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当前位置: 主页 > 小说 > 言情 > 淘淘 > 春色无边 >

第六章

时间:2017-07-21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阅读:
 第六章
天未亮,翟云便醒了,像是被什么惊醒,她倏地睁开眼,发现李琛的手臂压在自己的胸前,而她……竟未着寸缕!
猛地,昨夜的激情云雨一幕幕跃进了她的脑中,她捂住口,转头看着熟睡中的李琛,心慌地想,这不是梦!她和李琛缠绵的情景,全是真的!
他的吻,他的呢喃,他的拥抱……全是真的!
“我的天!”她这一吓把所有的问题都吓出来了。
怎么办?李琛醒来时,她该如何面对他?到时,她要怎么解释?
向他坦承一切?
心高气傲的他会原谅她的欺骗吗?
不!她得快点离开,为了不让娘受到她的连累,她最好选择逃离。
她哀怨地又看他一眼,一咬牙,屏住气,偷偷下床,匆忙地套上衣服,忙不迭地逃出唤云居,回到聆水阁,正要换上自己的粗布衣裳去接母亲,突然,一个手掌轻拍了一下她的肩,她惊叫地回头,翟风立刻掩住她的嘴,低斥:“噤声,是我!”
“哥……”她余悸末消地揪住胸口,声音哑了。
“我溜进来好一阵子了,可是一直找不到你……”翟风看她神色古怪,又改口问道:“发生什么事了?”
“没……没有,你吓坏我了。”她撇过头去,眼神不安地看着地面。
“云云,我听雨浓说了,昨晚你在太子别苑护着李琛,不让她下手,为什么?为了这次的事她已经计划了好久了,如今你却害她功亏一整!”翟风皱起眉头,心里护着所爱的女人,对妹妹多少有点责备。
“我才要问你,江姑娘为何要杀王爷?”她转身面对他,提高了声音。
“为什么?哼!因为……李琛杀了她的丈夫!”翟风咬牙地说着。
“什么?”她怔住了。
“雨浓与她丈夫刚成亲没多久,她夫婿就突然暴毙在郊区,由于查不出原因,后来夫家的人就以她命中带煞为由休了她,邻里也对她克夫一事指指点点,逼她远走他乡。她后来因缘际会习得了一身武艺,再度回到京城,以雨玲珑的身份暗中打听,终于查出当年暗杀了她丈夫的人便是安乐王李琛!”翟风简单地将江雨浓的故事带过。
“不!怎么可能?她有证据吗?”翟云不相信李琛做过这种事。
“当然有证据,她找到一位李琛当年的家仆,那老头指出,在一次皇上举办的夜宴场会里,李琛看上了雨浓,但那时她已嫁为人妇,他处心积虑想得到她,因此才会利用雨浓的夫婿离家时派人下毒手…”
“不对,如果真是这样,那他也应在江姑娘被休了之后将她带走啊,不是吗?而且,昨天当雨玲珑出现时,他并不认识她啊!”她立刻提出疑点反驳。
“哼!说不定当年他只是一时兴起,才会做出那种没人性的事,之后他必定是找到了另一个目标,早就把雨浓忘掉了,所以才会不认识她。像他那种色魔,看过多少女子,岂会记住一个孀妇江雨浓?”
“可是——”
“够了,你一直替李琛辩解,难道你对他心动了?翟风愤而喝止她继续说下去。
“我……”她睁大眼睛,嘎然而止。
岂只心动?她连人都给了李琛了啊!
“我警告你,像他那种恶徒,死了活该,你可千万别和他有任何瓜葛!”他严厉地警告。
“他不像你说的那么坏,哥。”她痛苦地道。她又何尝不明白爱上李琛根本不会有结果。
眼前分明是个为情所苦的女子,翟风恍然了解,翟云八成早已经被李琛迷惑了。
“你果然喜欢他!看着她眼中的哀怨与伤怀,他的怒气就不断升高。
“是,我是喜欢他!我爱他!”知道骗不了孪生哥哥,她索性承认。
“别中了那色魔的伎俩!你没听过他那些差劲的传闻吗?他是个色鬼,瞧,连你假扮成男人他也不放过
“他没有耍 诡计,是我控制不住自己,我…”她轻颤一下,感到心也在呼应她的话。
“天!雨浓说得没错,你的心全向着李琛了,我得早点把你送走才行。”翟风惊骇地喘口气,猛地拉住她就住外走。
“哥,你要做什么?她大惊失色。
“我要你现在就走!他沉着脸说。
“不!不行啊,那娘怎么办?她用力摇头。
“你是真的担心娘,还是舍不得李琛?”他转头瞪着她,忿忿地质问。
“我”
“放心,昨晚雨浓已经摸黑将娘带走了,现在就剩下你了,门外有雨浓的丫头青碧驾马车等着你,你从后门溜出去,那里的侍卫已被雨浓撂倒,不会有人拦你。”他硬拖着她奔向王府后门。
‘那你呢?她被拉得踉跄颠项,气喘吁吁地问。
“我?我留下来扮演春色山人啊!李琛想必会非常喜欢我给他的惊喜……”他冷笑。
“什么?你想做什么?”她倏地定住,不安地追问。
“干什么?我要帮雨浓除掉李琛!”这是昨夜翟风和江雨浓想出的好办法。
“不!你不能!”她惊恐地猛抽一口气。
“我当然能!告诉你吧!真正的春色山人不是我,而是雨浓。她看破世俗的一切,故意在青楼为妓,就是要反抗那些曾经鄙视她的人们,所以她陪酒卖笑,极尽所能地向道德挑战……后来她遇见了我,当时的我穷苦潦倒,身无分文,差点被一名老翁所骗,成了他的玩物,幸而雨浓救了我,供我吃穿,好心地照顾我。我为了答谢她,为她画了一幅画像,她很感兴趣,便跟着我学画,久而久之,不论是下笔的神韵,还是画面的铺陈,她都学得惟妙惟肖…她很有绘画的天赋,一点就透,聪明又豪爽……之后,她渐渐画出了心得,有一天突然画了一幅男女交合的图,并告诉我,这种画必定大卖,我不信,她就叫我拿到画坊去卖,结果,就如她所料,她陆续画出来的秘戏图造成了轰动,整个长安城莫不谈论着她,许多人为求一幅秘戏图,可以倾尽一切……”
翟云听得暗暗惊奇,江雨浓就是春色山人?那些让人脸红心跳的图竟然全部出自一个女子之手?
“每一幅秘戏图都是经由我卖掉的,所以我非常了解那些王孙公子的疯狂有多么惊人,而就在此时,传出了安乐王李琛更汲汲于想找到春色山人,雨浓认为时机已到,她正准备利用这个好机会接近李琛,怎知她尚未行动,你却在这时候无端端冒了出来!
风看着她,无奈地叹气。
“我?”
“是啊,就在雨浓准备好要去见李琛时,全京城竟流传着安乐王已得到了春色山人!我和雨浓暗中调查,赫然发现那个假冒的春色山人……就是你!云云。”他指着她,不得不为人算不如天算感到无力。
“原来是这样……”她怅怅地抚着胸口,终于了解整个来龙去脉,只是她万万没想到,这个阴错阳差使得江雨浓的计划中止,无形中则保护了李瑁
“合该是李琛命大,你跑来搅了雨浓的局,害她无法报仇,这才不得不和太子连手,计划除掉李瑁”
“她和太子连手?原来昨夜的事是有预谋的……”她倏地觉醒,昨夜的赏花宴根本就是个陷饼。一想到李琛差点被杀,她就胆战心惊。
“但仍然失败了……这都是因为你,云云,你连着两次让雨浓的推心之痛无法拔除,害她白白失去除掉李琛的机会,你能了解她的心情吗?现在,为了回报她,该由我来替她完成这件大事了……”翟风握紧拳头,深沉地笑了。
“哥……”她为难着,不知如何是好。
“你的出现虽然让事情更麻烦,但相反的也让李琛认识了你……他认定你就是春色山人,相信对你已经毫无戒心了,这种情势对我而言,反倒有利。”
“你……你想怎么做?”她惊道。
“既然没有人分得出你我,我想,他也不会发觉我们掉了包,现在你该退场,由我出场了。”他说着就拉住她,大步走到后门,将她推出去。
门外一辆不起眼的马车正等候着,天色要明未明,四周悄无人声,连打更的人都不知道跑哪里去了,街道上静得让人不安。
“哥,你真的要杀他?”她反抓住他的衣袖,焦急地问。
“是的,为了雨浓,我非杀他不可!而且,我这也算为民除害。”他讥讽他冷笑,表情非常坚决。
“他不是坏人!哥,一定是你和江姑娘弄错了……”她转身想阻止他。
“青碧,把我妹妹带走!”翟风朝马车上的小姑娘喝道。
“是。”青碧是江雨浓的贴身丫环,玲呢懂事,功夫也不弱。她跃下马车,将翟云往上一扯,就将她带上车。
“哥,你别做傻事,杀了王爷可是杀头大罪哪!你要替娘想想,娘还要你照顾……”翟云激动地朝他大喊。
“找不会有事的,杀了李琛,雨浓就不会再痛苦了。”在翟风心里,已没有任何人能取代江雨浓。
“还要我清醒,你自己不也深陷情网,不可自拔?你怎么知道江雨浓是不是在利用你?她爱你吗?”翟云问得一针见血。
翟风的心抽了一下,江雨浓对他一直像姊姊对弟弟一般,他的热情点不着她,他的死心塌地融解木了她冰冻的心,她早就不相信爱情了,才会特立独行地过着日子,更无视于他对她的~往情深……
“她不是利用我,而是我愿为她做任何事,至于她爱不爱我已无所谓了,只要能跟在她身边,看着她,我就死而无憾。”翟风年轻俊秀的脸庞闪动着爱情的光彩。
“你……既然你有这样的心情,那你应该更明白我的感受啊!我爱李琛,至死无悔,我不要他死……”翟云的眼眶聚满了水气,他们这对兄妹是否注定爱得比任何人都要坎坷?
翟风被她的话震住了,翟云对李琛用情已深,他老杀了李琛,难保她不会想不开……
不!李琛罪孽深重,非死不可,他不能任妹妹被这种人糟蹋,为了大家好,他还是得除掉他。
“把她带走!青碧,请雨浓看好她,别让她独自一个人。”他下定决心,挥挥手,途自走进王府后门。
“哥!你不能……”翟云又急又苦,探身向他大喊,倏地,肩后x道被点了一下,她话说到一半,整个人就昏了过去。
“你还是静一点比较好,翟姑娘。”青碧出手点了她的昏穴,省得她大吼大叫引人侧目。
接着,青碧一扯僵绳,马车便往平康坊的烟雨奔去,昏睡中的翟云就这样被载离了安乐王府。
李琛从混饨中醒来,傭懒地张开眼睛,游离在八荒九该的思绪慢慢归位,然后,第一个闪过他脑中的,是翟云那张秀丽出尘的脸蛋,还有“她”和他昨夜的缠绵
是的,“她”,昨夜翟云变成了女人。一个娇艳不可方物的女人!
他猛地惊坐而起,看着身边空空荡荡的床铺,以及凌乱的被褥,有那么一瞬,他清晰地想起翟云纤柔得能将人溺毙的胭体,她浑圆的酥胸,滑嫩的臀腹,还有匀称的双腿…”
“她”在他的爱抚下申吟,在他的狂吻下颤抖,在他的索求下完全接纳了他!
老天!这不是梦!
昨夜的一切历历在目,那么逼真,那么清楚,那怎么可能会是梦?
但……翟云本是个男人哪!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他着急地冲下床,披上内衫,立刻大喊:“来人啊!
门外前来伺候他梳洗的小厮急忙推门而入,低头行礼:“王爷,您醒了……”
“翟云呢?我要见他!快把他找来!他一心只想解开这层迷惑。
“是。”小厮匆匆退出,直奔聆水阔。
前来探视他身体状况的赵奇在这时跨了进来,不解地问:“王爷,怎么了?翟云昨晚不是在房里伺候您吗?”
“昨晚……”提到昨晚,他的心又是一荡。“是吗?昨晚他真的留下来?”他兴奋地问。
“是啊,王爷紧紧拉住他的手,他只好留下来陪您了。”赵奇话里有淡淡的不悦。同是男性,李琛的行为实在有些暧昧。
“可是我醒来并没有看见他……快带他来,我现在就要见他!”他激动地喝令。
“知道了。”赵奇觉得今天的王爷看来似乎有点焦躁,不似往常的冷静。
没多久,翟风被带了进来。“王爷,翟画师带到。”
李琛倏然转身,怔怔地看着翟风,原本胀满的期待竟然在刹那间急转成一份诡异的失落感,他要众人退去,只留下翟风和他单独在一起。
当大家全都退出房门,假扮翟云的翟风微抬起头,大方地迎向李琛的审视,并也仔细地端详这位让妹妹倾心的安乐王。
上一次接触时太过昏暗,他没空好好看他,今天一瞧,他不得不承认,李琛的确拥有迷惑女人的特质,英俊挺拔,翩翩滞洒,五官轮廓深刻强悍,那浑然天成的矜贵与理所当然的傲气,连男人看了都要心折几分!
像翟云那种深居江南的女孩,怎能敌得过这种人的魁力?
“你……”看着再熟悉不过的脸,为何他的内心不但没有火热,反而疾速冷却?李琛茫然得说不出话来。
“王爷找我来有什么事吗?”翟风故意问。
“听说你昨晚留下来陪我,是吧?”李琛慢慢踱向他,在他面前站定。
“是的。”
“那我昨晚有没有对你……”李琛思索着该如何问下去。向来直言直语惯了,但此时他却不知如何启齿。
“王爷昨晚睡得相当安稳,所以我一早就回聆水阁了。”翟风淡淡地道。
“是吗?我睡得很安稳……?”李琛锐利地盯着他,忽然发现他似乎比他记忆中的还要高一些,而且,他的脖子上还有着明显的男性喉结!
他呆住了!
不会吧……难不成昨晚的销魂全是梦境?
“也许您做了什么梦吧!”翟风见他眼神顿时变得困惑迷离,立刻意识到昨晚翟云一定和他之间发生了什么事。
可恶,她该不会被这个色魔占去便宜了吧?
“梦?”有那么真实的梦吗?
‘是啊,因为昨晚什么事也没有。”翟风表面上笃定地说着,暗地里却为翟云可能做了什么蠢事而咬牙切齿。
“不!那怎么可能会是梦?绝不可能!”李琛失态地冲上前,~把扯破翟风的前襟再次被那男人的身体震住了。
男的!
翟云仍是个男的!
昨晚的厮磨缠绵,竟全是一场春梦?
“王爷,这是您第二次对草民做这种事了,您这习惯最好改一改。”翟风再也忍不住脾气了,一手推开他,揪住自已的衣服怒道。
“你是男人……””他喃喃,感到心底一个角落崩塌了。
那个梦里的娇美女子并不存在……
不存在!
“我本来就是个货真价实的男人!翟风啐道。
“不对!不对!不是这样!不该是这样!他突然歇斯底里的咆哮。难道她疯狂地迷恋上一个男人,已到了错乱的地步?
“王爷?”
“我怎么可能会对个男人产生幻想?太荒唐了!”他抱着头,一拳重重地击在桌上。
“会不会是迷药的关系?”翟风怕他想太多,刻意将他的注意力拉开。
“迷药?”
“是啊,您昨晚不是中了迷药吗?”
“是吗?是迷药的关系吗?”所以他才产生这种要命的幻觉?
“听说有些迷药就是能让人的脑子大乱,要不要请大夫来帮您看看?”翟风见他正好背对着他,于是袖子一抖,一把匕首便落进掌心,他用力握紧,悄悄移向他。
“不用了!让我静一静,你出去!”他厉声道。
“王爷……”翟风正想举起匕首,忽然间,李琛转过身来,一把揪住他的领口,将他拉近,急忙中,他只能将利器往衣袖里藏。
“你到底对我施了什么法术?从你来了之后,我就变得如此令自己厌恶……”他自暴自弃地嚷着,鼻头几乎碰上翟风的鼻尖,就在这一刻,他明显地发现了眼前这个“翟云”与之前的“翟云”不一样!
虽然脸形、五官雷同,但那偏向男性的线条以及退然不同的气息……
是的,气息!
之前每每接近翟云,他就会闻到那种几乎可说是女人才有的幽香,犹如绽放在月色中的昙花,一瞬间的清芬常在不知不觉中钻进他的鼻心,直透四肢百海
而且,“他”的脸细柔如雪,肌肤吹弹可破,细眉如柳,红唇如酒,单是看了就教人殴配……
而眼前这个翟云是秀气斯文,但他呼出的气息却是无庸置疑的男性。
这……这是怎么一回事?为何同样是翟云,却有两种截然不同的相貌?
“放手!”翟风被他看得不安,挣开他强而有力的手,不停倒退。
“你……你在搞什么鬼?你是翟云吗?”李琛眉头深蹩,瞪大眼睛,被疑惑纠结的大脑突然冒出这个问题。
“我当然是!您大概还没清醒吧?王爷,否则怎么会提出这种可笑的问题。我就是您找来的春色山人啊!我还是叫大夫来诊断一下您是不是哪里不舒服……”翟风见他起疑,连忙找藉口要离去,刺杀的事,只有再找机会下手了。
“你等等……”才抓住一点点感觉,李琛还想仔细确认,不让他开溜。
“我得去作画了,王爷,您要我画的我连一张都还没交差呢!”翟风以作画来脱困。
“画……?”翟云会主动说想要作画?
翟风趁他一愣的当口,毫不迟疑地冲出去。
李琛追到门口,看着他的背影,心中那抹疑团逐渐扩大。
这个翟云……是翟云吗?
一步步走回床边,他颓然地躺倒在床,头刚沾枕,那熟悉的芳香从枕上溢出,将他索索围绕。
他侧身嗅了嗅,再次肯定昨晚有人陪他同床共枕,但那是谁?如果不是翟云,会是谁?
低头沉思着,不意间,他瞥见了床褥上露出的红渍,心头猛地一颤,将被子整来掀开,那象征着处女落红的印子好似在锦被上开出的红花,看得他怵目惊心!
这是……
仿佛从乱絮中抽出头绪,他霍然清晰地想起了昨夜的所有情景。
不!不是他的错觉,不是一场春梦,他真的和一个女人缝缝了一夜,而那个女人……明明就是翟云!
该死的!他要答案!他要查明真相!
所有的关键都只在一个人身上,若非他说谎,就是内有文章。
我会弄清楚一切的,翟云,这一次,我一定要把“你”从那层神秘中揪出来!
李琛握紧拳头,抿紧双唇,看向窗外的聆水阁,在心里冷冷地说着。
0

猜你喜欢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