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当前位置: 主页 > 小说 > 武侠 > 陈青云 > 乾坤令 >

第四章 为救美女,再上虎山

时间:2017-03-24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阅读:
  第四章 为救美女,再上虎山
  “师父!”东方白不能装浑,否则便不像话了,“弟子认识他,他叫什么野豹子,桐柏大少的护卫。”
  “噢!”卓永年装出根本不在意的样子。
  野豹子翻身坐起,双脚下地,目灼灼地望着师徒俩。
  “受的什么伤?”卓永年回望野豹子。
  “右手常被砍断,已经敷了上好的金创药。”符六代答。
  “既已敷了药,还找本道爷作甚?”卓永年并不追问受伤的原因,这是江湖道上行医的一种公认的规矩。
  “道爷,实不相瞒……”
  “怎样?”
  “他被废了功力,听说道爷的医术能活死人而肉白骨,功参造化,所以……”
  “要本道爷为他恢复功力?”卓永年张大了眼。
  “是这意思!”
  “疑难杂症与功力被废是两回事,因为这根本不是病,也不能称为伤,如果废他功力的是独门手法,神仙也难为力。”
  “道爷!”符六一副恭谨的神色,“既然令高足已认出了他的来路,话就可以敞开说,他叫丁霸,是桐柏大少的左右手,如果道爷能使他恢复功力,桐柏大少会不惜任何代价以铭谢,道爷……无妨示知价码。”
  “你能作主?”
  “是!”符六半点也不迟疑,答应得极干脆。
  桐柏大少与乾坤教关系密切又得一明证。
  卓永年思索了片刻。
  “得先诊察一番,本道爷是人不是神,是否能为力,尚在未定之天,等确定有了把握再谈别的不迟!”
  “道爷是否现在就……”
  “这种事不急在一时……”
  “那好,家下已经略备酒食,就先喝几杯暖暖肠吧!”
  “嗯!这也使得。”
  东方白心念暗转:“这头狐狸点子虽多,但对医道仅是一知半解,碰上行家必露马脚。野豹子的功力是自己废的,用的是独门手法,原先的目的是想拔掉一只爪牙,真的要使他恢复功力么?卓永年到底在打什么主意?”
  符六朝小门里叫道:“我说娘子,准备好了没有?”
  妇人应道:“你可以摆桌子了!”
  符六立刻拉开八仙桌,拚上长凳,然后到厨记搬出碗筷,酒杯,摆设整齐,紧跟着端出菜来,山居,当然是烧腊野味为主,不外鹿脯、獐腿、山鸡、野菇、蕨菜之类,但在城镇的人而言,这些都算是山珍。
  酒,当然是以山产杂粮自酿的。
  酌上酒,肃客入座,卓永年不必说是上座,东方白在左,野豹子在右,符六坐对面,四个人吃喝起来。
  野豹子只剩左手,使用起来还不太灵光。
  卓永年人瘦小,但神气十足。
  “道爷,如果咱的功力能恢复,会感激一辈子。”野豹子丁霸到这时才算开了口。
  “现在言之过早!”卓永年大刺刺地回答。
  “以道爷的神术,应该没问题!”符六接上一句。
  “难说!难说!嗯!这鹿脯味道不错!”卓永年夹一大块鹿脯进嘴,吃得啧啧有声。
  东方白始终保持缄默,他必须装出师徒同座的礼数。
  “丁施主怎么到山里来的?”卓永年主动问话。
  “还不是为了寻人,这……令高足应该知道。”
  “找清凉客店那丫头?”
  “是的!”
  “这么说,本道爷是应该对施主尽心尽力。”
  “谢道爷!”
  酒饭之后,妇人端了酽茶,卓永年慢条斯理地喝着,东方白知道这假老道定在盘算什么,野豹子显已不耐,像屁股上长疔疮,不断地磨来擦去。
  好不容易等卓永年磨蹭够了,才摆摆手道:“上床躺着,容本道爷诊察。”
  野豹子立即上床躺下。
  符六把椅子搬到床边。
  卓永年坐下,煞有介事地伸手探视。
  东方白站到卓永年身后。
  “嗯,嗯……”卓永年闭上眼,手指不断移位,口里连声嗯着,白眉皱舒个不停,久久,才收手开眼。
  “道爷,怎么样?”符六迫不及待。
  “是一种罕见的独门手法,以老夫判断,这种手法属于岭南一派,而岭南派中,只有独孤氏一门会使,传子不传女,据传言独孤氏无后,也未收徒,这倒是奇怪?”
  东方白在心里暗笑,这狐精可真会扯。
  “道爷既然知道龙脉,想来……”符六现出了兴奋之容。
  “不一定,只能试试看!”
  “那就请道爷施术,至于报酬……”
  “且慢谈报酬,没这么简单。”
  “道爷的意思……”
  “必须配合几味珍奇草药,桐柏山中是否能采得到还是问题,这么着,本道爷师徒明天便出去寻找,能否找到,看丁施主的造化。”
  “好,好,希望能找到!”符六连说带点头,“此地茅屋虽小,但比山洞强些,贵师徒就在寒舍住下如何?”
  “唔!也好。”卓永年答应了。
  “那在下就叫家下收拾房间。”
  一大早,师徒俩便出发采药。
  也许是潜意识的作用,不知不觉,两人又到了水宝失足坠坎的附近,漫无目的地游走,希望能找到些蛛丝马迹。
  “师父!”东方白不想把话憋在心里,边走边说:“你答应符六住在他家,我们的行动岂非受到了牵制?”
  “不,符六是乾坤弟子已属无疑,我们现在必须采取功势,打入他们的圈子,制造机会,不是等机会。”
  “啊!”东方白点头表示同意。
  “从现在起,我们必须步步为营,丝毫不能出错。”
  “这我知道!对了,我们采什么药?”
  “随便挖些树头草根应付。”卓永年大而化之地说。
  “野豹子在等着恢复功力,能拖延么?”
  “我正准备跟你商量这件事。”
  “怎么说?”
  “他的功力是你废的,能恢复么?”
  “可以,但至少得半个月,在打通他被封的穴道之后,靠他自己慢慢行功恢复,不过……他是桐柏大少的利爪,拔之不易,现在却要为他恢复功力,岂非反其道而行?”
  东方白深不以为然,潜意识中,桐柏大少在打水宝的主意,野豹子是帮凶,而水宝发生了意外生死不明,故而使对水宝的歉疚,转化成对桐柏大少的恨,这是心理上一种代价的反应。
  “小黑,我们的目的不是一人一事,而是一个整体的大行动,野豹子算得了什么,垫脚石而已,明白了么?”
  “嗯!”东方白并非不明白,只是不愤而已。
  “小黑,现在我们开始走第二步棋。”
  “黑棋?”
  “不错!”
  “那水姑娘……”
  “毕老三会去办,在山里办这种事他比你内行。”
  东方白无话可说。事实上也不能为了水宝的生死下落而耽误了该办的大事,两人立即转向,奔朝数天前东方白追鹿失足的地灾。
  所谓“黑棋”就是重访穴中半壁石洞被囚的怪老人,希望能探出些乾坤教的内幕。
  一个时辰之后,两人来到了那蓬覆掩地穴的藤蔓边,东方白放下了筐篮等物,再次把穴里的情况描述了一遍。
  卓永年听完,盘算了一阵,打开筐篮,取出事先预备好的三卷丝绳,四下观察了一阵道:“小黑,你不要太靠近藤蓬以免启人疑窦,在附近找个地方歇着等我。”
  说完,一头钻进了藤蔓里,由于他江湖阅历丰富,所以这步棋由他去走。
  东方白拎起筐篮什物,到十丈外的树丛里歇下。
  日头已将到中天。
  东方白百无聊耐,开始回溯出道以来经历的种种。
  正在想得出神之际,忽然听到不远的密林里传来声音道:“乾坤大造,万物之源,四海同参,唯我为尊。”
  登时心头一震,这是乾坤教的口号。
  紧接着,又听一个声音道:“乾坤金令!”
  然后是多数的声音道:“参金!”
  “乾坤使者!”东方白心里暗叫一声,立即起身朝声音传处掩去。
  林深处,六名黑衣汉子面对一个全身罩在黑衣里的尖头怪人,白天,看得十分真切,怪人手里举着一面三角皂幡,幡中央绣了个金色的八卦,六名汉子肃立垂头,似在等待命令,这使者不知是第几号?
  “你们听清楚,立即分头传令,注意搜索从徐家集潜来此间的一老一少,老的半百年纪,瘦小。少的长得很英俊,此二人本领高强,发现之后马上传出讯号,不许动手,以免打草惊蛇,走吧!”说完,收了令旗。
  东方白大感惊讶,所谓一老一少,分明指的是自己和卓永年,不用说这是他们潜伏在徐家集的暗探传来的消息,自己和卓永年易容改扮假充师徒来桐柏是绝对机密,他们如何得到的消息?
  若非卓永年神乎其技的易容术,身份恐怕早已被识破了。
  “遵令!”六名汉子恭应一声,立即散去。
  “乾坤使者”一闪而没!
  东方白呆在原处,心头感到了极大的压力,行动刚展开还没头绪,对方便已警觉,以自己和卓永年单薄的力量来与势力不知强到何种程度的乾坤教周旋,其结果如何,实在无法逆料。呆了一阵之后,他折回原来歇脚处。
  刚出密林,目光扫处,登时全身发了僵。
  那名乾坤使者正站在他歇憩的树丛边,手里待着他假扮“红衣使者”的红披风,现在一切算完,底牌被掀了。
  灭口!这是唯一的路。
  乾坤使者似乎要准备离去的样子。
  东方白现身出去。
  尖顶帽套下两个洞孔中射出两道冷电,直照在东方白的脸上,锐利得像是有形之物,使人下意识地感到刺痛。
  “嘿嘿嘿嘿……”笑声宛若枭啼。
  东方白挺立着,杀机已经冲顶而起。
  “好一对师徒!”乾坤使者声如冰刀。
  “这实在不幸!”东方白也寒声回应。
  “的确是不幸,红衣使者搅得本山一片风雨,想不到这么快便揭穿了谜底,原来是你师徒作祟,以采药作为晃子,实际上是另有图谋,你们同党不少吧?”
  “是不少!”东方白漫应着。
  “为首的便是百草道人?”乾坤使者并未怀疑卓永年的身份,显然对红衣使者,至尊王这一节他完全深信。
  “一点不错!”
  “你们的目的是什么?”
  “你问得太多了,在下说的不幸,并非你所想的。”
  “那是什么?”
  “你揭穿了在下的身份,非常不幸。”
  “说明白些?”
  “迫使在下非封住你的嘴不可。”
  “你准备杀人灭口?”
  “正是这意思。”
  “哈哈哈哈,你有这能耐?”锐利的目光闪了闪。
  “当然!”东方白的口吻是断然的。
  “好极,让事实来证明!”说着,抛去了红披风。
  “你走错了一步棋,要在下告诉你么?”
  “可以,趁你还能自由开口。”
  “你告诫属下,不可正面与红衣使者为敌,发现了立即发出讯号,而你却没这样做,显然地犯了大错,现在你已经没有机会了!”
  说完,缓缓拔出了宝剑。
  乾坤使者探手入怀……
  东方白当然明白对方想以法宝——鬼火铁筒对付自己,说过对方没有机会,他当然不会给对方任何机会,如果对方发出鬼火,虽然是在大白天,那光度仍然可以产生与讯号相同的效果,就在对方手一动的瞬间,宝剑已经划出。
  志在必得,他对十成功力施展杀手。
  头一次,他主动攻击,而且用上了全力,不说有多快,就如同空际的电芒暴闪,仅止是一闪,没第二个动作。
  森寒的宝剑斜扬着停在半空。
  “嗯!”一声长长的凄哼,乾坤使者的目光暴张之后随即收敛,人歪了下去,血水迅快地濡湿了黑衣,探入怀中的手竟来不及抽出来。
  东方白缓缓回剑入鞘,这一刻,他仿佛是位天神。
  接下来的动作是快速的,从乾坤使者身上搜出了铁筒、乾坤令旗、金牌,铁筒还没发射过,里面自然有能发强光,使人目盲并丧失记忆的古怪东西,金牌上的号数是“六”,证明死者的编号是第六。
  再接着,他拉开连衣的尖顶帽套,死者真面目呈现。
  “呀!”东方白忍不住惊叫出声。
  六号乾坤使者,赫然是符六,这是做梦也估不到的。
  窒了片刻之后,东方白立即剥下对方的黑衫,连同搜来的东西和被对方搜出的红披风塞到筐篮底,盖好,剩下来是如何处置尸体。
  故事重演,他抓起尸体,快步到地穴边。
  这时,一条身影幽灵般出现在他的身后丈许之处。
  抓起死者双脚,一抢、抛出,“唰!”地一声,尸体从藤蔓中央消失,不用说,和早先的七号使者走上了同一条路,永沦地穴寒潭。
  “嗯!”像是一声呻吟。
  东方白心头一震,电闪回身,一看,木住了。
  眼前站着的竟然是符六的妻子,那富有风情的中年妇人,此刻,她没有风情,脸上所表现的是一种极其怪异的神色,不是悲伤,也不是愤恨,怪异得无法以言语形容,丈夫被杀抛尸,她为何是这种反应?
  对望着,东方白许久才回过神来。
  他首先想到的是后果,这情况妇人是目击者,绝对不能泄露,唯一的解决之道是再灭口。可是刚杀了人家的丈夫,又杀人家的妻子灭口,太过残酷,身为正派武士,即使有百分之百的杀人理由也做不出来。
  不能留活口,又不愿悖武道,该怎么办?
  “小黑,我不怪你!”声调也是怪异的。
  这句话出自妇人之口,简直使东方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太背人情,那有丈夫被杀而妻子不怨恨的道理?
  如果这妇人含恨出手,主动攻击,东方白也许找到杀人的借口,而她竟然说不怪他,这是从何说起?
  莫非……东方白突然想到这妇人是不是自量非敌手而故意作这姿态以求自保?
  “他是你丈夫?”东方白进出了这句像是多余的话。
  “不错!”
  “为什么你会……不怪在下?”
  “以我的立场,无法怪你。”
  “在下不懂!”
  “以后你会懂。”
  “你的目的是想……暂时逃过死劫?”
  “不是!”
  “那是什么?”
  东方白是真正地不懂了。
  妇人抬头望了望天,突地一旋身飞闪投入林中,论身法还可以算得上是第一流的,不输于遁狐脱兔。
  “不能放她走!”一个声音在东方白心里大叫,但他仍僵立着没采取行动,等人影消失了,他才感到后悔,可是后悔已经迟了。可想而知,不消多久,对方的高手便会大批涌到,整个的局面会改观,只由于他一念之仁。
  卓永年入穴未返,他不能离开此地。
  悔意愈来愈浓,使他心乱如麻。
  回到歇憩之处,手扶筐篮坐下,事态已经形成,不管后果是什么,他只有准备迎接一途,等待,焦灼地等待。
  一个时辰过去了,像一百年那么长,没有任何动静。
  当然,这并不表示没事了,情况随时会发生,时间愈久,愈是凶险,乾坤教会采取什么手段简直无从想象。
  卓永年现身了,东方白如获救星,但这只是刹那的反应,跃动了一下的心又沉下来,而且沉得更深,卓永年能解决这大大的问题么?
  “小黑!”卓永年走近,把丝绳抛下,立即发觉东方白的神色不对,皱皱眉,一眼瞥见了地上的血迹,惊声又道:“发生了什么事?”
  两道精芒闪闪的眸光,逼射在东方白脸上,银白的胡须连连抖动。
  “发生了意料之外的大事。”东方白站起身来。
  “什么大事?”
  “我杀了人!”
  “嗨!杀人算什么,我们来办这件大事,避免不了流血,你又不是没杀过人,看你这神情,到底是发生……”
  “你听我说。”东方白把经过叙述了一遍。
  “啊!原来如此。”卓永年不表惊震,反而笑了笑。
  “师父……不把这当回事?”东方白锁起了眉头。
  “小黑,你只要多想想便会明白。”
  一句话启发了东方白的灵机,仔细一想,若有所悟。
  “莫非她是水二娘的亲戚?”亲戚就是同路人之谓。
  “对了,小黑,你的智慧果然超人一等。”
  “师父怎么知道的?”
  “昨晚私下我们有短暂的接触,互相印证了身份,也交换了几项行动的原则。”顿了顿又道:“原先她是水二娘的房客,夫妻俩在桐柏一带卖药鬻艺为生,有次因为被桐柏大少手下调戏发生冲突,丈夫不幸被害,她为水二娘收留作助手,之后不久,她突然失踪,直到三个月前,她才托猎户传讯给水二娘,说她被符六掳劫作妻子,她要报仇,所以忍辱偷生。”
  “啊!想不到有这多曲折,她能配合我们的行动?”
  “当然,她也算是坤宁宫的弟子。”
  “她叫什么?”
  “她丈夫姓林,在店里时被称作林嫂。”
  “啊!”东方向深深点头,心里想:“坤宁宫为了大化门消失之谜,投注了全部人力,多年楔而不舍,是什么理由使得该宫如此不惜代价,仅只是因了‘不为老人’一个人的关系么?不可能,定有重大的原因。”
  “我们随便挖点药草回头吧?”
  “师父,你还没说进地穴的经过?”
  “哦!”卓永年点头又摇头:“徒劳往返!”
  “为什么?”
  “那怪老人古怪不说,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我用尽了方法,什么也探不到,形象又极陌生,根本测不出他的来路,也说不定是乾坤教自己的高级人物,犯了教规而遭囚禁,看起来是此路下通。”
  突地,林子里传来数声枭啼。
  东方白心中一动,枭鸟夜啼,大白天里何来枭啼之声?正自感觉不解之际,卓永年忽然靠向身边来。
  “小黑,有人窃听我们的谈话。”声音低得只能让东方白一个人听到。“不要动声色,装作没事,从右边包抄过去,然后回头入林。”
  “嗯!”东方白低应一声,立即醒悟,枭啼之声定是毕老三传出的暗号,也可能是林嫂,目前已知的只他两个是同路人,当下默不吭声,从旁边绕去。
  卓永年慢慢走向放置筐篮的地方。
  东方白走出一段之后,猛可地加速身法,前奔数十丈,折身投林、圈回,远远只见人影一晃,正待扑去,却看出人影是毕老三,立即刹住扑势。
  毕老三用手朝前面的方位做了个手势,然后隐去。
  东方白立即朝毕老三所指的方位小心翼翼地迫去,锐利的目光逐段搜瞄,果然被他发现了,在一株半腐中空的树身里贴着一个黑衣人,借树身裂隙向前面窥视,绝妙的藏身位置,如果不是从后近看,根本无法发现。
  黑衣人头发已经泛灰,看上去年纪当近花甲。
  这枯树距原先东方白与卓永年谈话的地方约莫三丈左右,两人谈话的内容当然已经入耳,事实所逼非灭口不可。
  东方白不喜欢暴力,更不愿意杀人,但现在他除了杀人别无选择,放了活口,整个的行动计划便将化为泡影。
  在目前状况中,绝不能存妇人之仁。
  东方白悄没声地迫近,毫不犹豫地飞指隔空点出。
  黑衣人似有所觉,迅快转身,但慢了那么一丁点,身形才半转,闷哼声中,歪了下去,上半身栽出树洞之外。
  现在可以看清楚,是个貌相清矍的老人。
  东方白又并食中二指,准备点老人死穴……
  就在此刻,身旁响起枝叶拂动之声。
  东方白迅疾转身,一看,不由大惊意外,不期而现的赫然是庞然巨物水二娘,另外是水宝的表哥和另一个年轻人,八目交投,东方白叫了一声:“二娘!”
  母女情深,水二娘为了女儿失踪竟然亲自入山。
  三人靠近。东方白的目光被那年轻人吸引,仔细一辨认,脱口叫了一声:“梅芳!”
  谜底在刹那之间揭晓,水宝所谓的表哥,正是坤宁宫的公主小玲所乔扮,怪不得一见面便眼熟,而水宝又曾一再表示对这俊美的表哥没兴趣。
  东方白与小玲的目光骤呈胶着。
  隐约中的情愫,使两人的内心起了微妙的反应。
  水二娘痴肥的脸上并没忧伤之情,反之还隐有喜色。
  “小黑!”水二娘开了口,“辛苦了!”
  一句不着边际的话,使东方白大感困惑,转过头,怔怔地望着水二娘。
  “二娘入山……”
  “当然是为了那丫头,现在不必担心了。”
  “找到她了?”东方白精神一振。
  “可以这么说!”
  “人呢?”
  “知道她很平安,这足够了!”咧嘴笑了笑。
  “到底怎么回事?”东方白有些牙痒痒。
  “以后再说吧!”水二娘似乎有意隐瞒真相,目光扫向半截栽在树洞外的老者,神色突然一变,挪步迫近,仔细看了看,脱口道:“怎么会是他?”
  “他是谁?”东方白又是一个意外。
  “多年前我见过他,大化门内三堂首席堂主西门昌!”
  东方白震颤了一下,思绪突涌如潮,水二娘是坤宁宫的人,她居然认识大化门的堂主,这表示一宫一门之间必有某种关系,而大化门消失之后,门里的堂主居然会在乾坤教的禁区之内出现,这意味着什么?
  “这是第二个被发现!”小玲的声音有些激动。
  “第二个?”东方白望向小玲。
  “对,第一个是鬼树林外山脚伏尸的四人中被你断去一臂的人。”
  东方白想起来了,当时检视断臂人的尸体时,“铁杖姥姥”曾经起了强烈的反应,说过“怎么会是他,太不可能!”的话,追问之下,只含糊以应,原来那断臂人也是大化门弟子,却成了乾坤教徒,这里面的文章大了。
  “这情况显示了什么?”东方白忍不住问。
  “离奇,不可思议,但已接近谜底。”小玲闪动着目芒,脸上仍是一片激动之情,转过头,“二娘,我们不能在此地久留,这是名活口,对我们应该大有帮助?”
  “嗯!”水二娘深深点头,“小黑,你走,这活口我来处理,你师徒切不可暴露身份,愿我们行动顺利。”
  “好!那……我走了!”目光扫向小玲。
  小玲也正以异样的目光望过来,东方白感觉心弦一颤,无言之言,只靠灵犀相通,微妙的反应,但又各怀心结,当然,这也只有各自心里明白。
  东方向奔出林子,到放置东西的地方,心里一团迷雾,像是已隐约发现什么,但认真捕捉,却又捉摸不到。
  卓永年手拄药锄,端坐在石头上。
  “师父……”
  “不必说,我已经知道了,毕老三已跟我碰过头。”
  “我们现在怎么办?”东方白咽回本来想说的话。
  “回去医治野豹子。”
  “真要使他恢复功力?”
  “当然,多一个野豹子无害大局,却可以取信对方,何况他已是一头断爪的豹子,我们必须在这层微妙的关系中找机会,或则制造机会。”
  “好吧!”
  “我们走,我会告诉你怎么做!”
  又回到符家山居小屋。
  一切没有变,只少了个符六。
  野豹子坐在火塘边床沿,满脸企盼之色。
  “道爷,采到药了?”
  “唔!费了天大的力气,算你运气好。”
  “就可以……施术了么?”
  “今晚就可以着手。”
  “要是能恢复功力,咱丁霸一定感恩图报。”
  “什么要是不要是?”卓永年瞪起了眼。“本道爷的医术还用怀疑?感恩图报这种话少说,本道爷不作兴。”
  “是,是!”
  林嫂从里面转了出来。
  “道爷回来了?”
  “嗯!”卓永年在椅上坐下,“你丈夫呢?”
  “有事出去了,他常常几天不回家的。道爷,奴家为您准备了几样可口的小酒菜,一天辛苦了,先喝几杯如何?”
  林嫂一切如常,符六之死她是全不放心上。
  “好!”卓永年应了一声。
  林嫂立即摆桌端菜。
  东方白把筐篮等物搬进为他师徒安排的房间里。
  酒菜摆齐,三人上桌,卓永年津津有味地吃喝起来,桌上一个是徒弟,一个是待医治的伤者,他当然唯我独尊。毫无忌惮,只苦了野豹子,一只手又要夹菜,又要端杯,情状显得十分狼狈,只是复功在即,情绪倒是不恶。
  酒饭完,天已黑了下来,林嫂燃上灯。
  卓永年坐在火塘边闭目养神。
  东方白在煎胡乱采回来的树皮草根。
  野豹子不安地在等待。
  整整磨蹭了一个时辰,卓永年才慢条斯理地示意野豹子上床,然后向东方白道:“小黑,照我的指示做吧!”
  野豹子平躺着大睁豹眼,本想问为什么道爷不亲自动手,想了想把话咽回去了,他已经体验到老道的脾气不好,反正是师徒,谁施术都是一样。
  东方白装模作样地东点西捺,磨菇了许久,才真正施展独门手法点了数指,直起身道:“成了,以后看情况再说,这样的疗法必须施行数次。”然后接过林嫂手中早已凉好的药碗,向野豹子道:“起来,把药喝下去。”
  野豹子坐起身,接过药碗,一口喝下去,浓眉立时皱紧,差一点吐了出来,胡乱采挖的树皮草根味道当然不会好,但为了复功,即使是一碗苦胆汗也得喝下去。
  好不容易把药喝完,连脸孔都收缩了。
  卓永年慢吞吞地道:“此药奇猛,得点上你的睡穴,以减除你的痛苦。”
  野豹子本想说什么,还是没说出来,呼口气,一副听任摆布的样子。
  东方白接过药碗,按倒野豹子,一指戳上睡穴。
  野豹子就这么乖乖躺着不动了。
  卓永年眉毛一轩道:“林嫂,你到这边来坐着!”
  林嫂掇了椅子到火边坐下。
  卓永年想想又道:“小黑,你到门边去看着。”
  东方白步到门边,面向外靠着门框。
  “林嫂,有几个问题要问你!”卓永年神色一正。
  “好的!”
  屋里的气氛跟着凝重起来。
  野豹子了霸已被点了睡穴,等于死人一个,在死人旁边谈话,当然没任何顾虑,卓永年这一着的确是够绝。
  “林嫂,你知道符六是乾坤使者么?”
  “知道一点,我曾偷看过他的行头,但没敢问。”
  “对于你丈夫被杀这一点……”
  “我不怪小黑,符六不是我丈夫,我只是被他掳来的女人,我恨他还来不及,我感激关心的只水二娘一个人。”
  “你知道水二娘的身份?”
  “知道,她视我如至亲,无话不谈。”
  “好,太好了,现在谈正题,你对乾坤教知道多少?”
  “不多,他们的言语行动都十分诡秘。”
  “就尽你所知的回答吧,乾坤教有多少教徒?”
  “近千!”
  “教主是什么人物?”
  “不知道,不过……好像不住在山里,因为有次我偷听到符六和他的同伙说话,什么……到城里请示教主。”
  “嗯!他们的总舵设在何处?”
  “就在小黑抛尸的地穴附近不远。”
  “知道确切地点么?”
  “据我的猜测,应该就在地穴隔山的谷里,有次我为了好奇尾随符六,他就消失在那谷里,而且也见别的人出人,只不过谷里不见半间屋子,这点我不懂。”
  “鬼火的讯息是你传出去的?”
  “不错!”
  “当时的情况怎样?”
  “不止一次,发生在山间,距离太远,只看到微弱的绿光转变成很亮的蓝光,然后就消失了,就是这样。”
  卓永年点头,沉吟了片刻,道:“林嫂,你去歇着吧,等我发现了别的问题再向你请教。”
  林嫂起身进入上首房间。
  东方白回到火塘边,在林嫂坐过的椅子上坐下。
  “小黑,你有什么意见?”卓永年发问。
  “先探秘谷,了解情况。”
  “看来只好如此了!”
  “师父,即使我们探出了什么头绪,在敌众我寡,比例悬殊的情况下,又将如何?”东方白提出了他的意见。
  “小黑,坤宁宫散布在外的高手已从四方朝此地秘密集中,人力虽然悬殊,但兵在精而不在多,而且斗智为先。”
  东方白深深点头,一方面他同意卓永年的说法,另方面他有自己的打算。
  天亮之后不久,东方白与卓永年来到了与地穴相背的谷顶峰边。狭长的深谷被刀砍斧削的竣壁夹峙,一直向里延伸,谷道被苍郁的林木所覆压,正如林嫂所说,不见半间屋子,如果这里真是乾坤教的总坛所在,以近千弟子之众,难道都隐藏在山腹里?
  以地穴岩洞囚禁怪老人的方位判断,乾坤教的巢穴应该就在这谷里没错。
  “有人!”东方白手指谷底。
  在一处林木稍疏的地方,一长条队伍蠕蠕而过,随即又被茂密的莽林淹没。
  卓永年放远目光,了瞧了一阵,若有所得地点了点头。
  “小黑,依眼前的谷形山势,你看出什么来没有?”
  “这狭谷应该是出入通道。”
  “对,还有?”
  “峰尾末端环围包套连接,依我的看法,定然是谷里有谷,对方的巢穴就在谷中之谷里,是天生的绝地!”
  “小黑!”卓永年笑笑,“你说的跟我想的完全一样,这叫英雄所见略同。”略顿又遭:“我们就准备入虎穴闯龙潭吧!”
  “现在?”
  “不,时机尚未成熟,得先作一番安排,不能盲目行动,对于对方的状况必须再设法作进一步的了解。”
  “我倒是想到一点……”
  “你想到什么?”
  “据林嫂的说法,乾坤教主并不住在山里,是匿居在桐柏城,而目前已经证实桐柏大少也是乾坤教的人,他的手下野豹子丁霸在我们手中,是否可以从野豹子身上发掘线索?”
  东方白定睛望着卓永年,这方面的机智当然是孤精较高明。
  “不行!”卓永年摇头,断然地说。
  “为什么?”
  “野豹子凶残成性,这类人最忠于主,而且他所知必然有限,我们不能打草惊蛇,只能把他当一张闲牌,必要时能用则用,不能用则弃之,我们恢复了他的功力,无形中会发生作用,我们只利用那无形的作用不在他的本身。”
  “什么无形的作用?”
  “至少消除了乾坤教对我们的敌意和戒心。”
  “嗯!有道理,探察到此为止么?”
  “到此为止,这叫稳扎稳打。”
  “现在就回头?”
  “你先回去在林嫂处坐镇,如果有什么情况,用你的机智小心应付,我到别的地方办事,希望一切如所料。”
  所料什么东方白无由知道,他也不想追问,反正他信赖卓永年的安排,这头狐精点子百出,到时就会明白。
  两人在离开谷峰之后分手,东方白故作姿态地挖了些不知名的树须草根,然后踅回林嫂的山居小屋。
  小屋里。
  野豹子丁霸一老一实地在床上打坐行功,这是东方白和卓永年一早出发采药时交代的,他一点也不敢马虎。
  东方白进门。
  林嫂迎着。
  “这么早就回来了,还采了不少药,道爷呢?”
  “他老人家单独去寻找一种罕见的奇药。”
  “不必等他吃饭?”
  “不必,他老人家不知多早晚才会回来。”
  “好,你先歇会,菜饭是现成的。”
  东方白把带回来的工具药草收拾妥当。
  野豹子收功,缓缓睁开眼来。
  “丁大侠,你感觉怎么样?”东方白故作关心地问。
  “果然灵效!”野豹子把两腿放下床。“真气已经有复苏迹象,虽然很弱,但已经能运转,老弟,还需要多久时间才能完全恢复?”
  “如果你功运得勤,时间自然会缩短,家师现在正寻觅一种罕见奇药,要是能找到,情况就完全不一样了。”
  “老弟!”野豹子精神大振,“是什么奇药?”
  “培元补气,通关活脉,能使内元如泉水冒生。”东方白信口开河。
  “咱丁霸不知该如何感激!”罩着戾气的脸上现出了一片诚挚之色,他这句话是真正地发自内心,没有虚假。
  “那倒不必,行医本是为济世救人。”
  就在此刻,门外突然传来一声叫唤:“老六!”
  东方白心中一动。
  林嫂迅快地从厨房出来步到门边。
  “是那位?”
  “姚四!”一个虬髯汉子出现堂屋门框。
  “哦!原来是姚四哥,什么事?”
  姚四的青蛙眼闪着精光,朝屋里扫了两扫,在野豹子面上停了停,但并没出声招呼,显然是故作不识。
  “老六呢?”姚四的声调有些不正常。
  “昨天一大早出门到现在还不见影子。”
  “噢!奇怪……”
  “怎么啦?”林嫂在衣兜上擦了擦手。“他一向说走就走,从不交代一声,有时一出去就是十天半月……”
  “这次不同!”
  “不同,为什么?”
  “这……”姚四朝东方白瞥了一眼,没有接下文,脸色沉了下来。“我跟他约定昨晚见面喝酒的,他头一次黄牛。”
  东方白心头雪亮,这姓姚的也是乾坤教的人,听他对符老六的称呼,说不定他就是四号使者。看样子他们是定时连络的,一旦逾时不连络,在目前风声鹤唳的情况下,当然会紧张,因为他们的人已经神秘失踪了不少。
  “也许……他在外面什么事给耽误了!”
  “这……呃……我走了!”
  “不坐会?说不定他就回来。”
  “不了,他回来要他马上找我。”
  “好!”
  姚四匆匆转身离去。
  林嫂若无其事地回身道:“我给两位摆饭。”
  水宝失踪之处的山坎边。
  卓永年与毕老三一阵密谈之后分手,毕老三自去,卓永年转到山坎的另一边,在林子里拣了块山石静坐下来。
  他像是有所等待。
  约莫半个时辰之后,一个生仿土地公的拄杖白须老人突然出现在他身前,无声无阒地出现,就像是本来站在那里。
  “尊驾是……”卓永年疑惑地望着对方。
  “山中人!”白须老人板着老脸,没半丝表情。
  “有何指教?”
  “你在此则甚?”白须老人反问。
  “采药累了歇歇脚!”
  “你的易容术很精妙,但瞒不过老夫!”
  卓永年吃了一惊,但保持镇定,仔细打量着对方,许久之后,突地笑了笑道:“尊驾的易容术更精妙,老夫自叹弗如,如果没猜错,尊驾当是‘三恨先生’!”
  “哈哈哈哈,好眼力!”他承认了。
  “先生,幸会!”卓永年下石抱拳。
  “你是谁?”三恨先生大刺刺地问。
  “狐精卓永年。”卓永年坦诚地报出名号。
  “专找本人来的?”
  “不敢,应该说是拜访!”
  “怎知本人会见你?”
  “刚刚得到门下的传话,说是先生收留了水姑娘,也跟水二娘见了面,慨允义伸援手,所以区区不惴冒昧,求先生指点。”
  说完,又恭谨地作了个长揖。
  实际上卓永年并未看出三恨先生是易容的,对方的易容术可以说已到了夺天地造化之境,他是得到了毕老三传来水二娘的话后心里有了谱,所以才一猜而中,至于对方何以会破例参与江湖事则不明白。
  恨女人、恨江湖、恨金钱是三恨先生的铁则,而他竟然打破了铁则,收水宝为徒,又插手江湖事令人费解?
  “你们在查究当年大化门消失之谜?”
  “是的!”
  “凭你们的力量也想与乾坤教抗衡?”
  “这……只有仰仗先生。”
0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