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当前位置: 主页 > 小说 > 言情 > 淘淘 > 春色无边 >

第九章

时间:2017-07-21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阅读:
 第九章
寿宴就设在兴庆宫的沉香亭,这里临近曲江池,向来是皇上最喜爱的地方。天色末暗,在朝的文武百官。王公大臣,以及室子上主、嫔妃们,就已聚集在这个植满牡丹及各类香气浓郁花草的景区内,静候皇上的驾临。
沉香亭一到了春天,必定是鸟语花香,蜂蝶群舞,当今皇上李隆基为了方便赏花,特地盖了此亭,每逢天气清朗,必定到此饮酒赏花,欢度春日。
而今逢皇上圣寿,亭子里里外外早已张灯结彩,烛光四射,将整片花海照得金碧辉煌,连月光也相对失色。
不久,皇上在众人簇拥下来到沉香亭,一登上亭台,大家立刻叩跪请安。
“恭祝皇上龙体康泰,万寿元疆,福如东海,寿比南山……”一波波的祝贺声浪声势惊人。
“哈哈哈,众卿平身。”皇帝李隆基开怀大笑,心情特务小愉快。
在他当政的开元盛世,正是国泰民安,天下太平,身为一国之君,他当然也为自己的政绩感到满意。
“谢皇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今个儿花好,月圆,大家就别太拘泥,痛快地赏花喝酒,懂吗?”皇帝朗声道。
“遵旨!”
既是皇上有令,要大家尽兴地玩,每个人就开开心心地大吃大喝起来,花香伴着酒气,很快就有人醉倒了。
翟云身着男装,随着李琰走向亭台,李琰的寿礼后来改以白玉细雕麒麟代替,而不是当初构想好的春宫画。
献上礼,拜完寿,他才向李隆基介绍翟云。
“皇上,这位便是秘戏图的画者,姓翟名云,号春色山人。”
翟云跪在皇上面前,低头趴着。
“哦?翟云,你就是近来名闻遐迩的春色山人?抬起头来让朕瞧瞧。”李隆基笑着道。
“是。”她慢慢抬起头。
“嗯,好个俊俏的少年,那些秘戏图真的是你画的?”
“是的。
“看你小小年纪,怎么画得出那种画?”李隆基也相当惊奇困惑。
“皇上,春色山人年纪虽小,阅历却非常丰富,所以才能将那些画画得淋漓尽致啊!”李琰帮衬着她说话。
“是吗?”李隆基轻把胡鬓,仔仔细细地打量着她。
“你家住何处?哪里人士?为何会想画这种图呢?”
“回皇上,草民江南人士,家住杭州,家父原是个画师,草民自幼跟随父亲涂抹,多少学得了一点画技,后来家父病故,草民为了维生,便与母亲来到京城为人绘图,孰料大家对一般的花鸟画并不热衷,草民的画一直卖不出去,当时母亲身体违和,极需银两找大夫,不得已,草民才试圆了一幅秘戏图,没想到竟然广受欢迎……”她以事实做根基,再掺点谎话,便成了不容置疑的故事。
“原来如此,那你是无心插柳柳成荫了?世事难料啊,没想到就这么名噪京城……”李隆基点点头,呵呵一笑。
李琰低头抿了抿唇。翟云口齿清晰伶俐,倒是骗过了皇上。
但他的心才放一半,突然一声清喝,将他所有的计划全都打乱。
“慢着!她不是春色山人!她是个冒牌货!”
这声斥喝,把原本哄闹的人声压过,所有的人都惊瞠地看着来人,场面顿时由哄闹转为岑寂。
李琛一听是李琰,立刻暗叫不妙,他完全没防着他会出这一招,他纳闷他是何时得知翟云不是春色山人这件事?
李琰远远地自沉香亭边的拱形侧门走进,身后跟随着一个娇艳丽人,穿过人群,上了事台,来到皇上面前向他贺寿。
“父皇,儿臣祝您政躬康泰,福寿绵绵。”
“琰儿,这是怎么回事?你说这春色山人是假的?”皇上不悦地问。
“禀父是,这个人叫翟云,她根本不是春色山人,真正的春色山人是她——雨玲拢!”李琰站起身,将身后的佳丽介绍给是上。
女人!
春色山人竟是个女流之辈?
低呼声此起彼落,谁会想到秘戏图系出自一个烟花女子之手?
翟云在乍见江雨浓时,惊愕得几乎合不拢嘴,她万万没想到她会和太子再次合作,并且挑这种时候现身来拆她的台。
她就真的这么很李琛吗?
“雨玲戏?这又是谁?”李隆基被这突发状况搞得满头雾水。
“她是京里平康坊烟雨楼的名妓,那九幅秘戏图正是她的亲笔所作。”李琰得意地朝李琛一笑,仿佛一切都已在他的掌握之中。
“哦?这是怎么回事,怎么会冒出两个春色山人T’
“父皇,这春色山人行情看涨,有多少人等着发这笔横财,安乐王随便找个人来就宣称她是春色山人,儿臣可不知道他想做什么,唯一个确定的,是他和这个冒牌货都犯了欺君之罪!”李琰一副急于将李琛定罪的模样。
“是不是欺君还不知道,你凭什么认为翟云是假的,雨玲戏是真的?太子殿下,希望你可别是为了要打压我才放意制造这种迷障,要评是非曲直,请拿出确凿证据来再说。”李琛临危不乱,冷笑地顶回去。
“我打压你?这话要从何说起?我们都是父皇的子民,我何苦同族相残?我是不想父皇被一些三教九流的下层人土所骗,特来澄清真相的。”李琰在皇上面前始终扮演好人。
“你所带来的人又何尝不是三教九流的骗子?”李琛反唇相稽。
“哼,光会逞口头之强有什么用?你不也拿不出证据证明她就是春色山人,更何况你还隐瞒了她的性别,不是吗?你让翟云穿男装来见驾,可是她却是个道地的女人,这点你怎么说?”李琰一语戳破重点。
“春色山人在每个人心中本来就是个男人形象,翟云知道若以女装出现势必造成困扰,即使目前风气豪放许多,但有谁会认同一个女子所画的秘戏图?”李琛平常就擅于嘲讽,李琰这点阵仗还打不倒他。
“但你遮瞒了她的性别,这事不假吧?”李琰咄咄逼人。
“从没有人问过我春色山人的性别,这算造假吗?”
“你”
两人针锋相对,互不相让,看得李隆基频频摇头。
“好了,别争了,谁是谁非朕自有分寸。”
这两人不合李隆基早就心知肚明,两个都是自己的亲生之子,他不能偏颇哪一方,但李琰似乎对李琛的真实身份耿耿于怀,如此狭小器量一直是李琰的致命伤,他不改,终有一天会误事;至于李琛,他各方面的条件都好,唯一的缺憾是对官场及霸权没有野心,而且就算他欣赏他,他也无法做任何举动,因为在名义上,他毕竟是安宁王的唯一子嗣,而且他也答应过安宁王,绝不将李琛扯进宫廷内的斗争之中。
唉!家务事为什么总比国家大事还令人心烦呢?
李隆基暗叹一口气,皱起灰白的眉峰,转而看着艳丽无双的雨玲球,问道:“你说你才是春色山人?”
“是的,民女在烟雨楼送往迎来,与男子交往频繁,有一日突发奇想,何不将这闺帐中的事画出,以飨大家?因此才会作出九幅秘戏图。”江雨浓浅浅一笑,不疾不徐地说。
“嗯……”这样的说辞倒也合情合理。“那翟云呢?你有什么证据证明你才是春色山人呢?”他转而问翟万。
“这……”翟云瞥了一眼跪在她身畔的江雨浓,一时失了主意。
本来就是假的,她一点点反驳的立场都没有。
江雨浓嘴角勾起一抹诡异的笑,突然道:“回皇上,民女有个建议,不如当场作一幅画,看谁画得像那九幅秘戏图,谁就是春色山人,皇上以为如何?”
“这倒不失为一个好办法。”皇上点点头。
翟云俏脸略显苍白。江雨浓要她现场作画?
李琛担忧地蹩起眉,那种画翟云画得出来吗?磨了一个月她也只画出一颗女人头而已。
没多久,亭台上多摆了两张桌椅,并备好了纸墨,翟云与江雨浓各就各位,众目暌暌之下,开始以真功夫流的下层人土所骗,特来澄清真相的。”李琰在皇上面前始终扮演好人。
“你所带来的人又何尝不是三教九流的骗子?”李琛反唇相稽。
“哼,光会逞口头之强有什么用?你不也拿不出证据证明她就是春色山人,更何况你还隐瞒了她的性别,不是吗?你让翟云穿男装来见驾,可是她却是个道地的女人,这点你怎么说?”李琰一语戳破重点。
“春色山人在每个人心中本来就是个男人形象,翟云知道若以女装出现势必造成困扰,即使目前风气豪放许多,但有谁会认同一个女子所画的秘戏图?”李琛平常就擅于嘲讽,李琰这点阵仗还打不倒他。
“但你遮瞒了她的性别,这事不假吧?”李琰咄咄逼人。
“从没有人问过我春色山人的性别,这算造假吗?”
“你”
两人针锋相对,互不相让,看得李隆基频频摇头。
“好了,别争了,谁是谁非朕自有分寸。”
这两人不合李隆基早就心知肚明,两个都是自己的亲生之子,他不能偏颇哪一方,但李琰似乎对李琛的真实身份耿耿于怀,如此狭小器量一直是李琰的致命伤,他不改,终有一天会误事;至于李琛,他各方面的条件都好,唯一的缺憾是对官场及霸权没有野心,而且就算他欣赏他,他也无法做任何举动,因为在名义上,他毕竟是安宁王的唯一子嗣,而且他也答应过安宁王,绝不将李琛扯进宫廷内的斗争之中。
唉!家务事为什么总比国家大事还令人心烦呢?
李隆基暗叹一口气,皱起灰白的眉峰,转而看着艳丽无双的雨玲球,问道:“你说你才是春色山人?”
“是的,民女在烟雨楼送往迎来,与男子交往频繁,有一日突发奇想,何不将这闺帐中的事画出,以飨大家?因此才会作出九幅秘戏图。”江雨浓浅浅一笑,不疾不徐地说。
“嗯……”这样的说辞倒也合情合理。“那翟云呢?你有什么证据证明你才是春色山人呢?”他转而问翟万。
“这……”翟云瞥了一眼跪在她身畔的江雨浓,一时失了主意。
本来就是假的,她一点点反驳的立场都没有。
江雨浓嘴角勾起一抹诡异的笑,突然道:“回皇上,民女有个建议,不如当场作一幅画,看谁画得像那九幅秘戏图,谁就是春色山人,皇上以为如何?”
“这倒不失为一个好办法。”皇上点点头。
翟云俏脸略显苍白。江雨浓要她现场作画?
李琛担忧地蹩起眉,那种画翟云画得出来吗?磨了一个月她也只画出一颗女人头而已。
没多久,亭台上多摆了两张桌椅,并备好了纸墨,翟云与江雨浓各就各位,众目暌暌之下,开始以真功夫见真章。
江雨浓下笔如神,几个白描就已将构图完成了大概。
但翟云则苦思着如何开始,她从来不曾画过那种明目张胆的性爱图,不过她看过江雨浓手绘的那几幅秘戏图,要模拟并不难。
“哼哼,画不出来了吧?翟云,我劝你早点罢手,向皇上认罪吧!”李琰阴险地笑道,在得知雨玲珑才是春色山人之后,他对翟云就失去兴趣了。
“请你安静点,太子殿下。”李琛低喝道。
李琰怒目而视,暂且不与他计较,他知道,属于他的胜利就要来临了。
翟云在构思的过程,总会不由自主地想起她与李琛共度的那几夜,她初尝云雨,再也不是之前那个青涩的少女,因此偷偷瞥了李琛一眼,脸一红,忽然灵感就来了。
她在纸上画出两个互相凝视的男人,但其中一个面容秀丽,一看就知道是女扮男装,她贴靠在窗边的墙上,上衫微敞,露出纤细的颈子与锁骨,脸上含羞带怯,欲拒还迎;而另一男子则双手抵住墙,将她圈在双臂之间,以一种困惑、激狂的眼神看她,他的唇就停在她的面前几寸,仿佛在犹豫着该不该吻下去……
她把她和李琛之间的情形画了出来,加上窗外树枝画龙点睛地画出一对互相依偎的鸟儿,整个画面上没有半点yinhui,却将男女之间朦脓模糊的爱意表达无遗。
而江雨浓仍是维持着一贯的豪放作风,直接又火辣地将男女之间的肢体描绘得非常细腻,气氛的掌控也极为出色,唯独在线条的勾勒上略嫌粗糙草率。
之后,她们的画被呈到皇上面前,第一眼,其实无法分辨出谁才是真正的春色山人,因为两人的风格虽然迥异,但意外的笔法却非常雷同。
不过,再仔细一瞧,翟云的画立刻令人眼睛一亮。
论煽情,翟云理所当然不及雨玲珑;可是就整张画的张力来看,翟云那幅画完全承接了春色山人之前的秘戏图,而且意境更提升了,更重要的一点,从线条的力道就能看出翟云系出名门,笔法纤柔但力道渗透纸背,技巧比雨玲珑更臻纯熟……
不用说,雨玲珑充其量只能算是个画匠;而翟云才真的拥有大师风范,谁是春色山人已呼之欲出。
“这……这根本不用比了,你根本不是春色山人……李隆基拾起头,对着雨玲珑皱眉头,正要责难她,倏地只觉服前花缎一扬,雨玲珑不知怎地已窜飞到他身边,手里一把小刀已抵住了他的脖子。
“大胆!”
“放肆!”
这~变化出乎众人意外,所有人大惊,忽听得几声急斥,皇上身边的几个大内高手纷纷将雨玲珑与皇上围祝
“都退下!”她阴狠地喝道。
大家都没料到这个看似文弱的青楼歌妓会突然攻击皇上,个个大声惊斥,人人被这变故全吓傻了。
场面登时乱成一团,李琛震惊之余,也相当不解雨玲珑为何要冒死做出这样的蠢事来。
“雨玲珑,你不要命了吗?”他扬声怒喊。
“都别过来,否则刀子一不小心伤了皇上,可别怨我/她将李隆基拉到角落,冷冷地道。
李琰更是被她莫名其妙的举措吓得肝胆尽裂,他错愕地冲向前,惊恐地怒喝:“雨玲珑!你在干什么?快放了皇上……”
怎么回事?这不在他们的计划之中啊!他全被她弄胡涂了。
“呵呵呵,皇上,看看你的爱子,李琰可是只披着人皮的畜生哪!今天我会来冒充春色山人,都是被他逼的!”江雨浓倏地怪笑出声。她在作画时故意画得拙劣,就为了保住翟云,并且进行她策划已久的这件计谋。
“你在说什么?你究竟意欲为何?”李隆基听出她话中有话,立刻想问个明白。
“我只是要替我丈夫申冤而已,皇上,请您替我主持正义。”江雨浓倔强地抬起头。唯有冒险用这种方式,她才能接近皇帝,并将满腔的冤屈吐出。
“你丈夫?你丈夫是谁?”李隆基愣了愣。
“别听她胡说!快杀了她救皇上……”听她这么说,李琰知道一切已被拆穿,他变了脸色,陡地起了杀机,急忙喝令左右:“快将她杀了!”
“慢着!”李隆基出声制上,沉声道:“朕还有话要问她。”
“这还用问吗?”她是个刺客……”
“而这个刺客正好是你带来的,不是吗?”李隆基温怒地盯着他。
李琰面如死灰,他一直以为他把事情做得很完美,没想到一个五年前就死掉的人会是他最大的失算……
“你最好把话说清楚,雨玲珑,否则死罪难逃。”李隆基沉声道。
“皇上真的想听?这可关系到太子的丑事哪……”她终于等到这样的时机了!江雨浓凄怆地笑了。
“用就更要说得明明白白!”
“是。皇上应该没忘记五年前暴毙于西山树林的新科状元陶新之吧?民女正是他的妻子江雨浓,他的死朝廷草草结案,殊不知其中更有内情……”江雨浓将自己的悲苦与辛酸娓娓道来。
事实上,那天从李琛那里得知李三被太子李琰收买后,她心里多少就有点谱了,于是被李琛释放后,她安置好翟风和翟母,便回到太子身边,把事情的前因后果全部重新查过,这才得知李三说的过程都没错,唯一的出入就是主角不是李琛,而是李琰!
因为起了色心而主使手下杀了她夫婿的正是太子李琰!
就为了他一时贪念,害得她失去所爱,落魄江湖……更可恶的是,他在烟雨楼初见她时就已认出她的身份,却利用她报仇的心,提供假的线索给她,想藉她的手帮他除掉李琛,像他这么狡猾无耻之人,根本不配活在人世!
当一切真相大白,她就决定要给李琰一个惊喜,假装将翟云的事拆穿,替他出了今日这个妙计,目的就是要当着皇上与所有人的面拆穿他的真面目。
事情道尽,她便收起小刀,跪倒在李隆基面前,听候发落。
只要能让李琰俯首认罪,她死也无憾。
“有这种事?”李隆基愈听愈惊,严厉地看着太子,愤怒之情不可言喻。
身为太子竟做出这样的龌龊事来,简直丢尽了大唐李氏的脸!
“父是,别听个青楼妓女胡诌……”李琰胆战地喊道。
“你刚才还将她捧为春色山人呢!怎么?一转眼就成了你口中不耻的妓女?”李隆基厉喝。
“她……她”
“她怎么样?她泄了你的底,是不是?”李隆基的脸色愈来愈阴沉。
“父皇,您要相信孩儿……”李琰摆出哀兵姿态。
“我相信你,而你枉费了我的信任……放心,我会调查整件事,若你真的无辜,我会还你清白,但在事情尚未弄清之前,你就给我待在东宫,不准出宫。来人啊,暂且将雨玲珑押进大牢,太于遣回,待查明一切再由朕亲自审理。”
“遵旨。”
江雨浓和李琰立刻被带走了,翟云担忧地看着江雨浓,她当然明白她在刚才作画时刻意放水来保护她,可是她对她被押却爱莫能助……她开始担心她能否平安离开皇宫,如果李琰的罪证确立,她挟持皇上是否又会被判刑呢?
不只是她忧心忡忡,整个寿宴的喜气已荡然无存,皇上没了兴致,大步走下亭台,行经李琛时,心中一动,忽道:“李琛,委屈你了……”
“臣不介意!”李琛低声道。他当然知道皇上指的是李琰的恶行。
“琰儿的事,我会还你一个公道。”
“你只需替江姑娘主持正义就行了,皇上。”
“嗯,朕明白。”李隆基又看了翟云一眼,想到她画的那幅画,沉吟了片刻,接着说:“今天本来有好事要宣布的,不过朕累了,改天吧!”
“是。”李琛忽然有种不安的感觉,可是又不便多问。
就这样,一场好好的寿宴无疾而终,皇上离去后,大家也都意兴阑珊,寿宴就此草草结束。李琛则松了一口气,平安地带着翟云回到王府。
不知为何,自从那夜寿宴之后,李琛的心一直无法平静,虽然赵奇的伤无大碍,让他宽心不少,但他只要一回想起皇上临走前抛下的那记眼神,他就坐立难安。
“你怎么了?”翟云早就发觉他不对劲,这一点都不像原来的地。
“我有不好的预感。”他闷闷地道。
“为什么?”她受他感染,心也沉重起来。
“我猜皇上要公布的事对我而言不是件好事……”
“都还没提呢,你怎么知道?”她强颜欢笑。
“唉!我是无法得知,不过我的直觉向来很准。”他一手撑额,郁郁不乐。
“你的直觉真的准的话,怎么一开始猜不出我是个女人?”她放意挖苦,以转移地的心惰。
他嘴角扬了扬,轻轻将她拉进怀里,吻着她的小嘴,道:“我猜得很准,如果翟风没来搅局的话。”
“如果我哥没来搅局,你早就剥开我的衣服非礼我了。”她手指轻刮着他的脸颊,羞他。
“是啊,从第一次见面,我满脑于就想看你的身体,因为我怕我是不是病了,竟会对一个少年产生遥想。”他低下头,吻着她柔滑如脂的颈窝,忽地笑道:“你在皇上面前画的那幅画是指你我吧?”
“嗯。你看出来了?’她将头靠在他肩上。
“当然,你画得真好,把我那时面对男装的你的心情全画出来了。”他继续往她的耳后吻着。
“嘿,如果到后来发现我仍是个男的,你怎么办?”她被他吻得发痒,连忙推开他。
“我会叫大夫开药给我,免得我做出什么蠢事来。”他笑。
“有这么严重?”她也笑了。
“当然有,那时我无时无刻不在想着你,却又碰不得,那真是种折磨。”拥住她,他好怕再尝一次当时的痛苦滋味。
幸好,他得到了她,拥有了她…
“其实,要我说,我倒宁愿我真是个男人…”她幽幽地说。
“为什么?”池板起脸,抓紧她的肩,盯住她。
“因为若是男人,就不会爱上你,也不会有这段没结果的情缘。”她挚爱地捧起他的俊脸,哀怨地摇摇头。
“谁说我们不会有结果?”他被她的肯定语气激怒了。
“别不高兴,你比我清楚一个平民之女爱上王爷会是什么后果。”她早就有心理准备了。
“我可以娶你。”他笃定地将她按过自己胸口。
“你可以,但你的身份不允许。王妃不是一般人当得起的。”她该高兴的,起码他有这份心,那就够了。
“那我可以不当王爷!”这句话,他已藏在心中好多年了。
“不!你千万别说傻话!”她猛地一震,抬头看他,急忙劝道。
“我已经背了‘安乐王’这个称谓背得好累了,云云,我也渴望自由。”他的眼神缥缈。
“别有这种想法,王爷。”她被他冷淡的语气吓坏了。
“如果有你陪在我身边,我就不会胡思乱想了。”他低头再度吻了她。
翟云知道他们的事绝不会这么轻易解决,赵奇暗示过她,王爷的婚事大都由是上决定,李琛也不会例外。
她该怎么办呢?是不是该有自知之明,主动求去?
不,那样的话,她会心碎而死。
他们紧紧拥吻着,各有心事,对未来不确定的不安让他们都更珍惜彼此,激情的火花在瞬间燃起,他抱起她走向床,撤下纱帐,两人再度进入了卿卿我我的无声世界……
又过了两口,皇上忽然派人召他们两人进宫,一路上李琛眉头深锁,他听说是上已放了雨玲珑,可是他不懂,是上为何还要见翟云?
来到御书房,他们拜见了李隆基,等他批完了奏梧,他才开口提到重点。
“李琛,朕已决定明日早朝宣告废除李琰,另立太子了。”
“皇上?”李琛诧异极了,废太子是件大事,他为何事先告诉他?
“原本联想立你为太子……”
“万万不可!”他惊道。
“是啊,每个人都这么告诉朕,若立你为太子不仅不合理法,更容易引起宫内的混乱……”李隆基叹道。
“皇上,我是安宁王的儿子啊!请您切记。”真要名份,他就不会拖到今日了。
“是的,你是安宁王的儿子……”是幸还是不幸呢?这么优秀的孩子,竟成了别人的!
“臣也从没忘记过这一点。”
“我懂了,事实上,我也知道这不可行,不过,不能立你为太子,总能为你找一房有权有势的妻子吧?”
“什么?”李琛愣住了。
妻子?翟云也在这一瞬间被抽掉三魂七魄,全身冰冷。
终于……还是得面对这样的局面了……
“玉成公主的父亲是镇国大将军姚震,母亲是朕的表妹庆国夫人,她的家世背景正好与你相配……”李隆基为自己的眼光得意不已。
“不!皇上,臣已有意中人——”李琛急道。
“意中人?谁?这位春色山人?”李隆基一语道破。那天他就从翟云的画里看出她与李琛的感情,因此才急着替李琛订婚配,他相信只要分开他们,李琛过不久就会忘了翟云的。
“没错,臣只要她……”
“她不行!翟画师画技出众,深受朕的喜爱,朕决定正式封她为‘春色山人’,将她留在宫内,成为宫廷画师,专为朕及朕的妃子作画。”一个专画春宫画的女人怎么配得上李琛呢?他需要的是一个与他门当户对、同样优秀的贤慧的女子啊!
“什么?皇上要将翟云留在宫内?”李琛惊骇地低呼。
这项决定根本不是要擢拔翟云,而是要埋藏掉翟云的人生!
翟云什么话都不能说,只能颤抖着双唇,泪水在眼眶中转来转去。
“呵呵呵,翟云,成为宫廷画师呵是不少画者的梦想哦,这样对你而言应该是最好的安排。”李隆基笑着对她说。
“皇上,民女只想回到杭州,侍奉母亲,替乡人作画,还盼皇上成全……”既然不能和李琛在一起,她宁愿回到杭州,远远地离开。
“嗯?你不想留下来?”李隆基不悦地问。
“是的——”
“皇上,臣不会娶玉成公主的,除了翟云,我谁也不要。”李琛的倔脾气被惹毛了。
“你……这是圣旨,你没有选择的余地,翟云也只能留在宫里,昨天惠妃还向我提到她想学画呢!我已答应让春色山人去教她,有了女的宫廷画师,要进出掖庭官就方便多了。”李隆基坚决他的决定。
“不!您不能将翟云留下!”李琛大惊,宫里深似海,嫔妃们的斗争可不会比皇子间逊色,翟云无法适应那种复杂的环境的!再说,惠妃正是太子李琰的生母,她会怎么对付翟云?光想就令他背脊发寒。
“放肆!你敢抗旨?”李隆基怒道。
“皇上,臣不敢,臣只是恳求您成全我和翟云,我们是真心相爱……”
“等你和玉成公主成了亲,你就会忘掉她了。”
翟云的眼泪终于在脸上泛滥开来。
似乎已没有转圆的余地了……
“不!我永远也不可能忘了她!”李琛斩钉截铁地说。
“那我劝你最好强迫自己忘记。”李隆基的态度变得强硬。
“皇上!”李琛痛苦地喊道。
“来人,将春色山人带进掖庭宫去。”李隆基大喝。
门外的侍卫立刻将翟云架起,李琛出手阻拦,翟云怕他得罪皇上,哀伤地哭喊:“别这样,王爷,别再为我伤神了,这都是我的命……别再……抗拒了……”
“云云!”他浑身凛冽,她一走,他的光源就消失了,生命再次坠落黑暗之中。
翟云就这么被带进宫里,李琛眼睁睁看她消失在长廊尽头,所有的君臣之礼全都抛诸脑后,他猛地回身,一掌拍在李隆基的书桌上,阴沉冷酷地说:“我已受够了宫里的各种规定与命令,我更痛恨与你之间的血脉相连,你知道你的一时情不自禁加诸在我身上的痛苦有多深?二十五年来,我就这样在众人的指指点点中成长,你还要我怎样?当成你的傀儡,一切听你的命令?想想你深爱却又得不到的安宁王妃吧!别只顾着自己的自私而忘了两情相悦的人被硬生生分开的伤痛,父亲…”
李隆基被那“父亲”两字震慑得坐倒在椅子上。
“这是我第一次喊你,也将是最后一次,我不会娶玉成公主,你也休想从我身边将翟云带走,我不会像你一样在事后悔恨,我要的,谁也休想拿走!我不要的,没有人能勉强我一分一毫!”他一字一句地说得明明白白,然后像一阵狂风似的卷出御书房。
李隆基则呆愕地看着前方,久久无法回神。
难怪他会欣赏李琛,这孩子的个性简直和他年轻时一模一样……
就在这亲情的大震荡中,他的思绪一下子被拉回过去,打开尘封已久的记忆,他毫不费力地就想起了那个至今倩影依然深埋在他心中的安宁王妃,那个他此生唯一愧对的女子…
0

猜你喜欢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