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当前位置: 主页 > 作文 > 话题作文 > 美食 >

两份凉粉

时间:2017-12-24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阅读:
 两份凉粉——柏炯昊
    山西地处黄土高原,饮食尤以面食著称。可能看我们从大连来,因此给我们上的面食真是不多。而从这不多的面食中,给我留下印象最深的,就是鸿源的凉粉。
    悬空寺和云冈石窟都在鸿源,因此在我们从五台山赶往那两地时,导游便一直在念叨鸿源的凉粉如何好吃,搞得大家都垂涎三尺。
    中午开饭了,我们苦苦寻觅,却不见凉粉踪影。我们四班宽宏大量,这事儿就当没发生过。可是三班人忍不住,全班集体刷屏,在QQ群上刷了几百遍“说好的凉粉呢。”闹到最后,年级组主任祝老师都被他们招来了。不过,导游被他们“打死也要吃凉粉”的精神所感动,承诺晚上一定有大礼--凉粉。
    这凉粉,真是“千呼万唤始出来”呀!
    晚饭果真有凉粉,而且我们这桌还有两份。原以为每桌都这样,还想导游真是贴心,知道以大家的虎狼胃口,一份不足以塞牙缝。不久,旁边的老师桌喧嚣起来,这不该啊?我想。想必大家和我一样,纷纷向老师桌投去好奇的目光。盯了一会,才明白,老师那一桌没有凉粉。之后,我们的目光便又转回自已的桌上的两份凉粉,顿时明白是哪儿出错了,随着我们的述说,老师们也都明白了事情的原委。导游认为这是送菜员的失职,要让店家再上一份。但这个要求,竟被祝老师制止,说既然是给孩子们了,那就让他们吃吧。不知道用什么来形容,只能在心里说“余辈不胜感激涕零”。
    经历了这事,两份凉粉在我们眼中就显得更加珍贵,每尝一口,便觉得像是在品尝琼浆玉露,口中留香,心中更甜。
《茴香豆》——袁渝宸
    这次我们去江南,适逢罕见雨灾,原来去黄山的计划改成了绍兴的鲁迅故居。在车上,导游告诉我们鲁迅故居里有买茴香豆的。
我想起鲁迅笔下的孔乙己每次买茴香豆下酒时,都给围过来的小孩每人一颗,小孩吃完还想要,他立马捂住碗念叨:“多乎哉?不多也。”看起来茴香豆似乎挺好吃,比较受欢迎,至少从文章里看许多人都爱吃。同学们也都在底下小声地议论说要尝一尝。
在车上小睡了一觉,便到了鲁迅故居。故居里简直没法看,里面的道路本就不宽,故居里每个屋子都拥挤不堪,摩肩接踵的,拍个照都困难,并且人声嘈杂的,压根就听不见导游说话。实在是万不得已,同学们索性就单独行动了,都打算到时候准点去出口集合就行了。
同学们一自由就去找茴香豆,可是偌大的一个园子里卖什么的都有,就是不见茴香豆。我们一直寻找到最后一分钟,还是没找到,只好郁闷地跑向出口去集合,可就在这时,我突然发现路边有一家卖茴香豆的店。之前咋就没找到?欲哭无泪啊!
到了出口,导游整在集合队伍。我们班的一位“阔佬”豪掷数十金,买了四包茴香豆,正拿着一包细细品尝。但他刚咽下去,就赶忙分给大家一起吃。我从他那里拿了一粒,一嚼我就明白了他为什么如此“仗义疏财”了:这颗黑褐色的湿乎乎的豆子分明就是酱蚕豆,软塌塌的,带着一股蚕豆特有的腥味,吃到嘴里有种说不出的咸,让我吃完再也不想吃。我暗自庆幸还好没买。
最后一天去机场时,我们班主任不知从什么地方弄来了几粒干茴香豆,给了我三粒。干豆的品相比湿豆子好看得多,黄褐色的蚕豆上挂着几粒细盐,还有一些细小的褐色粉末,看着还不错,可是一咬,它的真面目就露了出来:这韧劲堪比橡胶,牙口不好的可千万别嚼。我费劲周折好不容易嚼碎豆子咽到肚子里,立马把剩下的两颗给了别人。
鲁迅笔下的孔乙己用来下酒的豆子,我推测是湿豆子,若是干豆子,估计酒都咽下去了豆子还没嚼碎呢,怎么下酒呢。
0

猜你喜欢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