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当前位置: 主页 > 小说 > 武侠 > 陈青云 > 石剑春秋 >

第 一 章

时间:2017-03-23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阅读:
 第 一 章
  这是一间富丽堂皇的厅堂,几桌椅案,无一不是巧雕精镂,镶金砌玉,摆设的尽都是奇珍古玩,一盏琉璃八宝宫灯,高悬正中,照得厅内明如白昼。
  四下静悄悄地不闻人声,也不见人影,静得出奇。
  厅堂居中靠右方的太师椅上,端坐着一个宽袍暖带的威棱中年汉子,看上去年纪未超过四十,一张脸绷得紧紧地有些怕人。
  他脚前的地上,躺着一个七八岁的幼童,面色青紫,四肢抽搐,像是得了重病,又像是受了极重的伤。
  孩子身旁,跪着一个二十来岁的少妇,面色苍白,满脸泪痕,不住以头叩地,哀声道:
  “庄主,请你饶了这孩子的小命,我错了,再没面目活在人世,但求你开恩,救救这无辜的小命,我愿用自己的性命相抵。”
  那中年人面色不停地变幻,很难看出他心里想些什么,最后,厉声说道:“我办不到。”
  少妇面色灰败,眼角竟渗出了血水,用手抚着那孩子,凄绝地道:“孩子,这是你命该如此,你就要不痛苦了,孩子,为娘的永远伴着你,永远,永远……”
  孩子急促地喘息,两只失神的小眼,望着少妇,挣得满面通红,才挣出一句话道:
  “娘!孩儿……会死么?”
  少妇轻拍着孩子道:“乖乖,你是娘的心肝,你……不会死,娘说要永远伴着你!”说完,又仰首道:“庄主,求求你,饶了他,错只在我,他是无辜的!”
  中年人沉默了片刻,铁青着脸说道:“我说办不到,我没有伤他,谈不上饶他,但……
  我不能救他o”
  幼童喘息更急促,小脸发黑,两眼翻白,小小身躯,蜷曲成一堆,频频抽动,看来离死不远了。
  少妇面如死灰,痴痴地望着孩子,口里喃喃地道:“孩子,为娘的不能救你,没本事解你的痛苦,但可以使你不再痛苦,孩子,乖乖地睡吧!你……就要不痛苦了……永远不再醒了……”
  说完,猛一抬头,用怨毒仇恨的目光,狠狠盯了中年人一眼,然后一指朝幼童的心窝戳去……
  “你不能这样做!”暴喝声中,那中年一扬手,一道掌风卷出,把少妇震得在地上打了一个滚。
  少妇翻起身来,以哀求的目光望着中年人道:“庄主,你愿意救他了?我错了,请你杀了我……”
  中年人身躯挪了挪,皱了皱眉头,抿着嘴想了想,最后仍摇摇头道:“我不能救他!”
  少妇粉腮一惨,伸手抱起幼童,歇斯底里地狂笑起来。
  久久,少妇才敛住笑声,戟指中年人道:“司徒业,你没有人性,你够残忍,记住,有一天我会把利剑插进你的胸膛o”
  说完,她疯狂地冲出厅门,弹身越屋而去。
  中年人面现极度痛苦之色,起身、抬手、张口欲呼,但没有发出声音,只木然望着厅外的暗夜空庭。
  十八年后,这个孩子长大成人,学得了一身武艺,他喜欢穿黑衫,终年不换,双目如隆冬寒冰,不苟言笑,江湖上渐渐传播着他的名号“长恨生”董卓英o于是,一个栗人的恩怨情爱故事,拉开了序幕。
  桐城,文风鼎盛,地当安庆之北,隔白兔湖与铜陵遥遥相望。
  这一天早晨,没有风,屋檐下垂着冰柱,久雪初晴,仍然感到冷飕飕的。桐城的官道虽宽,但此时途中无人,只有早起的麻雀,在路边的树梢上,飞来飞去。
  董卓英在桐城住了一宿,他无心去观赏桐城的文物古迹,策马直向天柱山驰去。
  天柱山,一柱支天,鸫崖绝壁,天柱山黑道盗魁不是别人,正是鼎鼎大名的黑脸章八爷。身穿黑衣绰号“长恨生”的董卓英找章八爷是有为而来的。
  章八爷其脸如黑锅,其心也如黑锅,表里一致。
  天柱山周围百里地区,章八爷跺一跺脚,连地基都会震动起来,三岁小孩只要听到八爷的名号,保证他不会哭出声o
  如果说是官府派差人到天柱山,收取抽粮纳税这档子事,多数是有去无回。
  章八爷就是那么凶,不过,八爷带人去却有另一套,天柱山的好手如云,个个都是响当当的绿林好汉。
  董卓英初生之犊不畏虎,他竟然敢来天柱山勒虎须、拔虎牙的。
  正当他穿过丛林的尽头,蓦地他发现前面三叉路口当中,站着三个彪形大汉,他停住了身形,先了解一下情况,他闪身隐入树林。
  原来,这三人正是章八手下的三剑客。
  大剑客侯飞,脸色白得像张纸,一双吊眉眼,半天可以不说一句话,但杀起人来可干净利落,绝不拖泥带水。
  二剑客陆平,矮矮的身材,喜欢穿一件格子花的上衣,尖嘴削腮,鹰鼻鹞眼,颚下无须,手中的雁翎刀,从来就没有令人失望过。
  三剑客饶丹,是西康金沙江头上的蕃人,个子长得瘦瘦高高的,头上梳个髻,看来像道士又不像道士,两只手掌又干又黑,只要给他抓上了边,准叫你躺上三个月。
  三剑客当路一站,他们在等一个女人。
  不久,从路边另一条路上,出现了一个风姿绰约的女人身影,袅袅娜娜的走了过去。
  一眼看过去,这个女人并不美,大大的脸,宽宽的额头,可是细看下来,明眸流波,柔媚而不失之于邪荡,使人有如饮香醇之感,似乎是一种越看越美的女人。
  她微笑着走到三剑客身前十步之处,伸出了春笋般的纤纤玉手,轻轻一拂,一只金凤凰,飘飘地飞向三剑客头上的天空。
  然后,又转了一个小圈,迂回地飞了回来。
  每一个人都知道,她就是于珊,这是“金凤凰”于珊杀人前的惯例“凤凰展翅,神鬼同愁”。
  三剑客没有人开口说话,但眼睛却盯着天上飞绕的金凤凰在转。
  于珊先开口了:“黑脸章八人呢?”
  “八爷不来了!”三剑客陆平冷电似的目芒,打了一个转,他向来是代表发言者。
  “章八为什么不来?”
  “八爷有事。”
  “章八想躲,躲得掉么?”
  “八爷用不着躲。”
  “既然不是想躲,就该亲自来一趟。”
  “我三兄弟来了也一样。”
  一串银铃似的笑声,像春风吹袭了大地,屋檐下的冰柱,开始溶化了。
  三剑客的三颗心,仍是拉得紧紧的,他们不敢溶化。
  金凤凰于珊笑意盈盈的环视了三人一眼,道:“你们三位能代表?”
  “奉命而来,代表一切。”
  “包括生与死?”
  “当然包括。”于珊笑得更美了,道:“你们知不知道本姑娘来的目的?”
  “知道。”
  “你们不要再作最后一次的考虑?”
  “没有必要。”
  天空中一声鸦鸣,一只黑色乌鸦,划空而过。
  于珊玉手又是轻轻一挥,金凤凰冲天而上,黄光一闪,乌鸦即由高空坠下。
  金凤凰恰巧贯穿了乌鸦的u因喉。
  三剑客饶丹面目阴沉,脸泛恨意,冷冷地开了口:“不稀罕,人不是乌鸦,乌鸦也没有得罪人。”
  于珊的笑意消失了,粉面一寒,明眸陡现杀机,娇叱道:“姓饶的,你不服气?”
  “我是为乌鸦说话。”
  “姓饶的,你出来,本姑娘就叫你尝一尝做乌鸦的滋味。”
  突然,石板道的那一头,又有数条人影向这里渐渐走近。
  —行八个彪形大汉,一律紫色短袄裤,头上扎了个紫色头巾。
  为首的是个浓眉大眼,满面虬髯的大汉,人虽是长得又粗又壮,可是精悍之色,给人印象特别深。
  于珊看到这些人,粉脸上不由立刻绷紧,鼻子“哼”了一声。来人正是黑脸章八爷身边的“紫裳八杰”。
  饶丹仰天哈哈大笑,道:“于姑娘,你想不想做乌鸦?”
  “放你的狗臭屁,姑奶奶永远不会做乌鸦。”
  陆平淡淡一笑道:“老三,只怕今日轮不到你我出手了!”
  “不见得!”一声娇叱,忽然自路边椿树树梢,飞落下一个苗条的小姑娘,年纪不会超过十五岁。
  鹅蛋脸,柳叶眉,手上握着一把金凤宝剑,正是于珊的贴身侍女小彬。
  陆平“啊”了一声,嘴角一撇道:“我道是谁?原来不过是个臭丫头片子。”
  小彬飞身落下地面,迅快的站在于珊的背后。
  金凤凰于珊冷冷的道:“陆平,你先别高兴得太早,姑奶奶既然来了,就有办法对付你们这批狗才。”
  陆平大怒,喝道:“骚婆娘,你骂谁是狗才?”
  “谁是狗才,谁不是狗才,各人心里有数。”
  久未发言的侯飞,反手一探,“呛”的一声,剑已出鞘。
  于珊脸绷得紧紧的,皱眉道:“侯飞,你想先上,抢个第一?”
  侯飞嘶声叫道:“干脆来吧!姓侯的不喜欢婆婆妈妈的穷蘑菇。”
  于珊回头吩咐了一句:“小彬,你去试试。”
  小彬闻言,疾跃而出,喜孜孜的指着侯飞道:“你是用剑的,我也是用剑的,咱们谁也不吃亏。”
  侯飞突然扬声狂笑,道:“好,我就先打发你再说。”
  笑声中,他掌中剑一闪,剑光已洒开有圆桌面那么大,笼罩住小彬的全身。
  小彬人虽小,但一身功夫,得自金凤凰的真传,显得异常老练沉着。
  只见她不惊不惧,面对着比她高一个头的大男人,心中早已打好了主意。
  因为,她胜了,就可挫一挫黑脸章八爷的锐气,败了,她身后有撑腰的,也用不着担什么心。
  小丫头心念一转,人已滴溜溜的转到了侯飞的背后,口中叫道:“姑娘我在这儿,嘿……”
  侯飞名列三剑客之首,自非等闲之辈,白纸般的脸色更见惨白。
  寒芒又闪,这一招,回身挥剑,剑气如同一条匹练,倏然而起。
  小彬脚步一溜,柳腰竟然平空而升,人同飞鸟一般,侯飞的这一剑,只是从她脚下刺了过去。
  没想到,小彬以守应攻,觑备了对方的间隙,顺势一剑,剑嘶空。
  一眨眼间,鲜血红花般从侯飞的腰腹之处,飞溅而出,“砰”的一声,人已仰天栽倒地上。
  蓦地,所有的动作全部停顿,似乎连呼吸都停止了。
  场中人,你看我,我看你,几乎不相信这是事实。
  雪地上已多了点点血花,鲜艳如红梅。
  狂风突起,带来了雾一般的雪景,空气感觉更冷了。
  “紫裳八杰”已悄悄接近了场边。
  他们的脸上,仍然是冷冰冰的毫无表情。
  八个人的眼睛,却露出了慑人的寒芒,紧紧的盯着小彬。
  这时,有表情的是金凤凰于珊,花一般的笑容,绽开在她的娇靥上。
  陆平气得七窍生烟,悲痛万分的吼叫道:“臭婆娘,血债血还,你们这二个贱人,一个也走不了!”
  于珊笑得如同花枝颤抖,娇笑着说道:“陆平,咱们是不想走,可是,你们就能走得了么?”
  “紫裳八杰”中的四杰,大踏步走了出来。
  饶丹双目尽赤,一跃而出,伸手一拦,道:“四位请稍待!”
  于珊又是妩媚的一笑,道:“哟!金沙江的绝活,现在就要卖了。”
  饶丹怒气冲天,额上的青筋毕露,指着于珊咬牙切齿的叫道:“老子一个个的宰了你们,先宰老的,再宰小的。”
  “就凭你?”
  “一点也不错。”
  “你今年多大?”
  “老子今年四十一,怎么,想提亲么?”
  “姑奶奶看你才不过一十四,简直是幼稚无知,狂妄无礼。”
  “放屁!”一声暴喝之后,手一扬,饶丹两只鬼爪般的手掌,居然暴涨了一倍,呼呼两阵掌风,带着透骨的阴寒之气。
  这两掌一先一后,交错的拍向了于珊的前心后背。
  劲风如狂飙,刹时间,飞沙走石,端是惊人。
  金凤凰一声娇笑,突然振臂而起,凌空翻身。
  黄衣飘处,宛如凤舞鸾翔。
  就在这一刹那,金凤凰于珊已超越出掌劲狂飙,变成以上凌下,占尽了先机,紧接着又是一声娇叱,一声断喝,及一声“砰”的巨响。
  饶丹发觉自己招式被陷入对方的陷阱,非但无法变招,连闪避都无法闪避,他一咬牙,狠下了心,根本也不想闪避,血脉贲张,杀机涌现。
  但于珊五指玄功,先声夺人,有如烧红的铁棒,直穿而下。结果,鲜红的血,又染红了白皑皑的雪地。
  饶丹的头颅顶门正中,开了个大窟窿,蜷曲成一堆,频频抽动。
  三剑客中的二个剑客,先后倒地而死了。
  陆平的脸色,至此已全变了。
  不知道他是悲痛过度,还是愤怒到了极点,嗓子里像哭一般的叫道:“于珊,你……好狠!”
  于珊淡淡地回顾了躺在地上的尸体一眼,懒洋洋的道:“陆平,你认为姑奶奶真是这样?”
  “臭婆娘,你不但狠,而且毒。”
  “姑奶奶不承认。”
  “不承认也不行,你先后已杀了我两个兄弟。”
  “我只承认杀了一个,另一个不是我杀的。”
  “废话,你永远还不清章八爷的债了。”
  “是吗?可惜黑脸章八现在不在这里。”
  “用不着!”陆平冷峻的面孔,笼罩上一层寒霜,双睛通红如赤,咬牙切齿的道:“陆大爷一样要剥你的皮,抽你的筋!”
  右手一挥,“紫裳八杰”登时各据一方,守住了四周八个方位。
  于珊一点也不为所动,道:“可以,姑奶奶正等着呢!”
  就在双方再度剑拔弩张的当儿,一条人影,远远的自三十丈外树林边,飞快的疾奔而来。
  来人是一个白发白须的矮小老人,穿着一身皂色长袍,手中捧着一个大酒葫芦,形状十分怪异。
  陆平和“紫裳八杰”,老远的看见那人飞奔而来,精神为之一振,每一个人的眸子里突现亮光。
  那人一发即至,三十丈的距离,不过几个起落。
  一眨眼,人已到了于珊的面前。
  凭这样的身手,显然是比这群人要强得多了。
  陆平一见那老者来到,就要张口说话。
  没想到那老者突地一摆手,制止了陆平的话锋,转头对于珊道:“于姑娘,这件事恐怕有点误会。”
  陆平在一旁指着地上的两人,急急叫道:“牟总管,侯飞和饶丹已经躺在地上了,你还说是误会……”
  牟总管鼻子里“哼”了一声,摇手阻止他说下去,接道:“严于!”
  “娘,八爷说咱们之间的事,改在下个月的月圆之夜,再行了断如何?”
  金凤凰于珊意在言外的懒洋洋答道:“好吧!月圆人不缺,咱们一言为定。”
  牟总管环视众人一眼,手一挥,陆乎和“紫裳八杰”带着侯飞和饶丹的尸体,飞快的离去。
  牟总管向于珊一抱拳,也随后离去。
  金凤凰于珊等他们走了之后,回眸一笑,指着不远处的丛林,娇笑嫣然的道:“喂!朋友可以出来了!”
  倏然,丛林中跃出一条人影。
  于珊一看,面前站着一位陌生的年轻人,面如冠玉,丰神秀目,腰悬长剑,却穿着一身黑衣,不由怔了一怔道:“你是……”
  年轻人一脸尴尬,凝重地开口道:“在下董卓英,由黄山而来,凑巧碰上姑娘……”
  于珊深深地注视了董卓英一眼,微笑道:“阁下远来,也是找黑脸章八?”
  董卓英点点头道:“在下找他,是想打听一个人。”
  “那人是谁?”
  “这……”
  “阁下不便讲?”
  “不!在下想打听的是诛心员外……”
  “啊!是他!”于珊秀眉一耸。
  “于姑娘知道他的行踪?”董卓英急得向前一步。
  “不知道。”
  “那姑娘……”
  “此入神出鬼没,飘踪无定,你找他有什么事?”
  “在下血海深仇,与他誓不两立。”
  于珊凝眸注视了他良久,道:“现在找出一点眉目没有?”
  “还没有。”
  “章八的窝,可能就是一条线索。”
  “在下就是为此而来。”
  “听说章八和他有些渊源,虽然那已是多年的旧事……”
  “于姑娘怎么知道?”
  “傻瓜,我不知道还有谁知道?”
  董卓英精神一振,急道:“走,找他去。”
  于珊玉臂一伸,笑道:“章八这家伙不好惹,除草先除根,咱们得先动一番手脚,不能鲁莽行动。”
  董卓英体会出她话中含义,道:“就像刚才一样?”
  “当然,这不过是小小的一个插曲而已!”
  “于姑娘好高明的手段。”
  “这也算是给他们一个教训。”
  “教训?”
  “是的,教训他们坏事不要做得太多。”
  董卓英不由一阵激动,望着于珊的娇靥,道:“感激不尽,容图后报。”
  “免了吧!我已心领了。”于珊嫣然一笑,柳腰半转,纤纤玉昔向北一指,接道:“董卓英,来,我带你去一个地方见个人。”
  夜,无限的延伸,终于笼罩了山野。
  一座孤独的青砖瓦屋,矗立在一片荒烟蔓草中,看来既不像艾舍,也不像猎户人家。
  如果是农舍,那附近必是阡陌纵横,如果是打猎之人的居厅,但屋子周围一坦平阳,毫无山岗峰峦之胜。
  于珊带着董卓英,远远的走来,态度是一片诚敬。
  灯光幽照,从窗户透视而出,想见屋中一定有人。
  然而大门紧闭,门椽上意是蛛网斜挂,门阶上苍苔丛生。
  董卓英看得直摇头,心里疑问很多,一时间也不好说出。
  于珊蹑手蹑脚的走到了门口。
  一个苍老的声音从屋内传出:“是谁在外面?”
  于珊应道:“晚辈于珊。”
  门内人发了怒道:“你怎么提前来了?”
  于珊道:“晚辈带来了一位朋友,想见见老前辈。”
  “谁?”
  “是一位年轻少侠。”
  “唔!那男娃儿叫什么名字?”
  “他姓董,上卓下英。”
  “董卓英?姓董的人不多,能成器的更是少之又少。”
  “老前辈,这位董少侠是人中龙凤,与别人大是不同。”
  “哦!真是这样?女娃儿,你和他是什么关系?”
  这话问得于珊满面娇羞,二十一岁的女人,正是最敏感的女人,她犹豫了一下,机智的回答了这个问题:“他是我的朋友,也是前辈的客人。”
  “好,回答得好,你带他进来吧!”
  于珊低声吩咐小彬守在门口,自己当先领路,绕道到屋子的后门,推门而入。
  屋内布置得颇为典雅,壁架上摆满了书籍,地上更是纤尘不染。
  董卓英紧随在后,心里更是奇怪。
  于珊进入到正中一间屋子之后,面向右侧一间木门,道:“老前辈,我和他已经进来了!”
  “请到这室内来。”屋中的老人干“咳”了一声,继而听到有椅子拖动的声音。
  于珊轻轻推开房门,一看,室内放着一张木榻,榻上坐着一位黑髯绕颊的高大老人,双膝以下盖着一件素色的毛毡。
  榻旁倚壁斜靠着一副铁质拐杖。
  一个十二三岁的小书童,长得眉清目秀,随侍在旁。
  白色的蜡烛,发出微弱的光辉。
  那高大老人形象威猛庄严,躯干高大,可惜的是已形消骨立,显见身染重疴,病入膏盲。
  于珊走近榻前,轻轻说道:“老前辈,你的病好了一点吧?”
  那老人张开微瞌的双眼,寒芒倏的一闪,有意无意的望了董卓英一眼,答道:“还好。”
  董卓英双手一拱,恭敬的道:“晚辈董卓英,见过老前辈。”
  “你姓董?”那老人仔细又瞧了一眼,又道:“孩子,你过来!”
  董卓英如言走了过去,只见老人伸出一只瘦骨嶙峋的手,抚摸着董卓英的上半身,由前而后,动作极为缓慢。
  如此隔了半晌,老人口中不由地发出了轻微的一声“啧”,然后闭目再重新又按摸了一次。
  于珊神情紧张的注视着,一双俏目,不断的溜来溜去。
  小书童探手从怀中拿出一个玉瓶,倒出一粒白色药丸,托在掌心,说道:“师公,您该服药了。”
  黑衣老人缓缓的将药丸送入口中。
  室内的空气一时陷入沉闷,谁也没有再开口。
  久久——
  老人的于掌离开了董卓英的上身,手拂长髯,神情极为愉快的道:“好,好,孩子,你要好自为之,老夫一生相人无数,你是骨骼最清秀的一人,未来的卫道降魔,要落在你的双肩之上了。”
  金凤凰于珊喜不自胜,急道:“谢谢老前辈的金玉良言。”
  “不要谢我,你该谢谢他。”
  “老前辈还有什么话要交代的?”
  “女娃儿,老夫现在有话要交代的是你。”
  “是我?”于珊睁着一双大大美丽的黑眼珠,一瞬也不瞬的看着对方。
  黑衣老人叹息了一声,道:“你把他带来的用意是什么?你以为老夫不知道,你是想老夫把一点压箱底的本领传授给他,是不是?”
  于珊不好意思的叫了声:“前辈……”
  “你不用解释了,老夫会成全你的。”
  “那太好了……”
  “不过,老夫有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
  “这事是由你而起,将来必由你而结束,所以,老夫提出的条件是要你拜在老夫的门下作一个记名弟子。”
  于珊想不到黑衣老人提出的条件是看上了自己,而不是要董卓英做他的徒弟,一时想不通其中道理。
  那黑衣老人闭起双目,黯然说道:“女娃儿,你知道老夫的名号,除了‘沧海医圣’以外,另外还有一个不大为人所知的名号,你知道吗?”
  于珊道:“知道,老前辈另外一个名号是叫‘玄冥客’。”
  黑衣老人发出一阵刺耳的笑声,竟然老泪纵横的道:“老夫卜大明,想不到临死之前,却意想不到的收了一个女徒弟,造化弄人,夫复何言!”
  “前辈功参天人,一身轻功医术,超前绝后……”
  “想人,也想自己,今后岁月还有半个月的时间好活,不过,这半个月可够老夫忙的了。”
  “前辈不能医治您自己身上的病?”
  “老夫身上这种病,当今之世,是再也没有人可以医活的,除非……”
  董卓英这时不禁脱口道:“除非什么?”
  卜大明神情凝重,黯然点头道:“孩子,你心地善良,骨骼清奇,老夫只是试试说着玩的,已经是没有什么除非的了。”
  小书僮此际突然插嘴道:“有,我知道有。”
  卜大明摆摆手,阻止他继续说下去,道:“傻孩子,生兮死之寄,祸兮福所倚,老夫无牵无挂而来,无牵无挂而去,你不必多讲了。”
  小书僮双目中的泪水,立刻似山泉急涌,直向外面冲出,可见他已是忍耐多时。
  卜大明缓了一缓,接着又道:“这没有什么可悲伤的,世间灵药难求,老夫却要搜集十种,熔于一炉,谈何容易?好在后继有人,老夫已深感上苍对我的恩惠特多了!”
  董卓英那黯然凄切的神色,突然泛出一片坚毅之色,道:“前辈凡有所交代之事,晚辈一定不计艰难,全力以赴。”
  卜大明的双目中神光一现,喜道:“好孩子,我相信你的话,更相信你的志愿。”
  他们的谈话刚至此,蓦地又听到门外有武功极好的江湖豪客的轻微脚步声。
  董卓英当机立断,赶紧丢了一个眼色,手指一弹,一缕指风扑灭了烛火。
  约摸过了半晌,一阵敲门之声,传了进来,但闻一个清冷的声音道:“是在这儿么?”
  敲门之声零乱,那答复的人也是一腔漫不在乎的口吻,应道:“不会错的。”
  于珊脸上的表情一紧,拉住董卓英的手上下摇了一摇,董卓英知道她这手势,是表示门外来的是个熟人。
  门外的来人又说道:“怎么会没有人呢?”
  “那才怪呢!此屋主人,整日守在家中,不会离开的。”
  “是不是睡着了?”
  “也许吧!”
  “把门敲重一点。”
  “好。”
  接下来是一阵急骤的敲门“咚咚咚”之声,木板发生了大震,门上的灰尘簌簌的掉落下来。
  陡然间,木门突地被人一脚踢开。
  从外面冲进来了两个黑影,来势极快,一晃而入。
  室内的烛光也突然点燃起来。
  小书僮的手法很快,一下子点燃了三支蜡烛。
  室内的光线大放光明,荧荧的烛光,把室内照得通明,那两个黑影一时也被这动作吓得猛地一惊,怔在原地。
  室中的各人,此时已看清了来人,竟是三剑客中硕果仅存的老二陆平。真是不是冤家不聚头。
  陆平身后跟着一个五短身材的中年人,穿着一身土蓝色白衣衫。
  于珊怒喝了一声道:“陆平,又是你,你跑到这里来干什么?”
  陆平一见是金凤凰,愣了一愣,紧张的急道:“找人。”于珊不屑地道:“你找谁?”
  陆平道:“这屋子的主人。”
  “你找他干什么?”
  “奉八爷的指示,找他有事。”
  “又是章八的鬼点子,小心姑奶奶终有一天要剥他的皮。”
  “于珊,你现在用不着吹大气,一月后再吹吧!”
  “告诉你,对姑奶奶客气点,不然的话,现在就废掉你。”
  蓝衫人冷冷插嘴道:“陆兄,和一个女人耍嘴唇皮子有屁用,赶紧和老家伙说明来意,八爷还等着回话呢!”
  陆平一脸的不悦之色,对着卜大明拱手一礼,说道:“卜老前辈,八爷想劳动大驾,到帮中去住一段时日,八爷好想念老前辈的丰采。”
  卜大明哈哈大笑,又拈须又摇首的道:“章八会想老夫,那不是西天升上太阳,公鸡生下一个金蛋,不可能的!”
  陆平恭敬的道:“晚辈绝对没有说谎,八爷写了一封书信,请老前辈过目。”
  说着,他上前双手呈上了书信。
  那是一封白色红框信封,上面用毛笔端正写了八个柳体字,于珊眼尖,已瞧见上面写着“恭呈卜老前辈亲启”。
  卜大明接过书信,并没有拆开来看,随手往旁边一放,淡淡的道:“老夫年老体衰,来日无多,章八爷两次派人来,老夫已表明了不去,何必又多此一举?”
  陆干道:“老前辈,如果这一次再请不动你,晚辈回去要受重罚。”
  于珊看了董卓英一眼,笑着对他道:“这就是当狗腿子的可怜下场。”
  蓝衫人大喝了一声,道:“你骂谁?”  。
  右手疾伸,五指如钩,向董卓英面目抓去。
  大概他已经听到过金凤凰于珊的厉害,他临时改向董卓英出手。
  殊不料董卓英最痛恨这类小人,欺善怕恶,当下不客气的回臂一掌格出,两人出手都快疾绝伦。
  “砰!”的一声,双掌相交。
  董卓英纹风不动,站在原处。
  而蓝衫人却被震得“蹬蹬蹬”退后两步,才拿桩站稳。
  蓝衫人双睛凶芒毕露,微微一愣之后,长身垫步,正准备再施杀手。
  卜大明冷喝道:“住手,如再有人敢动手,老夫就赶他离开这间屋子。”
  陆平也急急伸手一拦道:“老何,忍着点。”
  蓝衫人一掌被震退两步,心中不由暗吃丁一惊,暗道:想不到这年轻小娃儿,功力竟是如此之高,在间不容发下接下自己的全力一击,却一点儿都不见吃力,出掌迅捷绝伦,罕闻罕见。
  小书僮大声喝道:“你们二入怎的如此无礼?”
  陆平此时不想多事,只想早早离去,赔个笑脸道:“小哥,这事不能怪我二人,大家同是客人,只能怪于姑娘故意找麻烦。”
  于珊一闻陆平此言,眉头一皱,大感不耐,上前一步,指着陆平和蓝衫人道:“你们出不出去?”
  陆乎怒道:“你是卜老前辈的什么人?有什么资格要咱们出去?”
  于珊杏眼圆睁,先发出一阵栗人的冷笑,笑声中充满了蔑视,道:“凭我是卜老前辈的弟子。这种资格够不够?”
  陆平闻言一怔,望着卜大明,虽然气愤,却不敢妄动,问道:“老前辈,她说的是真的吗?”
  卜大明点点头道:“不错。二位请吧!”
  陆平此时已感到一切均居下风,回头朝于珊和董卓英恨声道:“大爷今日不和你们计较了,下个月再见!”
  话声甫歇,已和蓝衫人相偕向室外走去。
  于珊等蓝衫人和陆平二人走远之后,突然珠泪盈眶,跪在地上,哽咽地道:“记名弟子于珊,拜见师父!”
  卜大明爱怜地注视着于珊,道:“快起来,不必行此大礼,老夫自从第一次与你偶然相遇,也算有缘,心中就想收你为弟子。”
  说罢哈哈大笑,状极愉快。
  于珊玉面娇红,两耳发赤,期期艾艾地道:“师父,弟子听说……”
  董卓英不知道于珊有什么困难的话,竟支支吾吾的说不出口,张着一对俊眼,焦急地望着他。
  卜大明慈祥的道:“你有话尽管直说。”
  于珊鼓起最大的勇气,道:“弟子听说黑脸章八,原是老前辈的师侄,不知道是否有这回事?”
  卜大明的神情突然一黯,干枯的嘴唇不住地在颤抖,久久,才喘口气说道:“你听谁说的?”
  “道听途说,不足为信,弟子所以到今天才敢说出来。”
  “不错,是有这么一回事。”
  董卓英和于珊听了不由凄然相视,内心无限激动,这其中必有一段痛苦万分的往事存在。
  室内,一时陷入了沉寂。
  隔了半晌,卜大明强颜欢笑,问二人道:“你们想听这个故事?”
  于珊道:“请师父自行斟酌,弟子不是为了满足好奇之心。”
  “那是想为老夫打抱不平?”
  于珊没说话。
  董卓英却义愤填膺,怒声说道:“章八大逆不道,悖弃伦常,区区绝对饶不了他的……”
  于珊眸蕴泪光,委婉的接道:“章八脸黑心黑,像这种无耻小人,留在世上,已是多余,师父心中苦楚,说了出来,也许会好过一点。”
  卜大明突然一阵急剧的咳嗽,胸脯起伏不停。
  小书僮急忙又从怀中掏出玉瓶,倒出一粒白色药丸。
  于珊忙过去,把药丸接过,送入卜大明的口中,然后伸出纤纤五掌,在他的后背缓缓敲揉起来。
  如此,过了半盏茶时分。
  卜大明的脸色渐渐恢复,倏然叹了口气道:“孩子,往事如烟,徒乱人意,老夫已无面目再提起,该埋葬的就让它埋葬了吧!”
  董卓英一股正义感油然而升,执着的说:“老前辈,晚辈不同意您的说法,晚辈有意见……”
  “请说。”
  “伦常之道,不可偏废,师者尊也;所谓师尊,又称师父,一日为师,终身为父。”
  “请再说下去。”
  “再说我辈武林中,争强好胜,巧取豪夺,不论如何多变,但万变不离其宗,门别宗派之间,师徒之分,严守尊卑,自古以来,人人都是如此。”
  “说得好。”
  “晚辈受业黄山,犹记得在离别恩师下山时,恩师交代的第一句话就是‘敦伦常而维天道’,凡有违天意的,必不得善终。”
  “-依你看,章八该当如何?”
  “依晚辈的意思,黑脸章八,多行不义,晚辈愿代天行道。”
  于珊先是一愕,继而莞尔道:“这功劳谁也抢不走,阁下可以放一百二十个心,下个月的今天,本姑娘当仁不让。”
  卜大明未再发言,缓缓的闭上了双睛,老泪纵横,自言自语的喃喃说道:“天道好还……天道好还……”
0

猜你喜欢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