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当前位置: 主页 > 小说 > 言情 > 琼瑶 > 紫贝壳 >

紫贝壳20

时间:2017-04-09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阅读:
 20
  是的,生活是重新开始了。珮青竭力摆脱尾随着自己的那份忧部,尽量欢快起来。许多问题她都不再想了,不挑剔,也不苛求。她学着做许多家务事,用来调剂自己的生活,刺绣、洋裁、以及烹饪。照着食谱,她做各种小点心和西点,给梦轩吃。第一次烤出来的蛋糕像两块发黑的石头,糖太多,发粉又太少,吃到嘴里不知道是什么滋味,她瞪大眼睛望着梦轩,梦轩却吃得津津有味。珮青心里有数,故意问:
  “好吃吗?”“唔,”梦轩对她翻翻眼睛:“别有滋味,相当特殊,而且……完全与众不同!”珮青噗哧一声笑了出来,说:
  “你知道吗?梦轩,你相当坏!你明知道无法对我说谎,而你又不忍对我坦白,所以就来了这么一套。”
  “我是相当坦白的,珮青,”梦轩把她拉到怀里来。“告诉你真话,我从没吃过这么好吃的蛋糕,‘甜’极了!”
  “糖放得太多了。”“不是,是‘蜜’放得太多了。”梦轩一语双关。
  他们相对而笑。
  珮青的学习能力相当强,没多久,她的西点手艺已经很好了,色香味俱全。每天晚上,她都要亲手做一些东西给梦轩消夜,因为梦轩又热中于写作了。她喜欢坐在书桌对面,看着他写,看着他沉思,看着他绕室徘徊。他也喜欢看着她静静的坐在那儿,彷佛她代表了一种灵感,一种思想,一种光源。他们都在努力维持生活的平静,努力去享受彼此的爱情,也努力在对方面前隐瞒自己的苦恼。白天,当梦轩去上班的时候,伯南变得常常打电话来捣乱了,他并没有什么特别的目的,只是要扰乱珮青的生活,打击她的幸福,破坏她的快乐。珮青很能了解这一点,因此,她一听到是伯南的声音,就立即挂断电话。不过,如果说她的情绪完全不受这些电话的影响,那几乎是不可能的。而且,她还时时刻刻担心,有一天,伯南会直冲到馨园来侮辱她。他是从不仁慈的,他又那么恨她(为什么?人类“恨”的意识往往滋生得那么奇怪!)谁知道他会做些什么?她从没有把伯南打电话来的事告诉梦轩,她不愿增加他的负荷。可是,有一天,当梦轩在馨园的时候,伯南打电话来了。是珮青接的,对方刚“喂”了一声,珮青就猝然的挂断了,她挂得那样急,立刻引起了梦轩的注意,盯着她,他追问:“谁的电话?”“不,不知道,”珮青急急的掩饰:“是别人拨错了号码。”
  “是吗?”梦轩继续盯着她:“你问都没问,怎么知道是拨错了号码?”“反正,是不相干的人,不认得的人。”珮青回避的说。“我看正相反呢!”梦轩警觉的:“大慨是个很熟的人吧,告诉我,是谁?”“你怎么那么多疑!”珮青不安的说:“真的是不相干的!”
  梦轩把她拉到身边来,深深的注视着她。
  “对我说实话,珮青,到底是谁?”
  珮青默然不语。“我们之间不该有秘密吧?珮青?你在隐瞒我,为什么?我要知道这是谁,说吧。”
  珮青深吸了口气,低低的说:
  “是伯南。”“伯南?”梦轩的眉毛在眉心打了一个结。“他打电话来做什么?”珮青望着脚下的地毯,不说话。
  “告诉我,珮青!”梦轩捉住她的手臂,凝视着她:“对我说话,他为什么打电话来?”摇撼着她,他愤怒而焦灼:“他是什么意思?告诉我!”“你想呢,梦轩。”珮青柔弱的说:“不过是讽刺谩骂和侮辱我而已。”“原来他常常打电话来,是不是?”梦轩的眼睛里冒着火,语气里带着浓重的火药味。“我不在的时候,他是不是经常打电话来?是不是?”“梦轩,算了吧!”珮青哀婉的说:“他只是想让我难过,我不理他就算了,别为这事烦心吧!”
  “他打过多少次电话来?”梦轩追问。
  珮青咬了咬嘴唇,没说话。梦轩已经领悟到次数的频繁了。望着珮青,她那份哀愁和柔弱绞痛了他的心脏,跳起身来,他往屋外就走,珮青一把抓住了他,问:
  “你到那里去?”“去找那个混帐范伯南!”
  “不要,梦轩!”珮青拦住了他,把手放在他的胸前,恳求的说:“何苦呢?你去找他只是自取其辱而已,他不会因为你去了就不再扰我,恐怕还会对我更不利。何况,我们的立足地并不很稳,他可以说出非常难听的话来,而你……”她咽住了,对他凝眸注视,眼光凄恻温柔。半天,才叹口气说:“唉!总之一句话,我们相遇,何其太迟!”
  一句话道破了问题的症结,梦轩知道她说的是实情,他去找伯南一点好处也没有!但是,珮青投到了他怀抱里,还要继续受伯南的气吗?夏梦轩,夏梦轩,你还算个男人吗?他痛苦的把头转开,低沉的说:
  “珮青,我要娶你,我们要结婚。”
  “别说傻话,梦轩。”珮青沮丧的低下头去。
  “我不是说傻话!”梦轩愤然的掉转头来,满脸被压抑的怒气:“我说我要娶你,我要你有合法的身分和地位!我不是说傻话,我是说……”“是的,梦轩,我知道,但是……”珮青抬起头来,睫毛掩护下的那对眸子清澈照人。“但是,这里面有多少个但是呀!”“哦,珮青!”梦轩颓然的把头仆在她的肩上,痛苦的左右转动着,嘴里低低的、窒息的喊:“我怎么办?告诉我,我该怎么办?我能怎么办?”“你——该怎么办?”珮青幽幽的重复着他的句子。“你该爱那些爱你的人,保护那些需要你的人。不止我一个,还有你的妻子和儿女。”“我给了你保护吗?我在让你受欺侮。”
  “你给了我太多的东西,不止保护。至于欺侮,如果我不当作那是欺侮,又有什么关系?我根本就一笑置之,不放在心里的。”“你是吗?”他望着她的眼睛。
  “我——”她沉吟了一下,然后毅然的把长发掠向脑后,大声说:“我们不谈这件事了,行不行?为了他那样一个电话,我们就这样不开心,那才是傻瓜呢!来吧!梦轩,我想出去走走,我们到碧潭去划划船,好不好?”
  他们去了碧潭,但是,这个问题并没有解决,阴影留在两个人的心里。问题?他们的问题又何止这一件?三天后的一个晚上,珮青无意间在梦轩的西装口袋里发现了一件东西,一件她生平没有看过的东西——一张控告珮青妨害家庭的状子!她正站在卧室的壁橱前面,预备把梦轩丢在床上的西装上衣挂进橱里,这张状子使她震动得那么厉害,以致西服从她手上滑落到地下。她两腿立即软了,再也站不住,顺势就在床沿上坐了下来。捧着那两张薄薄的纸,她一连看了四五次,才弄清楚那上面的意思。美婵控告她!妨害家庭?她浑身颤栗,四肢冰冷。自从和梦轩同居以来,她从没有想到过自己是触犯法律的,那么,连法律对她也是不容的了?她是一个罪犯,对的,她再也无从回避这个宣判了:她是一个罪犯!用手蒙住脸,她呆呆的坐在那儿。脑子里车轮似的转着许多幻象;法院、法官、陪审员、观众、美婵、律师……许许多多的人,众手所指,异口同声,目标都对着她,许珮青!你妨害了别人的家庭!你抢夺了别人的丈夫!你是个罪犯!罪犯!!罪犯!!!多少人在她耳边吼着;罪犯!罪犯!!罪犯!!!她猝然的放下手,从床沿上直跳了起来,不!不!我不是!她要对谁解释?她四面环顾,房间里空无一人,窗帘静静的垂着。她额上冷汗涔涔,那张状子已经滑到地毯上。
  好半天,她似乎平静了一些,俯身拾起了那张状子,她再看了一遍。不错,律师出面的诉状,打字打得非常清楚,美婵要控告她!美婵有权控告,不必到法院去,不必听法官的宣判,珮青心里明白,她内心已经被锁上了手铐脚镣——她有罪。她对美婵有罪,她对那两个无辜的孩子有罪,她逃不掉那场审判!不论是在法院中或是冥冥的天庭里,她逃不掉。
  但是,这张状子怎么会在梦轩的口袋里?他说服了她?让她不要告?还是——?珮青想不透。美婵是怎样一个女人?她居然会去找律师,或者有人帮助她?对了,她的姐夫,陶思贤。陶思贤?珮青恍恍惚惚的,彷佛有些明白了。梦轩弄到这张状子,一定付出了相当的代价!这两张纸绝不会平白的落进他的手中。噢,梦轩,梦轩,为什么你不告诉我?
  收起了那两张纸,珮青竭力稳定住自己的情绪,走进了书房里。梦轩正坐在书桌前面,桌上放着一叠空白的稿纸。但是,他并不在写作,稿纸只是一种掩饰,他在沉思,沉思某个十分使他困扰的问题。桌上的烟灰缸里,已经聚集了无数的烟蒂,他手指间的香烟仍然燃着,一缕烟雾缭绕在空中。看到了珮青,他把自己的思想拉回到眼前,勉强的振作了一下,说:“又在忙着做点心?”“不。”珮青轻声说,在桌子旁边坐了下来,用手托着腮,愣愣的看着梦轩。“怎么了?”梦轩尽力想提起自己的兴致来,微笑的说:“你的脸色不好,又不舒服了吗?”
  “不,”珮青仍然轻轻的说,一瞬也不瞬的看着梦轩,半晌,才说:“你在做什么?”
  “我?在——构思一篇小说。”
  “是吗?”珮青的脸上没有笑容,眉目间有种凝肃和端庄。“你没有,你在想心事,有什么事让你烦恼吗?你说过,我们之间不该有秘密的!”“秘密?”梦轩不安的抽了一口烟,从烟雾后面看着她,那烟雾遮不住他眉端的重重忧虑。“我没有任何秘密,我只是——在想一件事。”“什么事?”“是……”梦轩犹豫的看了看珮青,喷出一口浓浓的烟雾,终于,下决心似的说:“是这样,珮青,我想结束我那个贸易公司,我对经商本来就没有兴趣,如果结束了公司,我就可以专心从事写作。我们离开台北,到台中或者台南去生活,也免得受伯南那些人的骚扰。”
  “哦!”珮青“淡淡”的应了一句,却“深深”的注视着他。“这和你的人生哲学不同嘛,想逃避?”“逃避?”梦轩猛抽着烟,心中的痛苦说不出口。公司不是他一个人的,虽然他拥有绝大多数的股份,但是张经理等人也有股份。他一而再,再而三的付款给陶思贤,使公司的流动资金周转不灵,张经理已经提出抗议。而陶思贤的建筑公司成立了,他不会对梦轩放手,他的敲诈一次比一次厉害,美婵又完全站在陶思贤那边。再下去,公司会拖垮。而且,自从他和珮青同居以后,他拒绝了许多应该赴的应酬,中信局几次招标都失去了,张经理已明白表示,近几个月的业务一泻千丈。一个事业,建立起来非常困难,失败却可以在旦夕之间。公司里的职员,对他也议论纷纷,风言风语,说得十分难听。陶思贤、范伯南,再加上人言可畏!公司的危机和美婵的眼泪,家庭的责任和珮青的爱情……多少的矛盾!多少的冲突!逃避?是的,他想逃避了。忽然间,他觉得自己已壮志全消。只希望有一块小小的安乐土,能容纳他和珮青平平静静的活下去。“逃避?”他忧郁的说,握住珮青放在桌面上的手,那只手那样纤细柔弱,需要一个强者好好的保护啊。“我是想逃避了,这世界上不会有人同情我们,我想带着你走,到一个远远的地方去,让你远离一切的伤害。”
  “美婵和孩子们呢?”“或者,也带他们走。”梦轩咬着烟蒂:“我有一种直觉,你和美婵会彼此喜欢的,你们从没有见过面,说不定你们能够处得很好。”珮青默默的摇头,低声说:
  “不会,你又在说梦话了,她恨我,我知道。”
  “美婵是不会恨任何人的,你不了解她。”“是吗?”珮青紧盯着梦轩,脸色悲哀而严肃。“那么,告诉我,这是什么?”她取出了那张状子,送到梦轩的面前。
  梦轩惊跳了起来,一把抓住那两张纸,他的脸变了颜色,嚷着说:“珮青!”珮青闭上了眼睛,用手支住额,费力的把即将迸出眼眶的泪水逼回去。梦轩握住她的手臂,把她揽进怀里,感到五内俱焚,衷心如捣。珮青的头紧倚在他的胸前,用震颤的、不稳定的声音问:“你为什么要瞒我?梦轩?你为什么不告诉我?她根本不容许我存在,是不是?”“不,不,珮青,”梦轩不知道对她说什么好。“这个不是美婵的意思,这完全是陶思贤捣的鬼!你不要管这件事,好吗?答应我不难过、不伤心,你看,我已经处理掉了,我拿到了这张状子!珮青!你绝不能为这个又伤心!珮青!”
  他的解释使情况更坏,因为刚好符合了珮青的猜想,抬起头来,她定定的望着他。他是怎样拿到这张状子的?这是不是第一份?难道——?她愕然的张开了嘴,脑中的思想连贯起来了,瞪大眼睛,她愣愣的说:
  “我明白了,这就是你要结束公司的原因。你一共付给他多少钱?”“珮青?”梦轩吃了一惊,他没想到她的思想转得这么快,又这样正确的猜透了事情的真相,一时间,他什么话都说不出来。“这不会是第一次,我知道,梦轩。你一共收买过多少张?原来我们的安宁就靠你这样买来的!”她语气急促,声音里带着泪:“多么贵重的日子,每一天相聚你付出多少代价?梦轩?足以拖垮你的公司,是不是?噢,梦轩,你为什么不告诉我?”
  “没有那么严重,珮青,”梦轩急急的说,最迫切的念头是想安慰她。“没有那么严重!真的,珮青。我是付过一点钱,有限的一点。”“你骗我!”珮青悲痛的说:“最起码,已经足以瓦解你的勇气了。”闭了闭眼睛,泪水沿着她的面颊滚落,她抱住了梦轩,把带泪的脸孔贴在他的肩头,哭着说:“梦轩,我那么爱你,可是带给你的全是灾难和苦恼!”
  梦轩凄然,用面颊倚着她的头发,他沉痛的说:
  “我带给你的何尝不是!”
  他们相对凝眸,一时间,都柔肠百折,凄然泪下。
  日子就是这样过去的,各种的压力、流言和困难,汇合成一个巨大的铁轮,沉重的从他们的爱情生活上辗过去。他们就在这轮下挣扎着,喘息着,相爱着。
  这天早上,梦轩去上班的时候,对珮青说:
  “今天我会回来晚一点,我答应带小枫去看电影。”
  “不带小竹?”珮青不经意似的问。
  “小竹要跟他妈妈到阿姨家去,今天不知道是陶思贤哪一个孩子的生日,小枫不肯去,跟定了我。”
  “我觉得,”珮青笑着说:“你是个偏心的爸爸,你比较喜欢小枫,不大喜欢小竹。”
  “我都喜欢,不过,好像女儿总是跟父亲亲近些,儿子跟母亲亲近些。”“谁说的?我认为应该相反才对。”
  “主要还是孩子自己,小枫生来就那样亲近我,像个依人的小鸟,娇娇的,甜甜的。小竹呢,一天到晚刀呀,枪呀,炮呀,乒乒乓乓,吵得我头昏脑胀。”
  “也难怪你喜欢小枫,她确实惹人疼。”珮青想着那个有张圆圆的脸,和一对圆圆的大眼睛的小女孩,感到她上次在馨园门口和她说再见时,留在她面颊上的那一吻依然存在,多可爱的小女孩!她忽然有个想法,抬起眼睛,她望着梦轩说:“小竹和他妈妈晚上既然要出去,你把小枫送回家又没人陪她,何不看完电影,干脆带她到这儿来呢!”
  “你是说——”梦轩有些犹豫。
  “我和你一样喜欢那孩子呢!”珮青说:“你总不反对我和你的女儿接近吧?”“我?”梦轩扬起了眉毛:“我求之不得呢!”如果珮青能和孩子们建立起很好的感情,将来的问题也可以减少很多,说不定有一天,大家会住在一起呢!“好吧,那就这样说定了,我晚上带她来。”“告诉她妈妈一声,最好——留她在这儿过夜。”珮青又追了一句,带着个高兴的笑容。“告诉我,她爱吃什么?我帮她准备,做一点小西点,怎样?”
  “别把你自己忙坏了,不过是个孩子而已!”梦轩笑着说,托起珮青的下巴,用带笑的眸子凝视着她的眼睛:“我看哦,你在想过妈妈瘾呢!”“只怕她不肯把我当妈妈,如果肯的话……唉!”她叹了口气:“如果真是我的女儿有多好!”
  “你真的那么喜欢她?”
  “她身上有你的影子。”
  梦轩笑了,吻了吻珮青,他转身走出大门,开车去公司了。珮青有一个忙碌而期待的日子,她由衷的喜爱着小枫,也渴望着得到小枫的喜爱。那孩子唤起她母性的本能,一整天,她亲自下厨,做小点心,做小包子,炸巧果,忙个不停,倒好像有几百个孩子要来似的。又买了一大堆的糖果、葡萄干、花生米……连吴妈都笑着说:
  “你这是干嘛呀?别说一个女娃娃,我看,一打愣小子也吃不了这么多呢!”珮青只是笑着,仍然忙得团团转,谁知道小枫爱吃些什么呢?还是多准备一点好,那个糊涂父亲连女儿爱吃什么都说不出来!午后天气变了,乌云从四面八方聚拢来,到处都是暗沉沉的。四点多钟开始响了一阵干雷,接着,大雨就倾盆而下。这阵雨始终没有停,从下午下到晚上。珮青望着窗子外面发愁,这么坏的天气,她怕梦轩不会带小枫来了。可是,晚餐之后没有多久,她就听到从雨声中传来的汽车马达声,车子停了,梦轩在猛按汽车喇叭。珮青高兴的跳了起来,抓了一件雨衣,就冲进了花园里,不管吴妈在后面直着喉咙喊:
  “我去开门吧!你淋了雨又要生病了!”
  开开大门,梦轩在敞开的车门里对她微笑,雨水像小瀑布似的从车顶上、车窗上流下来。小枫的小脑袋伸出来又缩了回去,雨太大,她下不了车。珮青嚷着说:
  “来吧,小枫,我有雨衣,披着雨衣跑几步就到房子里了!”
  小枫跳下车子,冲到大门前的雨檐下面,珮青用雨衣裹住她,不顾自己,喊了声:
  “来!我们跑!”她们一起奔过了大雨如注的花园,在吴妈拿着伞来接以前,已经跑进了屋里。小枫除了鞋子之外,一点也没淋到雨,珮青的头发衣服都湿了。梦轩被吴妈的伞接了进来,望着珮青,他摇头不止。“瞧你,珮青,赶快去换衣服吧,待会儿又会头痛了!”
  小枫看看父亲,又看看珮青。她始终不知道珮青就是父亲的“小老婆”。她稚弱天真的童心里,从来没有把她所喜欢的“许阿姨”(虽然只见过一次,对她的印象却十分深刻,孩子对于别人对她的爱总是非常敏感的。)和她所仇恨的那个“小老婆”联想到一起。牵着珮青的手,她急急的要告诉她:
  “许阿姨,一路上雨好大,爸爸开车的时候,玻璃上面全是水,前面什么都看不见了,差点撞到一辆大卡车上去了,那辆卡车停在路当中,好危险啊!”
  “是吗?”珮青望着梦轩:“你就喜欢开快车。”
  “唔,”小枫深吸了一口气:“好香,许阿姨,你在煮什么东西?”“是烤的小西点,我给你烤的呢!小枫,你来看看爱吃什么?”“得了,珮青!”梦轩推着她:“先去换掉你的湿衣服!”
  珮青笑着退进卧室里,换了衣服,她立即跑了出来,把吃的东西一盘一盘的码在桌子上,拉着小枫坐在沙发里,问她要吃什么?梦轩看了一眼,叫着说:
  “我的天哪,珮青!这够她吃三个月呢!”拍着小枫的肩膀,他说:“看看你许阿姨,一定为你忙了一整天了!”
  小枫望着珮青,展开了一个甜甜的笑容,这笑容足以安慰一切的疲劳了。握着小枫的小手,珮青热心的和她谈着话,问她各种问题,小枫也高高兴兴的回答着,这个阿姨是多么的温柔呵!比家里那个亲阿姨好多了!梦轩看她们谈得那么投机,心中有种说不出来的、感动的情绪。尤其是珮青的那份热情!这就是珮青,有满腔的热情,和满怀的温柔,渴望奉献她自己,为她所爱的人而活着!这就是珮青!
  雨还是下得那么大,馨园建筑在山坡上面,居高临下,眺望豪雨下的碧潭,是一片黑暗迷茫,雨把视线遮断了,夜又封锁了一切,水面连灯火的反光都没有。风振动了窗棂,发出格格的响声,树木在风雨中呻吟。窗外的世界,充满了喧嚣杂乱的恐怖,窗内的世界,充满了温柔宁静的和平。小枫跪在窗子前面的沙发里,前额抵着窗玻璃,注视着窗外的风雨,担心的说:“好大的雨呵,爸爸,我们怎么回去?”
  “不回去了,就住在许阿姨家里,好吗?”梦轩说。
  小枫犹豫了一下,看看珮青,说:
  “妈妈会着急的!”“我会给妈妈打电话。”
  “你呢?爸爸?也住在这里?”
  “是的,你跟许阿姨睡,我睡客厅的沙发,好不好?”
  小枫想了想,望着珮青说:
  “好吗?许阿姨?”“怎么不好!许阿姨就怕你不肯啊!”珮青喜悦的笑着,拥抱了小枫一下。“你是个多么可爱的小女孩呵!”
  小枫很高兴,跳下了沙发,她看到梦轩在对珮青笑,笑得好特别,爸爸也喜欢许阿姨,不是吗?她抬起头,下意识的四面望望。忽然,一件东西吸引了她的注意力,那是放在一张小茶几上的一个镜框,她一直没有注意到这个镜框,现在,她发现了。非常惊奇的,她走过去拿起这个镜框,问:
  “这是什么?”那是一张照片,一张珮青和梦轩的合照,珮青的头倚在梦轩的肩上,梦轩的手揽着她,两人十分亲昵。照片下面,还有梦轩题在上面的几行小字,是他们在香槟厅里听过的歌词:
  
  “既已相遇,何忍分离,
  愿年年岁岁永相依!
  柔情似水,佳期如梦,
  愿朝朝暮暮心相携!”
  
  小枫当然看不懂这几行字,但是她不会不知道照片里是什么。她张着大大的眼睛,抬起头来看着梦轩和珮青。梦轩变了脸色,和珮青交换了不安的一瞥,他走过来,想分散小枫的注意:“这不是什么,你不过来尝尝许阿姨做的咖哩饺?”
  他把镜框从小枫手里拿下来,但是,小枫已经明白了!她不是个愚笨的孩子,她聪明而敏感。继续瞪着她那对黑白分明的大眼睛,她不再笑了,不再高兴了,不再喜悦了,她了解了一切。所谓许阿姨,也就是爸爸的小老婆!她童稚的心灵受到了严重的伤害,她有被欺骗的感觉,她被骗到这儿来,喝她杯子里的水,吃她盘子里的点心,还倚在她的怀里……她被骗了!被骗了!被骗了!许阿姨在她眼睛里不再是个和蔼可亲的阿姨,而是个幻化成温柔面貌的,心肠歹毒的老巫婆!她退后了一步,望着珮青说:
  “我知道你是谁了!”珮青十分不安,勉强的笑了笑,她端着一盘点心走到小枫的面前,竭力把声音放得温和:
  “别管那个了,小枫!来吃一点东西,我是谁都没关系,主要的是我喜欢你,对不对?小枫?”
  就是这个人!就是这个人破坏了她的家庭!就是这个人让妈妈整天流泪,让爸爸永不回家!就是这个人!阿姨和姨夫所说的,魔鬼!狐狸精!现在,她还要装出这一副笑脸来哄她,以为她是一点糖果就可以骗倒的!她瞪视着珮青,握紧了拳头,小脸凝结着冰。她眼睛里所流露出来的那一份仇恨使珮青惊慌了,几分钟前,她还是那样一个甜甜蜜蜜的小可人儿!“来!”珮青声音里微微有些颤抖,几乎在向面前这个孩子祈求。“不吃一点吗?小枫?”
  “小枫!”梦轩插了进来,他为珮青难过又难堪,语气就相当严厉:“许阿姨跟你说话!你听到没有?”
  梦轩的语气和声音像对小枫的当头一棍,这个对感情的反应十分敏锐的孩子立刻被刺伤了!爸爸一向是她心目里的神,她的偶像,她的朋友,她最最亲爱的人。而现在,为了这个坏女人,他会对她这么凶!眼泪冲进了她的眼眶,她在一刹那间爆发了,举起手来,她一把打掉了珮青手里的盘子,尖声嚷着说:“我不吃你的东西!你是个坏女人,你是个狐狸精!我不吃你的东西!我不吃!”盘子滚到了地下,珮青忙了半天所做的小点心散了一地。她愕然的站着,脸色由红润转为苍白,苍白转为死灰,受惊的眸子大大的睁着,里面含满了畏怯、惊慌、屈辱和不相信。同时,梦轩跳了起来,厉声喊:
  “小枫,你说些什么?你疯了!”
  梦轩的声音更加刺激小枫,她一不做,二不休,干脆大喊大骂起来,骂的全是她从雅婵他们那儿听来的话,以及大人们背后的谈论批评。“你是坏女人!坏女人!你抢别人的丈夫!你自己的丈夫不要你,你就抢别人的丈夫!你跟我爸爸睡觉,因为你要我爸爸的钱……”珮青被击昏了,她完全不相信的看着小枫,软弱的向她伸出手去,似乎在哀求她住口,哀求她原谅,也似乎在向她求救,向她呼援,她的腿发着抖,身子摇摇欲坠。眼睛里没有泪,只有深切的痛苦和悲哀。她嘴里喃喃的、模糊的说:
  “你……你……小——小枫?”
  梦轩从来没有生过这么大的气,他冲过去,一把抓住了小枫,把她没头没脑的摇撼了起来,一面摇,一面大喊着说:
  “你发疯了!你这个没良心的东西!你道歉!你马上给我道歉!”“我不!我不!”孩子挣扎着,被父亲弄得发狂了。张开嘴,她大哭起来,一面哭,一面喊,把她从雅婵那儿听来的下流话全喊了出来:“她是个烂污货!是个狐狸精!是个死不要脸的臭婊子!……”梦轩气得发抖,这是他的女儿?会说出这样的下流话?他忍无可忍,理智离开了他,举起手来,他不经思索的,狠狠的抽了小枫一耳光。小枫呆住了,不哭了,也不喊了,吓得愣住了。爸爸打她?爸爸会打她?从小起,无论她做错了什么,从没看过父亲对她板一下脸,而现在,父亲会打她?她那对美丽的大眼睛一瞬也不瞬的看着梦轩,小小的身子向后面退。梦轩也被自己的这个举动所惊呆了,他打了小枫!自己如此心爱,如此珍惜的小女儿!平常她被蚊子叮了一口,他都要心疼好半天,而现在,他打了她!珮青同样被梦轩这一个举动所惊吓,在梦轩打小枫的同时,她惊呼了一声:
  “梦轩!不要!”但是,梦轩打了,接下来,就是三方面的沉默。室内的空气冻住了,而屋外,大雨仍然在喧嚣着。然后,小枫扬起头来,对她父亲清晰的说:
  “爸爸!我恨你!我恨你!我恨你们两个!”
  说完,她转过头,推开门,向屋外就跑。梦轩大叫了一声:“小枫!你到那儿去!”
  “我要回家!我要去妈妈那儿!”小枫喊着,已经投身于大雨之中了。她那童稚的心灵已经破碎了,伤心伤透了!她要妈妈!她要扑到妈妈怀里去哭诉一切,她跑着,打开了大门,向马路上跑。梦轩和珮青都追了出来,梦轩在发狂的喊:
  “小枫!你回来!小枫!”
  雨非常大,馨园建筑在山坡上,马路的另一边就是陡坡。小枫在风雨和黑暗里看不清路,也顾不得路,她直冲了过去,梦轩眼看着她往坡下冲,立即狂喊了一声:
  “小——枫!留——神!”
  但是,来不及了,一声尖叫,小枫沿着山坡,一直滚了下去。梦轩心中一寒,头脑发昏,连跌带滚,他也冲下了山坡。小枫躺在那儿,软软的、毫无知觉的。她死了?梦轩心脏都几乎停止,扑了过去,他抱起孩子,神志昏乱的、一叠连声的喊:“小枫!小枫!小枫!”
  小枫躺在他怀里,静静的合着眼睛。他的心像几百把刀在乱砍着。走上了坡,他要把孩子送到医院去,一直奔向汽车,他除了孩子和车子,什么都看不到。懊悔和悲哀把他撕成几千几万个碎片。珮青追了过来,哭着喊:
  “她怎么了?梦轩!她怎样了?”
  梦轩没有听到,迳直来到车边,他打门车门,把孩子放了进去,立即钻进车子,发动了马达。珮青攀着车窗,哀求的喊着:“我跟你一起去!你送什么医院?”
  “台大医院!”梦轩机械化的说,他心中想着的只有医院,赶快到医院,他要救孩子!他心爱的孩子!他的小珍珠!
  珮青不肯走开。“带我去!带我一起去!我不放心!”
  “你走开!”梦轩喊着,推开她,车子冲了出去。他要救孩子,除了这一个念头之外,他心里什么都没有。
  车子走了,珮青呆呆的站在大雨里,心碎神伤。目睹了这一切,吴妈流着泪跑过来,拉着珮青,劝着说:
  “进去吧!小姐!进去吧!雨这么大,你浑身都湿透了,进去吧!是怎么样,他会打电话来的!”
  珮青不动,伫立在那儿像一根木桩,定定的望着汽车消失的方向。雨仍然倾盆的下着。
0

猜你喜欢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