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当前位置: 主页 > 小说 > 武侠 > 陈青云 > 女血神 >

第二章

时间:2017-03-24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阅读:
 第二章
  “女血神”这击出之势,快逾电光石火,蓦然,夏江大喝道:“姑娘住手——”
  夏江这一喝,使出手攻招的“女血神”,把击到夏江身上的铁琴,硬生生收了回去!
  “女血神”冷冷喝道:“有什么事?”
  夏江苦笑了一下,道:“假如我不答应姑娘的条件,你就非杀死我不可?”
  “当然!”
  “假如我答应一半呢?”
  “非答应全部不可。”
  夏江苦笑道:“姑娘美赛天仙,并非在下心无所动,而是此心已有所属,并且无法再爱任何一个女人!这一点,尚祈姑娘凉解,如果你非杀死我不可,那么,尽管下手,在下言至于此。”
  话落,脸上泛起黯然痛苦的神情!
  “女血神”冷冷问道:“你为什么不能爱女人?”
  “你不会了解。”
  “我想知道……”
  夏江咆哮道:“你不要问,我已经说过,我不能去爱任何女人……我为什么会在你曲下余生?……”说到这里,他眼眶一红,忍不住几乎暗然泪下。
  “女血神”骇然地望着夏江道:“什么事令你如此自卑?”
  “不是自卑。你不会知道,也不会相信,凡爱我的女人,终将离我而去……”
  “这个不尽然……”
  “不尽然?”夏江冷冷笑了一笑,道:“世界上有真丑或永恒的爱情,告诉你,我结过婚,可是,我的妻子已离我而去……”
  “女血神”吃惊得往后退了一步!
  夏江冷冷一笑道:“我不会爱任何一个女人,也不敢再去爱任何一个女人,你可知道,我妻子为什么离我而去?”他的声音,越来越为激动地说道:“你叫我相信爱情?何青雪为什么会走?她当初不是爱我爱得发狂,迫我跟她结婚?可是,现在她走了,再嫁给别人,你知道为什么?”
  说到这里,他疯狂地笑了起来……
  “女血神”估不到夏江说出这种激动的话,她能体会出来,夏江的身上,必定有缺陷!
  她冷冷的笑了一下,道:“好吧,我不杀你,也不强人所难,从今以后,除了一个许素珍之外,如果你敢再去爱另一个女人,我就杀了对方。”
  “这一点你请放心,在下心如止水!”
  “我也废了血谷的杀人誓言,从今以后,我将通知各派停止送人,除非我能杀掉你为止!”
  夏江喜道:“你真的不再杀人了?”
  “不错!”
  “我太感激你……”
  “女血神”接道:“不过,你不能告诉任何一个人我的面目,否则我不但不听你指使,而且,我可能杀你,现在你可以走了?”
  “可以让我走了?”
  “是的,你可以走了,但你走不出隧道,那隧道巳被我关闭,从此不会有人再送来,除非你爱上我,或者我杀掉你之后!”
  夏江道:“姑娘既关闭隧道,叫我怎么出去?”
  “你想你的辨法,如果你出不去而死在谷中,总比我杀你来得好。”
  话毕,黑影一飘,象幽灵般地悄然而逝!
  夏江望着那消失的“女血神”背影,也怔怔伫立,他会逃过“女血神”的“蚀魂曲”,的确出乎他的意料之外!
  这是奇迹
  望着四周的峭壁,他皱了皱眉头,从底到上,起码有二十几丈,就是武功再高之人,恐怕也难一跃而上。
  他皱了一皱眉头,心里暗道:“她既然没有杀我,我总不能被困在这里而死……”
  心念一转,他信步走去。
  白骨堆堆,夜风吹着阵阵臭味,使夏江头晕欲呕,不过,能逃一死,已是不错了。
  当他想到许素珍为他而走时,他不由把脚步停了下来,他喃喃自语:
  “我既然没有希望,活着又有什么意思!”
  从他的话中,可以听出来,他是受了极大的心灵刺激,否则,他为何颓丧?对自己的生命如此淡然?
  突然——
  那首“断肠曲”的歌声,从他的脑海里,响了起来……他精神一振,暗道:“我不能死,我要活下去……为我生命中的恋人所活……
  夜尽天明,恐怖的一夜,终于过去。
  望着四周峭岩,夏江木然沉思,他心想怎样才能走出这恐怖之谷?
  他想:“不管如何,我是要出去的,为了我那恋人,为了父母之仇,为了许素珍父亲许球给我的恨,……”
  他在这二十丈宽大的谷中,一步一步地度着……
  腐尸被阳光一照,臭气更浓,夏江虽逃一死,但是能否出“血谷”,的确还是一个问题。
  夕阳已西斜了……
  夏江在这岩壁的四周度了几十遍,就没有发现一个地方,能逃出去!
  他有些气馁,黯然长叹!
  蓦然间——
  一股愤怒之火,涌在脑海, 他咬牙道:“恐怖的女人……你把我关在这里,不等于杀了我一样?……”
  他语声甫落,突然想到,她既然能出去,难道我不能么?”
  夏江咬了咬牙,他要让这个女人看看:她是否能困死他。
  他冷冷地笑了一下!
  他的精神一振,猛然弹身向前奔去——
  夏江在突然中,发现前面岩壁上有个小洞,他心想莫非那小洞有破绽?
  他来到洞口一看,但见这洞口有斗大,探首一望,里面漆黑一片。
  这个小洞只容一个头出入,如果想走进去,除非有缩骨之能,否则,那根本是一件辨不到的事。
  池失望地退了回来,这时,他脑海中似有所悟,突然又向那小洞走了回去!
  他轻轻地敲了一下洞旁石壁,发觉洞口四周三尺范围是空的!
  他心中一喜,眼睛骤现精光,他本能地把眼光扫向了白骨堆中……然后,他走了过去,拾起一根铁棍,又走到洞口!
  他一咬钢牙,全身功力运至掌间,一挥铁棍,猛向洞口旁边岩壁打去——
  轰然一声,碎石纷飞!
  在碎石纷飞之中,夏江收棍后退,眼光过处,他心中一喜,这小洞被他这一棍,已增大多了。
  他精神一振,铁棍挥处,一运就是七棍,打向岩壁!
  轰然之声,不绝于耳!
  这七棍每一棍均在千斤之上,轰然声音过后,那个斗大的石涧,巳现出一丈来大!
  夏江心中一喜,暗道:“天啊,这洞不要没有出路才好!”
  他心念中:弹声向那洞内跃了进去!夏江的手中,紧握着那根五尺长铁棍,一步一步向前走去!
  他心念里碰碰跳个不停……
  突然——
  夏江的身子,碰到了一件东西,软绵绵地,他吓了一跳,忍不住啊的一声惊叫出口!
  他咽了一口痰水,穷极目力,他就没有辨法看见他碰到的是什么东西!
  全身鸡皮疙瘩遍起,他不期然地退了一步,他想伸手去摸一下他碰到的是什么东西,就是没有勇气!
  他定了一定神,抖了抖手中铁棍,向那软绵绵的东西敲了一下,只听碰到一声过后,毫无反应。
  夏江再呒了一口痰水,定神向前走去,伸手一摸,忍不住使他吓了一跳。
  他手触及的,是一片毛茸茸的怪物,夏江纵然胆子再大,手一触到这东西,也难免全身吓得发抖!
  对方依旧没有反应!
  夏江觉得那毛茸茸的东西没有反应,胆子也就大了,他用手把那东西措了一遍。
  他摸到手、脚、头,这自然是一支大猩猩?他心念中,也不管那死猩猩,又举步向前走去!
  倏地!
  他的身子,碰到了石壁!
  前面无路可通,夏江的精神,整个松懈下来,他不由长叹道:“天绝我也……”
  陡地,一股意念,掠过他的脑际,他想这隧道之内,既然有大猩猩的尸体,就不会没有出路。
  他用手一摸,又觉毫无破绽!
  夏江又用铁棍,在岩壁敲了几下,这岩洞的石壁并不太厚。
  他运足功力,挥棍向岩壁击了上去!
  当的一声,火光四溅,然后,他伸手一摸,只觉击了一他叹了一口气,暗道:“完了!”
  这岩壁就是打上三天三夜,也打不出洞来,他咬牙道;“天既然绝我,我,我就死在这里吧!”
  他愤怒得把铁棍击落地上,只听铛唧一声——紧接轧轧之声传来……
  夏江吃了一惊,不觉后退了一步。
  他发觉随着轧轧之声响起,隧道整个摇摇欲坠,夏江暗道:“莫非隧道要塌了下来?”
  他心念未落,轧轧之声停了!
  夏江咽了一口痰水,一道灵光扫过他的脑际,他心想莫非我铁棍落地,正好击到开关?
  心念中,向前走了一步,伸手一摸,大喜过望,果然,那门开了!
  他拾起铁棍,一个箭步,向前窜了过去!
  蓦地里——
  一声阴恻恻的冷笑,传自四周,其音冰冷,似非出自人口,而且也分辨不出响自那个方向!
  夏江闻声之下,不由连打三个冷战。
  他连日受到惊变,对于生死,巳不放在心上,当下在那冷笑之声过后,他又向前走去……
  他的脚是缓慢地,手中紧握着铁棍,准备对付尽可能发生的事!
  碰的一声,他的脚下,绊到了一件东西,一个跄踉,身子向前俯冲过去,倒了下来!
  他的身子,压到了一个东西,冰冷地,他本能地伸手一摸,他打了一个冷战,原来,压到的竟然是一口铁棺材!
  他吃惊得全身汗毛皆竖,他的手在颤抖……缓缓地缩了回来!
  他的左手,这时也触到了一堆东西,他摸了一阵,突然啊的一声惊叫……他左手摸到的,吓然是一堆死人骨头!
  夏江这一惊真是非同小可,这洞中竟然有口用铁铸造的棺材及死人骨头,怎不令人吃惊?
  他吓得爬不起来,伏着铁棺材上,半响没有动静……
  突然——
  他觉得他的颈上,一个冷冰冰的东西,突然压了下来,他啊的惊叫出口,他知道,那是一支手!
  冷冰冰的声音飘过耳际:
  “我可以大饱一顿了!”
  夏江吃惊得脱口喝道:“我是人呀……”
  夏江声音甫落,冷冰冰的尖笑突然响起,这声音象地狱中的鬼号,不但冰冷,而且刺耳至极!
  夏江吓得全身发软,现在他不要说站起来,就是连动一下,也没有能力,他真说可是吓破了胆!
  那冷冰冰的尖笑嘎然而止,道:“我知道你是人呀……”
  “你……你是谁!”
  “我是吃人的鬼!”
  夏江闻言,吓得魂飞魄散,呐呐道:“你……是……鬼?……”
  “你吃惊了?”
  夏江惊道:“你……你要把我……”
  那冷冰冰的声音接道:“吃了你!”  “啊!”夏江尖声叫道:“你要……吃我?”
  “不行么?”
  夏江心里一阵难过,暗然一叹,暗道:“想不到我没有死在‘女血神’之手,却死在鬼的口里!”
  那冷冷的声音发问道:“你叹什么气?”
  夏江的心里,在极度的惊恐之后,突然镇静下来,暗道:“我对一切毫无希望,死又有何惧!”
  他想站起来,可是颈子上被对方用手掌压住,使他无力站起!
  他冷冷一笑,道:“这里是什么地方?”
  “地府。”
  夏江冷冷笑道“我还活着,自然不会到阴司地府,我也知道你是一个人?你只是扮鬼吓人?假如你要杀我,尽管下手!”
  对方又是一阵阴恻恻的狂笑,道:“对对,你猜对了,可是再过片刻,你就真的到阴司地府!”
  按在夏江颈子的手,用力抓了下去……脖子下,对方一支手,扣了上来!
  对方要用手勒死夏江!
  夏江的呼吸,越来越急促……也越来越困难……理智也开始模糊了……
  模糊中,他的脑海,又现出了许素珍的倩影,耳边,飘过了那悱恻缠绵的“断肠曲”歌声……
  临终前,他看到了许素珍!
  临终前,他也听到了歌声!
  ——他死无所憾,生,他一无所有,除非,他能再见到许素珍!……
  突然——
  勒着他脖子的双手松了,对方冷冷笑道:“你为什么不叫?”
  夏江怔了一怔,道:“叫什么?”
  “叫我手下留情呀!”
  夏江不觉笑了起来,道:“我愿意死,我对自己的生命,感到毫无可责!”
  “怎么,你想死?”
  “是呀,可是我死一次没有死!”
  “你真的想死?”
  “是的,一死能解千古恨!”
  “好好,想不到你这小娃儿年纪轻轻,却想死,我却偏不叫你死,起来起来。”
  对方用手把夏江提了起来!
  夏江苦笑了一下,道:“看来我是死两次,而没有死去的人了。”
  对方狂笑道:“小娃儿,你为什么想死?”
  “我活着没有希望。”
  “没有希望,你不希望名扬江湖,誉满武林?”
  “不想!”
  “怪怪怪,那么,你想什么?”
  “一切都不想!”
  “这更怪了,我就没有听过一个一切都不想的人,最大限度,你想逃出这里?”
  “不想不想!”
  对方狂笑道:“你是一个奇怪的人,你父母是谁?”
  这一句话问得夏江心头大振,父母之仇,被许球卑视的愤怒,即刻涌了上来!
  他冷冷道:“我想活!”
  对方怔了一怔,喃喃道:“怪!怪!怪!你怎么一下想死,又一下想活?”
  夏江咬牙道:“我要报仇!”
  “报仇?父母之仇?”
  “是的,还有被人卑视之恨!”
  对方一笑道:“可是你想活,我可不叫你活!”
  夏江哈哈笑道:“你也很有意思,一下叫我死,一下子叫我活!”
  “好小子,你很幽默,我问你,你是好人还是坏人?”
  夏江觉得对方问得太过奇怪,怔了半响,道:“有好有坏。”
  “好在那里?”
  “我不害人,也不欺人!”
  “坏呢?”
  “坏的方面,我辜负了我生命中爱人的期待,她为我等了两年……直到四年后,我才回去,可是她走了。”
  对方哈哈一笑,道:“好小子,想不到你还是一个情种呢,现在我问你一件事,天下那一种人该杀?”
  “这个问题太广,在下难于答复!”
  “说武林间的事好了。”
  “欺师之人该杀!”
  “好!你说得好,欺师之人该杀,还有呢?”
  “大恶不赦之人该杀!”
  “好!还有呢?”
  “出手毒辣之人该杀!”
  “还有呢?”
  “淫人妻者该杀!”
  “还有呢?"
  “陷害兄弟者该杀!”
  “还有?”
  “不听命令者该杀!”
  “好啦好啦,你已经说了六条,请问这六条假如在你,你是否辨得到?”
  夏江怔了一怔,道:“我辨得到!”
  “好!”
  对方冷冷一笑,自语道:江湖上没有一个值得相信的人,对你,我不例外……我要你死,除非替我辨几件事!”
  “什么事?”
  对方不答,隔了半响,说道:“小娃儿,你是不是想看看我?”
  “不看不看。”
  “为什么?……你不看我,我就非要你看不可!”
  夏江哈哈一笑,道:“你中计了,我就是要看看你是怎么样一个人!”
  对方愕了一愕,哈哈笑道:“好小子,你狡滑得很,我服你,跟我来!”
  他一拉夏江,向前走去。
  过了一道门,夏江的眼睛,骤放光明,他转身望了那个拉他的人一眼,这一看,使夏江吃了一惊!
  ——一个头发散乱,衣服破烂,枯瘦如柴,形似魔鬼的怪人,站立当前!
  夏江不期然地退了一步!
  对方冷冷一笑,道:“小娃儿,你吃惊什么?”
  “你……你是谁?”
  “鬼啊!”
  夏江失口笑了起来,道:“好好,就算你是鬼,我也不怕!”
  那形如厉鬼的老者凹下去的眼睛,骤射出两道恐怖的光芒,迫视在夏江的脸上,阴恻恻地问道:“你叫什么?”
  语音一变,使夏江暗地一骇,应道:“夏江!”
  “几岁了?”
  “二十。”
  “你想死还是想活?”
  “两者都想!”
  “……好,我成全你”。他冷冷笑了一下,又道:“你想出去还是不想出去?”
  “两者都想”。
  对方晒然笑了一声,道:“好极好极,我曾经发誓:凡进入这里之人,我都要杀,可是现在,我不杀你,也想杀你。”
  他狂然一笑,又道:“小娃儿,你别吃惊,我要再问你,你知道江湖上什么人的威望最高?”
  夏江被这高深莫测的怪人,弄得满头是雾,当下深思半晌,问道:“武功方面?”
  “不错!”
  “这要推‘人上人’‘鬼中鬼’‘奇尼’,三个人!”
  对方哈哈一笑,直笑得夏江莫明其妙,脱口问道。“老前辈,你笑什么?”
  对方笑声一敛,冷冷道:“你答得好,不错,推名望要算‘人上人’‘鬼中鬼’‘奇尼’三个人,你猜我是谁?”
  夏江被问得吃了一惊,脱口道:“你是鬼中……”
  “不错,不错,我就是‘鬼中鬼’,你想不到吧?”言下得意一笑。
  夏江吃惊得连连后退十来步,他做梦也想不到,这个怪人就是名震江湖三奇人之一的“鬼中鬼”。
  “鬼中鬼”望着夏江吃惊的神情,问道:“我说我是鬼,现在你相信了吧?”
  夏江定了一定神,问道:“你怎么在这里?”
  “在这里不好?小子,现在我要传你武功,令你名扬天下!”
  夏江惊喜得不知所措,问道:“真的?”
  “当然真的,可是,你不要高兴,学完我传给你的武功之后,我就要你的命!”
  “老前辈,我不学。”
  “怎么,你怕死?”
  夏江脸色一变,道:“我才不怕死呢,只是,我已有师父,不能做出违背我师父的事!”
  “你不学,我就非叫你学。”
  “老前辈那能强人所难,让我做一个罪人!”
  “你是那一派?”
  “天星派!”
  “刘斌是你的师父?”
  “正是。”
  “不管是谁的门下,你非学不可。”
  夏江何尝愿不意学武功,只是他不能忘本,而做出对他师父不起的事!他叹了口气,道:“老前辈——”
  “你学不学?”
  “不……”
  “鬼中鬼”在夏江话犹未落之际,一声冷喝之声响起,双指并进如载,疾点夏江“将台”、“期门”、“督胀”“命门”四大穴!
  夏江只觉全身—痛,碰的—声,倒了下去!
  夏江倒了下去之后,“鬼中鬼”冷冷一阵阴笑,十指按处,点向了夏江全身三十六大穴……
  半晌后,“鬼中鬼”才轻轻地拍他的穴道,夏江又醒了过来,他骇然望着“鬼中鬼”,道:“老前辈……”
  “我已经打通你‘任’‘督’‘两胀’起来!”
  夏江被他这一喝,果然站了起来,叹了一口气道:“罢了,罢了,老前辈,我要学你的武功!”
  “报父母之仇?”
  “也报卑视之恨!”
  “好,我决定在三天之内,令你名撼江湖,可是,你要在三个月之中死去……。”
  话落,好不待夏江回答,他向另一道石门走了进去,夏江不期然地把眼光扫了这石室一眼!
  但见这石室宽大异常,室中设备俱全,桌子,椅子,一家俱,应有尽有!
  这当儿,“鬼中鬼”已经走了出来……走到了夏江的面前,喝道:“喝了这瓶药水!”
  夏江退了一步,望着“鬼中鬼”手中拿着的一小瓶黑色药水,连连打了三个冷战,呐呐问道:“这是什么药?”
  “毒药,喝下!”
  夏江不期然地接过了药水,他的手在发抖……乍闻“鬼中鬼”冷冷说道:“你不要小看这瓶药水,它费去了我五十年时光,采遍山川五岳异草精制而成,你要喝下这瓶药,再由我替你洗过全身经脉之后,你的功力便要在百年之上。”
  “什么?”夏江吓了一跳,道:“增加一百年功力?”
  “怎么,你不相信?!”
  “令人难以置信!”
  “不管你信不信,不过,这瓶药水虽然能够增加你百年的功力,但也要缩短你的生命。”
  “为什么?”
  “为什么?”他冷冷笑了起来,道:“我虽然要你名嗓江湖,可是,我不相信你,不相信你是个好人,假如我不是太相信人,我会被困在这里?告诉你,我要给你三个月的生命,替我辨几件事,假如你辨得到,我会不令你在三个月内死去!”
  夏江惊道:“假如办不到呢?”
  “你不必回来,纵然你回来,我也不会救你!”
  夏江咬了一咬牙,也不答话,当下启开瓶盖,仰首张口,把那瓶药水喝了下去!
  片刻后,夏江突觉一股烈火,从心里燃烧起来……其热难耐……他额角上汗如豆大,滚滚而落……
  突然,他砰的一声,栽倒下去!
  不知经过多久,他悠悠醒转,轻轻吁了一口气,缓缓站了起来。
  但见“鬼中鬼”脸色雪白,静坐一侧,夏江明白,自己在昏迷中,“鬼中鬼”必定推拿过他全身经脉!
  夏江微一运气,但觉“七星静脉”之内,一股无可抑制的巨大内力,滚滚而出……
  他感激得双目滚泪。“鬼中鬼”所言非虚,他果然令他增加了百年内力!
  这当儿,“鬼中鬼”叫道:“夏江,你过来。”
  夏江挪动了一下沉重的脚步,走到“鬼中鬼”的面前,“鬼中鬼”望了夏江一眼,冷冷道:“大丈夫岂能轻易弹泪,我已经说过,如果你替我办完了几件事,我会救你!”
  “老前辈,我不是担心我生命缩短!”
  “鬼中鬼”冷冷笑了一笑,道:“你现在的内力,巳在百年之上,凭你现在身手,足可打遍天下,难逢敌手,我为了往昔受人之骗,才限你只能再活三个月的时间,我不怕你再去为非作歹,反正在三个月之期一到,你非死不可,除非你再服我的独门解药。”
  他语锋略为一停,又道:“现在,我要再传你我生平绝招‘鬼斧神功’里的武学,你不必感激我,我不会对你发生感情,我之要造就你成为一朵武林奇葩,目的是要利用你办一件事,假如你办不到,三个月之内,你非死不可!”
  夏江点了点头,道:“我并不是怜惜自己的生命,而是,认为你给一个陌生的人付出得太多了,同时,三个月的期限对我来说,已经是活得很长了。”
  “不多不多,好了,观在,我要把一些事情告诉你,刚才你不是摸到铁铸棺材?棺材中有一具骷髅?”
  “正是。”,
  “你知道那是谁?”
  “不知道。”
  “八十年前,武林间最负盛名的人,你知道是谁!”
  “不知道。”
  “告诉你,八十年前,推名望及功力,要算‘山岳上人’为最,此人不但武功出神入化,而且为人忠厚,可是,他因嗜武如命,他的爱人‘魔姬’,为他而死!
  “刚才你所摸到的棺材,就是装着他的尸体,那骷髅就是‘山岳上人’的遗骨。”
  “我与‘人上人’、‘奇尼’三人,虽名嗓江湖,可是我们三人之中,也牵涉了一点恩怨在内!
  “‘三绝图’本来由‘山岳上人’持有,他死后,此物突然消失,几十年后,突然出观在江湖,激起了武林狂涛,后来由我、‘人上人’、‘奇尼’各得一份。
  “为了‘三绝图’,我们三个人在九宫山上,打了十天十夜,可是依旧不分胜负!”
  “后来,我们三个人订下了一个约,在二十年后三月初三,也就是今年三月三日,在九宫山上的‘山履谷’中,由我们三人,各收一徒赴约,印证武学,胜者,便取得其他两份。”
  “当年,我带了我的徒弟甘应忠找到了这个地方,把我全身所学,传授给他”。
  “甘应忠得了我武学之后,五年前,不辞而别,去时,偷了我的一份‘三绝图’,点中了我几处大穴,目的想置我于死地……”
  夏江听得怒发冲冠,道:“当真有这种事?”
  “当时,如非我在密室中,得了‘山岳上人’的一瓶奇药,服下三颗,我可能早巳丧命。”
  夏江咬牙道:“他该杀……老前辈为什么不杀他!”
  “鬼中鬼”摇了摇头道:“我与‘人上人’、‘奇尼’约好,除非分出胜负,否则,我们三人不得有一人出现江湖,要不然,我早杀了他!”
  夏江道:“老前辈我替你杀他!”
  “鬼中鬼”冷冷一笑,道:“不错,假如你杀不了他,或者,你不能在今年三月初三取回‘三绝图’,你不必来见我,否则,我不会救你。”
  夏江苦笑了一下,道:“我会替你办妥这两件事!”
  “假如你想活下去,你就办完这两件事,假如你办不到呢?我也不怪你!”他语锋略为一停,又道:“现在,我要传你我生平的绝招‘鬼斧神功’,这是我成名绝技,共有三招,每招九种变化,掌中套掌,招中含招,现在你必须在五天之中学会!”
  于是,“鬼中鬼”站了起来,在室中,把他的生平成名绝招“鬼斧神功”传给了夏江。
  “鬼中鬼”知道,夏江出现江湖之后,关系他一生名望,他必须令他在赴约时,取下那张“三绝图”。
  何况他从前那个弟子甘应忠武功不弱,如他不把全身所学传授给他,他就不能胜任。
  想不到夏江没有死在“女血神”之手,却得到了旷世奇缘,得到江湖三大奇人之一的“鬼中鬼”为师。
  “鬼中鬼”因为前车之鉴,几乎死在甘应忠之手,于是,他想办法令他只活三个月,纵然夏江此后为害江湖,也只不过三个月时间。
  可是对于一个活在没有“希望”日子里的夏江来说,这已经很长了!
  除非,许素珍突然出现,否则,他对自己的生命,毫不怜惜!
  五天,刹那即逝!
  五天的时间,“鬼中鬼”造就了一朵武林奇葩,在五天后,夏江终于含泪离开了“鬼中鬼”,出现江湖。
  他一无挂念,纵然他无法替“鬼中鬼”办妥那两件事,“鬼中鬼”也不会怪他。
  他出了地下室之后,不由回首仔细地打量当地的地形,原来这里是一片废墟,它就在白云山“血谷”的山后。
  他默然地念道:“我会替你办妥这两件事,但并不怜惜我自己的生命,因为,你给我太多了!”
  他一展身,向前奔去!
  出了“白云山”,他的心目中,第一个念头,就是想取回那一张已出现江湖的“三绝图”,以及报那三个青衣人一掌之仇!
  然后,到“地灵堡”去找谷清年。
  夏江明白,他的生命,只能活到五月八日为止,这三个月是他最后生命的日子!
  当天黄昏,夏江又到了开封郊外那座树林之中,但听那暴喝之声,传自左侧树林!
  夏江精神一振,一晃身,向左方直奔过去。
  突然间——
  但见三条青衣人影,飞身向远处苍林泻去——
  夏江一见这三条人影,脸色为之一变,大喝一声,猝然弹身,向那三条人影追去!
  这树林之中,的确来了大江南北高手,他们为那一张“三绝图”而疯狂了!
  再说夏江身影弹出,已经追上了那三条人影,当下大喝一声:“你们给我留下——”
  这三条人影被夏江这厉声一喝,果然停下了脚步,夏江一晃,宁立在那三条人影前面!
  ——这三个人眼光一扫夏江,脸色同时一变,不期然地退了一步,惊恐之色,溢于言表!
  这三个青衣人,正是八日前,打伤夏江的那三个青衣老者!
  夏江的脸上,突然罩起了一片杀机,冷冷一笑,道:“三位还认得我么?”
  那个握着铁铜的青衣老者冷冷一笑,道:“认识你又怎么样?不认识你又怎么样?”
  夏江狂然大笑道:“三位是那一派门下?”
  “生死关门下。”
  夏江哂然一笑,道:“中条山、七柱峰的‘生死关’名满天下,在下得会‘生死关’门下高人,这倒幸会了。”
  话落,脸上杀机更浓了,他停了一停,又道:“三位在八日前,先向在下下手,现在,你们也不必怪我黑手辣了。
  夏江一语卜落,身影猝然飘起,右手一扬,出手一掌攻去。
  夏江这出手一击,其势委实非同小可,三个青衣人冷冷笑声中,迎面劈掌,硬封来势!
  三个青衣老者不知厉害,出手一接之下,才知道不对,猛觉心血一涌,暗道一声:“不好——”几乎不约而同地撤招后退。
  可是夏江此时心泛杀念,在这三个青衣老者还没有退身之际,他大喝一声:
  “回鬼门关去——”
  左掌一招“满天鬼影”,迅然劈出。
  这“满天鬼影”一招,是“鬼斧神功”里的三大绝招之一,一招之内,暗藏九式奇奥绝伦的变化。
  一掌击出,果然有“满天鬼影”之势,三声惨叫响起,三条青衣人影,飞出了三道血箭,仰首栽倒!
  夏江怔了一怔!
  这种威势,的是骇人听闻,连夏江本人,也几乎不相信自己有此功力!
  举目望去,但见三个青衣老者,僵卧血泊,死于非命。
  就在夏江吃惊之间,突然——
  一个声音,冷冷说道:“阁下这手段不嫌过辣么?”
  夏江霍然一惊,转身望去,不由愕了一愕,那人正是数日前救他一命的蓝衣女,伹见他轻笑盈盈,站立当前。
  蓝衣女运步轻移,走到了夏江的面前,明眸转处,扫了夏江一眼,含笑问道:“你怎么没死在‘血谷’‘女血神’之手?”
  夏江笑了一笑,道“我命长!”
  蓝衣女的粉腮微微一变,道:“你见过‘女血神’?”
  “是的,我见过她!”
  “年轻吗?”
  夏江吃了一惊,他本能地瞧了她一眼,道:“是的,她很年轻!”
  蓝衣女冷冷一笑,道:“怪不得你能出来!”
  夏江脱口道:“姑娘这话是什么意思?”
  “假如她不是爱上了你,她会放你出血谷么?”
  夏江笑道:“可是,你猜错了,我们并没有相爱。”
  “那么,你怎么能活着出了血谷?”
  这句话问得夏江一怔,半响答不出话来!
  蓝衣女哂然一笑,道:“我倒以为血谷住着一个什么样子的人物,原来是一个不要脸的女人……”
  蓝衣女“人”字犹未出口,只听叭的一声清脆之声响起,她只觉脸上一阵火辣,下意识退了一步!
  她骇然望着夏江,冷冷道,“你打我耳光?”
  夏江骇道:“我几时打你?”
  夏江此语一出,使蓝衣女吓了一跳,惊道:“你没有打我?”
  “没有呀!”
  蓝衣女这一惊真是非同小可,她被人打了一起耳光,而竟不知被何人所打。
  她吃惊的怔立当场,久久不语!
  夏江知道这个蓝衣女必是被“女血神”打了耳光,当下微微一笑,道:“这是叫姑娘以后说话要小心些。”
  话落,转身向前走去!
  蓝衣女冷冷叫道:“喂!”
  夏江转身问道:“姑娘还有什么事么?”
  蓝衣女淡然一笑,道:“我曾经救你一命,难道你不应该谢我?”
  夏江道:“总有一天,夏江会报你救命之恩!”
  话落,又举步走去,蓝衣女突然截住去路,惊道:“什么?你叫夏江?”
  夏江怔了一怔,道:“不错,我叫夏江!”
  蓝衣女惊喜道:“夏哥哥,你是夏伯伯的儿子?”
  夏江被她这一句夏哥哥叫得莫明其妙,当上脑中似有所悟,问道:“你是地灵堡谷叔叔的千金?”
  “正是正是!”
  “我以前去过一次,怎么没有见过你?”
  “我不在嘛,夏哥哥,想不到我在这里碰见你。”
  话落,粉腮泛起喜色,直望着夏江,夏江致望得脸上泛红,说道:“我过几天正想去找你爹爹呢!”
  “真的?”
  “嗯!”
  蓝衣女黛眉一颦,嗔道:“夏哥哥,你为什么不问我叫什么?”
  “哦!哦!我几乎忘了!”
  “我叫谷家玉。”
  夏江脑海念头一转,问道:“谷妹妹,你知道那三之二的“三绝图”真的出现了?”
  “是的,这树林之处,也来了很多武林高手。”
  夏江皱了皱眉头,道:“我必须取到这一份“三绝图”你知道现在落于何人之手?”
  “一个灰衣少年!”
  “那么,我们快去追回来!”
  话落,就待纵身跃去,谷家玉突然叫道:“夏哥哥,你为什么要取到这一份‘三绝图’?”
  “我答应人家取回。”
  谷家玉含情脉脉地注视了夏江一眼,突然问道:“夏哥哥,你喜不喜欢我?”
  夏江霍然又惊,他注视着谷家玉双瞳里射出的情意,使他怦然心动!
  他缓缓垂下头去,事实告诉她,他不能爱任何一个女人,是的……他不能够,他苦笑地摇了摇头,道:“不喜欢!”
  “啊……”她吃惊得后退一步,愕然望着夏江。
  夏江暗然一叹,道:“我不能施爱于人,爱我的女子终会离我而去……你不会知道的,我已经结过婚,可是,我妻子终离我而去……”
  “为什么?”
  “你以后会知道,虽然,我有一份感情,但无法施舍给别人……除了我那生命中的恋人……”
  “许素珍?”
  夏江吃惊问道:“你怎么知道?”
  “我爹告诉我的,他说你爱许素珍。”
  夏江喃喃道:“是的,我爱她……除了她之外……可是,她走了,天涯茫茫……芳踪何处?”言下不胜凄凉!
  谷家玉眼眶微微一红,道:“她该是幸福的!”
  “不,她是不幸的。为我,她空等待了两年……”
  “但她占有了你的心。”
  “然而,她献给我她生命中的一切——那首‘断肠曲’。”
  “断肠曲?……”
  谷家玉话犹未落,突然——
  一声暴喝之声,破空传来,夏江精神一振,一晃身,向发声之处扑去!
  谷家玉凄惋一笑,她在回味着夏江所说的话!“……我不能施爱于人……爱我的女人,终会离我而去……”
  她苦笑一下,喃喃道:“为什么?……他为什么不能爱女人?……我要解开这个迷……”
  她冷笑声中,也弹身向发声之处奔去。
  再说夏江弹身奔到发声处,举目望去,但见数十个武林高手,把一个灰衣少年,围在当中!
  灰衣少年脸露傲然之色,眼光一扫在场群豪, 冷冷一笑,道:“想不到为了一张“三绝图”,就出动了你们这多武林高手,我“翻云燕”并不放在心上,不错,“三绝图”的一份,是在我的身上,各位有本事尽管出手抢好了。”
  这灰衣少年大约二十四五岁,长得一表非凡,可是脸上狂傲之色太重。
  这灰衣少年自报外号,使在场数十个群豪,为之震惊,这个少年五年前崛起江湖,被誉为三位年轻高手之一!
  江湖有个口头禅“三燕齐叫翻江湖”,这个少年,就是“三燕”中的一燕!
  此人长得不但潇洒绝伦,而且身负绝世武功,当此人一报外号之后,真是满场皆惊!
  其中一个老者应声而出,冷冷一笑,道:“久闻阁下大名,老夫不才,正想领教阁下几招绝学。”
  “翻云燕”晒然一笑,道:“假如你不怕死,不妨出手试试。”
  一语甫落,功运双掌,蓄势待发!
  那老者脸色一变,怒道:“好极好极,阁下就先接老夫这一掌试试!”
  试字甫出,呼的一掌攻出,猛向“翻云燕”出手攻去。
  这当儿,谷家玉已经站在夏江面前,冷冷说道:“夏哥哥,你对这件东西既然势必取回,就让我出手,以报我们相逢之情!”
  话落,走向场中。
  夏江大吃一惊,一探手,把谷家玉拉了回来,喝道!
  “你找死么?”
  谷家玉冷冷一笑,道:“难道对于我的生死,你会关心么?”
  话落,又向场中走去!
  夏江暗然一叹,他恨得咬了咬牙,他恨自己……
  暴喝之声,破空传来,抬眼瞧去,但见那个老者在暴喝之声过后,被“翻云燕”震退数步——
  谷家玉一弹身,挟着叱喝声中,向前扑了过去,玉腕挥处,一掌劈向“翻云燕”。
  夏江缓缓垂下头去,他心痛如绞……
  暴喝声……叱喝声……像巨雷般打在他的耳膜……他喃喃道:“珍妹……我不会施爱于人……我记得你送给我的‘断肠曲’……”
  想到这里,他泰然了不少,举目一瞧,谷家玉与“翻云燕”已经打得难分难解!
  蓦地里——
  暴喝之声传来,但见“翻云燕”一挫身,呼呼之间,连攻三掌,挟着雷霆万钧之势,攻向了谷家玉。
  这三掌抢攻,迫得谷家玉毫无还手之力,夏江见状,大喝道:“住手——”
  夏江突然一喝,使正在动手的“翻云燕”与谷家玉同时飘身后退!
  夏江晃身立在两人中间,转身向谷家玉道:“玉妹,你给我站回去,”他眼光一扫“翻云燕”,冷冷说道:“请问阁下,‘三绝图’的一份,是在你的身上?”
  “不错!”
  “交出来。”
  “翻云燕”纵声一笑,道:“你是什么东西?”
  夏江脸上突罩杀机,喝道:“你当真不把东西交出来么?”
  “有本事尽管出手!”
  夏江气极一笑,道:“好极好极,阁下既然找死,也别怪在下要得罪了——”
  夏江因为答应“鬼中鬼”,必须把这三张“三绝图”取回当下脸色一变之后,杀机已现!
  这时,在场数十个群豪,全部退了开去!
  夏江缓缓走向了场中,说道:“阁下,你先出手!”对方哂然一笑,道:“假如我出手,你躲得过我三招么?”
  夏江这一气,真是非同小可,大喝道:“我就毙了你——”
  身影旋处,疾如电光石火,扑向了“翻云燕”,出手攻出一掌。
  夏江这出手一击之势,不但快,而且猛,“翻云燕”吃惊之下,飘身而退——
  夏江那容得对方后退,厉声一喝,左掌一挥,第二掌迅然攻到!
  夏江愤於对方太过狂傲,非要让对方吃吃苦头不可,第二掌击出,后面一招“厉鬼撷食”也紧接着攻到。呼的一声!
  现在,“翻云燕”真是名符其实,一道血箭飞出,他身子,向云中翻了开去——
  夏江正待纵身扑去,倏然——
  一条人影,挟着星火之势,弹身接住了“翻云燕”的身子。
  夏江吃了一惊——
  但见数个老者,突然幌身截住夏江去路!
  夏江退了一步,但见接住“翻云燕”的,是一个手握竹杖,枯瘦如柴的老者!
  此人一现,使在场之人吃了一惊,谷家玉粉腮也为之一变,低声道:“夏哥哥,这是‘藏龙寨’寨主——,乱石真君!”
  夏江冷冷一笑,道:“把这位阁下放下。”
  “乱石真君”不屑地望了夏江一眼,道:“好大的口气,你有多大能耐?”
  夏江脸色一变,道:“你当真不把他放下么?”
  话犹未落,身子欺前三步!
  “乱石真君”抖了抖手中竹杖,把手里的“翻云燕”昏迷身子,交给一个老者,冷冷喝道:“如果你接得起我三招我会把他放下!”
  夏江纵身大笑道:“不要说三招,就是三千招,我也要接着试试。”
  话落,身子又跨前三步!
  空气一片紧张,夏江能在两掌出手,击倒了“翻云燕”,这身武功,的确令人震惊!
  突然——
  就在这紧张当儿,一声冷冷声音喝道:“是什么人掌毙本关三个门人?”
  声音骤然传来,使夏江与“乱石真君”,不约而同地把脚步停了下来!
  循声望去,一个年约二十左右的青衣少年,脸罩杀机,伫立当前!
  ——紧接着人影幌处,又有八男一女,飘身伫立在青衣少年之侧!
  当夏江的眼光落在那伫立在青衣少年身侧的女人时,不由呀的一声惊叫,退了一步——
  这突然的举措,令众人吃了一惊!
  ——谷家玉的粉腮,在夏江一声惊叫之后,也为之一变,她不期然地把睛光扫向那个女人!
  她大约二十岁模样,长得妖艳绝伦,谷家玉暗道:“莫非这个女人就是许素珍?”
  只见夏江退了一步,望着那女人,呐呐地说不出话来。
  那青衣少女也吃惊地退了一步,骇然不知所措……
  这当儿——
  “藏龙寨”寨主“乱石真君”杀心倏起,在夏江吃惊之下,一扫竹杖,一招迅厉扫出。
  出手突然,夏江在毫无防备之下,估不到“乱石真君”会下手,当他发觉,闪身巳自不及——
  疾如电光石火——
  一条人影,就在“乱石真君”一掌扫向夏江之际,弹身而出——
  一声闷哼响起,夏江以绝快的身法,飘了开去,举目一望,使他身子晃了两晃,几乎栽倒。
  ——但见地上,躺着谷家玉口吐鲜血的身子!
  这只是在极快的一瞬间之事,没有一个人会相信,谷家玉竟把自己的身体作挡箭牌,而救了夏江一命!
  夏江的脸色变了!
  他的眼睛,射出了恐怖的杀机,咬牙道:“你好毒辣,我要杀你——”
  “你”字出口,身影疾出如电,弹身疾扑乱石真君,一连三掌,狂然击出——
  夏江这一来,杀心大起,这三掌用了“鬼斧神功”的绝招,也用了他全部功力!
  三掌迫得“乱石真君”退了十来步!
  夏江的武功,震惊了江湖,“乱石真君”在江湖上的地位极尊,其武功之高,黑白两道,闻名丧胆。
  而夏江竟能在出手之下,把他迫退十来步,怎不令人吃惊?
  “乱石真君”这一惊,非同小可,当下大喝一声,竹杖挥处,迫开了夏江攻势,探手皮囊里扣了一把浸这剧毒的豆大碎石,大囊一声:
  “接我一把乱石——”
  随手一扬,但见满天乱石,罩身攻向了夏江。
  这乱石出手之势,犹如满天洒花,不但密不透风,而上来势奇快!
  如夏江被这乱石打中,必见血封喉,在场数十个武林群豪,无不为夏江捏了一把汗!
  夏江咬碎钢牙,大喝道:“鼠辈敢尔——”
  一连劈出一十八掌,击落了乱石,可是一把击落,对方第二把又告攻到!
  夏江从然武功再高,也承受不起,当下被迫得后退一丈来远!
  场中情势,紧张绝伦!
  这当儿——
  一个冷冷声音喝道:“好个不要脸的东西,用‘乱石’伤人,还称打架么?”
  声音传来,使在场之人,心头一荡,这声音虽然冷冰冰地,但音韵却如玉般滚珠。
  “乱石真君”吃了一惊,收身后退,循声望去,但见一个身着黑衣,长发披肩,手携一柄铁琴的少女,缓缓走来!
  夏江乍见此人出现,忍不住脱口惊叫道:“女……”
  那长发披肩的少女,在夏江女字犹未出口,突然喝道:“你找死么?”
  夏江吃了一骇,把下面的“血神”两字咽了回去——
  在场之人!无不把眼光聚在“女血神”脸上,这一看,使在场之人,如着魔似的,眼光竟收不回来。
  在场群豪,除了一个夏江之外,没有一个人知道这个倾国天姿的女人,就是“血谷”的主人“女血神”。
  她轻轻一笑,这一笑,像百花竟艳,艳中又带着诱惑……在场之人,无不怦然心动!
  “乱石真君”也怔住了,他就不相信,这世界上有如此美女,美艳得令人见之,怦然心动!
  场中没有声音……
  “女血神”轻轻地拂开被风吹散在脸额上的秀发,娇声一笑,道:“乱石真君,难道你没有见过女人么?”
  “乱石真君”霍然惊醒,怒道:“女娃儿是什么人?”
  “乱石真君”还不知道煞星罩头,现在只要“女血神”一出手,他就非当场毙命不可。
  没有人认识“女血神”!
  场面在一时之间,变成了幕后杀机!
  “女血神”也不回答“乱石真君”所问,明眸转处,扫了地上谷家玉一眼,探手入怀,掏出一颗丹药,一投手,掷给夏江道:“她为你受伤,你应该救她!”
  夏江接过丹药,心里真不是滋味,“女血神”又冷冷道:“主人,你要不要我杀他?”
  话落,把眼光落在“乱石真君”的脸上,只要夏江命令一下,“乱石真君”就是不死在“女血神”之手,也非重伤不可。
  “乱石真君”晒然笑道:“女娃儿,你有多大能耐?”
  “女血神”阴恻恻地笑了一下,这笑声充满了杀机,听得在场之人,心头一惊,不寒而栗地打几个冷战!
  夏江不知所答!
  “女血神”冷冷喝道:“主人,你说呀!”
  说话声中,她抖了抖手中铁琴,轻移莲步,向“乱石真君”走了过来……
  姗姗莲步,阿娜多姿,她的全身,充满了一种摄人魂魄的诱感,引入遐思…独心神飘来……
  夏江命令一下,她便会出手!
  突然——
  夏江咬牙道:“让我亲手杀他?”
  夏江这一说,似出乎“女血神”的意料之外,她怔了一怔之后,随即淡淡一笑,道:“也好,就交给你,不过,你还是救她,我看住他好了,他走不了!”
  话落,缓缓退开一侧。
  “乱石真君”冷冷一笑,道:“我倒要看看你是否挡得住我——”
  话落,身影一起,向前跃去,“乱石真君”身影甫起,叱喝声中,一圈黑影,当面扑到——
  叭叭两声清脆之声响起,“乱石真君”竟躲不胜躲地被“女血神”打了两记耳光!
  神技骇人听闻!
  在场群豪见状,悚然动容,自他们出现江湖以来,几曾见过这等身手?
  “乱石真君”更是吓得肝胆皆裂,他摸了一下火辣的脸颊,连连后退十来步!
  “女血神”冷冷一笑,道:“这只是略施薄惩,如果你再不分好歹,看我是否能毙得了你?”
  站在一侧的“藏龙寨”四个门人,忍耐不住他们寨主被人奚落,同时暴喝一声,向“女血神”扑了过去,各攻一掌!
  “女血神”叱喝一声:“你们找死——”黑影旋处,两声惨叫之声,震撼了在场无数群豪!
  目光过处,但见两个老者,巳卧身血泊!
  出手之快,匪夷所思,在场无数的眼睛,就没有一个看清这两个老者如何死在“女血神”之手!
  “女血神”妖艳如花的粉腮,罩起了一片恐怖的杀机,冷冷喝道:“不怕死的不妨过来试试!”
  “乱石真君”及门下两人,再也不敢动了!
  这当儿,夏江扶起了谷家玉,把手中的丹药,纳入了谷家玉的口中——
  突然,他把拿着丹药的手,收了回来,他一咬钢牙,望了早立一侧的“女血神”一眼,冷冷笑道:“好意心领,丹药奉还!”
  他一投手,把丹药掷还给“女血神”!
  夏江这一着,大大出乎“女血神”的意料之外!她真做梦也想不到,夏江会掷还丹药,她不觉一怔!
  夏江为什么会把丹药掷还给“女血神”?他不想救谷家玉么?不,他要救她,然而,他不愿欠“女血神”一笔感情债!
  夏江明白,他此生既不能施爱于人,岂能欠“女血神”之债,而至搞到以后满身情债!
  他的做法,是聪明的,可是,“女血神”接过丹药之后,粉腮突然变了!
  她狠狠瞪了夏江一眼,阴险地冷笑了一下,然后,她又把眼光,落在“乱石真君”的脸上!
  夏江正待扶起谷家玉,突然——
  站在一侧的青衣少年,眼光一扫在场群豪,冷冷喝问道:“请问何方朋友掌毙了本关三位门人?”
  夏江精神一振,他望了那个青衣少年一眼,冷冷道:“三个穿青衣的老者,一个握铁锏?”
  “不错,阁下知道被何人所杀?”
  夏江眼光扫了青衣少年身侧那个青衣女子一眼,然后,冷冷一笑,道:“我杀的!”
  话落,也不待对方回答,扶起了地上的谷家玉!
  乍闻那青衣少年纵声大笑,道:“阁下也太过目中无人甘某不才,倒想领教阁下几招不传绝学。”
  话落,欺前三步——
  青衣少年身子卜出,站在一侧的青衣少女,突然拉住了那青衣少年的身子,叫了一声:
  “甘哥哥!”
  青衣少年愕然地望着青衣少女,脸色一变,问道:“你认识他么?”
  这时,八个青衣人,以绝快的身法,把夏江围住……
  青衣少女粉腮为之一变,栗声道:“是的,我认识他……”
  夏江冷冷一阵狂笑,这当儿,那个青衣少女缓缓走到了夏江的面前,苦笑了一声,道:“夏哥哥,你还认得我么?”
0

猜你喜欢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