腮,道:“江哥哥,你要杀他么?”
  “是的,”夏江咬牙道:“他是一个大逆不道之人,他师父几乎死在他的手里,他师父要我杀他!”
  “可是,他是我的丈夫呀!”
  夏江闻言,心头大震,不期然地退了一步,应道:“是的,你的丈夫,可是,我要杀他,我不能对不起‘鬼中鬼’也不能留他危害江湖!”
  何青雪冷冷道:“你非杀他不可?”
  何青雪惨然一笑,道:“江哥哥,你当切不是答应我,你以后决不夺我的幸福么?”
  夏江闻言,乍觉眼前一黑,他是答应过何青雪,他不剥夺她的幸福!
  可是,他为了自己的生命——三个月限期,他怎能不杀甘应忠?
  何青雪又道:“江哥哥,你难道自食其言么?我这般苦苦求你,也应该看在我的面上呀……”言下不胜凄凉!
  夏江咬了一咬牙,暗道:“是的,当初,我没有给她幸福,现在,我不能再剥夺她的幸福!……反正,我一生巳没有希望,就让我对不起“鬼中鬼”而成全这个曾经爱我的女人吧。”  男儿忏悔的泪水,骤然滚了下来,他知道他对不起“鬼中鬼”,而他又不能杀何青雪的丈夫!
  他轻轻叹了一口气,冷冷问道:“他能给你幸福么?”
  “最低限度,在他的身上,我得到了你所不能给我的……”
  “女血神”突然幌身立在何青雪面前,喝问道:“他不能给你的是什么?”
0

猜你喜欢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