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当前位置: 主页 > 小说 > 言情 > 淘淘 > 春色无边 >

第七章

时间:2017-07-21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阅读:
 第七章
江雨浓的绣阁不像一般歌妓的浮华,相反的,它朴实得几乎让人怀疑这里是不是个妓院。
翟云坐在窗边,忧郁地看着外头,自从被青碧带回来就悬在半空中的。已随着夜幕低垂而更显得惶恐与不安。
她担心李琛不明就里,被翟风所杀;更怕翟风事机败露后,会有惨不忍睹的下抄…
一个是她心爱的男人,一个是她的亲哥哥,她不希望他们任何一方受到伤害,不管哪边出事,她都会心碎,偏偏,他们的冲突却怎么也无法避免。
她该怎么做呢?该怎么做,才能同时保护他们两人?
苍白的小脸堆满焦灼,她小手紧抓住罗衫,恨不得立刻飞回王府,去阻止可能发生的任何悲剧。
“你在担心,是吧月江雨浓从外头走进来,看着她的侧影,了然地问。
她慢慢转过头,直盯住她,含怒地问:“你不担心吗?让我哥哥去替你冒险?”
“我并没有强迫他去……”江雨浓眼底掠过一丝心虚。
“但你也没有阻止他!你明知他对你的感情,他几乎可以为你去死,而你……你爱过他吗?”翟云把积了一肚子的不满全都掏了出来。
“我只当他是我弟弟……你知道,我比他大了将近四岁……”江雨浓蹩眉反驳。
自丈夫被杀,她被休、被排挤,看尽人间冷暖,从那时起,她就发誓。再也不依靠任何人,也不爱任何人了。但是,她遇见了翟风,一个落拓江湖的少年画师,她救了他,还让他跟在她身边,原本只是基于一时的好心,孰料,他竟会爱她爱得如此痴狂!
她真的迷惑了,不愿解冻的心执着要游戏人间,独身到老,可是心底最寂寞脆弱的部分却经常会不由自主地因翟风的热情而燃起了小小的火焰……
“就因为这个原因,你不接受他产翟云生气地追问。豪放的“春色山人”会在意年纪这种小事?
“你不懂,我早就对翟风说过,我不愿意再牵扯上男女之情,当朋友、姊弟都无所谓,大家好聚好散,谁也不用对谁负责。”江雨浓沉下脸来。
“所以,我哥爱上你全是他自己的事?既然如此,你为什么还让他去帮你报仇?”翟云倏地站起,向来性子温驯的她也发怒了。
“我只是要他帮我将李琛引到城外,好让我亲手为丈夫复仇,因为现在只有他能帮我,只有他能假借你的关系去接近李瑁”江雨浓解释道。
“是吗?那为什么我哥哥说要替你解决掉李琛?”翟云惊异地瞪大眼睛。
“什么?”江雨浓错愕道:“你说什么?”
“我哥他说他要亲手杀了李琛,好抚平你的痛苦。”翟云重复说了一次。
“老天!我没有要他做这种傻事啊!以李琛的身手,连我也不见得是他的对手,我怎么可能叫没半点功夫的翟风去当杀手呢?”江雨浓跺了跺脚,气急地叫道。
“这是怎么回事?不是你和他说好的?”翟云也呆住了。
“我怎么可能叫他去送死?他就算真的能在王府里杀了李琛,也无法活着闯出赵奇的天罗地网!”江雨浓的胃不断地揪紧,她万万没想到翟风会为她不顾死。
“天!他是认真的,他说他绝对会帮你除掉李璀…”翟云慌了,原来翟风的行动全是出于自己的意志,那他若真的下手,肯定再也没有活命的机会了。
“唉!这小子,他真要把我吓死才甘心吗?”江雨浓一抹前额,随即拿下挂在墙上的长剑,对着翟云又道:“你在这里等着,我去王府找翟风,希望他还没做出什么蠢事来才好。”
“不,我也要去!”翟云扯住她的衣袖要求。
“你?你去能干什么?要是被李琛发现,连你也逃不了。”她喝道。
“我要去向他解释清楚……”
“傻瓜,还解释什么?他那种人不会听你的解释的,说不定你一说出真相,反而惹恼他,到时你和你哥、你娘,全都逃不出他的手心。”江雨浓希望她别胡涂。
“好,那我不出面,你让我去,我要确定我哥没事,还有……还有……再看李琛一眼……”她怆然地说着。
江雨浓无言了,翟云的那份深情让她想起了翟风,这对兄妹为何都有如此浓烈得让人心疼的感情呢?
“好吧!一起去,若翟风没事,你们今夜就直接回杭州,永远再也别到长安来。”江雨浓叹了一口气,直接走出绣阁。
翟云紧跟在后,在日落前随着江雨浓骑马来到了安乐王府。
满天的锦绣彩霞随着太阳的下沉而被收进大地的宝盒,夜,正式入主了穹苍,并将它私藏的星光随意洒在黑幕中,将春夜妆点得晶莹闪烁。
江雨浓凭藉着自己一身飞檐走壁的绝技,将翟云带上了屋顶,悄悄来到了聆水阁外,还未走进,就听见里头传来说话的声音,连忙贴上前去,从窗外往里头偷觑。
“王爷,这就是我画好的新的秘戏图,您瞧瞧。”翟风眠中蕴藏奇特的光芒,将一幅笔墨未干的春宫画递到李琛面前。
“哦?就为了这幅画,你刻意要我单独来聆水阁一趟?”李琛俊眉一挑,淡淡地看着画。
“是,您不是一直催促着草民赶快作画,好赶在下个月月初给皇上当寿礼吗?”翟风把从翟云那里听来的事全记在心里了。
“嗯……”李琛锐利地看了他一眼,心中纳闷,若此人不是真的翟云,又岂会知道这件事?
“为了不让您着急,我决定先试画一幅让王爷过目,您觉得这幅如何?”翟风小心地应对着,以便找机会下手。
“这幅嘛……”李琛仔细地研究着画里的人物,说实话,笔法与春色山人十分相似,唯独气韵略逊一筹。
原来的秘戏图风格细腻、匠心独运,不单单只表现男女之间的亲密行为,那种气氛的营造。眉眼的传情都没有忽略,所以才教人荡气回肠。
但现在这幅则沦于单纯的性爱,仿佛只是把看见的画面画下来而已,根本无法引发观赏者的共鸣。
由此可见,他根本不是春色山人,更不是翟云!
李琛愈看愈愤怒,江湖上早有盛传的易容术,难道这个家伙是假扮成翟云的模样混进来的?
那翟云呢?“她”在哪里?
一想到她平空消失,他的五脏六腑就全部搅在一起。
翟风看李琛沉浸于画中,于是嘴角微扬,他就等这一刻,为了支开他身边那个形影不离的赵奇,他故意用这招将他引来……
太好了,一切都在他的顶料之中!
他慢慢朝李琛靠近,藏在手里的匕首高高举起,往李琛的背后刺下——
窗外看到这一幕的两个女人登时大惊失色,但她们还没来得及阻止,看似毫无防备的李琛已霍地转身,冷笑地盯着翟风,一派早已料到似的气定神闲。
翟风惊骇得手僵在半空,呆住了。
“你是谁?”李琛高挑挺拔的身躯朝他压了过来,表情慢慢凝结成霜。
“我……我是要杀你的人!”翟风豁出去了,不管一切地将刀刺向他的胸口。
铬地一声,他的手腕吃痛,刀已被李琛打落地面,用布靴踩祝
“没几两本事,敢来杀本王?你是活得不耐烦了,是不是?”李琛像抓小鸡般将他一把揪起,拉到自己面前。
“只要能杀了你,死又何妨?”翟风不畏惧地哼笑道。
看着几乎与翟云一模一样的脸孔恨恨地说出这种无情的话,李琛顿时感到心头一阵哆喷。
“我和你有何深仇大恨?说!为什么你要冒充翟云?”他气极了,手往翟风的耳际搜寻,想找出易容的假面皮,然而他什么也看不到!
“冒充?王爷,您看清楚,我就是翟云啊!”翟风故意混淆他的判断。
“你不是!”他怒斥。
“如果不是?我怎么会和翟云长得一模一样?”他嘿然冷笑,还将脸主动凑近他。“你不是喜欢我吗?喜欢到想剥掉我的衣裳。你这个色魔,竟连男人也不放过,真是个畜生!”反正横竖也是死,翟风不客气地直指他的变态。
“不…”李琛被他击中要害,他自己早就为了喜欢上翟云而苦恼不已,但是……但是他相信翟云应该是个女人…至少他这么认为。
“现在你知道我想杀你,怎么,你不杀我吗?”翟风抬高脸,再度激他。
“你不是翟云!”李琛变脸了。
“我是,而且我厌恶你!你这个令人作呕的混蛋!"翟风大声斥责。
“该死!你找死!”李琛火气爆发,倏地一拳揍向他的脸,继而一个回旋踢,将他端向墙角,脚尖挑起那把匕首,腾空接住,举起就住他的颈子抹去。
“别伤他!”
随着一声清脆的惊叫,窗外飞入两首丽影,其中一个挡在翟风身前,另一个则直接朝他攻击。
招招凌厉致命,但对他而言却只能算是花拳绣腿而已。
轻易地将隆招化去,他退退来袭的女人,定眼一瞧,不禁冷笑,“雨玲珑,原来是你。”
“哼!”江雨浓闪到翟风身边,心中对李琛功夫的深不可测仍感到心惊。一般的王孙公子多半仗着手下保护,没几个有真功夫,但李琛却不一样,他的身手底子,连混过江湖的她都模不透。
目光随着江雨浓移动,最后,李琛终于对上了翟风身边、一双盈盈如水的熟悉水瞳,那双魁惑着他所有感官的双眼镶在一张纳女性化的脸孔上,乌丝轻纪,云鬓如烟,蛾眉淡扫,朱唇似菱……
翟云!
一个身着女装的翟云!
李琛的心重重地撞击着,因为梦里的佳人此刻正活生生地立在面前,她摔袅袅,风姿绰约,飘逸脱俗,那份清丽模样竟比男装时还要震慑人心。
“你……”他屏住气息,生怕一开口,她又要随梦消失。
“云云?雨浓?你们怎么来了…”翟风也被她们的出现吓了一跳。
“王爷,请您饶了我哥哥!”翟云哀愁地请求着,心绪一样激荡不能自己。这个伟岸的男人曾经抱过她。吻过她,他们有过肌肤之亲,但明明如此亲密的人,此时看来却是遥不可及……
“你哥哥?”他的视线右移一寸,这才惊觉她和冒充她的那个男人长得如出一辙,乍看之下,还真让人分不清谁是谁。
“他是我的孪生哥哥,叫翟风,而我,我才是先前被误认是春色山人带进王府的翟云。”翟云决心把一切都说清楚。
“你……叫翟云,是个女的;而他叫翟风,是男的……你们是……孪生子?”李琛一下子被这两个长相相似的人弄胡涂了。
“是的,我很抱歉,让您一直误解下去。”翟云立即道歉。
“云云,你跟他道什么歉?不管是男是女,他对你就是不怀好意……”翟风气呼呼地嚷道。
“你们兄妹俩……究竟在搞什么把戏?你们轮流替扮,难道是为了杀我才混进王府故弄玄虚?”倏地,一种被欺瞒的愤怒在他体内爆裂,满腔的情爱被自尊的受伤掩盖,李琛的脸色愈来愈难看。
“不!不是的!”她急忙否认。
‘那为什么要用互相串演、忽男忽女来退弄本王月一想到他为她神魂颠倒,而她竟说谎造假,别有居心,他就更火。
“不是这样的,我一开始只是为了找寻我哥才来到京城,谁知会被赵护卫当成春色山人给带进来,之后看了春色山人的画,我以为他就是我哥哥翟风,于是将计就计地假扮春色山人……”
“搞半天,你不是春色山人!而你居然一直欺瞒我到现在?”他脑起眼,抿紧了唇。
到头来…他竟然喜欢上一个冒牌货?
“我……我不是有意的,我……”翟云看着他愈变愈阴骛的眼神,心急万分,可是偏偏无法解释清楚。
“难怪你千方百计地推托不画,原来你根本不是春色山人。”冷冷的字眼从他口中迸出,一团风暴已在他的胸臆间酝酿了。
“我……”她的确欺骗了他,这已是不争的事实,因此她张着口,久久说不出完整的说辞。
“我懂了,你是想藉机勾引本王吧?你打听到我对春色山人的热中,才会来演这么一段,是不是?呵呵呵,真行哪,我还差点对你动了心呢,昨夜你已经上过我的床,滋味不错吧?你该如愿以偿了吧?”他恶劣地一笑,表情十足的轻贱。
翟云的小脸一下刷成惨白,她没料到事实真如江雨浓所说,将真相全说出来后,得到的不是谅解,而是羞辱!
“住口!你这个色魔还敢胡说?我妹妹怎么可能会来勾引你?”翟风气得大骂。
“难道不是?她昨晚在床上的热情可是我从未见过的呢!连平康坊的名妓们都要自叹弗如了……”也许是气疯了,李琛出口的话都化成了毒箭。
翟云的身子晃了晃,只觉眼前一黑,对他的深情都在瞬间凝为冰石。
他竟能说出这样损人的话……
“你这个混帐,果然人如其名,我今天若不杀了你,岂不让我那白白冤死的丈夫死不瞑目?”江雨浓听不下去了,她早就认定李课是凶手,看他将翟云说得这么不堪,顿时气急攻心。
“你丈夫?你究竟是谁?一个烟花女子凭什么在这里大呼小叫?我都还没问你为何三番两次要刺杀我!”李琛皱起眉头,对江雨浓怒斥。
“怎么?你还没想起?难不成你已忘了五年前莫名其妙横死在京城近郊的新科状元陶新之?’江雨浓咬牙切齿地提醒。
“陶新之?谁是陶新之?”李琛一愣,他压根儿对这个名字没半点印象。
“你……”江雨浓气得几乎吐血。
“陶新之就是雨玲珑的丈夫,也是被你派人杀害的可怜人!”翟风恨恨地替江雨浓把话说完。
“我派人杀他?他有什么值得我这么费力的吗?”李琛冷笑。
“你……你该死!五年前你在皇上举办的夜宴中看上了雨玲珑,才会将她丈夫杀害,而此时你却翻脸不认帐?”翟风恨不得自己有三头六臂,能立刻将他宰了。
“我看上雨玲珑?”李琛眉一挑,转头盯着江雨浓,继而大笑,“天,我怎么可能那么没眼光?”
“你别太过分,李琛,男子汉大丈夫敢作敢当,你敢说你不认得我?”江雨浓连眉毛都要着火了。
“哼!很抱歉,我是不认识你。我想你是认错仇人了,雨玲戏,五年前那场是上举办的夜宴我根本没有参加,我劝你最好去打听清楚仇人是谁,再来谈如何报仇。”李琛冷漠地道。他犹记得那一夜正好父亲安宁王身子不适,他留在家中陪他,并藉此爽了皇上的约,避开与一群皇子碰面的尴尬。
“什么?”江雨浓和翟风都呆住了。
李琛并未参加那场晚宴?
“所以我根本不认识你,那天在太子别苑的赏花夜,是我们第一次见面。”
“李琛!你不要为了脱罪而不敢承认*翟风骂道。
“笑话,我又不怕你们,何必脱罪?”他冷哼。
“但我找到一名你以前的家仆,他告诉我你就是杀我夫婿的主使者……”江雨浓细眉紧蹩,随即追问。
“家仆?哪个家仆?叫什么名字?”他厉眼一瞪。王府中的仆役皆是他亲自筛选,有谁会做出背叛他的事?
“李三?”他微愕,继而恍然大笑,“是李三!”
“怎么?”
“哼!李三是我的家仆没错,但是,五年前他就被我轰出去了。”
“为什么?因为他知道你的秘密?”江雨浓嘲弄地说。
“不,因为他被太子李谈收买,成了李淡的内应。他与其说是我的家仆,不如说是李浅埋伏在我身边的走狗。”李琛面无表情地说。
“什么?太子?”江雨浓甚是诧异,她好不容易查到的线索,难道是虚构的?
“别相信他!说不定他是故布疑阵…”翟风怒道。
‘信不信由你们,反正不是我做的事就别想我承认,报仇找错了人可是件笑掉人们大牙的事,你们未免太过莽撞了吧?不过,说真的,若是本王春上的女人,不需要杀人放火,我一样有本事要她乖乖来到我身边,何必去抢?当年你要是遇上我,说不定也会不顾一切跟定我呢,还会去在乎丈夫的死活……”他故意在言词上轻薄江雨浓。
“闭嘴!你这个下流胚子厂翟风气得发抖,倏地手中飞出一件暗器,直取李琛的眼睛。这是他从江雨浓那里学来的护身绝招。
李琛的注意力都在身手不弱的江雨浓身上,没想到翟风会发暗器,愕然中脸一闪,却已迟了,飞刀轻轻刷过他冷峻的脸颊,划出一道血痕。
顿时,从刚才就不曾停止燎烧的怒火像喷出山口的热焰,由他身上向四周辐射而出,席卷了在场的每个人。
他眼露厉芒,森然地道:“你找死!”
说着,他身形微晃,欺到翟风身前,一把拎起他,手掌高举,就要往他的天灵盖击下。
“不!不要杀我哥,求求你!”翟云从心碎的恍格中回神,急忙护在翟风身前。
看着她凄苦求情的模样,李琛的气不降反升。
都是她!都是因为她,才会惹出这么多混乱,连他的心也被她捣得荡漾难平……
“我不仅要杀他,更不会放过玩弄我的你……翟云!”他猛地推开她,一脚端问翟风。
江雨浓也跟着行动,她扑上前,正要从他手中救出翟风,突然,只听得他扬声想喝“赵奇!”
这时,一道人影如飞箭般窜入聆水阁,江雨浓只觉眼前一花,身上的几个大穴已被点住,动弹不得。更惊人的是,不知何时,王府的侍卫已将聆水阁团团围住,不留一条活路。
原来李琛已发现翟母不见,他认为事有棵跷,因此早就暗中留意翟风,只等他自动现形。
“王爷,您的伤……”赵奇担心地看了李琛脸上的伤一眼,若非李琛交代没有他的俞今谁也不准行动,他早就打下那把飞刀了。
“不碍事,你看住雨玲珠,我要亲手杀了这个性翟的小子。”李琛阴狠一笑,从赵奇腰间抽出长剑,刺往翟风的胸口。
“不!求求你,别杀他,欺骗你的是我,你有什么气都出在我身上吧!只要你放过雨玲珑和我哥,要杀要剐我任凭你处置……”翟云心急之下抱住他的腿陶嚷,阻止他行凶。
一股温热从他腿部传进他的体内,他的心一震,忌地想起了与她在一起的那一夜,想起了她那皎白如脂的处女娇躯与体香,想起了她在他怀中的嘤咛……
哦!该死的!他依然想要她!每一条神经都在渴望着她!
“你愿意替代他们两个?”他低下头,盯着她被泪雨洗过的如花美颜,邪恶地问。
“是的……”她坚定地点点头。
“别傻了,云云,他会百般折磨你,而且照样不放过我们。 别忘了,他是人人害怕的大色魔啊!”翟风焦急地大吼。
“听到没有,我是有可能这么做……但就看你敢不敢赌一赌了。”李琛笑得计人头皮发麻。
“不会的,我相信他,他不是那样的人……”翟云看了翟风一眼,清澈的眼瞎有一丝谁也看不出的深情。
李琛心悸了一下,她说她相信他!
这些年来,他几乎被一些蜚短流长紧紧包夹,从淫虫、色魔到他私生子的身份,这些流言早已将他压得透不过气来,最后他发现,选择当个坏人要比去澄清一切来得简单又轻松,没有道德约束反而让他的心得到他想要的宁静。所以他放任自己狂犯的性子,特立独行于人们的眼光之中,甘心沦为异类……
而此刻,翟云的一句话,却轻易击毁他刻意筑起的面具,未经他允许就侵入他最真实的自我。
“你又知道什么了?”他恼怒于她的自以为是,将翟风摔到墙边,扣住她的细腕,将她揪起。“你以为我被你这句话打动,然后放了你们三人?不,别想!”
她震愕地看着他,不懂他为何会发这么大的火。
“赵奇,将他们两个关进牢里,等我心情好了再考虑放不放他们;至于你……”他说着将她拉近自己,嘴几乎对着她吹气,一脸使坏yinhui的表情,说道:“你跟我走,我倒想看看你要用什么方法救你哥哥和雨玲珑!”
“不!云云,别去!云云……”翟风不安地叫道。
翟云别无选择,她就在李琛的狂怒中被他拉往唤云居,从他狂怒的样子看来,她忽然感到害怕。
他想要如何对付她,要如何惩罚一个欺骗他的女人?
在他心中,可还有一点点喜欢她吗?
她轻颤了一下,哀怨地闭起眼睛,不敢想下去了。
0

猜你喜欢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