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当前位置: 主页 > 小说 > 武侠 > 陈青云 > 血谷幽魂 >

第 四 章 初试神动

时间:2017-03-18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阅读:
 第 四 章 初试神动
  周靖但觉微风袭体,心念未转,人己砰然栽倒。
  等到醒来,发觉自己躺身“血谷”之外,那“血谷”入口的巨大白石,横呈眼帘,当下站直了身形,面对那方巨石,感慨丛生
  “血谷”之行,像是一场离奇的怪梦,神秘、恐怖。
  想起那自称为“鬼”的女子,仍不免为之怔然心跳,她的美,超尘脱俗,令人一见难忘,这是他生平所见最美的女子 但想到对方的神秘作凤,又不禁惴惴然。
  他得到了一套神功,三招掌法,总算不虚此行,至千凭目前所学,是不是能替义兄甘江复仇,仍然无法预估。
  他也想到--
  父亲离奇的死!
  易斌离奇的失踪!
  黑箱之谜!
  身世之谜!
  未婚妻易秀云的下落!
  两个神秘的“地灵宫”宫妆少女!
  痴情的李春桃!
  他呆立了一阵之后,转身正待离开……
  目光所及,不由怔然心凉,他发觉自己己玻人包围在核心之中,在包围的人圈中,有的是他认识的,“神风拳王魁”,“仁心圣丐朱非”,衡山掌门祝南峰……
  周靖不由剑眉紧蹩,不言可喻,对方又是为了“黑箱”而来,奇怪的是自己方离“血谷”,对方何以适时而至,这当然不是偶然的,当下目光也冷冷地一扫现场,道:“诸位有何见教?”
  衡山掌门祝南峰越众而出,沉声道:“周靖,你自认是‘霸王鞭’周公铎的儿子?”
  周靖毫不考虑地道:“当然!”
  “你这是由衷之言?”
  “不错!”
  “那对你父之死,你准备怎么样?”
  “追凶访仇!”
  “我与你父亲乃是八拜之交……”
  “晚侄知道,前辈在不久前曾说过。”
  “你愿意诚意回答老夫几个问题?”
  “晚侄洗耳恭听!”
  “你不怀疑你的身世?”
  “怀疑,但晚侄自有记忆时起,即与先父相依为命,不论晚侄身世如何,这抚育之恩天高地厚,与生父又有何异?”
  祝南峰点了点头,又道:“贤侄与‘恨世魔姬’确无任何关系?”
  周靖微微一顿之后,道:“以前没有,可是现在……”
  “怎么样?”
  “她数次有恩于晚侄,我们是朋友!”
  祝南峰老脸微变,道:“你父因‘黑箱’而丧生,而她是‘黑箱’得主?”
  “江湖传言多半失实,岂可尽信!”
  “神风拳”王魁突地欺身入场道:“你为她辩白?”
  “事实如此!”
  “狼子野心,周公铎泉下有知,当永不瞑目,深悔收你这螟岭之子!”
  周靖被这“狼子野心”四字勾起了怒火,冷哼了一声道:“本人尊敬阁下是先父至友,而且动机值得本人感激,但出言客气一点!”
  “神风拳”王魁目中暴射厉芒,怒喝道:“不客气又待如何?”
  衡山掌门祝南峰接过话头道:“王兄,冷静一点!”
  “神风拳”王魁愤然道:“祝身,别为他花言巧语所欺,说多了不过枉费唇舌!”
  周靖心念一转,道:“各位的出发点全为了先父,晚辈心感,事情终有水落石出之日,晚辈不愿失礼得罪,告辞!”
  “神风拳”王魁一横身道:“小子,今天你插翼难逃!”
  周靖怒火倏炽,沉声道:“阁下准备怎么样?”
  “把‘黑箱’之事交代清楚!”
  “如果不呢?”
  “要你的命!”
  周靖冷笑数声道:“恐怕阁下办不到。”
  “神风拳”王魁暴喝一声道:“小子,你无妨试试看,取不取得了你的狗命!”
  暴喝声中,双掌如电拍出,神风掌人如其号,并非浪得虚名,这一出手,不但劲道如山,而且快逾电光行火,掌影幻动之中,己攻出了五掌……
  “砰!砰!”暴响声中,五军全劈在了周靖的身上,周靖实承五掌,仅只退了三步,连哼都不哼一声。
  “神风拳”王魁亡魂大冒,怔在当场做声不得。
  所有在场的高手,全为之吸了一口凉气。
  神风掌每一掌均足以开碑裂石,任你一等一的高手,也不敢蓦然承受,而周靖不闪不避,硬承五掌,这种功力,的确是匪夷所思。
  周靖俊面抖露出一片恐怖杀机,目光照定了“神风拳”王魁道:“王魁,看在父亲分上,这五掌我让你,你若再不识相,别怪我出手无情!”
  “神风拳”王魁多年成名的人物,焉能栽得下这筋斗,羞怒交迸地道:“小子,老夫拼却老命也要宰了你!”
  双掌一错,弹身扑进……
  周靖冷哼一声,双掌一剑,学自“血谷”的三招之中的首招“一招残身”倏然施出,掌式之怪异诡谲,武林前所未见。
  “神风拳”王魁但觉对方掌势如山般罩身压到,每一个要害大穴似乎都在被攻击之中,而且快逾电闪,连招架闪避的余地都没有,自己的掌势根本无法展开,登时惊魂出窍,暗道一声,完了,想不到我神风拳王魁竟然连一个照面都接不下……
  场中暴起数声惊呼,但任何人都来不及出手救助。
  周靖这一招击实,“神风掌”王魁势非当场残废不可。
  就在掌力将触及对方的电光石火之间,周靖硬生生地撤回军力,退后两步,道:“王魁,这一次放过你!”
  “神风掌”王魁羞愤欲死,老脸成了猪肝之色。
  谁也估计不到短短数月时间,周靖会前后判若两人,露出这一手惊世骇俗的功夫。
  “仁心圣丐”朱非一弹身和衡山掌门祝南峰并肩而立,面对周靖。
  周靖心念疾转,不管怎样,对方总是父执之辈,而且都是激于义愤才采取行动,自己若伤了对方,问心何安,还是走为上策……
  心念未己,“仁心圣丐朱非”苍劲的语音己然响起:“娃儿,以老化子所知,周公铎并没有具备这种诡辣的身手,你的功力何来?”
  周靖一愕,道:“这个,恕不便奉告!”
  “仁心圣丐”朱非面色一变,双目棱芒如电,冷声道:“娃儿,这说明了你方才对祝兄说的,全是虚构之词!”
  “为什么?”
  “你来历大有问题!”
  “随便前辈如何想吧!”
  “仁心圣丐朱非”倏地厉声道:“霸王鞭周公铎是否死在你手?”
  周靖面色一变,怆然道:“前辈,他是我父亲。”
  “我老化子不吃你这一套。”
  “前辈之意该当如何?”
  “望你说出真清实话?”
  “晚辈无话可说。”
  “如此我老化子只好为友卖命了。”
  了字声落、右手拼指如戟,戮向周靖胸前“乳中”、“璇玑”、“志堂”三大要穴,左掌横劈面门。
  同一时间,衡山掌门祝南峰也闪电般出掌助攻。
  一个是丐帮长老,一个是一派之长,两人联手合击,其势岂同小可。
  砰!砰!暴响声中,周靖踉跄退了数个大步。
  “仁心圣丐朱非”和祝南峰骇震之色溢于言表,掌力伤不了对方,犹有可说,指力戳中死穴,而竟然无损,就骇人听闻了。
  武林中,能练就“变穴易位”的,百年难有一人,而所谓“金刚不坏身法”,仅有传闻,难道这二十不到的毛头小于 就能练成这种不世的神功不成?
  场中,顿被死寂的气氛所笼罩。
  所有的目光,全是骇绝之色。
  倏地--
  “神风掌”王魁厉声大叫道:“诸位都是周公铎生前好友,若不乘‘人头大会’会期之前有所了断,周公铎势将含恨九泉了!”
  全场一阵哗然,各人面部的骇震之色消失了,代之的是愤怒、怨毒……
  周靖大感骇然。
  什么是“人头大会”?
  为什么要在“人头大会”会期之前了断恩仇?
  空气一变而为紧张。
  全场高手缓缓向中央逼迫,看清形他们准备群殴合击。
  周靖大感急躁,这些都是父亲生前好友,激于义愤,为友报仇,这误会肇因是“黑凤老怪”受“恨世魔姬”挫辱而放出流言,使自己百口莫辩。
  当然,他不能对眼前这些人出手,因为他们的动机是为自己的父亲缉凶索仇。
  走!
  他脑中再次浮出了这个意念,他明白,解释分辩都是多余的。
  心念一决,身形暴弹而起,向人圈之外射去……
  “哪里走!”
  如雷暴喝声中,无数股劲风,从不同方位,集中卷向了周靖。
  周靖根本不准备招架还击,把“玄龟神功”运足十二成,护住全身经脉穴道,原姿不变,硬往外闯。
  但数十人联手,其威力岂同等闲,排山倒海的狂飓奋飞,周靖身形被中途迫落。
  就当他被迫落的电光石火之间,第二波掌力,又告涌到。
  如果他不出手,事实上就无法突围。
  “玄龟神功”仅能护身,实际具有攻击力的,只有那残身、夺命、碎尸三招,而他本身得自他父亲“霸王鞭”周公铎的,却不足以应付这群攻场面,在场的人,每一个都具有数十年精修的功力。
  是以,在无可奈何之下,他施出了“一招残身”。
  掌势甫出,惨哼倏起,有三人首当其冲,躺了下来,其余的不由一窒,周靖身形再弹,疾逾星飞地划落人群之外。
  暴喝如雷声中,人影纵横,如飞蝗般扑至……
  周靖无意恋战,意在脱身,全力展开身法,朝林深林密之处闪射。
  盏茶工夫之后,人声己不复闻。
  周靖刹住身形,长长地喘了一口气……
  就在此刻--
  一个冰冷的声音道:“周靖,要饭的恭候多时了!”
  周靖不由大吃一惊,游自四顾,却不见丝毫人影,骇然道:“阁下何方高人?”
  “高人不敢,一个臭要饭的!”
  “丐帮门下?”
  “错了,我这化子与众不同,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
  “阁下是等待在下?”
  “一点不错!”
  “有何见教?”
  “奉命迎接贵宾!”
  “迎接,什么意思?”
  “我要饭的只是帮人跑腿,为什么我也不知道!”
  “奉何人之命?”
  “地灵夫人!”
  周靖不由心头大震,数月前,“地灵宫”两个少女,被自己摆脱,想不到对方仍没有放松自己,当下冷冷地道:“阁下是‘地灵宫’门下?”
  “告诉你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无门无派,消遥自在!”
  “那为何要替‘地灵宫’效力跑腿?”
  “情不可却,也是分所当为!”
  “在下不懂。”
  “你当然不懂!”
  “何必藏头露尾,现身说话呀?”
  “我不正面对你说话吗?”
  周靖抬头一看,果然一个虬须绕顿的乞丐,端坐在三丈外一根松枝之上,不由又是一怔,他奇怪何以刚才未曾发觉,而且对方说话的声音,似远又近,令人无法捉摸,看来这化子必非常人。
  虬须怪丐如飞絮般飘落树下,点尘不惊。
  周靖冷眼一扫对方,道:“阁下如何称呼?”
  “走千家,跑万户,哪有什么名号!”
  周靖微微一哼,道:“阁下不愿说,在下不勉强,只是阁下何以会知道在下必由此过?”
  虬须怪丐咧嘴一笑道:“三月之前,有人见你进入这鸡冠山区,引动了无数人跟踪而至,那些没有耐心的早走了,方才那些围攻你的,与我要饭的一样,乌鸦守死狗,不给不走!”
  周靖这才恍然何以自己一离“血谷”,马上就被人围困,原来是这么回事。
  “阁下方才说高‘地灵夫人’之命……”
  “不错,请你到‘地灵宫’一行!”
  “为什么?”
  “届时自知!”
  “地灵宫在何处?”
  “会有人带路!”
  周靖冷笑一声道:“可是在下眼前没空。”
  “那可由不得你!”
  周靖怒火倏升,俊目抖露一片煞芒,冷峻地道:“阁下要强人所难?”
  “如果你不答应的话,我想那是必然的事!”
  “只怕你办不到。”
  “不见得!”
  “在下不答应,你出手好了。”
  “希望你还是应承的好。”
  “不!”
  “你要逼要饭的出手?”
  “是你找上我!”
  “好,那说不得只好暂时得罪了!”
  声落,双手斜斜抓出,快逾电光石火,而且中藏玄奥变化,任何人要想躲过或避开这一抓之势,的确很难。
  周靖仗着“玄龟神功”护身,不闪不避……
  虬须怪丐双爪下落,一扣“肩井”,一扣“腕脉”,任何人只要这两处大道被制,势非半身麻木不可。
  周靖任由对方扣个结实,然后猛一挣,脱出对方掌握,“一招残身”跟着施出。
  虬须怪丐惊呼一声,飘退八尺,骇凛无已地瞪视着周靖。
  周靖也凛然不己,因为对方能避过“一招残身”而无损。
  虬须怪丐怔了片刻之后,突地大吼一声,劈出一掌,这一掌之势,有若万钧雷霆,足可撼山栗岳。
  周靖举掌欲封。
  隆然巨响声中,周靖被卷得飞栽两丈之外,撞上一株大树,再落向地面,但他一挺身又站了起来,俊面己罩上了恐怖杀机,一步一步向虬须怪丐逼去。
  空气骤呈无比的紧张。
  虬须怪丐突地一摇手道:“且慢!”
  周靖以令人股栗的声音道:“你阁下还有遗言交代?”
  虬须怪丐答非所问地道:“你真的是‘霸王鞭周公铎’亲生之子?”
  周靖怦然心凉,他又一次听到有人问及他的身世,当下剑眉一蹩道:“你问这什么意思?”
  “当然有道理,你只说是或不是!”
  周靖反问道:“是又怎样,不是又怎样?”
  “当然有道理!”
  “有何道理?”
  “现在未便相告!”
  “如此在下也是未便相告,请回复‘地灵夫人’,总有一天在下亲自奉访,现在没有空,告辞了!”
  虬须怪丐横身一拦,道:“周靖,这客非请到不可!”
  周靖俊面一寒,杀机再现,沉声道:“你莫非要找死不成?”
  “找死,哈哈,这倒未必,不过,我要饭的不愿与你打!”
  “那你就滚!”
  “周靖,我说一句话,说对了,你跟我走,说不对,各走各道,如何?”
  周靖闻言之下,不由大感惑然,不知这怪乞丐将要说一句什么话,说对了跟他走,这是什么意思,一怔之后,道:“你说说看!”
  “你可不能反悔!”
  “笑话,大丈夫一言九鼎。”
  “好,听着,你右脚是不是少了一个大脚趾?”
  周靖这一惊委实非同小可!这秘密除了他父亲“霸王鞭周公铎”之外,可以说没有任何人知道,而这怪乞丐竟能一语道出,岂非匪夷所思。
  他自己也不知道这大脚趾是如何失去的,从有记忆的时候起,就是这样,他曾问过他父亲,但他父亲也说不出个所以然,仅说从婴儿时起就缺这一趾。
  虬须怪丐紧迫着道:“对是不对?”
  周靖默然点了点头。
  虬须怪丐面色一连数变,身躯竟然微微颤抖,像是这句话的证实,使他激动至极,双目暴射炯炯神光,一不稍瞬地盯在周靖面上。
  周靖忍不住问道:“你怎么会知道在下右脚少了一趾?”
  虬须怪丐一副欲言又止之态,久久才道:“目前未便奉告,现在敬请随在下一道赴‘地灵宫’!”
  语意之间,竟然恭谨异常。
  周靖心中疑云重重,对方不说,他也未便追问,既然答应过人家,说不走也不行,当下慨然道:“好,你带路!”
  “带路,要上哪儿?”
  娇媚森冷的声音传处,一条人影,鬼舵般地现了出来,赫然是一个丑怪绝伦的黑衣女子手中提了一个巨大的革囊。
  她,正是旷代女魔“恨世魔姬”。
  “恨世魔姬”会突然而此现身,大出周靖意料之外。
  虬须怪丐显然也吃了一惊。
  周靖忙上前两步,施了一礼道:“前辈别来无恙?”
  “恨世魔姬”冰寒如对般的自芒,一扫虬须怪丐,道:“他是谁?”
  “地灵夫人的使者!”
  “你准备上‘地灵宫’?”
  “是的!”
  “你知道对方的目的吗?”
  “这个……不知道!”
  “那你还要去?”
  “我己经答应这位阁下,随他一道去!”
  “我不许你去!”
  这话大出周靖意料之外,讶然道:“为什么?”
  “恨世魔姬”顿了一顿,道:“我不希望你去冒险,‘地灵宫’在武林中是个极神秘的地方!”
  周靖大是感动,他体会得出这句话中含有极深的关切,“恨世魔姬”恨世俗,杀人如草,会对周靖如此关怀,的确是令人无法想象的事。
  虬须怪丐冷冷地接口道:“地灵宫虽属神秘,但不恐怖,而且敝人奉命请周少侠乃是一番好意!”
  “恨世魔姬”轻蔑地瞥了他一眼道:“不管好意歹意,我不许他去!”
  “他说过的话算不算数,你问他吧!”
  周靖歉然地道:“前辈,我不能不去,我己经答应过了!”
  “你一定要去?”
  “晚辈己决定了,请前辈原谅!”
  “原谅谈不上,我只是替你担心后果而已,为了‘黑箱’的原故,武林中不少人要得你我而甘心……”
  周靖恨恨地道:“今后若有人再敢以‘黑箱’之事找上我,我非杀他不可!”
  “数月不见,你口气大了!”
  周靖被说得面上一红。
  虬须怪丐似己不耐,催促道:“周少侠,我们走吧!”
  “恨世魔姬”一瞪眼道:“我话还没有说完!”
  虬须怪丐冷哼了一声道:“‘恨世魔姬’,我要饭的不吃你这一套!”
  “你想死?”
  “只要你有这能耐!”
  “那你就试试看!”
  周靖横身在两人之间一拦,道:“两位不必争执,‘地灵宫’本人一定要去,但有几句话……”
  说着目注“恨世魔姬”,道:“请问前辈,听说有个什么人头大会……”
  “不错,有这回事,我为此而找你!”
  “找晚辈?”
  “不错!”
  “请问有什么……”
  “赴人头大会!”
  周靖一副跃跃欲试之态,道:“赴人头大会?”
  “不错,也许在会中能寻出些令尊被害的蛛丝马迹,和有关‘黑箱’的下落!”
  “何谓人头大会?”
  人头大会之事 己轰动了整座武林,周靖在“血谷”中一呆数月,所以对这件震世骇俗的大事,竟然一无所闻。
  虬须怪丐立即接口道:“周少侠,有关‘人头大会’之事,赴宫途中当详为奉告!”
  周靖点了点头,道:“也好!”随又转向“恨世魔姬”道:“前辈,会期还有几天?”
  “五天!”
  “我一定赶到!”
  “你非赴‘地灵宫’不可?”
  “是的!”
  “你准知进宫之后,还能平安出宫吗?”
  “这个……”
  虬髯怪丐插口道:“在下保证周少侠来去自如!”
  “恨世魔姬”不屑地一哼道:“你,凭什么敢如此保证?”
  “凭事实!”
  “什么事实?”
  “歉难奉告!”
  “哼,臭要饭的,如果周靖有了意外,哼,我活剥了你的皮,踏平‘地灵宫’!”
  “恨世魔姬,你好大的口气!”
  “无妨走着瞧!”
  周靖激动地道:“前辈,晚辈一定如期赶到!”
  “恨世魔姬”双眼流露出一种异样的光芒,似怨、似艾、又似关切……
  这神情使周靖怦然心动,但“恨世魔姬”其丑无伦,而且己是成名多年的女魔,年纪较之周靖大一倍有余,所以周靖并未想及其他,只是觉得对方的关切太出人意料而已,倒是一旁的虬髯怪丐,面色不由为之一变。
  “恨世魔姬”一声轻叹,道:“好,你既执意如此,我也没有办法,希望能再见到你!”
  周靖激动地道:“会的!”
  “恨世魔姬”凝注周靖片刻,手挽革囊,弹身飞纵而逝。
  虬髯怪丐道:“周少侠,我们走!”
  两条人影,沿着荒山小径疾驰。
  周靖暗自寻思,“地灵宫”找上自己,决非为了“黑箱”,因为外传“黑箱”为“恨世魔姬”所得,而虬髯怪丐对“恨世魔姬”未采取任何行动,在“恨世魔姬”提及“黑箱”两字时,怪丐也无特殊表后 只是这神秘的怪丐怎会一语道出自己的右脚缺一指这件不为人知的事呢?
  同时,怪丐也曾问及自己的身世,这决非无固。
  难道此行会与自己的身世有关?
  “恨世魔姬”对自己的关怀和那特异的表情,其中有何蹊跷,倏地--
  他想到了“人头大会”,忍不住脱口道:“阁下,有关那人头大会的事……”
  虬髯怪丐偏头瞟了他一眼道:“少伙一无所闻?”
  “是的!”
  “目前这件事己使整座武林鼎沸!”
  “到底是怎么回事?”
  “新近武林中崛起一个帮派,叫‘一统会’……”
  “一统会?”
  “不错,所谓‘一统会’,顾名思义,就是天下归于一统的意思!”
  “换句话说,这‘一统会’的主旨要君临天下!”
  “一点不错,所有武林中正邪各派,都己面临未日的威胁!”
  “包含一谷二院三宫在内?”
  “当然!”
  “这岂非狂妄得近于无稽?”
  “不,当今以少林为首的六大门派,己式微没落,虚有其表,一般江湖帮会,也不值一道,而一谷二院三宫之中,‘血谷’据说己名存实亡……”
  周靖脱口道:“谁说‘血谷’名存实亡?”
  虬髯怪丐再次偏头扫了周靖一眼,道:“难道少侠对‘血谷’有所……”
  周靖自知失言,急分辩道:“不,在下的意思是‘血谷’一向在武林中是居于首位,岂会名存实亡,多半是无中生有之词!”
  “这倒很难说,‘血谷’中人己数十年未出江湖!”
  周靖想神秘的“血谷”,和美绝人寰而又自称为“鬼”的少女,还有自己得自“血谷”
  的武功,不由暗自好笑,转口道:“阁下请说下去!”
  “血谷既传言如此,而二院三宫之中,‘天邪院’与‘桃花宫’已加入该会,剩下‘地灵宫’和‘冥宫’,‘残人院’等三个组织,恐怕很难与该会抗衡!”
  周靖大惊失色道:“一统会的势力竟然大到这般地步?”
  “当然,不然岂挂出一统的招牌!”
  “一统会的主持人是个什么样的人物?”
  “一个功力深不可测的神秘人,是男是女都没有人知道!”
  “哦!”
  “这人头会就是该会发起的……”
  “请道其详?”
  “一统会传贴武林,凡各种帮会门派及个人相互间的怨仇,限一月之内了结,一月之后,武林中不许私自寻仇报急,万事都要经由该会裁决……”
  “难道偌大武林,无人敢提出异议,而任由该会猖獗胡为?”
  “这倒不一定,不过目前似乎无人敢反抗。”
  “哼!”
  “现在距一月期限还有五天,一月限满之日,各武林人携带仇人的首级赴会,表示仇怨己消,并加盟该会,所以称之为‘人头会’!”
  “这岂不掀起武林弥天杀劫!”
  “当然,但这浩劫只是开始而已!”
  周靖想起“恨世魔姬”手提的巨大革囊,她既要赴人头会,那革囊中必是人头无疑,但不知被杀的是些什么人,
  “恨世魔姬”难道也想加盟“一统会”!
  “恨世魔姬”杀人如草,所结仇怨必多,难保没有人取她的人头去赴会,想到这里,不由打了一个寒颤,他奇怪自己为什么会对“恨世魔姬”关心起来,也许是下意识在作祟,因为她先对他表示关切,当然这种关切是纯友谊的,没有半点其他的因素在内。
  “少侠,你也准备去赴人头会?”
  “是的,我不能对‘恨世魔姬’失信,同时也想见识一番!”
  “因有外传‘黑箱’之事,你与‘恨世魔姬’此去必有凶险?”
  “在下不在乎!”
  “也许‘地灵夫人’会阻止你!”
  “为什么?”
  “猜测而已!”
  “地灵宫尚有多远路程?”
  “日落时分可到!”
  双方不再开口。
  周靖心中不无忐忑之感,他想不透“地灵夫人”一再令人邀自己赴“地灵宫”的用意何在?是福?是祸?是阴谋?是
  日蒲峋咽,山区晦瞑。
  周靖与虬髯怪丐来在一座破败不堪的古刹之前。
  虬髯怪丐一刹公形,道:“到了!”
  周靖惊疑地扫了破庙一眼,道:“这难道就是‘地灵宫’?”
  就在此刻--
  一个娇滴滴的声音道:“师叔辛苦了?”
  虬髯怪丐嘿嘿一笑道:“谈不上!”
  “事情如何?”
  “一切如夫人所料!”
  两条人影,掠出庙门,齐声道:“婢子恭迎相公!”
  周靖眉头一皱,脸上不禁有些讪讪的不好意思,这两条人影,正是被自己在旅店中摆脱的那对宫妆少女若梅和若兰。
  虬髯怪丐嘻嘻一笑道:“人交给你俩了,别再被人点倒,害别人跑腿!”
  说着,闪身入庙,一晃而没。
  周靖不由暗自好笑,那晚在旅店中,若非“逆旅怪客”点倒二女,他是无法脱身的,怪丐这么一提,两少女齐齐啐了一声,粉腮排红。
  若梅盈盈一笑道:“相公,那天是怎么回事?”
  周靖神秘地一笑道:“我也不知道,一觉醒来,人已不在旅店之中……”
  若兰小口一噘道:“鬼才相信!”
  周靖暗忖,既来之,则安之,当下也不犹豫,举步跨入庙门。
  四对宫灯,适时出现,缓缓朝前带路,若梅若兰两步亦步亦趋地跟在周靖身后。
  转过数重荒芜颓败的院落,眼前灯光大明,一群宫妆少女,簇拥着一个珠环翠绕,盛装打扮的中年美妇,伫候道中。
  前导的四对宫灯,朝左右一分,接着一个声音道:“夫人恭迎周相公!”
  周靖心中的惊诧,委实非笔墨所能形容,堂堂“地灵夫人”,竟然亲身出迎,一时之间,他被这奇突的场面怔住了。
  身后,若梅轻轻一触他的具体道:“相公,前面就是我们夫人!”
  周靖如梦乍醒,急走两步,深施一礼道:“晚辈周靖参见夫人!”
  “周相公免礼,请随妾身入宫再为详叙!”
  “晚蜚遵命!”
  一群尊燕,护驾而行,再经一重院落,眼前现出一个巨大的地道入口。
  周靖心念疾转,“逆旅怪客”之言不假,“地灵宫”确实是建在地下,令人想象不到的是人口竟然是在这荒山破庙之中。
  顺石阶而下,十丈之后,改为平进,甬道全是大理石铺砌,每隔一丈,嵌了一颗明珠,照得用丝毫毕现。
  走完甬道,又是一番天地,但见重门叠户,珠帘翠扉,曲槛回栏,雕龙附凤,极尽豪华,俨然王侯宫院。
  周靖内心激荡如潮。
  如非目睹,谁能相信地底之下会有这等富丽堂皇的伟构。
  被邀入宫,己属意外,而“地灵夫人”竟然亲身出迎,更是匪夷所思。
  每一重门户,都有宫妆少女侍立。
  顾盼之间,来在一间大厅之前,人群朝两旁一分,排班而立。
  周靖像进人一场绯色的绮梦中,又像是入了女儿之国,钗光鬓影,目不暇接。
  “地灵夫人”住厅门前一偏身,道:“相公请进!”
  周靖确实有些受宠若惊,惶然道:“晚辈武林末学后进,敢当前辈如此大礼,前辈请!”
  “地灵夫人”略略一顿之后,举步入厅,在居中下首的锦墩上坐了,周靖则被安坐在上首。
  云板三响,所有侍女纷纷行礼而退,只剩下若梅若兰两女随侍在侧。
  “地灵夫人”盈盈站起身来,面上一片惨淡之色,皮声道:“少主,请受妾身一拜!”
  周靖如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忙不迭地把身形闪过一旁,栗声道:“前辈,这是什么回事?”
  “你是妾身少主,十多年来无时不在寻觅之中,天幸得见主人有后……”
  说着,竟流下泪来。
  周靖登时心跳频频,血行加速,语不成声地道:“晚辈……哦……不姓周?”
  “是的!”
  “我到底是谁?”
  “目前恕不能相告!”
  “前辈……请……请坐!”
  “礼不可废,少主受妾身一礼,只此一次,下不为例!”
  “晚辈万不敢当!”
  “地灵夫人”一侧身,拜了下去,若梅兰两婢也跟着拜了下去。
  周靖手足无措,只好也跪了下去,大礼相答。
  礼毕落座,婢女棒上茶点。
  周靖一心默念着自己的身世,显得急躁不安。
  现在,终于证实了他确实不是“霸王鞭”周公铎之子……
  “地灵夫人”沉缓地开口道:“少主,主人父母的姓氏来历,目前还不能相告,但住事却可约略一提……”
  周睛激动无比地道:“请赐告!”
  “妾身吴绮云,是主母自幼带大的侍婢……”
  周靖惊“哦!”了一声,下意识地望了这显赫武林的“地灵宫”主人一眼。
  “地灵夫人”又道:“主母的侍婢有两人,一个是我,另一个叫黄尚香,可能己葬身鱼肠,十多年来没有她的影踪……”
  周靖茫然地点了点头。
  “地灵夫人”略略一顿之后继续道:“那接你来此的丐者装束的,叫聂飞,是主人随身侍童,以后少主可直呼其名!”
  “这……断乎不可,理应尊为前辈!”
  “主人音年名震寰宇,武功天下无敌手,不幸……”
  周靖霍然而起,道:“怎么样?”
  “遭了奸人暗算而死,主母也以身殉!”
  周靖恍若被焦雷击顶,身影晃了两晃,他庆幸身世将明,想不到又是凶耗,没有见过面的父母,业己含恨九泉。
  两串泪珠,骤然挂下了他的面颊。
  “先父是谁?”
  “目前尚不能相告!”
  “为什么?”
  “为了少主的安危和避免打草惊蛇!”
  “谁是暗算先父母的凶手?”
  “尚未查明,但可知的是此人功力高不可测,主人昔年己练就了‘金刚不坏身法’,仍遭毒手,就可想而知了!”
  周靖目眦欲裂地道:“请赐告先父名讳!”
  “地灵夫人”黯然道:“少主,目前办不到,这一点请你见谅!”
  周靖向空一挥拳,惨厉地道:“父死母亡,此仇不报不为人子!”
  “少主,这一天会到来的!”
  “先父母葬在什么地方?”
  “这个,也请恕不便先告!”
  周靖咬了咬牙,落回座位。
  “少主暂且在本宫住下,待探明昔年仇家之后……”
  “不,我还有要事待理!”
  “什么要事?”
  “现在我该称他为义父……”
  “霸王鞭周公铎?”
  “是的,他老人家抚育我成人,恩德如山,不殊于生身父母,他因为‘黑箱’而惨遭横死,这仇岂能不报?同时‘黑箱’的下落,我誓要追查寻回!”
  “黑箱?”
  “地灵夫人”面色一变,声音竟有些战栗的成份。
  周靖不由心中一动,道:“前辈可知‘黑箱’到底是什么东西?”
  “妾身也在派人积极追寻,而且志在必得!”
  周靖一愕:“前辈也希望得到‘黑箱’?”
  “不是希望,而是非到手不可!”
  “为了传言中的黑箱秘笈?”
  “也许是,但不是主要原因!”
  “晚辈不明白前辈这句话的意思。”
  “有一天你会明白的!”
  周靖心念一动,道:“难道‘黑箱’与晚辈身世有关?”
  “地灵夫人”面色又是一变,但瞬即恢复原状,幽幽地道:“此事目前暂且不谈!”
  周靖一连数问,都不得要领,心中难过已极,他本是一个孤傲的人,暗忖,你不说难道我就不能自己探个水落石出,父母之仇,不共戴天,焉能假手于人,我周靖堂堂七尺之躯,何事不可为,当下冷冷地道:“前辈如果没有别的事,晚辈告辞!”
  “什么,你要走?”
  “是的!”
  “可是妾身却不能放心少主在外独闯!”
  “前辈厚意,晚辈心感!”
  “少主一定要离开?”
  “晚辈许多事待了,不得不离开!”
  “地灵夫人”面现十分为难之色,久久才道:“既是少主定要离开,妾身不敢相强,但至少请屈留一月!”
  “为什么?”
  “妾身昔年得之于主母的功力,想择其要者,转传给少主!”
  “这个……”
  “难道少主不肯接受?”
  “不是不肯,而是不能!”
  “为什么?”
  “我与人有约,不能失信!”
  “什么样的约会?”
  “五天之内,去赴人头大会!”
  “地灵夫人”一震道:“少主要去赴人头大会?”
  “是的!”
  “一统会掀起这场武林血劫,是别具用心的,他藉此挑起人与人之间或门派之间的仇恨,而使那些逞一时之快者流,加盟该会,不惜循环报复,从中收渔人之利,所谓人头大会,是‘一统会’妄想君临天下的先声,少主……”
  “晚辈只是为了好奇!”
  “为好奇而甘冒生命之险?”
  “这倒是未必!”
  “少主己决定这样了?”
  “是的!”
  “让若梅若兰跟你随行,一方面侍候你,一方面有个照应?”
  若梅和若兰两双水汪汪的大眼,期待地望着周靖……
  周靖毫不考虑地道:“不用!”
  两婢失望地垂下头去。
  “地灵夫人”无可奈何地道:“少主太固执了!”
  周靖歉然地笑了一笑,不说什么。
  “地灵夫人”回顾两婢道:“若梅,传令下去,在地灵轩备酒,为少主洗尘接风!”
  “遵令谕!”
  “若兰!”
  “婢子在!”
  “侍候少主沐浴更衣!”
  “遵谕!”
  周靖窘迫地道:“不用了,晚辈想立即……”
  “地灵夫人”一摆手止住周靖的话头,道:“礼不可废,这是委身一点敬意,望少主勿却,人头大会之期,还剩下四天,由此去‘一统会’总坛,最多三日可达。”
  “一统会总坛座落何处?”
  “武功山风火谷!”
  若兰姗姗移步,粉面含春,向周靖道:“少主请!”
  周靖眉锋紧蹩,随着兰这往后院而去。
  第二天,周靖仍是那身土里土气的装束,辞别“地灵夫人”,出了“地灵宫”,取道并向“武功山风火谷”。
  他心里又加上了一副重担--身世之谜。
  堂堂“地灵夫人”,会是自己母亲的侍婢,这真是不可思议的事。
  父亲是谁?
  母亲是谁?
  仇人是谁?
  想来父母生前,必是武林中不可一世的人物……
  路上,不时发现带着革囊的武林人,奔赴同一方向,他知道这些都是去赴“人头大会”
  的,革囊中装的当然是人头。
  “一统会”发起的“人头大会”的确震颤了整座武林,也掀起了一场恐怖的仇杀,使武林蒙上了一层惨雾愁云。
  这一天,辰正时分,武功山风火谷前,来了一个村俗打扮的美少年。
  他正是周靖。
  周靖来到谷口,抬头一望,迎面一个大牌楼,高悬四个斗大的金字:“万流归宗”。
  不由从心底发出一声冷笑,忖道:“好大的口气。”略一思索之后,举步便朝牌楼走去,将及牌楼两丈之处,突地闪出四个白灰老者。
  年事稍高而着白衣的,在武林中可说极为少见。
  四白衣老者之一,上前数步,朝周靖上下一阵打量,冷冷地道:“朋友莫非走错了路?”
  周靖一怔道:“走错路,这话是什么意思?”
  “朋友可知道这是什么所在?”
  “区区一统会总坛,不错吧?”
  四白衣老者齐齐面色一变,这不起眼的少年,口气倒是相当托大,仍由那原先发话的老者道:“朋友来意如何?”
  “赴会!”
  白衣老者一愕道:“朋友是来赴人头大会的?”
  “不错!”
  “如此请转吧!”
  “为什么?”
  “赴人头大会,必须随带人头!”
  “如果没有人头呢?”
  “没有赴会的资格!”
  周靖冷冷一笑道:“在下人头没有,可是此会是赴定了!”
  “朋友上姓?”
  “在下周靖!”
  “周朋友找错了地方!”
  “这里不是风火谷?”
  “是!半点不假。”
  “那为什么说在下找错了地方?”
  老者嘿嘿一笑道:“这里不是撒野的地方,难怪你娃儿有眼无珠!”
  周靖闻言之下,不由心火直冒。
  这时,又有十余个手提革囊的武林人来到,匆匆瞥了周靖和四白衣老者一眼,径自入牌楼而去。
  那白衣老者再次不屑地道:“朋友,离开吧,别在这儿阻路!”
  周靖更加怒不可遏,冷冷地道:“阁下再说一遍,参加人头大会要具备什么资格?”
  “必须有入场证!”
  “何谓人场证?”
  “人头!”
  “非人头不可?”
  “当然,人头大会的主旨在永远消弥武林中私人与帮派之间的仇杀,作一次了断,以后,一切将申之于法……”
  “谁是执法者?”
  “武林之君一统会会长!”
  周靖心中不由剧震,武林之君四个字使他蓦地想起他未来的岳丈,“圣剑飞虹”易斌失踪之前,在壁上以剑尖所留刻的字二黑箱、周物、武君”,武君,武林之君,莫非易斌之失踪与黑箱之谜是……
  心念之中,不由脱口道:“贵会长是武林之君?”
  白衣老者不耐烦地道:“朋友,你真是孤陋寡闻,本会长既将君临天下,连三尺童子都知道,你……”
  周靖又喃喃地念了一句:“武君,武林之君!”
  另一个白衣老者,似早已不耐,蹙眉道:“王兄,打发他走吧,与他穷泡些什么!”
  那被称为王兄的老者一挥手道:“小子,你走吧!”
  周靖冷声一哼道:“我为什么要走?”
  姓王的老者面色一沉,道:“你准备怎样办?”
  “赴会。”
  “你没有资格!”
  “所欠者人头,对吗?”
  “不错!”
  “如果在下现在有一颗人头或数颗的话……”
  “那就请进!”
  周靖俊面倏笼恐怖杀机,缓缓踏前两步,道:“在下不得己只好借阁下人头一用!”
  那声音使人听来不寒而栗。
  白衣老者下意识地退了一步,像是不相信似地道:“你说什么?”
  “借阁下项上人头一用!”
  四白衣老者,齐齐怒哼出声,那姓王的老者狞笑一声道:“小子,只要你有这等能耐,这可是你自己找死……”
  周靖大喝一声“看掌”,声落拿出,劈向了那老者当胸,这一掌挟怒而发,己用上了全部功力,其势非同小可。
  白衣老者冷笑一声,右掌一圈,左掌同时拍出一道排山劲气。
  周靖一掌劈出,如涛劲气在对方一圈之下,被消卸得一干二净,心里不由微感一窒,就这一窒之间,排山军力己罩身击至。
  “砰!”然巨响声中,周靖一连退了三个大步。
  白衣老者面色大变,这一拳击力,铁打的人也难禁受,而这不起眼的少年,竟然若没事人般,确属骇人听闻。
  周靖面上杀机更浓,跨前两大步,双掌疾划而出……
  他己然施出了得自“血谷”的三招之一“一招残身”。
  掌势刚出,白衣老者面色大变,他看出这一招玄奥诡谲均臻极致,不但无法破解,连闪避都难,似乎所有门户,都在刹那之间被对方封死。
  另三个白衣老者,己看出情形不好,但却抢救无及。
  就在这电光石火之间。
  一股阴凤,斜卷而至,周靖身形一个踉跄。
  白衣老者乘势弹退八尺。
  周靖举目一看,不由倒抽了一口凉气,身旁一丈之外,站着一个全身缟素,鬓角簪一朵白花,面无人色的女子,令人看了有一种鬼气森森的感觉。
  看装束,这鬼气森森的女子,分明挂着重孝。
  四个白衣老者,齐齐向穿丧服的女子扫了一眼,其中之一道:“姑娘是赴会的?”
  丧服女子一挥手中的革囊,并不答言。
  白衣老者一挥手道:“请进!”
  丧服女子却不移动脚步,把手中革囊向周靖一抛,道:“这给你,去赴会吧,时辰将到。”
  周靖满头玄雾,但仍下意识地伸手接住了那革囊,正待开口……
  那女子己抢先道:“去吧,别多说!”
  周靖茫然骇异地看了对方一眼,举步进入牌楼,四白衣老者见他手持革囊,当然不能再行阻止,默然让开去路。
  丧服女子道了声:“前途再见!”娇躯一掠而逝,这种身法,简直近地鬼魅。
  周靖手提革囊,大踏步往里行,穿过牌楼,眼前是宽阔的谷道,边行边思--
  这身带重孝的女子是什么来路,
  她为什么要把革囊借给自己赴会,
  革囊中是谁的人头,
  他愈想愈觉得事有跌跷,索性停住身形,先看看囊里中装的到底是什么样人物的脑袋,就当地启开革囊……
  “不许看!”
  眼一花,那丧服女子己站在身前。
  周靖大是骇然……
  丧服女子冷冷地道:‘此去还有三道关卡,才能到达会场,没有革囊你进不去,不过记住,不许偷看!”
  说完,不待周靖答话,弹身闪掠而去。
  周靖望着这神秘女子的背影直发愣,彼此素昧生平,她这举动是为了什么?她既带着革囊,既然也是赴“人头大会”者之一,她没有革囊如何能没进会场而无阻!
  蓦然--
  一条人影,飞泄而至,到了周靖身前,喷了一声,身形猛刹。
  周靖一看来人,不由心头巨震。
  来的,赫然是那挟走甘江尸体的高大狞猛的怪老者。
  怪老者瞪了周靖一眼,道:“娃儿,你手中的革囊何来?”
  “前辈认识这革囊?”
  “当然,快说,如何到你手中?”
  “一位姑娘临时借给在下用的!”
  “哦!”
  怪老者“哦!”了一声,举步……
  周靖一欺身,拦在怪老者身前,道:“前辈慢走!”
  怪老者目光如炬,开合之间,灼灼逼人,声沉如雷地道:“什么事?”
  “晚辈向前辈请教一件事!”
  “说吧!”
  “前辈上姓如何称呼?”
  “就是这么回事?”
  “不,先请教大名,再谈问题本身!”
  “你连老夫都不认识?”
  “恕晚辈眼拙!”
  “冥宫护卫‘丧门神吕子英’!”
  周靖不由怦然心惊,下意识地退了一步,想不到这怪老者竟然是武林中一谷二院三宫之中“冥宫”的护卫长,难怪不久前“盖世太保”洪一民望影而逃。
  当下施了一礼道:“晚辈周靖……”
  “你就是最近掀起‘黑箱’风波的周靖?”
  “不错!”
  “找老夫有什么事?”
  “前辈是否记得三个月前,曾追赶‘盖世太保’洪一民?”
  “丧门神吕子英”老脸一变,道:“不错,有这回事!”
  “前辈曾带走一个人的尸体?”
  “丧门神吕子英”老脸再变,倏有所悟道:“你就是与那畜生交往的娃儿?”
  “不错!”
  “你问那尸体作甚?”
  “那是晚辈的朋友,请问尸身现在何处?前辈把他葬了?”
  “嗯!”
  “葬在何处?”
  “冥宫坟场!”
  周靖惑然不解道:“为何要葬在‘冥宫’坟场?”
  “你问得太多了!”
  “晚辈是他义弟,非要明白不可!”
  “如此,听着,甘江是‘冥宫’东床快婿!”
  周靖一震道:“如此说来‘鬼女’石兰花……”
  “本宫主人的独生女!”
  “哦!”
  周靖俊面大变,骇然退了一个大步,想不到伙同奸夫“盖世太保”洪一民害死义兄甘江的淫妇,竟然是“冥宫”主人之女,看来要替义兄报这个仇并非易事。
  突地,他想到借自己革囊的那个身穿重孝,鬼气森森的女子,不由下意识地打了一个寒噤,脱口道:“方才那位女子敢清就是……”
  “正是本宫公主!”
  周靖登时热血沸腾,道了声:“承指教!”弹身便朝谷内奔去。一路连过三关,因有革囊在手,居然毫无阻挡。
  顾盼之间,来在一个广场之前,但见人头攒动,熙熙攘攘,场的正中,搭了一座高台,四边是一排排的凉棚。
  与广场毗连的,是一片连云巨厦,想来那便是“一统会”总会场所在之地。
  场子人口处,又是一座临时搭盖的牌楼,高悬一幅血红布幡,六个白色大字:“人头大会会场”
  周靖浏览一周之后,举步向会场走去……
  “朋友,请登记!”
  周靖不由一怔。
  牌楼人口的右边,摆着一方长案桌,一个白衣老者端坐案后,另四个白衣劲装壮汉,左右分立,出声招呼的,是四个白衣劲装壮汉之一。
  周靖走近案前。
  白衣老者目光一扫周靖,冷冷地道:“赴会的?”
  “不错!”
  “名号?”
  “周靖!”
  “与会凭证的来路?”
  “凭证?”
  “人头的来路!”
  “这也要登记?”
  “不错!”
  周靖不由一窒,革囊中到底是什么人的脑袋,他根本不知道,这革囊是那穿丧服的女子借给他过关的,心头电似一转,暗忖,“鬼女”石兰花既然与会、“盖世太保”洪一民可能也少不了,反正这一双奸夫淫妇,今天非死不可,何不……
  心念之中,脱口道:“盖世太保洪一民!”
  白衣老者猛然吃了一惊,双睛一瞪道:“你说囊中人头是谁?”
  “盖世太保洪一民!”
  白衣老者面上呈现杀机,目中精芒暴射,直照在周靖的面上,一不稍瞬,久久之后,才沉声道:“请进!”
  周靖冷眼一扫白衣老者,进入牌楼,心里暗想,莫非“盖世太保洪一民”与“一统会”
  有什么渊源,不然这老者怎会面起杀机,看来自己这么一胡说,势非惹出严重的麻烦不可,但话已出口,无法收回,索性不去想他……
  穿过会场,拣了一个靠近中央高台,人影疏落的看棚坐了。
  其方坐定,一个人影,紧挨着身边坐了下来。
  “你居然真的来了!”
  周靖闻声,这挨着自己坐的,竟然是“恨世魔姬”,当即点了点头道:“晚辈说过要来的!”
  “恨世魔姬”一扫周靖所带的革囊,骇异地道:“你也带有人头?”
  “是的,无人头不能过关。”
  “谁的人头?”
  “不知道!”
  “什么,你自己带的人头你不知道?”
  “是旁人借与晚辈的!”
  “谁?”
  “鬼女石兰花!”
  “噫!冥宫公主,她怎会借人头给你?”
  “不知道,在谷中晚辈与守谷人发生冲突,她自动相借的!”
  “你原来认识她?”
  “不认识,不过晚辈今天不放过她!”
  “恨世魔姬”栗声道:“你要杀‘鬼女’石兰花?”
  周靖恨恨地道:“不错!”
  “为了什么?”
  “为友报仇!”
  “你的身手恐怕……”
  “反正我非杀她不可,还有‘盖世太保’洪一民!”
  “恨世魔姬”错愕至极道:“天邪院少院主?”
  周靖二震道:“盖世太保洪一民是‘天邪院’少院主?”
  “是呀,你不知道?”
  “不知道!”
  “你定杀不了他!”
  “不见得!”
  “你别太自信,‘盖世太保’洪一民是年青一辈中的第一高手,而且‘天邪院’早已加盟‘一统会’,你想,你办得到吗?”
  周靖这才恍悟在会场入口,登记与会人的白衣老者,在自己胡乱报出“盖世太保”洪一民的名号时,对方面现杀机的原因。
  “恨世魔姬”接着又道:“你要在此地动手?”
  “是的!”
  “周靖,我忠告你,最好暂忍一时之气,离开‘风火谷’之后再说,否则的话,后果不堪设想!”
  周靖强顽地道:“到时再说吧,也许晚辈能忍得住!”
  “周靖,希望你不要莽撞,否则我……”
  “怎么样?”
  “恨世魔姬”幽幽地道:“没有什么,我希望你不要把生命当儿戏!”
  那声音,充满了关切之,周靖不由心中一动……
  蓦然--
  中央高合之上,响起了三声锣声,当!当!当!会场顿时肃然,所有的,目光,全集中在高台上。
  锣声过处,一个白发银髯的白袍老者,出现台上。
  周靖悄声道:“怎么这多穿白衣的?”
  “恨世魔姬”道:“这是‘一统会’的服色,象征着武林一统,各色返原的意思!”
  自上的银髯老者,开口发话,声音不大但却字字清晰,入耳惊心:“各位同道,老夫袁化,忝掌‘一统会’总管,奉敝会长谕令,大会准午时正开始,在此之前,请各位同道注意的一点,就是凡与会的,俱是朋友,希望不会发生挟仇报复事件,如果有那位朋友发现有深仇大怨的对方在场,请于会后交由敝会长秉公处断!”说完退入后台。台下微微起了一阵骚动。
  倏地--
  周靖发现身着孝服白花的“鬼女”石兰花,正向自己身前移来,一股杀机,冲胸而起。
0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