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当前位置: 主页 > 小说 > 武侠 > 陈青云 > 血谷幽魂 >

第 九 章 绝处逢生

时间:2017-03-18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阅读:
 第 九 章 绝处逢生
  “逆旅怪客”迫“恨世魔姬”与周靖断绝交往。
  “恨世魔姬”道:“如果不呢?”
  “逆旅怪客”语含杀机,道:“结束你的生命!”
  以“逆旅怪客”通玄的身手,要取“恨世魔姬”的生命,确实并非难事。
  场面在刹那之间,充满了恐怖的气氛。
  “血女甘小梅”要取“恨世魔姬”的性命,是为了一个妒字,但“逆旅怪客”到底是为了什么呢?这一点除当事的双方,旁人无法猜测。
  “恨世魔姬”并非淫娃荡妇一流,以她的年纪,为什么会爱上比她年轻一半还多的周靖呢?这也是匪夷所思的怪事。
  周靖一横身道:“前辈……”
  “逆旅怪客”一欠身道:“请少主直呼外号!”
  “不,在真相未明之前,我仍称两位为前辈!”说至此,目光向“怪丐聂飞”一扫,又道:“两位不必争辩,我不会更改我的主意!”
  “少主有何见示?…”
  “我不希望发生意外事件!”
  “少主不顾严重的后果?”
  “不会有什么后果发生的!”
  “少主有这自信?”
  “当然!”
  周靖对“恨世魔姬”除了感恩的意念之外,并没有其他非非之想,他自信不会堕人畸恋的网中,所以,他毅然的作了以上的答复。
  “逆旅怪客”无可奈何地一叹道:“少主,小的希望少主能坚持这原则?”
  周靖又说了一句:“当然!”
  “恨世魔姬”在一旁,始终不发一言。
  “逆旅怪客”向周靖身前移近于数步,低声道:“少主,你是否己来见过‘无难先生’?”
  “见过了!”
  “那白纸……”
  “丢了!”
  “什么,丢了?”
  于是,周靖把求见“无难先生”双方发生冲突,陈秋心明理达义,告知白纸之谜,以迄忽现“赤星令”,被“通天教”徒不意夺走,等等经过,述了一遍,中间隐起了“血女甘小梅”一段没有说出来。
  “怪丐聂飞”怒气冲天地道:“通天教死灰复燃,竟然首先向我开刀……”
  “逆旅怪客”一摇手道:“这事内情不简单,‘通天教’何以派人夺走这张白纸,这是预谋,并非偶然或巧合。”
  周靖愤然道:“我誓非把它寻回不可!”
  “少主,你悬尸官道,希望该教的人出面,这办法可能行不通!”
  “为什么?”
  “如果‘通天教’早有预谋,此次得手,显见对少主的行踪知之甚详,而且那张白纸的价值,江湖中无人知道,而该教独知,对方当不致因几具手下的尸体而暴露真相,否则,该教又将成为众矢之的了!”
  “前辈所见不差!”
  “目前只有一个办法可行。”
  “什么办法?”
  “分头探查‘通天教’的巢穴!”
  周靖领了领首。
  甄名隐开口道:“周身,我兄弟两人也参加这项行动!略效微劳!”
  周靖剑眉一整道:“这……怎能劳动两位贤弟……”
  “周兄把我兄弟当外人了!”
  “如此,小身我愧领盛情!”
  “周兄太谦了!”
  “贤弟与这两位是……”
  说着,目光扫向了“逆旅怪客”和“怪丐聂飞”。
  甄名隐一笑道:“小弟俩与这两位前辈是素识,在前道不期而遇,所以同行一起,想不到在此又逢周身,可算是巧遇。”
  “哦!”
  周靖“哦”了一声,但心中的疑念未释,“人头大会”之上。甄氏兄弟现身突兀,而现在又与两个神秘人物在一道,巧合两字,似未尽然。
  “少主珍重!”
  “周兄保重!”
  “再见!”
  珍重声中,“逆旅怪客”等四人,动具离开,“逆旅怪客”临去之时,狠狠地瞪了“恨世魔姬”一眼,似乎在警告她如再纠缠周靖,将有严重后果发生。
  “恨世魔姬”报以一声冷笑。
  周靖愣愣地望着四人背影消失,他对自己的身世,更感到莫测高深了。
  “恨世魔姬”这才向周靖道:“弟弟,什么白纸之谜?”
  周靖坦然道:“就是‘黑箱’之谜,是我岳丈易斌临死所留!”
  “弟弟,你是否相信‘缘’这东西?”
  “缘,什么意思?”
  “天下万事皆随缘,有缘则自,缘尽则离,丝毫也不能勉强!”
  “姐姐这话使我莫测高深。”
  周靖姐姐两字出口,心里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自己竟然与这一代女魔姐弟相称,确实是不可思议的事。
  而“逆旅怪客”一再阻止自己和她来往,这其中定有什么隐清存在。
  “恨世魔姬”轻笑一声道:“不谈这些,弟弟可否把身世向我一道?”
  周靖怆然一笑道:“身世,连我自己也不知道。”
  “什么,你不知道自己的身世?”
  “是的!”
  “他们称你少主……”
  “这一点我也不清楚!”
  “你并非‘霸王鞭’周公铎的儿子?”
  “可能不是!”
  “你不能断定?”
  “目前如此!哦!我有个问题请教……”
  “你说好了,何必用请教两个字!”
  “姐姐是否愿意说出‘逆旅怪客’一再逼你不许和我交往的原因何在?”
  “恨世魔姬”沉思了片刻,道:“不知道!”
  “连你自己也不知道?”
  “这个……可能是我年纪太大,生相奇丑,也许是我恶名在外……”
  “我看不是这么单纯!”
  “依你的想法呢?”
  “我无从想象,所以问你?”
  “我也一样想象不到!”
  周靖愕然道:“这怎么可能呢?”
  “事实是这样,信不信由你,弟弟,你真的爱我吗?”
  这话从年逾不惑,奇丑绝伦的“恨世魔姬” 口中说出来,的确令人头皮发炸,周靖闻言之下,不期然的向后退了一步,讪讪地道:“这……这……”
  “恨世魔姬”幽幽一叹道:“弟弟,你虽然当众说过两次爱我,但我明白那不是真的,你只是赌气承认罢了,不过……我……
  “姐姐,你知道那不可能……”
  “为什么?”
  “我们是不同的两代呀!”
  “爱没有年龄地域的限制!”
  “可是……”
  “可是你压根儿就不爱我?”
  “我尊你为姐姐!”
  “好,目前我们不必为此争论,你称‘血女’为义姐?”
  “是的!”
  “她很美?”
  “美极!”
  “你爱她?”
  “不!”
  “那我告诉你,她己经爱上了你!”
  周靖不由心中一荡,“血女”的美,的确惹人遐思,但他仍淡淡地道:“未见得?”
  “于真万确!”
  “何所据而云然?”
  “如果她不爱你,她不会向我出手,那是嫉妒呀!”
  周靖不由面上一热,“恨世魔姬”的话不无理由,于此,他推想到,未婚妻易秀云,她对自己表面上水火不容,口口声声要报复退婚之辱,但,她旧情难忘,自己呢?爱、恨、歉疚,兼而有之……
  “怎么样,你有这感觉吗?”
  “也许如你所说,但,那是她自己的事!”
  蓦然--
  “恨世魔姬”惊呼一声道:“啊呀!有这样的怪事……”
  周靖一震道:“什么事?”
  “你看,那三具尸体!”
  周靖目光一扫之下,快逾电闪的射到悬挂尸体的树下,浮目四顾,竟然一无听见,挂在树上的尸体,离奇地失踪了。
  以周靖和“恨世魔姬”的功力,竟然让人在咫尺之间,盗走尸体而不发觉,那盗尸人的身手,的确是相当骇人了。
  “恨世魔姬”也紧随着来到了官道之上,沉声道:“这必是‘通天教’所为。”
  就在此刻--
  一个冰寒澈骨的声音突地传来:“黄紫芳,你说对了!”
  两人同感一震,周靖大喝一声道:“什么人,与我滚出来!”
  “哈哈哈……”
  回答的是一阵撕空裂云的狂笑,以两人的功力修为,仍被笑声震得气血浮动。
  周靖一定心神,觑准笑声所传之处,猛一弹身,朝林中扑了过去,这一补之势,可说快逾电光石火。
  笑声,转了一个方位,周靖扑了个空。
  “恨世魔姬”悄没声地掩了过去,但依然扑空,笑声又换了方位。
  瞬息之间,变幻两个方位,而不露丝毫形迹,这种身手,简直是骇人听闻,因为“恨世魔姬”与周靖,都是身负奇技的一等高手。
  周靖不由暗昏心惊,一怔之后,再次喝道:“是人的话,就滚出来,何必鬼鬼祟祟?”
  笑声戛然而止,仍是那阴森刺耳的声音道:“周靖,你说话客气一点!”
  这神秘人能随口道出周靖和“恨世魔姬”之名,而周靖和“恨世魔姬”却连对方的影子都摸不到,这人丢得不小。
  周靖冷哼了一声道:“不容气又待如何?”
  那神秘人道:“周靖,老夫此来不是与你为敌……”
  周靖一愕,道:“阁下何方高人?”
  “林中人!”
  “林中人?”
  “不错!”
  “江湖中不曾听说有阁下这一号人物?”
  “周靖,不为你所知的事还多着呢!”
  周靖目光朝来到身侧的“恨世魔姬”一瞟,意思是问她知不知道这“林中人”是哪一号人物,但,“恨世魔姬”眼中所呈现的,也是一种迷茫骇异之色,显然,她也不知道这“林中人”的来历。
  周靖更加困惑了,以“恨世魔姬”的阅历,竟然认不出对方是谁,那只有一个可能,“林中人”三个字是这神秘人信口胡诌的
  以对方所表现的这两手看来,当然不是泛泛之辈。
  对方不问可知是冲着自己而来,来意为何呢?
  当下沉声道:“阁下何妨现身一见?”
  “老夫目前还不打算现身!”
  周靖不由气住上冲,冷冷地道:“如此阁下请吧!”
  “老夫专程为你而来。”
  “阁下不愿现身,一切免谈!”
  “可是老夫非要与你谈上一谈不可?”
  “在下没有这个兴趣!”
  “林中人”嘿嘿一笑道:“周靖,如果老夫说出来意,你会有兴趣的!”
  周靖不由心中一动,但他傲然的性格,使他不轻易附和对方挑逗性的话,冷然道:“阁下还是自便吧!”
  “你真的不愿意和老夫谈上一谈?”
  “在下没有这份闲工夫!”
  “林中人”自顾自地接下去道:“比如说,与‘黑箱’之谜有关的那张白纸的事,你也没有兴趣……”
  周靖不由怦然心震,想不到对方竟然是因了岳父“圣剑飞虹”易斌所留的那张白纸而找上自己,这是他目前急迫须要知道的事,当下激颤地道:“阁下说那张白纸?”
  “不错!”
  “阁下来意为何?”
  “就是那张白纸的事!”
  “在下是说阁下的目的何在?”
  “你愿意谈了?”
  “可以谈一谈!”
  “老夫只希望和你一个谈!”
  “阁下不必顾忌,这位……”
  “不!”
  周靖急于要知道“林中人”的底细和白纸的下落,但他又不能开口要“恨世魔姬”离开,一时之间,弄得没有主意。
  “恨世魔姬”朝林中冷冷一笑,然后对周靖道:“弟弟,我暂时离开吧,不过,你一切小心!”
  周靖歉然一笑道:“我理会得,只是对你太失礼了!”
  “恨世魔姬”深情款款地注视了周靖一眼,道:“弟弟,这没有什么,我走了,前道再见!”
  语落,弹身朝官道的一端星泻而去。
  周靖待到“恨世魔姬”的背影从视线中消失之后,才对林中发话道:“阁下可以现身了!”
  “林中人”依然森冷如故地道:“现身与否不关宏旨,我们一样可以交谈!”
  “难道阁下见不得人?”
  “嘿嘿嘿嘿,由你怎么说吧!”
  “那就请阁下坦白说出来意。”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你听说过这句俗语吗?”
  “阁下是什么意思?”
  “老夫不能平白把白纸的下落告诉你!”
  “这就是说有条件?”
  “你说对了!”
  周靖从鼻孔里哼出了声,道:“你找错了对象!”
  “林中人”怪笑一声道:“对象倒没有找错,除非你愿意放弃!”
  “在下会自己得回的!”
  “你知道下手劫夺的人是谁?”
  “通天教所为!”
  “你错了!”
  这句话大出周靖意料之外,难道会不是“通天教”所为,毁在甘小梅之手的,分明是通天教徒,而且现场还请下了一枚“赤星令”,这岂能有假?
  心念之中,冷冷地道:“阁下凭什么说在下错了?”
  “当然有事实可资佐证!”
  “阁下说出来听听看?”
  “这得先谈妥条件!”
  周靖鼻孔里吹了一口大气,道:“你且说说看,什么样的条件?”
  “林中人”一字一句地道:“以你身上所带的那颗‘血心’交换!”
  周靖不由一震,对方何以知道自己身带“血谷”信物“血心”,而提出这个条件?“血心”乃系义兄甘江临死所赠,岂能提出交换,当下毫不犹豫地道:“办不到!”
  “林中人”嘿嘿一笑道:“你不想知道白纸的下落?”
  “这是在下自己的事!”
  “你愿意放弃‘黑箱奇书’和天下第一高手的希望?”
  周靖不由心中一动,那张白纸,关系着“黑箱奇书”,也连带关系着自己的身世,其重要并不亚于自己的生命……
  “林中人”毫不放松地紧迫着道:“如果让得手者破了白纸之谜,寻得奇书,你将悔恨终生!”
  周靖冷冷一哼,道:“阁下既知其中内幕,为什么不谋那白纸,成就天下第一的武功身手,而要图取区区‘血心’,这又为了什么?”
  “小子,你问得对,不过天下任何一件东西的价值,因人而异,老夫对第一高手的虚名,视如草芥!”
  “对不起,在下也是一样!”
  “你这是违心之论!”
  “不管怎么样,在下不需要阁下……”
  “那你永不能得回那张白纸!”
  “未见得!”
  “周靖,老夫可以提醒你一点,‘通天教’教主早在四十年前物化,该教随之冰消瓦解……”
  “哼,在下有证明你的话不实!”
  “什么证据?”
  “赤星令!”
  “哈哈哈哈,区区‘赤星专’难道不能造假?”
  周靖怦然心问道:“你说那遗落的‘赤星令’是假的?”
  “这明眼人不问可知!”
  “何以见得?”
  “出手的人能在得手之后从容而遁,难道保不住一个令牌,那是故意遗下以转移你的目标!”
  “那些尸体……”
  “为表演逼真,牺牲几个人又算什么?”
  周靖的心念动摇了,“林中人”说得不错,以甘小梅的功力,竟然不能发现那下手之人是男是女,身形相貌,其功力之高,可以想见,当然不会把令牌失落,显然这是故意留下以布疑阵。
  “林中人”又何以对这桩事的始未知道得这么详细呢?可能对方早已暗中盯牢了自己,但,话虽如此,也不能凭片面之言,而推翻亲自所睹的事实。
  “林中人”要图谋“血心”的目的何在?不由脱口道:“阁下谋求‘血心’的目的何在?”
  “林中人”又是一阵刺耳怪笑道:“彼此条件交换,不必问目的!”
  “这交易不会成功的,阁下请吧!”
  “你不干?”
  “在下不考虑这宗交易!”
  “你打定主意了?”
  “一点不错!”
  “你会后悔的!”
  “在下从不知后悔为何物!”
  “周靖,你后悔就在眼前!”
  周靖怒火倏升,一咬钢牙道:“阁下准备怎么样?”
  “老夫‘血心’志在必得!”
  “难道你想出手抢夺?”
  “可能!”
  “你敢?”
  “这有什么敢与不敢,这是你敬酒不吃吃罚酒,不能怪老夫不顾江湖道义了!”
  “物各有主,强取豪夺也称之为道义?”
  “不必费话了,你再作最后考虑?”
  周靖杀机大帜,原来这自称“林中人”的神秘人,完全是窥视自己胸前的这颗“血心”
  而来、所谓白纸下落等,可能是他在暗中听到自己和甘小梅与“恨世魔姬”的对话,而临时动起交换条件的念头,编造了这一篇耸听的危言。
  当下冷哼了一声道:“林中人,你无妨出手抢抢看!”
  “如此老夫只好出手了!”
  了字声中,一抹谈烟也似的黑影,从林中闪掠而出……
  周靖本能地一闪身,“一招残身”封住门户。
  黑影擦身而过,快得简直不可思议,以周靖的功力,竟然看不出对方的形貌,仅只眼睛一花而已。
  “好小子,有两套!”
  喝声中,黑影疾划而回。
  周靖心头大凛,“二招夺命”电闪出手……
  但,慢了半着,招式尚未展开,只觉胸前一紧一凉,胸衣洞开,“血心’己落入对方之手。
  周靖肝胆皆炸,目眦欲裂。
  “林中人”有如鬼魅幽灵,只瞬目之间,便己消失在道旁林中,周靖仍无法看清对方的长相生形,这种身法,足可当惊世骇俗四个字。
  周靖瞪视着那片密林,全身簌簌直抖。
  他无从想象对方不惜出手抢夺“血心”的目的何在?
  如果因“血心”之失,而发生了意外的事件,将何以对义兄甘江之灵?
  “血心”对“血谷”之中的杀人的“血罡”,有克制之效,持“血心”可以通行“血谷”
  而无阻,如果对方企图对“血谷”有所不利的话……
  心念及此,不由机怜怜打了一个寒颤。
  虽然“血谷主人”功深莫测,但暗箭难防,万一的话……
  “周靖,‘血心’暂时借用,用过之后会还给你,至于老夫方才所说的活,仍然有效,那张白纸,乃是落入‘一统会’之手,借假‘赤星令’故布疑阵。”
  “林中人”的话音,又告传来,显然对方并未离去。
  周靖闻言之下,大感意外,想不到这件事会是“一统会”所为,栗声道:“阁下这话当真?”
  “不假!”
  “是‘一统会’派人所为?”
  “不错,老夫还可以告诉你,那出手的是副会长‘天邪洪谨’!”
  “什么,‘天邪洪谨’?”
  “不错,‘天邪院’院长!”
  “天邪院长当了‘一统会’的副会长?”
  “对了!”
  “哼……”
  “周靖,以你目前功力,决非‘天邪洪谨’之敌!”
  周靖没好气地道:“这是在下自己的事!”
  “老夫要走了!”
  “慢着!”
  “你还有话说?”
  “阁下劫取‘血心’将作何用途?”
  “老夫不会告诉你!”
  “阁下记住这笔帐,在下有一天会讨回的?”
  “嘿嘿嘿嘿,老夫接受你这个挑战!”
  久久,声音寂然,“林中人”己离去了。周靖任立当场,心里不知是一股什么滋味,关系着“黑箱”之谜的白纸,既然落人“一统会”之手,这后果就严重了,“圣剑飞虹”易斌因“黑箱”之谜而毁在“一统会”之手,现在白纸又被该会夺去,真是仇上加仇,恨上加恨!
  “林中人”劫走“血心”,其后果也是同样的不堪设想……
  “林中人”是谁呢?以“林中人”的身手而论,必是武林中的巨憨大擘,而竟不为“恨世魔姬”所识,显然“林中人”三个字是对方胡说的,但,对方是谁呢?
  可惜,甘小梅负气离开,否则以她的功力,不难迫使“林中人”现形,再者,“血心”
  之失,最少也可让“血谷”知所警惕。
  夜幕深垂,周靖像一只斗败了的公鸡,路路行在官道之上。
  脑海中是一片空白,他不知何去何从?
  蓦地--
  一条白影,从眼前划空横官道而过,一瞥即逝。
  周靖不由心中一动,甘小梅的情影,倏然在意念中浮现,于是,他略不迟疑,弹身便朝自影消失的方向追去。
  那白影快得出奇,以这瞬息之间,竟无踪无迹。
  周靖追出百丈之外,刹住身形,目光朝四下一扫,只见不远处,几株穿云巨树围环之中,隐隐露出一片沉沉黑影,似是寺庙的模样。
  略一思索之后,转身朝那片黑影奔去。
  距离渐近,看出果然是一间庙堂。
  顾盼之间,己来到距庙堂不及五十丈之外,他目光如炬,己然看出庙门之上的横匾,赫然是“岳王庙”三个斗大金字。
  起先,他怀疑那白影可能会是负气而离去的“血女甘小梅”,所以一鼓作气地追了下来,现在,他踌躇了。
  那白影真会是甘小梅吗?
  她进了这庙吗?
  他感到自己的行为,有些近于盲目的荒唐。
  但,既来之则安之,总要看个究竟。
  心念几转之后,他挺逾狸猫般掩入庙中。
  事后 又出乎他意料之外,庙院之中,果然有一个白色人影,他的心微微震颤了一下,把身形隐人暗处,以他的自力,加上星光,对那院地中人,他看得一清二楚,对方,赫然是一个毫未谋面的白衣少年,一具书生装束,俊美潇洒己极。
  他想,对方可能是在庙中寄读的一个秀才,或者是……
  另一条人影,幽幽出现。
  周靖不由又是一愕,这后来现身的,赫然是“无难先生”的女儿陈秋心,甘小梅曾说过陈秋心己有爱人,可能这俊俏书生就是她的爱人。
  想不到这一追,却追出了一对爱侣的幽会。
  他准备悄然离开……
  耳边飘来男女的话声--
  “心妹,事情办得怎样?”
  “敏哥,我……”
  “怎么样?”
  “他……我下不了手!”
  “哼,你根本不爱我!”
  “敏哥哥,我的一切都奉献给了你,你为什么这样说?”
  “你视我的生死如无睹!”
  “可是,我……”
  “心妹,我和他只能有一个人活在世上!”
  周靖好奇之念大炽,看样子这白衣书生是要陈秋心去为他杀某一个人,这倒是件值得玩味的事,他打消了离开的念头,想窥个究竟。
  陈秋心发颤的声音又道:“敏哥哥,你为什么非要他的命不可?”
  “我不是说过很清楚了吗,我与他有仇,我不杀他,他必杀我!”
  “到底是什么样的仇呢?”
  “事完我再告诉你!”
  “但,用这种手段对付他……”
  “心妹,如果你怀悲天悯人之念,对仇人慈悲,就是对自己残酷。”
  “我总觉得……”
  “不必多说了,如果你不愿意做,我自己会去做,也许我会命丧他手,但谁要我自己与功力高过我的人树仇呢?”
  “敏哥,他对我曾有过……”
  白衣书生的声音,变得冷森至极地道:“心妹,不必说了,我不强你所难,我俩从现在起就分手吧?”
  “不,敏哥,我不能没有你呀!”
  “可是,你却无视我的生死!”
  周靖愈听愈感茫然,不知这白衣书生何以强迫她去为他杀人,不管事实真相如何,这白衣书生确实不够一个男子汉的气概。
  语声中断。
  可能,陈秋心在爱人的胁迫下,重新作考虑,她螓首低垂,久久无语。
  一声冷笑,从另一个方向传来,笑声极轻,若非是听觉十分锐敏的人,根本听不出来,周靖不由暗地心凉,想不到还有第三者隐伏在现场。
  陈秋心对他曾有指示白纸之谜的恩德,他觉得在道义上他不能袖手。
  由于那声冷笑,显见得事非寻常。
  院地中的两人,可能没有发觉那冷笑之声,是以镇静如初。
  白衣书生似乎不耐,冷漠地发话道:“心妹,你不必作难,言止于此,我走了!”
  陈秋心惶然道:“敏哥哥,你不能走,让我多想想!”
  “你口口声声说爱我,但从这件事证明了你……”
  “不,敏哥,你不能这样说!”
  “哼,我洪一敏并不是三尺童子,难道连一点分辨力都没有?”
  洪一敏三字人耳,周靖心头猛地一震,他想起了以卑劣手段毒杀义兄甘江的“盖世太保”
  洪一民,洪一民洪一敏仅一字之差,难道这美书生会是“天邪院”院主的另一个儿子,如果是的话,这内情就相当不简单了。
  “天邪八妖”曾经掳持陈秋心,想以她作为人质胁迫“无难先生”加盟“一统会”,“天邪院主”天邪洪谨,已然做了“一统会”副会长,他亲身出动,夺去了那张有关“黑箱”
  奇书之谜的白纸,而洪一敏可能就是“天邪洪谨”的儿子……
  但,如果说洪一敏的身份如自己所测,他又岂能让“八妖”挟持他的爱人,同时“八妖”
  在“诸葛氏宗词”之内,又怎敢生心要对陈秋心施暴?
  他想不透其中究竟。
  即以洪一敏目前的行为而论,也属不近人清。
  陈秋心似己下了决心,一抬头道:“我答应你!”
  洪一敏轻声道:“这才是我好妹妹!”
  “敏哥,我始终觉得良心不安。”
  “心妹,你应该想到如果我被杀……”
  “就是因为这样,所以我才答应你!”
  “心妹,要沉着,不能露出破绽,我会在暗中策应你!”
  陈秋心无言的点了点头,显然她的应承是很勉强的。
  冷笑之声,再度传来,这一次的笑声,异常清晰。
  洪一敏与陈秋心同时惊觉,双双跃上屋面……
  周靖却是怦然心惊,这笑声冰寒刺骨。但有似曾相识之感,当下决不迟疑地从暗角里闪身出庙,飞升一株古柏之顶,扫掠之下,竟然一无所见,片刻之后,他重新掩回庙中,但己失去了洪一敏和陈秋心的踪迹,想来,他俩己乘此机会离开了。
  方才的事,他始终不能释然于怀。
  洪一敏真的会是“天邪洪谨”之子吗?
  以他的出身而论,功力当然不弱.而且“天邪院”与“一统会”己联为一体,高手如云,为什么他报仇要假手于一个女子?
  他要陈秋心杀的对象是谁?
  两次发冷笑的第三者又是谁?
  周靖原本打算跟踪陈秋心看个究竟,现在,对方己悄然离开,看来再要找到她已是件不容易的事,这个谜,只好闷在心里。
  站了片刻之后,他己离开了“岳王庙”,上道缓缓而行。
  夜尽天明,他因心事重重,总共走了五十里地。
  他盘算着自己的行止--
  赴“天邪院”追还那白纸?
  径赴“血谷”示警?
  失去了“血心”,他己无法进入“血谷”,但若因“血心”之故而给“血谷”带来了意外,自己将问心难安,甘江对自己有输功之义,他母亲“血谷之主”对自己有传功之德……
  于是一点首--
  他决定奔赴“血谷”,相机行事。
  心念一决,心里轻松了许多,身法也随之加快了,他要在“林中人”之先,赶到“血谷”。
  正行之间,一声娇唤传自身后:“周相公,请留步!”
  周靖蓦地收势回身,一看,心里不由一愕,对方赫然是陈秋心。
  “是陈姑娘?”
  “是的!”
  “有事吗?”
  陈秋心粉腮微微一变,但瞬即复原,怯怯一笑道:“我正要找你,想不到在此不期而遇!”
  周靖心中一动,脱口道:“姑娘要找在下!”
  “是的!”
  “请问……”
  “关于那张白纸的事!”
  周靖一震道:“怎么样?”
  “我……我受了爹爹的骗,所以也骗了你!”
  周靖如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惑然道:‘什么意思?”
  “我给你那白纸是假的……”
  ‘什么,假的?”
  周靖几乎惊得跳了起来,想不到被“天邪洪谨”所夺的那张白纸会是假的,如此说来阴错阳差,反而是福不是祸了。
  “有这样的事?”
  “我事后知道,所以特地来找你!”
  “哦,那……真的呢?”
  陈秋心粉腮又微微一变、期期艾艾地道:“我把它偷了出来,藏在一处极隐蔽的地方!”
  周靖这一喜,确实非同小可,无限感激地道:“姑娘大德,在下没齿难忘!”
  “周相公言重了,这本是你的东西,家父也并非觊觎那张白纸,他老人家只是一念好奇……”
  “在下不会在意的!”
  “那就好了!”
  陈秋心似有什么心事,显得有些心神不属,但周靖完全被白纸未失的幸运占据了全部的思想,没有仔细注意对方的表清。
  “陈姑娘,那张白纸对在下关系太大,难得姑娘如此存心,在下感激不尽,请问现藏什么地方?”
  “距此不及百里的一个山洞之中!”
  “可否烦姑娘指引……”
  “当然,我们现在就去!”
  两人掉头疾驰,五十里之后,舍官道转入山区。
  周靖忽地想起“血女甘小梅”说过的那句话:“……她爱上了一只有野心的狼……”,难道所指的就是那俊美满洒的白衣书生洪一敏?
  难道一副金玉外表,而有一颗豺狼的心?
  以他主使陈秋心杀人这件事而论,的确这洪一敏的为人值得可疑。
  他想向陈秋心探询那件事的真相,但却无法开口,偷窥别人隐私,想不是什么光明正大的行为。
  他也想到那发冷笑声的人,这其中大有蹊跷。
  一阵紧行疾驰之后,眼前现出一道岩峰夹峙的窄谷。
  陈秋心用手一指道:“就在这窄谷之中!”
  周靖领了领首,跟着陈秋心进入窄谷。
  这窄谷峰壁陡峭,高入云表,日光不照。显得有些阴森可怖。
  顾盼之间,陈秋心停身一个周径不及一丈的石洞之外,道:“是这里!”
  周靖用自一打量眼前的石洞,苔藓遍布,藤蔓遮掩,黑黝幽深。
  “姑娘就是把它藏在这石洞之中?”
  陈秋心对着洞中出了神,没有听见周靖的问话。
  周靖一皱眉,再次道:“那张白纸就藏在这洞中?”
  陈秋心警觉地一回头,声音微见发颤地道:“是的!”
  “我们进去吧?”
  “这……”
  “怎么样?”
  “周相公自己进去取吧!”
  周靖不由疑云顿起,道,“姑娘不进去?”
  陈秋心粉腮浮起一层难以形容的异色,讷讷地道:“我……我不想进去,东西就在洞底石桌之下,用碎石掩着!”
  周猜疑云更盛,冷冷地道,“姑娘去取,岂不直接了当?”
  “不……我不……”
  “为什么?”
  “这洞先时不知是什么人隐栖之所,洞中有两具骷髅,我……不想再看那骇人情状,所以……”
  周靖释然地一笑道:“原来是为了这个,但姑娘身为武林人,杀人见血,在所难免,难道还怕……”
  “那又是一回事?”
  “好,如此在下自己进洞去取!”
  说着,举步便朝洞口数去……
  “周相公!”
  周靖不期然地停了脚步,道:“姑娘还有话说?”
  陈秋心迟疑了一会之后,很不自然地一笑道:“没有什么,我藏东西时,非常匆忙,对洞中情况并不十分了解,周相公进去自已小心一二!”
  “哦,在下会留意的!”
  周靖用手拨开藤蔓,攒入侗中。
  就在周靖入洞之后,一条白色人影,突然出现。
  他,正是洪一敏。
  “心妹,谢谢你,你做得好!”
  “敏哥,我……心里很难过。”
  “真是妇人之仁!”
  “他对我曾有过救命大恩,而我竟以怨报德。”
  “心妹,你不久就会忘记这件事,你是为了爱呀!”
  “我恐怕此生难忘!”
  洪一敏阴险一笑道:“心妹,我们不谈这些,先解决这小子要紧!”
  说着,走近洞的一方巨石……
  陈秋心惶然道:“敏哥哥,你不能放过他?”
  “你为他求情?”
  “我……我……问心难安!”
  “嘿嘿,心妹,收拾起那菩萨心肠吧,事己至此,如被他发觉,我固然活不了,你,他一样不会放过!”
  陈秋心花容失色,娇躯簌簌而抖,喃喃地道:“天哪,我究竟做了什么?”
  洪一敏冷冷地道:“你为你的爱人解除了生命的威胁!”
  “敏哥,我觉得不安。”
  “为什么?”
  “他身边有几个人功力高不可测,称他为少主,如果报复起来……”
  洪一敏面色一变之后,冷冷地道:“那是另外一回事 我自有办法应付,同时今日的事,你知我知,决不会传入第三者之耳……”
  “你忘了‘岳王庙’中,那突如其来的冷笑声?”
  洪一敏面色变得极为难看,但,瞬又复原,声音中充满杀机地道:“看事应付吧!”
  声落,俯身巨石之下,拣起一根黑色的绳子,随即用火石打燃火种……
  陈秋心菜声道:“敏哥哥,这样做是否太残忍了些?”
  “对仇人难道还讲仁慈?”
  火种接触黑色绳子,冒起一股轻烟,那轻烟迅快地向洞口移来……
  陈秋心别转身去,似乎不愿看这即将发生的惨剧。
  洪一敏一闪身,拉起陈秋心的手,退离十丈之外。
  一声轰然巨响。冲空而起,石屑纷飞,烟硝弥漫,岩石崩塌,震耳轰隆之声,久久不绝,令人动魄惊心。
  待到一切声音静止,眼前己失去那石洞的踪迹,入口一片碎石崩岩。
  陈秋心恻然道:“他被活埋了!”
  洪一敏望着那被毁的石洞,得意地一笑道:“这样死,算便宜了他!”
  “你和他究竟是何仇何恨?”
  “这个以后再慢慢谈吧,说来话长哩,心妹,你能再替我办一件事吗?”
  陈秋心下意识地退了数步,骇然道:“办事?”
  “你肯吗?”
  “又是杀人?”
  “不,不是杀人,是一件有益武林的事,你肯尽力的话,十九可成!”
  “什么事?”
  “令尊‘无难先生’学究天人,如果有机会全力施展,当可造福武林……”
  “我不懂?”
  “一统会行将统一整座武林,宗旨是消除武林中的残杀凶戾风气,使所有的武林人,不分派别,在一个单纯的规法之下,结为一体……”
  陈秋心瞪大了眼睛道:“这与我有何关……”
  “令尊有济世之才,所以我想请你说服令尊,加盟‘一统会’!”
  “我无能为力!”
  “你不愿!”
  “并非不愿,家父的性格,武林尽知,任何人无法使他做他自己不愿做的事!”
  “你是他女儿,可以用父女之情打动他!”
  “如何说词呢?”
  “他加盟之后,我和你就正式结婚!”
  “他老人家到现在还不知道我俩之间的事,我正感难以启齿向他老人家说明呢,这怎可以之作为请他老人家加盟‘一统会’的借口?”
  洪一敏嘻嘻一笑道:“心妹,你与我已是一体,此生当然非我莫属,而且你己有了身孕,令尊不加盟‘一统会’,我们无法结合,难道令尊会置你终身大事而不顾……”
  陈秋心骇异至极地道:“敏哥,你怎的要替‘一统会’作说客?”
  洪一敏笑容一敛道:“心妹,你知道我是谁?”
  “嚏,你不是说你父亲是一个归隐林泉的名宦吗?”
  “不是!”
  “不是?”
  “那是我随口向你说的!”
  陈秋心杏目一睁,怒声道:“你为什么要骗我?”
  洪一敏嘻皮涎脸地道:“心妹,只要我爱你,你爱我,这就成了,何必斤斤计较于那些不相干的事呢,身世与爱情,根本是两回事!”
  陈秋心面色一缓,道:“那你是谁?”
  “一统会副会长的次子!”
  “副会长,谁?”
  “家父洪谨!”
  陈秋心如中蛇蝎,蹬蹬蹬退了三个大步,栗声道:“你是‘天邪院’院主的第二个儿子?”
  “这难道有什么不妥?”
  陈秋心粉面一惨,泪珠在眸子里滚动,莹莹欲滴。
  “天邪院”在武林中固然大名鼎鼎。与“残人院”齐名,但作风却为正派人士所不齿,她想不到自己视为终生可靠的爱人,竟然是“天邪院”少主。
  隆中山“诸葛氏宗词”的一幕,倏升心头。
  她几乎无法支持她的娇躯,厉声道:“洪一敏,想不到你会是……”
  洪一敏满面惊诧之色,截断了她的活道:“心妹,你这是为了什么?”
  陈秋心激动得花枝乱抖,语不成声地道:“你要我诱使周靖进人这石洞,然后炸毁洞径,把他活埋,原来是要报‘八妖’被杀之仇,你……你……”
  “心妹,冷静一点,什么八妖七妖?”
  “你何必狡辩,‘天邪八妖’难道你不知道?”
  “怎么回事嘛?”
  “洪一敏,我何以会中‘天邪迷魂药’?何以会落人‘八妖’之手?”
  “这……我不知情!”
  “哼,洪一敏,怪我瞎了眼……”
  “心妹,听我说,‘八妖’己死,多无佐证,我委实不知情!”
  “鬼话,你的要求与‘八妖’的目的同出一辙,目的要家父加盟‘一统会’……”
  泪水,终于滚落粉腮。
  洪一敏抓耳搔腮地道:“心妹,你误会我了!”
  “误会?哼!上次我们分手之后不久,突遇‘八妖’,交手不及数合,我便猝然昏倒,否则‘八妖’其奈我何,这一点,你作何解释?”
  洪一敏面色一连数变之后,道:“心妹,我可对天发誓,我真的不知情!”
  陈秋心拭干眼泪,粉面抖露一片恐怖杀机,咬牙道:“洪一敏,我要杀你!”
  洪一敏怆然一笑道:“心妹,你不相信我的话,我也没有办法,你要杀我就下手吧,我不还手就是!”
  “你以为我不敢杀你?”
  “下手吧!”
  陈秋心一晃娇躯,欺到洪一敏身前,纤掌上扬…………
  洪一敏淡淡地道:“心妹,我死之后,希望你善观你腹中的那块肉,不论是男是女,他总是我俩爱情的结晶,我死在心爱之人手中,毫无怨言!”
  说完,双目一闭,一副从容就死之态。
  这几句话,像利刃戳在陈秋心的心上,她软化了,上扬的手,徐徐放落,泪水,再度滚落腮边。
  她已怀了身孕,难道她能下手杀害未出世的婴儿的父亲?
  洪一敏睁开眼来,毫无表情地道:“心妹,你为何不下手?”
  陈秋心悲声斥道:“我不是你的心妹……”
  “请相信我的话?”
  “你与我滚!”
  “心妹……”
  “滚!”
  洪一敏呆了一阵之后,弹身奔离窄谷。
  陈秋心像一尊矗立的石像,钉在原地,泪水像断了线的珍珠,簌簌而落。
  回笔叙及周靖。
  周靖一心一意要寻回那张白纸,对陈秋心几次所显露的异样神情,没有分心去分析,入洞之后,疾住洞底摸去。
  洞径不深,百丈即已见底。
  但,他怔住了,眼前既没有陈秋心所描述的骷髅,也没有什么石桌,这仅是一个荒山野洞而已。
  疑云再度升起--
  陈秋心为什么要骗自己?
  她目的何在!
  莫非洪一敏要她设法杀害的人,就是自己?
  心念及此。不由机怜怜打了一个寒颤。
  他想转身出洞、问个明白……
  蓦在此刻--
  一声惊天动地的轰隆巨响过处,整座石洞,像是被掀翻了似地急摇猛晃,岩壁碎石暴落如雨,身躯被震得撞向洞壁,又弹了回来。
  一阵烟硝,卷入洞中,刺得他双目难睁,呛咳连连。
  若非他仗着“玄龟神功”护体,势非被震死不可。
  他晕眩了半刻光景,神志才告恢复。
  第一个冲入脑中的意念,是自己中了阴谋诡计。
  他做梦也估不到陈秋心会暗算自己。
  现在他恍悟洪一敏在“岳王庙”中,强迫陈秋心杀害的,原来是自己。
  他自忖与对方住日无冤,近日无仇,唯一的解释是对方果真是“天邪洪谨”之子,自己曾携“盖世太保”洪一民的脑袋赴“人头大会”,在“诸葛氏宗词”因救陈秋心与为报义父“霸王鞭”周公铎之仇,而毁了“天邪八妖”,所以对方不择手段地对付自己,除此之外,他找不出任何理由。
  陈秋心竟然以怨报德,更是令他发指。
  他咬了咬牙,恨恨地,自语道:“我不杀这一双狗男女,誓不为人!”
  洞口被封、烟硝散泄,弥漫了全洞。
  周靖摒住呼吸,向外奔去,一看,呆了,五十丈之外,己全被崩坍的巨石堵死、从距离判断,这石洞己被炸毁了一半.任你功力通玄己无法排除五十丈的积石。
  面对被塞死的洞径,周靖肝胆皆炸,目中几乎滴出血来。
  想不到陈秋心不念救命之恩,做了洪一敏的刽子手,把自己活埋洞中。
  这种手段,的确是惨绝人寰。
  他奋力推出两掌,不出所料,是实实的。
  由于这一用力,无法闭住呼吸,烟硝之气,夺鼻而入,呛得他眼泪鼻涕齐流。
  他像一只困兽,不停地在洞中来回游走。
  既然不能破山腹而出,只有活活被困死一途。
  他颓然退回洞底。
  随着时间一分一秒的消逝,痛苦随着增加。
  洞中充满了烟硝,他无法自由呼吸,由于摒息过久,全身血管贲张,胸膛似要炸裂开来,但甫一吸气,就是一股烟硝入鼻。
  死亡的阴影,笼上了他的心头。
  他想,我周靖难道就这样结束了生命不成?
  答案是的,他将在最短的时间内被窒闷则死。
  他有过死亡的经验,但,似乎这一次更真切,他己感觉到生命在开始慢慢消失。
  痛苦急剧的增加,己到了不能忍受的地步……
  双手不由自主地抓捏着洞底岩石,石屑纷飞。
  窒息,那是人所不能忍受的痛苦。
  他想起了自己.扑朔迷离的身世!
  想起了一切的恩怨情仇!
  也想到了“逆旅怪客”“恨世魔姬”“地灵夫人”……等等与自己有关的人。
  然而这一切将随着生命的结束而消失。
  他的身体,像是被片片的撕裂,五脏六腑,也像是被搅扭撕拉。
  汗水,湿透了重衫。
  用自己的手,结束这痛苦吧!
  “周靖,你慢点儿死!”
  突如其来的喝声,使他猛地一震,举起的手,缓缓垂下。
  他神志半昏,无暇去分辨声音何来,但一股清凉之气,冲淡了浓厚的烟硝,他深深地吸了几口气,隐隐造人一道亮光,那像是一道石门。
  门内,叠出数个灰蒙蒙的人影。
  周靖用力地集中视线,人影忽生忽灭,最后,只剩下一个袅娜的白色人影。
  这是幻境,人死后的幻境……
  他想,自己己经解脱了。
  话声再度入耳,冷峭而熟悉:“周靖,说话呀!”
  这次,他看清了,洞壁果真裂开了一道门,门内一个白衣丽人,她,正是“血女甘小梅”。
  他揉了揉了眼睛,再看,没有错,是义姐甘小梅。
  但,他不敢相信这会是事实,因为这完全是不可能发生的事。
  “周靖,你说话呀!”
  “我……我没有死?”
  周靖站起身来,骇异至极地望着甘小梅,激动万分地道:“姐姐,你……”
  “住口,谁是你姐姐?”
  周靖神思尽复,他觉察出眼前的并非幻像,而是事实,但甘小梅的话使他震惊了,他惶然地退了数岁,栗声道:“姐姐,怎么回事?”
  甘小梅秀眸杀机隐现,森冷地道:“周靖,我们来算算这笔帐!”
  周靖骇然道:“算帐,什么帐?”
  “你自己心内明白!”
  “是否为了那天‘恨世魔姬’的事,小弟我当时口不择言,谨……”
  “住口,谁与你谈那些!”
  “那是为了什么?”
  “你要我说出来?”
  “请姐姐明告!”
  “周靖,我哥哥甘江是如何死的?”
  这一话有如晴空霹雳,震得周靖身形连晃,连连退步,他想不适甘小梅何以得悉义兄甘江的死讯,不知这死讯是否己传入“血谷主人”之耳?……
  “周靖,回答我?”
  周靖怆然道:“姐姐,你己经知道了?”
  甘小梅银牙一挫道:“不错,世间没有永久的秘密,任你狡黠如狐,也会有露出尾巴之日!”
  “姐姐的消息由何而来?”
  “一统会人头大会,之上,你与‘鬼女’石兰花表演的好戏……”
  “哦,原来是这样,姐姐……”
  “不许你如此称呼!”
  周靖一窒,道:“当初隐瞒此事,小弟有不得己的苦衷!”
  “什么苦衷?”
  “义兄临死交代,不许把死讯传给伯母,怕她老人家受不了……”
  “真的是如此?”
  “难道你不相信?”
  “不错,我不相信!”
  “你的意思是……”
  “你坦白说出我身长甘江的死因!”
  周靖略作思索之后,把途遇甘江,临死结交,赠“血心”受重托,以及“鬼女石兰花”
  为未婚夫报仇,杀死“盖世太保”洪一民,等等经过,说了一遍。
  甘小梅冷笑数声道:“周靖,你还是说出实情为妙!”
  周靖剑眉一整道:“这便是事实经过!”
  “如果我说家兄是死于你与‘鬼女’石兰花之手,你有何话说?”
  “姐姐岂能如此想法?”
  “你能提出证据证明家兄确实死在天邪院主之手吗?”
  “鬼女石兰花与‘冥宫’护卫长吕子英便是人证!”
  “如果你们串通一气呢?”
  “姐姐抹煞事实,我百口莫辩!”
  “血女甘小梅”双目似电,直射在周靖的面上,似要看穿他的内心。
  周靖问心无愧,满面坦然之色。
  久久--
  “血女甘小梅”以低沉的音调道:“周靖,我相信你一次,容我调查事实真相,如果我发现事实并非如你所言,我随时会取你的性命!”
  周靖露出一丝苦笑道:“听凭姐姐,小弟无话可说!”
  “好,算作暂时拣回了一条命!”
  周靖人本孤傲,但因为义兄甘江输功之德,与义母“血谷主人”传技之恩,他咬牙受了下来。
  “姐姐可容我问几句话?”
  “你讲!”
  “义兄凶讯,伯母她老人家可曾知道?”
  甘小梅粉面一惨,道:“不知道!”
  “这事希望能瞒住她老人家。”
  “瞒得了一时,瞒不了永久!”
  “还有,姐姐怎地会在此现身?”
  “我无意中得悉洪一敏在此预埋炸药的阴谋,所以先期赶来等候,所谓人算不如天算,他不知道这石洞并非死穴,另有暗道可通!”
  “小弟谢过姐姐救命之恩!”
  “不必,我当初的本意是要杀你以报血仇,并非存心救你!”
  “但,事实上小弟己获大恩!”
  “你可以走了!”
  “小弟还有件至关紧要的事相告?”
  “什么事?”
  “说来惭愧,小弟一时大意,‘血心’已被人夺去……”
  “血女甘小梅”神色顿呈紧张,急声道:‘什么,你说‘血心’被人所夺?”
  “是的!”
  “什么人?”
  “他自称‘林中人’,身手极高,小弟无法看出对方面目!”
  “林中人?”
  “不错!”
  “武林中能令你周靖看不出形貌的高手,似乎并没有这一号人物!”
  “小弟认为是一个假名号,随口道出的!”
  “血心乃是‘血谷’瑰宝,家母当初念你与家兄一结生死交情,所以没有收回,有了‘血心’,‘血谷’的天然屏障‘血罡’不能阻,如果对方……”
  “小弟也想到对方居心叵侧!”
  “凭家母的功力,倒无惧于这些宵小……”
  “可是暗箭难防?”
  “我立即回谷!”
  “小弟同行?”
  “不用!”
  “事缘小弟而起,让小弟也稍尽绵力?”
  甘小梅熟视了周靖良久,终于点了点头。
  周靖跟在甘小梅之后,从偏洞走出山腹,甘小梅把暗道复原,然后落身窄谷。
  倏地--
  周靖惊嗑了一声:“她还没有离开此地?”
  甘小梅冷冷地道:“一个柔弱的善良女子!”
  周靖面上己透出一片恐怖杀机,一弹身飞射过去,栗声喝道:“陈秋心,你想不到吧?”
  陈秋心陡地一震,回过身来,芳容大变,惊呼道:“是你?”
  周靖冷森森地道:“不错是我,没有死,奇怪吗?”
  陈秋心骇震至极的连连退步,颤声道:“你竟然没有死?”
  “陈秋心,你很失望,对吗?”
  “周相公,我……”
  “你还有解释?”
  “周相公愿意听吗?”
  “在下没有空听你花言巧语!”
  陈秋心再向后退了两步,的确,周靖会留有命在,真是匪夷所思的怪事,难道他是鬼魅幽灵,是人的话,怎能逃过活埋之厄。
  “周相公,天幸你没有死,否则我陈秋心将遗憾终生!”
  “哈哈哈哈,陈秋心,这句话十分动人,可算是世界上最美丽的一句谎言,是谁诱我入洞?是谁把我活埋洞中?”
  “周相公……”
  周靖身形一欺,面上杀机更浓,一字一顿地道:“陈秋心,我先杀了你,再找洪一敏那兔崽子算帐!”
  陈秋心花容惨淡,两滴泪珠,从腮边滚落,像是自语般地道:“死了也好,活下去还有什么意思……”
  “陈秋心,我周靖不会动慈心的,你死定了!”
  “周相公,能死在你手,也算稍赎罪恶,下手吧?”
  周靖咬牙一哼,一招“三招碎尸”,暴然施出……陈秋心双眼一闭,瞑目待死。
  “住手!”一声栗喝传处,周靖不期然地收势向后退了一步。这发声阻止周下手的,赫然是“血女甘小梅”,这时,她又挂上了蒙面白巾。
  “姐姐……”甘小梅冷冷地道:“你不能杀她!”
  周靖惑然道:“为什么?”
  甘小梅道:“你会后悔!”
0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