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当前位置: 主页 > 小说 > 言情 > 淘淘 > 春色无边 >

第八章

时间:2017-07-21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阅读:
 第八章
一进寝房,李琛便将翟云拉进内室,毫不怜惜地将她摔上大床,然后立在她身前,阴沉难测地道:“真的想救你哥哥吗?”
“是。”她半躺在床上,双手向后撑着,心里惊慌,却没让惧意泄漏出来。
“很好,那么你只有一个办法可行……”池倾身向前,低脱着她,眼中凝聚着冷光。
“什……么办法?”她屏住气,被他狰狞的眼神吓住了。
“取悦我!”他一瞬不瞬地看着她,低沉地说。
“什么?”她一愣,一时转不过来他的意思。
“这两天就看你怎么取悦我,让我高兴,之后,我再考虑值不值得为你放了他们两人。”他托起她的下巴,以拇指轻轻刷着。
真奇怪,单是看着她不安的眼神就会让他血脉愤张,他从不曾对女人有过这么强的情欲。
“可是……我不知道怎么做……”她脸色批然变白,顿时明白他要她像妓女伺候他。
“你知道的,你看过那些秘戏图,不是吗?”他倏地后退,扬起一抹得意的浅笑。
“不!”她赫然明白,他只是想羞辱她。
“想救你哥哥最好照我的话做,翟云。”
“你可以杀了我,我愿意代替我哥他们死……”她惊慌地摇头怒喊。
“死?在你欺骗我之后,你以为我会让你痛快地死去?不!休想要我这么便宜了你,你现在已成了我的女奴,除了取悦我,让我予取予求,你没有第二条路可走。”他说得不留余地。
翟云气得浑身发颤,终于醒悟他早已不顾念那一夜之情了,他现在是只只想报复的野兽,见不得别人挑衅他的尊严,企图用最残忍的方法来倾泄他的愤怒
“你想凌辱我就动手吧,别想我会像那些妓女一样伺候你!”她心痛地呐喊着。
“这种时候了还顾及你那可笑的自尊?好,你有种就继续逞强,我叫人立刻杀了你哥哥和雨玲珑!”他转身走向茶厅,作势要唤人。
“不!不要!”她连忙上前扯住他的衣袖,急出了眼泪。
他站定,缓缓回头,不带任何感情地说:“妥协了?”
她闭起眼,点点头,点落了一颗颗珍珠般的泪水。
“那么,现在就开始。”他忍住拭去她泪痕的冲动,直挺地矗在她眼前。
迟疑了几秒,她吸一口气,边回想着她看见的那幅秘戏图,边颤抖着手,照本宣科地当着他的面慢慢褪去自己的外衫、罗裙,匀嫩细白的身躯仅存一件肚兜,细细的红色丝线绕过她白皙的后颈,轻系着胸前那唯一的遮掩……
李琛的体内在骚动了,欲望像被点燃的火种,迅速在他全身窜烧。
她不敢看他,向前跨一步,替他宽衣解带,长衫的前襟大敞,露出他精壮的胸膛,她纤纤五指怯怯地伸进去,抚摸着他平滑的肌理,一寸寸往下移动,心中也被他皮肤上的热度烫得手心与脸颊发红。
他欣赏着她的羞怯,没有任何举动,可是呼吸已随着她的手来到裤裆外而急促起来。
“吻我。”他在欲火翻腾之际嘎声命令。
如同一个乖巧的女奴,她不敢违逆,双手高举,捧住他的脸,踮起脚尖,轻轻地碰触着他的唇。
霎时,李琛的自制力全数瓦解,他狂野地获住她的唇,强硬地挑开她的口,舌尖像只寻找食物的饿狼,不停地在她嘴里搜寻。
“嗯……”她忍不住发出申吟,不知道自己做的到底对不对。
两人从热吻中分开,彼此都已心神俱荡,他立刻搂住她半裸的细腰,将她抱到床沿坐下,低笑道:“到目前为止,你表现得还不错。”
“放我下去!”她咬着下唇怒斥。
“不,好戏才要开始呢!你只要把自己想象成个娼妓就行了。”他恶毒地说。
她气得立刻甩了他一记清脆的巴掌。
李琛没有闪躲,脸上出现五条淡淡红纹,他眼中寒气一闪,用力扯断她的肚兜,她丰圆盈润的雪峰便毫无遮蔽地展现在他眼前。
“放手!”她挣扎地想脱身,不停扭动身体,完全没想到这样只会引得男人更加垂涎。
“你会为你的愚蠢行为付出代价的。”他狠狠地笑着,
“不要——”她大声惊叫,怎么也没想到他会用野蛮的方式对待她。
“不要这样……”她难过得暖不成声,一种被侵犯的感觉使她成了真正的娼妓,再这样下去,她对他的爱将会一点都不剩!
一点也不剩……
欲火烧掉了他的理智,他就像只被激怒的狮子,急于撕裂属于自己的猎物,而猎物的哀号不过让暴力的一幕更增添血腥的气味与精神上的快感。
一个翻转将她压在床上,他已受不了由她主动的挑逗,局势该由他来主导,她既是娼妓,他要她往东,她便不能往西。
激动地在她雪白的肌肤上烙下一个个的吻痕,他不顾她的泪,飓风般狂扫着她的胭体,她的抵抗与哭喊强烈地刺激着他的神经,他感到莫名的快意,以及莫名的空虚……
他要她!他想要她的一切来填满地!
就在她毫无准备之下,他强占了她,以王爷对女奴的姿态,毫不留情地摧毁了她的身体……与心灵……
许久后,浑身疲 惫的她趴在枕上静静地流泪,没有吭半声。
她的心已死,对他的感情也全被掏空了,他终于将她变成一个妓女,一个陪他上床、宣泄精力的物品而已。
李琛则下了床,边穿上自己的衣服,进道:“我会放了翟风和雨玲珑,但你不能走,你得留下来,直到我玩腻了为止。”
她闭上眼睛,沉默地接受他残酷的命令。
他看着她的背轻微地抽动着,心疼的情绪不经意涌上,但他告诉自己,他对她的动心全只是一时的兴起,过不了多久,一旦激情消失,他对她就不再有感觉了。
是的,对一个寻常的画匠之女,他是绝不会产生感情的……
“哭什么?之前你和我共度初夜不是还挺愉快的?这下子又装什么良家妇女。”他用恶劣的口气来平衡一下自己那颗不断要倾向她的心。
“我恨你……”她低哑地说着。
“恨吧!我早就被人恨惯了!”他自嘲地哼着。
“你果然是个恶魔,亏我还一直相信你的所做所为并不像传闻的那么坏……”她呜咽着,气自己在这一刻竟然仍感觉得到心痛。
“谁要你相信我了?女人的信赖对我来说一文不值!”
“那是因为你从不相信别人,说到底,你仍只是个自私、幼稚、为了保护自己地位而不择手段、为了怕被伤害而将自己孤立的人而已!”她霍地坐起,转头瞪他。
“你说什么?”他用力错住她的手怒吼。
“不管你是百姓们口中传说的私生皇子,还是正牌王爷,我都瞧不起你!”她不畏惧地抬高下巴。
“你……”他握紧拳头,却久久无法对她下手,只能生气地将她摔开,大步离开。
当他走到大门,她冰冷的声音从他背后飘来。“我对你的爱……就此一笔勾消了,李瑁”
浑身一震,这才猛然觉悟,他刚刚一时的逞快,失去的比得到的还要多。
沉郁地步出房间,他命属下和丫环看好她,便一人埋首在书房中,直到天亮。
此后,一连三天,他都避免去看她,打算让她尝尝备受冷落的滋味。但是,挨到第四天,反而是他无法忍受被她漠视,尤其在丫环连续三天都将餐食原封不动地端出来后,他的心情更是晦暗到了极点。
“王爷,翟姑娘滴水未沾,什么都不吃……”丫环不安地回报。
“她不吃,饿死算了!”他暴怒地大吼,猛灌酒来压抑愈来愈浓烈的关怀。
哼!他就不相信她能撑多久。
赵奇头一次见到他为个女人这样心神不宁,想不透翟云有多大的魁力,竟能让狂傲不羁的王爷为她喝闷酒,甚至对其他女人失了兴趣。
“王爷,要不要属下将翟姑娘送走,省得您心烦?”在赵奇心中,翟云无疑是个祸水。
“不!任何人都别动她/多深怒道。
“是。”赵奇静静退下,不再多言。
是夜,李琛的心已有些动摇了,他回想自己何苦这么折腾自己?翟云不过是一介民女,她的爱对他而言算什么?他这么跟她呕气一点意义也没有!
愈想愈觉得可笑,他决定出王府去狂欢一夜,他没必要为了区区一个翟云浪费大好时光吧?
正这么思忖着,一阵尖叫声就从二楼传出,紧接着,丫环们着急地冲进书房禀告:“王爷!不好了,翟姑娘昏倒了!”
“什么?”他大骇,立刻奔上楼去。
四天没吃下半点东西,翟云已没有体力撑下去了,她两眼紧闭地被丫环们扶上床,原本纤细的身子更形消瘦。
“翟云!”李琛冲到床沿,被她的模样吓得肝胆俱寒,他怔怔地看了她半晌,蓦地激动地喝道:“快找古大夫!快!”
丫环们忙着把古大夫找来,经他把脉后,他才安慰李琛:“王爷,她没事,只是太虚弱了。我开个方子,先让她喝下,等她醒了,再叫丫头们熬点粥喂她,她不能再不吃东西了。”
李琛铁青着脸,压根儿没听见古大夫的话,此刻,他心中只是不停地转着同样的几句话——
她没事!她还活着!
她还活在他身边……
慢慢走近她,他在床沿坐下,轻轻将她颊上的发丝拂开,终于肯向自己承认,她不是寻常的“民女”,她的爱对他而言不只重要,还是他这一生不可或缺的东西
那天留下她全是为了他自己的私心,他已不只是单纯地想惩罚她或是征服她,真正的谜底就在于——他爱上了她!
早在她还是个男装的丽人,早在她的性别还扑朔迷离时,他就已深陷情网,难以自拔了。
只是,他的骄傲与自负让他受不了被她欺瞒的事实,才会让他和她多受了一堆罪!
“别再和我斗了,翟云,求你,快点醒来。”他低喃着。
不久,丫环们端来药汤,他顺手接过,将她抱起,小心翼翼地喂进她口里,那份珍惜爱怜的模样,震慑了在场所有的人。
赵奇及王府的下人们在这一刻才真正发现,他们狂放不群的主子早已深深爱着这位性别变幻莫测的“春色山人”了!
之后,翟云足足睡了一整日才幽然转醒,她一睁开眼睛,就看见守在床榻前的李琛,有一会儿,她以为这是个梦境,否则冷酷倨傲的他怎么可能会做出这种事?
李琛被被褥悉卒的轻响吵醒,他张眼一看,惊喜地探身向前,低问:“你醒了,饿吗?要不要吃点粥?”
这个温柔的男人……真的是李琛吗?她愕然地看着他,平滑的俊脸有些憔悴,胡碴也冒了出来,眼中充满睡眠不足的红丝……
难道他一夜未合眼地照顾着她?
“你——”
“我叫人熬点粥,大夫说你一定要吃。”他转身从桌上端起一碗清粥,扶她坐起,亲自喂她。
愣愣地吃下第一口,她仍然无法置信他会这么待她。
“不许再拒吃东西了,知道吗?”他盯着她苍白的脸,心里一阵阵抽疼。
听着他宠溺的语气,看着他呵护的举动,她就这么怔怔地流下了眼泪。
“翟云!”他惊讶不已。
发觉自己在掉泪,她失措地捂住脸,转头避开。
真没用!他才对你好一点,你就感动了?就忘了他先前对你的羞辱?她在心中自我谴责。
“你怎么了?不舒服吗?”他将碗搁下,急忙扳过她的肩,低头审视着她。
“别用这种方式迷惑我!我不会再相信你了!”她倏地回头,眼眶微红地瞪着他。
“你……”他几乎要生气了,但想到她仍是个体弱的病人,又硬生生将气吞回去。
“我不想看到你!走开!”她别过头去。
“别闹脾气了,快吃完粥,等一下还要吃药……”他忍住气,又舀起一匙递到她唇边。
她一挥手,将碗扫落地面,粥洒了满地,连碗也碎成片片。
李琛脸色愀变,怒不可抑,扯过她的手腕,劈头喝道:“可恶!你究竟想干什么?”
“我要走!让我走!”她大叫。
“不!休想!我这辈子都不会让你离开我,绝不!”他冷硬地抿紧唇,用力将她摔开,气冲冲地冲出了房间。
“我恨你……李深……我恨你…”她软软地趴在枕上伤心地啜泣。
身心的疲 惫,让翟云花了四天才逐渐好转,这四天李琛又像消失了般,不见踪影,仿佛真的听了她的话,不再来见她了……
她已分不清自己内心的郁闷究竟是为了什么,看不见他会想他,他来了她又气他,日日夜夜,她都快被自己的矛盾给扯碎。
不久,当她确信李琛不会再来烦她时,他却在夜里回到唤云居,而且一进门就斥退所有人,然后在她意识到他的企图前,他已将她押上了床。
“你要干什么?”她惊叫,要是再受一次屈辱,她一定会死。
“你想呢?在这种时候抱住你,你以为我要干什么?”他讥讽地笑了笑。
“放开我!我不想再当你的女奴了!放手!”她疯狂地挣扎。
“我从没将你当成我的女奴,翟云……”他瞳眸炯然闪亮,声音低沉性感。
“你……”她话未出口,一双火热的唇瓣就堵住了她的口,她轻颤了一下,对这狂野中带着温柔的吻感到意外。
绵密的吻几乎抽空她体内的空气,她原本要让自己变成一条冰冷的死鱼,不回应他,但是他却能运用技巧让她火热、兴奋,直到她在他身下娇喘不休、浑身抽搐——
这是怎么回事?他为什么要用这么令人心驰的方式爱她?用男女间最亲密的方式宠她?再这样下去,她连心都会被他征服啊!
因为她对他那道微薄的防线,根本不堪一击——。
“我好想你,我要你……”这句充满思念的话,将她最后的抗拒全都化解了。
自此以后,李琛每天都与翟云在一起,他们夜夜春宵,形影不离,整座唤云居几乎被染上了一片春色。
像是要唤回她对他的爱,他在床上不断地挑逗她,总要逼她说出他要听的话才肯罢手。
他想再听一次她亲口说出真情!而且随着接触的频繁,他对她不但没有厌腻,反而更加热中,他不容许翟云的心离开他,他要她,不仅要她的人,还要她的灵魂、她的呼吸……她的所有!
所以他夜夜都不放开她,他要她再次融化,要她再次承认她还爱着他……
只爱他!
就在离皇上寿诞还有两天的夜里,他仍旧不让她独眠,早早来到房中,褪去了她所有的衣裳,吻着她冰冷的唇,手也不放过她身上的每一寸净地。
翟云也曾经自责,在经历了他的残暴之后,为何心底竟还深深眷恋着他,为何每每他求欢时,她的故意冷淡都无法持久,在他的撩拨下,她只能一次次地陷进他布好的漩涡,在他的进攻下截截败退,一颗心不断被占领,终致全部失陷…
她该怎么办呢?
对一个玩弄她身体的王爷,她这份刻骨铭心的爱情岂不是场飞蛾扑火的悲剧?
她忧伤地想着,但李琛不准她分神想心事,他的手覆在她的玉峰上,心醉地舔着、吻着,另一只手更沿着大腿内侧往上攀升,追寻着女体中最火热的源头。
“碍…”她惊喘着,身子几乎承受不住过度愉悦而产生的战栗。
他喜欢她的反应,他知道她不是虚应一场,因此他才会对她爱不释手,她的投入,让他感受到什么才叫真正的幸福。
“喜欢我这样对你吗?”他在她耳旁喘息吹气。
“碍…”她难以忍受这样同时兼具生死极端的感觉。
“回答我!”他加强了他的抚弄。
“是的……是的……”她已毫无招架之力。
他满足地与她结合,在她身体里释放了多年来的压力,也呈现了最真实的自我,在那激狂癫痴的一瞬,他只想让时间就此停住,只盼望她永远陪在他身边。
翟云则在那痉挛的刹那,不再矜持,脱口说出了内心动最撼动人心的话——
“我爱你…李深……爱你……”
他惊喜地紧抱住她,在绚烂即将回归平凡之时,同样不再隐藏真情。
“我也爱你……云云,所以别离开我,永远都不准离开我。”
仿佛是梦一般,他们两人首度心灵相通,在这月色如酒的春夜,传达了彼此的情意,那心心相印的倾诉,正如暗自绽放的樱花,一路开向天际……
“皇上有旨,明日圣寿之宴,宣春色山人觐见,请安乐王偕同春色山人一起出席。”
隔日一早,一位宦官前来王府传达皇上的旨意。
突然而来的圣旨让李琛错愕万分,他和赵奇互望一眼,蹩起眉峰,心想,春色山人的盛名终于引起皇上的注意了!
这下可好,经过平康坊和太子那么一闹,几乎全京城的人都认为春色山人就在安乐王府,只是,偏偏这位春色山人是个冒牌货,翟云冒充春色山人的事府内知道的人不多,更未外泄,原以为这样就不会出事,近料,现在皇上言明要见春色山人,他该拿什么人去交差?
“王爷,皇上看过一幅秘戏图了,对春色山人的画赞不绝口,他听说春色山人就在王府,而且太子也向皇上进言,说那春色山人飘逸出尘,不沾俗气,是个翩翩美少年,皇上听了更想见他一面,因此才派奴才前来通报一声。”宦官笑吟吟地说着。
“哦?”又是太子李琰搞的鬼!李琛怒气暗生。
“那春色山人已是家喻户晓的人物,可是至今见过的人屈指可数,也难怪大家好奇了。”
“的确。”
见王爷的脸色不佳,宦官也不敢久留,早早就返回皇宫,可是他带来的旨意却让李琛大伤脑筋。
“这一定是太子的伎俩,王爷,他得不到春色山人,便用这一招逼您献出春色山人,我怕其中更有阴谋……”赵奇也是忧心冲忡。
“这会儿教我去哪里变出个春色山人?我连谁才是真正的春色山人都不知道。”李琛一拳击在墙上,剑眉紧攒。
“您以为找到真的春色山人就行了吗?王爷,他们要见的人是翟云哪!”赵奇道出症结所在。
李琛心中一凛。可不是,翟云以春色山人的身份露过脸,现下大家,包括李琰都认为她就是春色山人,若把真的找来了,说不定反而被扣了个欺君之罪的帽子!
多可笑,这岂不成了所谓的积非成是了?
“可是翟云是个女子,我要是让她继续假扮春色山人,一旦被人发现真相,她将难逃死罪……”说到这里,他悚然一惊。
他忍受得了失去翟云吗?
不!他不能让她冒险……
“但不这样,您要找谁代替?”赵奇问道。他知道李琛对翟云情有独钟,决计不会让她再受半点伤害。
代替?
一想到这个词,他立即想到一个人,一个和翟云长得一模一样的人!
“赵奇,你可有翟风的下落?”他急道,非常后悔当时放走了翟风。
“没有……王爷是想找他扮成春色山人?”赵奇恍然。
“他应该和雨玲珑在一起,去烟雨楼找找看。”他沉声道。
“不用找我哥哥了,我去。”翟云在这时跨了进来,在她身后跟着两名盯梢的侍卫。
这几日,李琛不再软禁她,只要有人跟随,便任她在王府内四处走动,但唯一的禁令,就是不准她踏出王府一步。
而就这么被关在他身边,翟云的心情其实是相当复杂的。
那一夜如梦般互诉衷情后,他虽然绝口不再提起,但她感觉得出他变得沉敛许多,不再动不动对她冷嘲热讽,即使依然霸气十足,然而她总会发现他经常用一种炽热多情的眼神看着她,看得她的心如群蝶乱舞,看得她连提出让她离去的勇气都没有。
女人真是可悲,累积了满坑满谷的恨,只消男人一丁点的温柔,就再度成为爱情的俘虏了。她对他的恨,不也如此?
她曾想过,她既然如此深爱着他,就这样待在他身边也没什么不好,娘有哥哥照顾,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
但是,往后呢?以他一个王爷之尊,总要成婚吧,到时,她该如何自处?他又会把她当成什么?一个毫无名份的宠妾?还是奴婢?
一思及此,她又彷徨了,走与不走,都成了难题。
“翟云!你……”他愕然地看着她,一身他亲自挑选的白缎缝制而成的曳地长衫长裙,把她妆点得纯净如雪,美丽非凡。
如此娇美佳人,他一点也不想让他以外的男人瞧见。
“由我去,太子见过我,而且在每个人心中,我早就是春色山人了。”她来到长廊就听见他和赵奇的对话,诧异之余,立刻联想到自己牵涉已深,要置身事外已经不可能了。
“你知道去见皇上意味着什么吗?”他下颚紧绷地反问。
‘当然知道,可是我假冒春色山人已成事实,加上太子又见过我,如果爽约,不就让太子更有藉口来找你的麻烦?”她迅速接腔,担心之情溢于言表。‘
“我从来没怕过他。”听出她的忧虑,他忽地脸色一8。
她……在关心他吗?
“只要我去,就没有任何问题了。”她试着劝他。因为假冒春色山人一事,她已为许多人惹来太多麻烦了,现在就算供出江雨浓才是真正的春色山人已于事无补,她不能再连累她或是哥哥,甚至是李琰
“找到翟风,让他替你去,你们是孪生子,没有人会发觉的。”他坚持己见。
“不!不能再让我哥涉险,王爷,我娘还要他照顾……”她喷眉拒绝。
“我也不会答应让你涉险!”他突兀地进出这句话。
她呆了几秒,忽然嫣然一笑,轻柔地说:“我知道,但我何尝愿意看你为难?”
他屏息地望着她的笑容,心中~荡,不理会赵奇就在一旁,伸手将她拥入怀中。
他已感受得出她原谅了他那一次冲动下对她的伤害,从她的眼神、肢体,他都能看出她再度接受了他,而且爱着他……
多么美好的感觉!他最珍爱的人,以同样的热情回报他!
“这可能又是~场陷讲。”他皱起眉头,不过口气已松。
“所以我们才要更加小心,是不是?”她扬起头,不再抗拒对他的感情。
爱他要比恨他容易多了……
听她以“我们”称呼,他的心头流过温暖,五官的线条也柔和许多。
“没错,我们最好从长计议。赵奇,找几个功夫强的手下,如果李琰心怀不轨,我不在乎在明日的宴会上与他撕破脸。”他转头看着赵奇说。
“是。”赵奇口里应允,可是心中仍硬着一件心事。主子贵为王爷,爱上平民之女是不会有结果的,更何况宫里早就传闻是上要将一位公主许配给王爷,照这情形看下去,到后来翟云除了沦为妾之外,没有其他的路可走。
只是,看主干对翟云一心一意的样子,他会愿意委屈翟云吗?
唉!这对恋人可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呢!
0

猜你喜欢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