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当前位置: 主页 > 小说 > 言情 > 淘淘 > 春色无边 >

第十章

时间:2017-07-21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阅读:
 第十章
子夜,两道黑影从西内苑的玄武门潜进了皇城,黑漆漆的一片正好成了他们的保护色,没有人发觉他们的行踪。
李琛身着夜行衣,蒙着脸,趁着月黑风高,以王爷之尊,竟用这种方式进入宫城,他的目的很简单,他要拿回属于他的东西!翟云!
他来向皇上要回翟云!
紧跟在她把首饰卖了,跟翟风在杭城开了间酒馆,两人就这么进营生边照顾翟母,日子他身后的是放心不下的赵奇,在得知主子疯狂的劫人计划后,他就知道劝也没用,只能跟着来冒险,以行动支持他的决定。
事实上,李琛的功夫比他还强,但他相信多一个人照应总是多一分安全,何况要闯的是高手云集的深宫内苑,他怕他们还没见到翟云就被拦下了。
说起翟云,她的声名更是远播了,皇上正式册封她为“春色山人”,她就这么歪打正着,莫名其妙地由“假”变成了“真”了,更夸张的是,当大家都得知秘戏图乃由一名女子所绘之后,那些图的价码更飙涨了三倍,这样的乌龙事件真是让所有知道内情的人哭笑不得。
不过,在李琛心里,翟云是不是春色山人无所谓,有没有身份地位也都不重要,他只是深爱着她,想跟她厮守在一起,为了她,他甚至可以放弃所有的财富与头衔……
夜更深了,天上马云密布,没有月亮反而让他们更容易混进都城内,李琛在熟悉的小径上疾奔,很快地就来到了太极宫。
太极宫的东侧为东宫,是太子之居;西侧为掖庭宫,为嫔妃们的居处,他听见是上要将翟云送入这里,便更加加快脚步,来到宫外。
“王爷,这里可是嫔妃们的居所,除了皇上,没有任何男人能进去啊!”赵奇浓眉紧攒,提醒李瑁
“我知道。”李琛冷冷地看着宫门,忽地心生一计,他朝赵奇耳边低咐一声,两人对看一眼,各自分开行动。
没多久,一道火光从掖庭宫的四方窜起,守夜的侍卫一看立刻大声惊呼,敲锣警告。“掖庭宫失火了!失火了!快救人……”
突来的骚动惊动了所有的嫔妃,被安置在其中的翟云也跟着大家奔出了寝居,就在这场混乱中,一个身影如风地袭向她,她还来不及看清,就已被拥进来人的怀里。“王爷?”她错愕地低呼。“快走!”他二话不说,拉起她就跃上屋檐。“你怎么来了?”她这才明白所有的骚动都是他引起的,立刻感到惶乱不安。“我来带你离开。”他在屋宇之间轻易地跳越。“这样太危险了,要是让皇上知道……”她害怕地缩在他胸前,不敢想象后果。“让他知道更好,这样他才会了解我的决心。”他抱紧她,一个纵身,在掖庭宫外悄然落下。
赵奇早已等在那儿,见到主子安然带出翟云,不放松地说:“快走,玄武门外备有马车,我们可以从春明门出长安,那里的守卫我已打点好了。”李琛点点头,执起翟云的手,往玄武门的方向逃逸。
可是,眼见玄武门在即,一群侍卫忽然从两侧冲出来,将他们团团围住,紧接着,一阵熟悉的狂笑声响起,太子李琰从传卫后方慢慢踱了出来,大咧咧地阻挡在他们面前。“李琰!”李琛剑眉一耸,心想怎么老是摆脱不掉这个死对头?“我一听见翟云被父皇留下,就猜到你会做出这种事……哼!就为了个卑贱的女人,你竟私闯嫔妃的掖庭宫,现在不用父皇下令,我就有理由将你拿下!”李琰一径咧嘴直笑,他可以好好藉着这次机会出口怨气了。
“你再怎么立功,也无法再当太子了,李琰。”李琛冷冷地讥弄。
“是……都是拜你所赐,我才会变成这样……”他说得咬牙切齿。
“自己种的因果,就自己去承受,你活该!”“住口!今天你们谁也别想走出玄武门,我要活活拆散你们,让你们都不得好死!给我上!”李琰癫狂地怒吼,一挥手,他的私人侍卫就杀了过去。
李琛一手护着翟云,一手对抗四、五名大汉,为了不让她受伤,他难免捉襟见肘,渐落下风。
赵奇利落地对付其他人,仍不忘帮主子退敌,翟云怕自已影响李琛,于是乘隙钻出他的怀抱,喊道:“别顾虑我,小心!”
李琰岂会平白放过落单的她,他冲过去,一手扣住她的手臂,心中一喜,只要捉到了她,不信李琛不乖乖就范。
但李琛不让他得逞,他几个旋踢将缠着他的人逼退,一个空翻来到李琰身后,一把将他扳过身,毫不客气地朝他脸上挥出一掌。
“啊!”吃痛惨呼,李琰生平第一次被人揍得眼冒金星。
“谁允许你碰我的女人了?”李琛怒斥,将翟云揽过来,两人衣衫飘飘,有如一对神仙壁人。
“李琛,你敢打我?”坐倒在地上喘气,李琰气得眼布红光。
“我早就想这么做了!”他哼道。
“你别得意!我在来这里之前已通知父皇,你插翅也难飞了!”
像在回应李琰的恐吓,从太极宫中已传出杂沓的脚步声,李琛脸色一变,将翟云推向赵奇,急道:“快!快带着翟云先走!”
正打得不可开交的赵奇愣道:“那您呢?”“我会追上你们的!”
“不!要走一起走,要留一起留!”翟云生怕这一别,会再也见不到他。
“别说傻话,你留下来只有死路一条。”他转头大喝。
“我不怕死!”翟云喊道。
“但我怕!我承受不了失去你的痛苦,所以,云云,快和赵奇先走!”他真情流露,激动地盯着她。
“走吧!翟姑娘,王爷只是垫后,他会追上咱们的。”赵奇一个横踢,将李琰的手下扫开,不由分说地抓住她的手往玄武门奔出去。
“李璀…”翟云担心的叫声随着赵奇的迅速移动而渐渐远离。
“‘好感人的一幕哪!这将会是你们最后的相见了……
”李琰话中有话。“你什么意思?”他心中一凛。
“我已找了高手埋伏在你们的马车上,假扮成车夫了,只要赵奇和翟云一上车,便难逃一死,哈哈哈……”李琰开怀大笑。
“不!翟云!他倒抽一口气,苍白着脸,拔腿往玄武门狂奔。翟云!赵奇!你们千万要小......“拦下他!”
李琰的手下追了上去,他也没有闲着,拿出准备好的弓与箭头沾了毒的羽箭,冷冷一笑。
“李琛啊李琛,我就等你失去戒备的这一刻,让我送你上西天吧!”他将箭搭在弓弦上,瞄准着李琛的背心,只要此箭一出,李琛这个眼中钉就能彻底拔除了!
夜色漆黑如墨,天上地下突然陷入了某种诡谲的气氛之中,风声凄厉,卷起了一片沙尘……箭射了出去!
划破夜空,直朝着李琛的背疾飞,仿佛索魂的符令,不见血绝不停歇!满心焦慌的李琛所有的心思都在翟云身上,一想到她满身是血地躺在马车上,他就几乎要断气。就在这要命的一刻,平地响起一声清脆的警告“小心!背后有暗箭!”
李琛闻讯一惊,足尖轻点,身形飘逸地向上窜升三尺,毒箭险险从他脚下擦过,他随即像只翻飞的大鹰,长手一捞,握住了那支飞箭的箭身,一回头,用力一射,将箭原封不动地奉还给李琰。
眼看着他不用弓就能将箭射回,李琰顿时杵在原地,无法动弹,只能眼睁睁看着毒箭挟着劲风朝他飞来。
“碍…”他惊煌地叫着,但恐惧使他喉咙紧锁,根本发不出声音。
这时,皇上的御卫队赶到,一名高手丢出剑鞘,适时地将箭打掉,箭头断落,正好不偏不倚地划过他的手指。“碍…流血了……快救我……这箭头有毒……碍…
”他吓得四肢虚软,瘫倒在地,像个疯子般狂叫。
李隆基见儿子丢人现眼,愤怒地喝道:“还不快将他带走!”
“是”之后,他远眺着玄武门上那抹黑色的身影,久久没有出声。
这个儿子,看来是留不住了…‘李琰不再焦虑了,因为出声警告他的正是江雨浓,他还看见翟风与赵奇正站在翟云身边,他们都安好无恙。
他放了心,回过身,盯着皇帝李隆基看了许久,才深深一揖,转身跃下城墙,与翟云会合离去。从此,再也没有“安乐王”这号人物了。
‘皇上,要不要追回安乐王?”李隆基身边的太监低声问道。
“不用了……”李隆基有种怅然若失的感觉,他知道,李琛再也不会回来了,可是他也明白,唯有放他走,他才不会失去他。“皇上?”
“唉!既然朕封了他‘安乐王’,也只有放手让他去追寻平安和快乐了……”
云淡风清,宫城内的肃杀之气也随之消散,李隆基吸了一口气,转头朝呆立着的
侍卫轻斥:“看什么看?还不去帮忙灭火?”
“遵旨!”大队人马又往掖庭官移去,只剩下李隆基一个人喃喃自语:“这下好了,你这混小子跟‘春色山人’跑了,教我怎么跟镇国大将军解释?啐!有珍珠不拿,偏要一颗石头,我怎么会生出这么笨的儿子……”安乐王和“春色山人”私奔了!
这消息闹得长安城鸡飞狗跳,大家议论纷纷,都难以想象堂堂一个王爷为何会不顾皇上的旨意,放弃一切,跟个春宫书画师在一起?太奇怪了!
不过也有人说,海畔有逐臭之夫,搞不好春色山人正好对了好色王爷的胃口,人家高兴嘛!管那么多?
但市井小民闲着没事,不就爱拿这种事闲嗑牙,所以有关安乐王李深和春色山人翟云的故事就这么从长安流传到江南,听说,还有许多梨园戏班拿此当剧本演出呢!
不过,传到了后来,大家对“春色山人”这号人物的性别全搞混了,有人说“他”是男的,有人说“她”是女的,还有人为了这芝麻绿豆般小事在酒馆里争得面红耳赤哩!“我说春色山人该是女的,否则怎么跟安乐王私奔呢?”
“人家明明说他是俊俏少年,你这死脑筋怎么转不过来?男的跟男的又有什么不可以了?”!“男的!”“女的!”“我说春色山人是个女的!”
“我偏说他是个男的!”
就在两人争得面红耳赤时,一个娇媚声音来当合事佬了。
“我说,你们也别吵了,春色山人是男是女不重要,重要的是她的画现在可是捧着千金也买不到,有力气在这里斗嘴,不如去找一幅来收着,保证比堆银子还划算。
”美丽的女老板娘笑着替他们送上小菜,她不是别人,正是随着翟风回到杭州从良的“雨玲拢”江雨浓。 过得平淡而充实。
“哦?春色山人的画真有这么值钱?”
“当然啦!她那名号可是皇上封的,你说值不值钱?”擅于做生意的江雨浓仍改不掉一身江湖豪气,许多人都是冲着她来的,因此酒馆生意一直非常兴拢
“那可得赶快去找找,说实在,我还真好奇那些秘戏图是怎么个德行哩厂‘什么德行?还不就是你和你老婆夜里做的那回事吗?”说着,两老又斗起嘴来了。
江雨浓没好气地摇摇头,看了柜抬后的翟风一眼,抿嘴一笑,眼光飘向外头树枝上的新芽,心中却想起了李琛与翟云。
他们现在在何处呢?当初从皇城逃出,为了避开流言,他们离开了中原,到南方去了,听李琛说,南方的国外有许多珍奇之物,翟云便毫无犹豫地跟随他一起逍遥海上,如今一去就是两年,音讯全无,就不知两人是否平安?
翟风看出妻子的心事,他踱到她身边,看着外头一片初春的景色,轻声道:“放心,云云他们不会有事的,两年期限即满,我相信他们就要回来了。”“喷,我哪有担心他们啊?我是怕翟云再不画点什么,我春色山人的招牌可要被
她给砸了!”她故意笑呻。“那你可以自己画啊!”翟风笑道。
“画?不,那些春宫画我已经不画了,我都用‘做’的,瞧瞧,咱们不就‘做’出个小壮丁了吗?”她意有所抬地瞄了瞄丫头青碧手里的小婴孩,与翟风两人互看一眼,彼此露出会心一笑。
尾声
一艘大船渐渐驶进了广州港口,迎着初春的空气,带回了无数的香药、珠宝与丝革,船上立着一男一女,正看着暖违已久的故国,心中都激荡万分。
翟云兴奋地流下眼泪,离开中上去游历是很好玩,但她更想念故乡的一切,这次归来,她再也不要下南洋了。
李琛拥拥她的肩,微微一笑,他看着遥远的北方,心想,此刻长安的雪必然还本融吧?但南方的春天却来得特别早,正月都还没结束,这南方的港口就已嗅出些许暖意了。
他们迫不及待地下了船,将卸货的事交给了赵奇,找了家客栈歇息。
“真好,好久没踏上平坦的地面了……”翟云兴奋地坐在床上,努力享受着地表的平稳与踏实。
“的确,现在反而有些不能适应不晃动的地面呢!”李深笑着走到她身边,替她拂开凌乱的鬓丝。
“真不可思议,我们竟能平安从南洋回来……”她盯着他,眼底全是温柔。当时离开长安后,她就跟定了他,不论天涯海角,她都不会离开他,结果他们就决定去一趟南洋,没想到回来时就成了富商。
“还带了许多奇珍异品……这都是你的功劳,那些奇货都是你用你的画换来的。”到南洋诸国,他们身上的银两有限,翟云为了贴补,便开始画些类似春宫图的画卖,结果竟然大受欢迎,财源跟着滚滚而来。
“我看,我真成了春色山人了*她摇摇头,画得愈多,她这方面的造诣就愈来愈好,加上李深的“调教”,她现在的“春宫画”恐怕连江雨浓也比不上了。
“你本来就是!”他将她拉起,搂住她的腰。
“不,我不是,我只是冒牌的……”她扬起头,回想与他初次的相逢,不禁怀疑这一切是不是上天的安排?
“其实从我第一眼看见你时,就已认定你就是我的‘春色山人’了。”他低头吻住她的红唇,庆幸自己那时没有放手,才能享受真正幸福快乐的日子。
她已没有空隙回答了,在他的撩拨下,她很快地就被情潮淹没,他也发觉了她热情的回应,顺势让她倒下床,手已解开她的衣襟。
“啊,现在不行,深哥,我还答应替那位载我们回来的船主绘一幅春宫画,得马上画给人家,不然他要回乡去了……”推挡着他,她猛地想起这件事。
“现在哪有时间作画?”他没好气地捏了捏她的粉颊,不顾她的“正事”,硬是拉开她的儒衫,埋首在她美丽的双峰间。
“碍…我真的该画了……”她喘着气喷道,但浑身却使不出力气来阻止他。
“要画的话,就用咱们的身体来画吧!美丽的春色山人!”他沉沉地笑着下结论,再次以无尽的爱征服了她。
不久,再也没有任何声音从绣帐中传出,只剩下细细的呢哺点缀着这江南无边的春夜。
当真是情烈如酒,而——
春色正浓!
0

猜你喜欢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第九章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